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我们的城市漂浮在大海之上

作者:惊池故事
2022-06-17 08:13


大西洋某处,10573号浮城,“蜂巢”摩天大楼下,两个局促不安的少年相对而立,沉默无言。

高个子、卷头发的男生率先打破僵局:“洛克,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最新一批‘换岛’名单出炉,有我,我已经接到了通知。”

他说着亮出手环,虚拟投射屏幕上显示出寥寥几行字——
收件人:河正阳

内容:
您好,根据系统随机抽选,您已被列入第9批“换岛”名单,迁移工作预计于下周正式启动,您将进入23985号浮城开启新一段生活,祝您顺心如意,谢谢!

发件人:机动都市移民委员会

那个叫洛克的雀斑青年骤然瞪大眼睛,面颊涨红,嘴巴张大,呆呆地望着这条信息。

河正阳看对方这种反应,叹了一口气:“看来你不在这批名单里,对吧?”

洛克喘着粗气,双拳攥紧,用力点了点头:“但为了她,我必须去!”

一向活泼健谈的河正阳颓然无言,他明白“她”是谁。

大概四年前,有位漂亮的女事务官来10573号浮城出差公办。在调查取证阶段,她随机问到了洛克。

好家伙,河正阳第一次见到洛克小嘴叭叭地说那么多话,真是重色轻友的狗东西!

女事务官很快就结束工作返回23985号浮城——那是机动都市法务部驻地,同时也带走了洛克的心。

此后洛克朝思暮想,盼望自己能被选到第9批换岛名单里面,而且能恰好迁移去23985号浮城。这样的概率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可现在馅饼确实掉下来了,只不过没砸到想走的洛克,反而击中了想留下的河正阳。

“我们互换身份吧。”洛克直勾勾地瞪着河正阳。

“这……这种事情你也干得出来?怎么搞?”

两人登上球状轻轨之后,河正阳第N次点开了机动都市纪录片,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他对这段历史简直痴迷到不行。

公元21世纪,大型地震和海啸井喷式爆发,人类措手不及,死伤惨重。

幸存者们在联合政府的指挥下,依托巨型发动机,在洋面上建造起一座座漂浮城市,并实时监测地壳运动,随之迅速移动避难。

毫无疑问,机动都市计划给传统的情感观念带来了巨大冲击,人们被迫抛弃故土,从此再无“家乡”,只有一个个飘来飘去的坐标。

为了保证人口均衡分布、基因均匀混合,每隔五年,移民委员会通过算法筛选一批人出来,年龄在10-60岁之间,进行“换岛”迁移工作。

“换岛”也就成了机动都市第一守则,一旦被选中,无人能抵抗。而第二守则便是禁止人员自主流动,以免打破平衡。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事务官们就可以永久在行政部门驻地生活,其家人同样享受“换岛”豁免权。

“到了。”洛克的话打断了河正阳的思绪。

两人最终来到一条阴冷的小巷中间,两侧商铺门可罗雀,连装潢都是清一色的钢筋铁柱,远远地望上去,像是末世赛博朋克式的坟场。

“喂,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找人移出身份芯片,咱俩互换,对吧?这种非法产业早都被打击没了,你怎么遇到的?可别是骗子。”河正阳小声嘀咕着。

机动都市所有居民,脊椎中节外侧均安装了微型身份芯片,配合手腕处的液金属手环使用,通话、预约、购物等各种生活所需功能都有。

“雷米哥不会骗我。”洛克头都不回地甩出一句。

“嘿呦,叫这么亲热?你怎么不叫我哥呢……对了,这人你咋认识的?”

“飞信,摇一摇。”

“你脑子进水了!万一是钓鱼执法怎么办!凭啥这么随意就能遇上地下大佬啊?你想过没有?”

“说明连上帝都在帮我圆梦。”

河正阳翻了个白眼,然后忍不住说出了那句重复过N次的话:“她到底有什么好?你非得去找?”

