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又到芒种

作者:陈爱萍
2022-06-17 11:19

天刚蒙蒙亮,“咕咕咕咕——”布谷鸟嘹亮悠扬的鸣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回荡在田野、河流、山峦之间,它们向世人吹响又一年农事的号角:收麦子啦!夏收夏种开始了。

小时候,芒种前后,布谷鸟“咕咕咕咕”的从头顶飞过,母亲告诉我,布谷鸟喊“麦黄草枯”了,我听了暗自发笑母亲听得懂鸟语。

每当这个季节,我们长江下游的广阔平原上,万亩良田麦浪翻滚,在阳光照射下,金色的麦穗熠熠生辉。站在田埂上,置身麦穗之中,想起我喜欢吃的馒头、包子、面条,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也更加深了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相对低下,割麦、脱粒基本靠人力。“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我们小时候生活中真实的存在。父辈们在高温烈日下挥着镰刀割麦,捧一大摞麦秆在石碾上使劲、不停地摔打,让麦粒脱离麦秆。任凭骄阳似火,任凭酷暑难当。麦子是不能淋雨的,必须“抢收”,所以要关注天气情况。获得天气信息的唯一途径是广播,家家户户都安装了广播。记得有天中午,我们正在吃午饭,父亲隐约听到正在播放天气预报,立马边放下碗筷,边示意我们不支声,并快步跑到广播下面。我至今记得父亲挽着裤腿、侧着头,站在广播下凝神倾听的情景。

不像现在的大批农民工流向城市,那时农村劳动力真多啊!田间、地头、晒场到处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头戴草帽,脖子上搭一条毛巾,面庞被晒得红红黑黑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头上的汗水流到眼睛里,把眼睛浸得红红的睁不开。我的父亲热的实在受不了,就像水牛泡水降温一样,父亲会到附近的河里或正在灌溉的水渠里,把整个身子浸到水里,只留个脑袋在水面上,再顺手洗把脸,然后用双手捧起水咕噜咕噜喝几口。等身子凉快了,父亲赶紧从水里出来,抖抖身上的水继续干活。

麦子收割归仓后,紧接着插秧。那时是双季稻,必须“抢种”,否则会耽误一季的收成。所以,不能有片刻的懈怠,父辈们的苦和累是无法言喻的。

手扶拖拉机是那时耕田犁田的重要机械。当拖拉机“突突突”地在水田里翻土、整地,蕴育了一冬一春的青蛙、各种不知名的肥肥嫩嫩的虫子涌出来,引来百鸟云集。“叽叽喳喳咕咕…”,它们跟着拖拉机上下飞舞,追逐美味,尽享土地的馈赠。那场面真的热闹,仿佛田野里正在上映一场人与自然的大片。

时间过得很快,梅雨季节到了,正是插秧进行时。母亲和其他村民一起在水田里依序排开,左手抓秧苗,右手插,行距、株距规范,横平竖直,像学生写字一样。大家你追我赶,谁也不想落后。几天下来,大自然像变换了调色板,原来的一片金色变成了一汪翠绿。

高温下秧苗生长很快。几天不见,秧苗愈发显得稠密、茂盛。我喜欢在田埂上漫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欣赏着一望无垠的绿野。漠漠水田,群群白鹭或翩翩起舞,或禾下乘凉。不时有青蛙从脚边“扑通扑通”跳到水里,引得蛙声此起彼伏。不远处有挖黄鳝的哥哥,左手提着鱼篓,右手拿着小锹,沿着水田边、水渠边低头寻觅。好一派美丽的生态画卷!

夏收夏种对父母辈来说是忙碌的、辛苦的,也是充实的。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却是快乐的、自由的,因为放假,我们无人管。我家西边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河,十来米宽吧,河面上有一座无栏杆的小桥。河两岸长满了桑树、槐树、柳树。那时的夏天没有电风扇、空调、雪糕,只有芭蕉扇、清凉的河水、浓密的树荫。河东岸的绿荫下是一条白净的沙土路,那是我上小学一、二年级常走的路。当槐花盛开,淡淡的幽香在树林里弥漫,沁人心脾。绿叶衬托着洁白的槐花,河岸更显清新、秀丽。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光着脚丫在沙土路上玩“抓石子”的游戏——那是承载了我童年快乐的游戏。累了,随手摘一把紫红的桑葚直接往嘴里一塞,甜甜的、幸福的味道,满手、满嘴染成了紫红色,活像一个个大花猫。至今,那条沙土路一直在我的记忆深处。

因为阳光充足,雨水充沛,河两岸的树木拔节似的生长,好多树枝被挤到横在河面上,河水清澈见底,水草在水下轻轻摇摆。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吃刚刚从桑树上掉下来的桑葚。蓝天、白云、树林、小桥,还有小桥下父亲捕鱼的小船倒映在水里,好像水里有一个空灵、神秘的世界。

晚上有人在小桥上纳凉,享受河风的凉爽。放眼望去,小河在树林的簇拥下向南延伸,似乎伸向无际远方。无数的萤火虫在河面穿梭,像繁星闪烁。我站在桥上听蛙鸣蝉唱,思绪飞扬,幻想着:“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如今,几十年匆匆而过,“咕咕咕咕—麦黄草枯——”布谷鸟依然在天空翱翔,大地又是一片金色,丰收在望。主要靠人力的农耕时代已一去不返,父辈们烈日下抢收抢种的场景已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现代化大型机械的投入,人工智能化的服务,产供销一条龙的政策扶持,让农村、农业、农民走上了新的发展之路。

当年陪我度过炎炎夏日的树林、小河早已改变了模样,萤火虫也不见了它们的踪影,一起玩“抓石子”游戏的小伙伴也各奔东西,还有那些忙碌的身影…只有父亲捕鱼用的小船默默地守在老地方,见证着时代的变迁、生活的安康。突然想起一句话:临觞忽不御,惆怅远行客。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