故事 短篇故事

儿子意外死亡,尸体还在抢救台上,儿媳问肇事方:赔偿款打到我卡上还是公婆卡上?

作者:人间万象事
2022-06-11 08:20


我叫李桂枝,今年65岁,是河南省人,家住新乡市郊。

我原有一儿一女,并且都已成家,农忙的时候,我们就侍弄那几亩田地,闲下来时,就含饴弄孙,日子过得平静惬意。

然而这一切,都在三年前的那个午后,被彻底打破了。

2018年4月24日早晨,儿子张想跟儿媳李莹吃过早饭,一同出了门去各自单位上班。

儿子在一家大型物业公司做维修工人,福利待遇在当地都算得上首屈一指,为此我们很为儿子骄傲。

儿媳是附近商场的服务员,每天早晚两班倒,工作八个小时,既能挣到钱,又能照顾家里,两全其美。

我们老两口,就在家里给他们带孩子,小孙女婷婷乖巧懂事,嘴巴又甜,一直嚷嚷着想要个小弟弟或妹妹,儿子儿媳的二胎计划也提上了日程。

那天下午1点多,我和老伴吃罢午饭,正要带着婷婷午睡,突然接到儿媳的电话,她说儿子干活时发生事故,正在市医院抢救,她先过去;随后女儿女婿来接我们。

我们老两口吓得不轻,儿子早晨还好好的,才过了半天,怎么突然就......我心里扑腾扑腾乱跳,只祈祷老天爷保佑,孩子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我一边念叨,一边飞速地装好孙女的奶粉、奶瓶、衣服,还有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具,万一晚上需要陪护,好有点准备。

到了医院,儿子的几个同事早已迎在门口,有一个我认识,是小周,来过我家。见我们下车,他们赶忙迎了上来,搀扶着我们往大堂里走。

一路上,我们问,李想现在怎么样了,大伙都支支吾吾地不说,只有小周说,大娘,待会儿进去看了再说。

他们的这种反应,让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上台阶时差点摔个趔趄,女儿赶紧上前扶我,顺势把婷婷接了过去。

到了抢救室,我一眼就瞅见躺在抢救台上的儿子,还有,伏在他身边哭得伤心的儿媳。

经受不住打击,我瞬间晕了过去。慌乱中,好像有人在掐我的人中,给我接氧气管......后面的事儿就不知道了。

等我苏醒过来,发现女儿守在我身边,紧握着我的手,旁边抢救台上的儿子,身上已经蒙了白布,老伴、女婿、儿子的同事都守在他身边低声抽泣着,儿媳则流着泪抱着婷婷来回溜达。

见我醒来,他们都围了上来,小声说着让我节哀,女儿则抱住我,哽咽着说,妈,小弟走了,你难受就哭出来吧。

如同五雷轰顶般,尽管我已经看到了真相,但经过大伙的劝慰,我还是忍不住哇得一声哭了。

儿子走了,简直要了我大半条命,我想,如果刚刚晕倒时,我随着儿子去了该有多好,这样儿子就不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上路。

事后,我得知儿子是在单位施工时,突然触电,中午1点23分送来抢救,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但医生还是给做了心肺复苏,打了强心针。然而,最终还是于事无补。

我端详着儿子有些扭曲的脸庞,抚摸着他已经变硬的身体,泪水无声地流着。

仿佛他前一刻钟,还在喊我,妈。就像小时候,他困了,饿了,累了,委屈了,都会乖巧地喊我,妈。

他临走前,该有多痛,不知他喊妈了没有?可我怎么就没有听见?也没来得及救他。

现在他是睡了吧,我不忍再打扰他,让他好好睡吧,兴许睡够了,他自己就醒来了。

待我们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老伴打电话给我们近当家的人,让他们过来,一方面处理后事,一方面,协商赔偿事宜。

熟知,跟当家子一起赶来的,还有村里的几个小混混。他们一来就把儿子的同事们支开,说我们自家先商议下后事。

只听带头的小光说,“大伯大娘,想哥生前跟我们都是好哥们,他走了我们比谁都难受。往后,弟弟们替哥哥行孝;谁要是敢给你们委屈受,我们绝对饶不了他!”

开始,我还真以为他们是真心来安慰我们的,感动地心里一阵阵发软,熟料,接着,小光话头一转,“大伯大娘,人死不能复生,想哥这次不能白白走了,他们单位财大势大,咱们得好好讹上他们一笔,给想哥讨个说法,要是谈不拢,就让他们给想哥抵命!”

“对了,你们打算索赔多少?”