洛克不为所动,第N+1次说出了那句回击:“这地方又有什么好?你非得留下?”
“哼,你一个第7批‘换岛’到这的外来户,自然不懂我们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河正阳不屑地撅起嘴。

其实10573号浮城确实不招人喜欢,因为岛上有一座巨大的发电厂,轰隆声响,异味刺鼻,屡屡遭到居民投诉。

可河正阳的看法不同,这座工厂支撑着多少浮城的运转动力啊,每次在夜间轰然开动时,他都感觉整个都市在打呼噜。城市无限漂流,这阵噪音也许是唯一稳定的坐标系,是家的呼唤。

他和洛克一样,诞生于人造子宫,对生父生母一无所知,就连名字都是民政系统随机生成的。在11岁和16岁时,河正阳两次奇迹般地躲过了“换岛”,可能这就是缘分吧,他已经把10573号浮城当成了家,一生都不愿意离开。

锈迹斑斑,没有任何标示,跟地下车库门一模一样,洛克轻敲三下,然后直接把卷帘向上提起。

“就这儿?”河正阳目瞪口呆。

洛克抬腿走进去,门框自动出声:“嘀!骨龄20岁,身强体壮!”

河正阳也抬腿走进去,门框同样出声:“嘀!骨龄21岁,龙精虎猛!”

他忍不住转身仔细打量,只见卷帘门四周覆盖有亮银色金属边,幽蓝色探照小灯点缀其间,不晓得是什么装置。

再把目光投向室内……啧,乱七八糟!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河正阳拉起洛克就要走。

“等等!”从杂物堆里忽然钻出一团人,对,圆圆滚滚的,身上的白大褂正与黑灰污渍顽强抗争,打响了家园保卫战。

“雷米哥!帮我!”洛克大声喊道。

雷米双眼放光:“好,很有精神!我老雷做实验最烦别人打扰,但你们两位实在与众不同,欢迎!”

洛克羞赧一笑,嘴唇动了动,不知该说什么,眼巴巴地望着河正阳。

河正阳:“请问您在做什么实验?”

“脸部朝下对人类入眠快慢的影响。”

“哦,您在睡午觉啊!不打扰了,再见!”

“等等!”雷米急忙上前几步,“我们这里虽然乱了一些,但技术绝对是顶尖!保证二位喜得贵子!”

河正阳、洛克:“啥?”

“哎呀,这里没外人,不要装了!上次不就是你们提供的造血干细胞吗?本店已经成功培育出活蹦乱跳的受精卵!”雷米脸上的欣喜都快溢出来了。

离谱,这人把我们当成重金求子的同性伴侣了……河正阳以手扶额,久久不能平静。

机动都市年代,大家对天灾心有余悸,生育欲望降到冰点。联合政府因此推出人造子宫,向所有夫妻有偿征集受精卵。而胎儿降生后,将被随机分配至各个浮城,由民政部门统一抚养。

许多同性伴侣也想趁机拥有自己的孩子,无奈联合政府对细胞编辑技术管控极严,所以他/她们只能偷偷找到地下医疗机构,尝试培育受精卵。

“你们放心!现在科学技术很成熟了!不要听政府胡说,绝不会有啥后遗症!”雷米激动地抖着金色胡子,转身打开冰箱,从柠檬茶、芝士、啤酒的间隙中取出一个铁盒,“培养皿就在里面,安好无损,请验货!”

河正阳使劲摇摇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不是,我们不需要——”

“不必验货对吧?感谢两位对本店的信任!那请付清尾款!”雷米满脸堆笑。

“打住!”河正阳哭笑不得,“您大概是认错人了……”

雷米挠挠头,一副怀疑对方想赖账的样子,片刻后开口:“怎么可能!虽然我们之前一直通过语音交流,还隔着变声器,但我的感觉不会错!这枚受精卵的主人绝对已经来到这里,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说着他把小铁盒子高高举起。

河正阳、洛克:“……”

雷米眼珠一转,陪着笑继续说:“何况,你们两位一看就是那种关系……嘿嘿,而且这位高个子大兄弟,显然是当家的!”

河正阳:“你不要胡说!”

洛克:“你不要胡说,凭什么他当家!”

“啊?”河正阳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时候较什么劲呢!”

洛克认真地说:“为了追求她,我从此要时刻做好竞争的准备。”

“……莫名其妙!”

说话间,一名身穿黑色制服,头戴大檐帽的国字脸男子走入,门框又是“嘀”一声响:“骨龄27岁,肾虚。”

男子:“……”

男子面露惊异之色:“我是法务部事务官,沈虚,你们认识我?”

雷米等三人:“……”

沈虚这才反应过来,扭头一瞥门框,面色迅速涨红,他愤怒地扬起手环:“雷米,你们刚才的对话都被录制下来了,现在证据确凿,等着坐牢吧!”

“你、你一直在外面藏着?而且你这语气为何听着如此熟悉……”雷米恍然大悟:“之前联系我的就是你!你玩钓鱼执法!”

“呵呵,还不算太傻,可惜晚了。”沈虚从腰间掏出一把低脉冲激光手枪,缓缓举起,“感谢这俩不请自来的傻小子,也省得我亲自上阵演戏。”

雷米瞬间石化,而河正阳和洛克抱成一团,面露绝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口又走进一个发福的中年女性,烫着夸张的卷发,一身打扮色彩极其饱满,声音响亮如杠铃:“嘿!还挺热闹——”

门口照例“嘀”一声:“骨龄49岁,肥婆,爱说闲话,喜欢吃红烧肉,经常社会摇、蹦迪,最中意的电视节目是《找个大冤种替我还债》。”

女人面色涨成猪肝色,气呼呼地在侧边摸出开关按钮,恶狠狠地按了下去。

沈虚回头一望,语气惊奇:“大姑妈?您怎么在这?”

“大姑妈”这仨字一出,雷米等三人都傻了。

包括“大姑妈”本人都傻了。

女人宕机片刻,这才挤出一个笑容:“哎呀,大外甥,好久不见!嗨,你说你,来了这儿也不主动联系你大姑妈,太见外了!我这不是……这不是看背影眼熟嘛!所以就跟过来问问,呵呵!”

沈虚打量一周,也笑着说:“大姑妈,都说您这生意越做越大,忙得不可开交呢!怎么,今天难得清闲清闲?”

女人掩面大笑:“哈哈,可不是吗!你大姑妈现在真不得了!产业遍地都是,金融巨鳄晓得吧?你呀,要多向我们前辈学习,争做家族之光啊……”她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吐出一大串。

洛克忍不住冲河正阳小声嘟囔:“居然有比你还话多的人。”

河正阳瞪他一眼,干笑几声:“那,我们俩就先走了,不耽误您办案和认亲……”说完就拉着洛克拔腿便走。

“慢!”沈虚板起脸面,骤然把枪口对准他们:“哼,你们抱着非法目的来到这里,真以为能平安离开?买卖同罪!”

河正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都说了我们不是同性恋!更不是来非法制造受精卵的!”

“那你们鬼鬼祟祟地来干啥?老实交代!我兴许放你们一马!”

河正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干脆一扯洛克:“你说!你不是要当家吗!”

洛克抬起头,老老实实地开口:“‘换岛’即将开始,我们是来求雷米哥互换身份芯片的。”

河正阳:?

沈虚:“很好!本来是有期徒刑十年,现在你们恐怕要面临终身监禁了。”

雷米和女人同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叹世间居然有这样的傻子。

沈虚厉声呵斥:“政府为了浮城生态平衡,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们却自作聪明,光顾着投机取巧,这股歪风一旦蔓延,就等于自掘坟墓!”

女人义愤填膺地在旁帮腔,之后小心翼翼地说:“大外甥,那我不耽误你工作了,你记得办完案子来找我啊!”话还没说完,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槛。

“慢!”沈虚冷哼一声:“大姑妈,你也别急着走。”

女人身体一僵,缓缓转身,笑容比哭还难看:“怎、怎么了?”

沈虚语气冰冷:“根据前期调查显示,这家店由两人运营,之前跟雷米语音时候,也曾听到这边传出第二个人的声音。我反复研究那句录音,越听越熟悉,现在我懂了。”

“呃……大外甥,我虽然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但是世界上声音相似的人其实不少……”

“不止如此。那个门框安装了人工智能没错吧,它对你这么了解,并且你能迅速找到开关,说明你经常来这里。”

女人颤声说:“不要误会,我是来做医美的……常客。”

“那既然如此,雷米为什么不敢跟你打招呼?从头到尾,他甚至不敢多看你一眼。”沈虚勾起嘴角,“大姑妈,别抵赖了,承认吧!”