老伴显然还没有从悲痛中抽离出来,关于赔偿金额,他想都没想过,我也没什么概念。

当家子压低声音说,“是啊,池儿(老伴的名字),咱们合计合计,估个数。”

我说,“多少钱都换不来我儿子的命,如果儿子能活过来,我宁可给他们一笔钱,要多少都行,把我的命要过去也行。”

大家都劝我理智,我低下头,不再言语。

见老伴不说话,小光又说,“150万够不够,多出来的算我们兄弟几个的辛苦费。只要你们发句话,我们立马就去他们单位摆灵堂、拉条幅、烧纸钱。”

“滚!”老伴听他这么一说,一个机灵站起来,用手指着门外冲他吼道。

“叔,你想好了,机会就摆着跟前,不闹白不闹,钱多点总比少了好,以后嫂子和侄女还得过日子,你和大娘还得养老!”

这小子嘴上说得头头是道,就是忒不是个东西。

我不想让他们在儿子面前吵吵,就用缓和的语气说,“小光,你的好意,大娘大伯心领了,俺们不闹了,让你想哥安心地走吧。”

小光还想继续说什么,被当家子几个人给推了出去。他们几个一边往外走,还一边掉回头扯着嗓子喊,“大伯大娘,我们回去等你们的信儿,需要侄子做啥,尽管说!甭客气!”

“赶快滚吧!一群畜.生!”愤怒的老伴又追加了一句。

“池儿,人死不能复生,你们都节哀,咱当前要做的,就是商量赔偿的事儿,小光这孩子,虽说混账,可说的都是大实话,活人还得继续生活不是?”

“人家大单位,按说也不会不讲理,咱先听听人家怎么说,还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看责任方归谁,给多少赔偿”另一个当家子说。

“嗯”老伴瓮声瓮气地回答。

随后,儿子单位的领导和同事,被本家传唤了进来。

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谈到赔偿款,单位方面说,先赔偿我们80万,下午就会打到卡上,先把李想安顿好。后续,再按照社保报销流程一步步走,让我们放心。

我们都理解“安顿”是什么意思,谁都没忍心说破。

“那钱打在谁卡上?”此前一直未发声的儿媳,冷不防地插了这么一句。

儿子同事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我们,似乎在征询我们的意见。

听到这话,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儿子尸骨未寒,就出现争夺财产的局面,而且还是儿子拿命换来的赔偿款,儿子的人都丢尽了。

我和老伴交换了下眼色,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见我们为难,当家子掌事儿的说,“侄媳妇儿,咱先送走大侄子,再从长计议吧。”

“那可不行,当着张想的面,把账算清楚,也让他替我们孤儿寡母做主!”

最后,在大家的商议之下,决定把这些钱平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给我们养老,一部分给孙女念书,一部分归儿媳所有;如果她将来改嫁,她这部分钱,要留给婷婷。

话虽这么说,若真到了那份上,我们还能揪着她要么?

再说了,我们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无非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将来害了病,治不治还两说。早一天走,还能早一天见到儿子,那些钱,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是烫手。

女儿张思替我们着急,但也没有过多地干涉,毕竟这钱跟她扯不上半点关系。

送走了儿子,李莹带着婷婷回了娘家,我们想,这样也好,一方面,让她换个环境,省得睹物思人;另一方面,李莹还年轻,实在不该在这里干耗着。

公婆与儿媳,没有了儿子这条纽带,又能搭得上什么关系呢?

只是,儿子的社保卡,工资卡,都在儿媳手里,老伴怪我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就没留个心眼。毕竟后续,预估还有60万的报销款下来。

我安慰她,李莹不像是没有良心的人,只要她以后把婷婷养得好好的,给咱家留个后,这些都不重要。

“她有良心?有良心还跟咱们争夺遗产!”老伴愤愤地说。

“孤儿寡母的,谁不得给自己留条后路。”我安慰着他,眼圈又红了。

一提到儿子的话题,我们又止不住流起泪来。

那么好一个儿子,我们看着他一点点的长大,上学,工作,成家,如今说没就没了,搁在谁头上,能忍心啊?

儿子打小就老实听话,在学校是个好学生,上班之后,也是个好员工,从来不给我们惹事儿,我们经常感慨说,虽然家里没有大富大贵,但有一双孝顺懂事的儿女,也是上辈子积的德。

后来,听小周说,事发当天,部门领导安排他们几个去(新交付的楼宇)电井房里拉线,顺便多学点技能,其他几个同事均以到了饭点为由拒绝了,然而,一向老实听话的儿子,听从了领导的安排,熟料,一个不留神触到了强电,意外就在那一刻发生了。

后来的无数个辗转反侧的深夜,我都在反思,我们是如何把儿子教育得那般顺从,只知道蛮干,根本不去考虑个人安危。

也许,就是从小到大,我们教育他要听大人的话,听老师的话,每次他表现好时,都会奖励他一颗糖果,正是这样,才把大家眼中优秀懂事的张想,推向了万丈深渊。

儿子的死,与我们的教育有很大关系,想到这里,我们更加懊悔了。女儿每次回家,我们都会哭丧着脸,向她诉说,一遍又一遍,却从未考虑过女儿的感受。
2018年的寒衣节,我们给儿子烧纸,在儿子的坟头上,女儿实在忍不住了,她哭着说:

小弟,我们全家都来看你了,姐姐想跟你说说心里话,你走后,我们每天都非常想念你,每顿饭都会给你摆上一副碗筷,这样,就像是你还在我们身边。

还有,爸爸妈妈每一天都沉浸在痛苦和自责中,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

如今,娘家对于我来说,是个尴尬的地方,我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以前回来,你都会憨厚地喊我姐,像小时候那样,什么事都跟我交心。可是,现在我回去,心里都空落落的,除了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之外,还要面对爸爸妈妈无休止的懊悔、絮叨、眼泪.....

我也是个肉身,我快撑不住了,小弟。

姐姐求你,如果在天有灵,拖个梦给爸妈吧,让他们慢慢走出来吧。意外不是任何人想发生的,然而,它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要振作起来,勇敢面对生活。

于私来说,我也需要爸爸妈妈,现在我一个活人在他们面前,他们竟然毫无感知。我对他们的好,不求回报,但我也希望能听到他们一句宽慰的话,然而,他们从来不肯......


一语惊醒梦中人,听了女儿一番话,我们老两口在儿子坟前哭得不能自抑,女儿也抱着我们痛哭,惹来很多前来上坟的人围观。

稍微平复了情绪之后,女儿接着说:

好了,姐要带爸妈回去了,小弟,你安心地休养吧,我会替你扛起来照顾爸妈的义务,放心吧,小弟,我们下次再来看你,我们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当晚,女儿在家里住下,她给我们包饺子,拆洗床单被褥,陪着我们聊天拉家常。

第二天,李莹竟然带着婷婷回来了。

半年不见,婷婷蹿高了一截,李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白了、胖了,而且,还挺着大肚子!

这下惊到了我们仨。

婷婷上来就扑到了我怀里,说想死爷爷奶奶姑姑了。她还说,妈妈肚子里有小弟弟了,以后自己要当姐姐了,会照顾好小弟弟的,就像姑姑照顾爸爸一样。

四目相对,有些尴尬,又有些心酸,难不成这么短的时间,李莹就已经找到了下家?还怀孕了?这要是张想在天有灵,知道了,该有多难受。说着,我又开始抹泪。

李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她说,“爸妈,姐,这个孩子是张想的。”

“什么?”我们惊大了嘴巴。

李莹接下来娓娓道来:“其实早在张想走得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备受打击的我,还没有拿定主意,这孩子该不该留,也就没跟你们二老说。

回到娘家之后,爸妈劝我慎重考虑,说我一个单身女人带两个孩子,今后的的苦可想而知。

我想好好静一静,自己拿主意,就带着婷婷去了一趟威海,这是张想生前跟我们约定好,五一要去玩的,结果,还没到五一,他就......”说着,她开始哽咽,我们也抹起了眼泪。

李莹平复了情绪,接着说,“在北京,我梦见了张想,他在梦里说,这辈子苦了你了,帮我照顾好爸妈和婷婷,姐姐条件不好,多帮衬她们;还有咱弟,要成家了,多给他备点礼金,算是我这个当姐夫的一片心意,还有咱爸妈那边,该给的一分都不要少,你再找个好人家,别这么苦着一个人过......说完他还递给我一条鱼,让我看好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跟真人似的,我还伸手摸了摸,竟然还有触感。

还有那条鱼,估计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他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

爸妈,那天,在张想的遗产分配上,你们表现的包容和大度,让我无地自容。正是你们的大度和善良,才培养出这么善良的张想。

人要有良心,现在我回来了,回来给你们养老,就让张想在天上看着我们幸福吧。”

此时此刻,我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老伴也别过脸去,女儿把李莹拥进怀里,说,以后你就是我亲妹妹。

婷婷歪着头在一旁说,“那以后我叫你姑姑,还是姨姨呢?”

她的童言稚语说得我们破涕而笑,这大概是儿子走后,我们第一次露出笑容罢。

2018年11月16日,李莹生下一个七斤八两的大胖儿子,我们给他取名叫壮壮。

壮壮眼睛滴溜溜的,一笑两个小酒窝,哭起来嗓音嘹亮,跟儿子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想,正是我们的善良,打动了上天,让这个孩子投胎来到了我们家吧,所以说,任何时候,都是人在做,天在看。

月子里,女儿又过来给李莹伺候月子,我打趣说,你的家不要了?她说,“给我妹妹伺候月子,不应该吗?妈,你可别挑拨离间!”

李莹在一边笑里含着泪。

我心想,我的小女儿,你要好好的,妈以后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

儿子,这些你都看到了吗?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