眼看着形势胶着,门外又传来几句高声对话:“真邪门!明明看见她进了这条街,怎么找不到?”

“我们干脆一家店一家店问吧,今天非得逮住她!”

女人瞬间惊恐:“大外甥,帮帮我吧!他们是来杀我的!”说着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眼泪唰地流下来,“其实我做生意赔了,还欠了高利贷,经常被追杀!我走投无路才会开这家店,只有干这个来钱最快!”

沈虚听完眉头紧皱。

很快,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两个染着黄毛、充满社会气息的青年闻声走进店内,只见一个身穿制服的事务官举着手枪,对面躺着一个胖女人,双眼无神,嘴巴张大,额头处有孔洞,红白色液体缓缓流出,死状可怖。

黄毛们见状大惊,吓得后退几步,不住地窃窃私语。

事务官扭头望向他们,语气严肃:“怎么,你们认识她?”

“没有没有,不认识!”

“哼,她触犯法律,还敢拒捕,已被击毙,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没意见!”

“那还不快滚?”

俩小伙子闻言急忙屁滚尿流地跑远了。

之后,从衣柜里依次出来三个人。雷米,洛克,以及只剩贴身衣物的沈虚。

河正阳放下枪,尴尬地说:“我、我演得还行吧?”

“哎呀,行,太行了!”女人闻声而“活”,顺手抹去脸上的颜料,喜不自胜:“谢谢大兄弟!”

女人又转头准备向沈虚道谢,后者连忙摆手:“打住!我只知道我的制服被偷了,其余一概不清楚!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啊!”

众人会心一笑,沈虚接着叹了口气:“大姑妈,您当年放着好好的事务官不做,非要辞职经商,顶着个假身份到处乱跑,家里多少亲戚替您兜着啊!而且——每次报信您不都说发展很好吗,怎么成这了?”

女人不服气地说:“做生意嘛,有赚也有赔啊,多正常!臭小子回家别乱说,我攒了多少年的好名声呢!”

沈虚无奈地摇摇头:“我能说什么?您这事要是曝光了,整个家族都得蒙羞!”

女人还想反驳几句,雷米赶快打断:“各位老板,咱还是坐下来好好商量吧!事已至此,接下来怎么办?”

最终,历经一个多钟头的讨论,众人达成了如下协议:
沈虚对大姑妈、雷米网开一面,不再追究;

雷米帮助大姑妈整容并更换新身份,接着给河正阳与洛克动手术,无偿互换芯片;

最后大姑妈闭店,承诺不再接触非法产业。

“长官请放心,我以后也不会再干这行!你俩小朋友也放心,我把你们体内身份芯片互换,然后黑到民政云端修改登记照片,神不知鬼不觉!”雷米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脯。

总算结束了。河正阳脱下制服,兜里滑落一枚吊坠,他捡起来,发现吊坠盒里是一张相片,笑容灿烂,长相可人。

嗯?这不就是洛克喜欢的那位女事务官!河正阳原地震惊。

沈虚顺手接过来:“哈哈,这是我未婚妻,漂亮吧?嗨,部门有规定,穿制服不让带装饰,只能收起来。”然后又对女人说:“大姑妈,以后实在缺钱了就找我,可别再动歪脑筋了!或者你干脆回家吧,家里多好啊!”

眼看着沈虚离开,河正阳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洛克看出不对劲,凑过来问:“咋了?”

“……没事。”

次日,手术台前,河正阳忽然扭头望向洛克:“其实有件事——”

“你不要说话。”

“什么?”

洛克坚定地说:“我知道你又想劝我,不用了,我必须去找她!”

河正阳沉默。

是啊,这个结果已经足够完美,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一周后,10573号浮城码头。河正阳看着洛克充满幸福与憧憬,头也不回地登上了船,一改十年前刚到这里的迷茫和惧怕。

河正阳心想,其实我们都是一类人,努力在这个漂浮的世界里寻找,一厢情愿也好,痴心妄想也罢,只有找到了那个稳定的坐标系,生活才会充盈,不然仅仅只是一副空虚、游荡的躯壳。

那就这样吧,我的朋友,祝你一路顺风。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