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五十七章:原配反了! 蕙风起

原配反了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6-19 09:19

前情回顾:

皇上到底怎么了?我又该怎么拯救曹汝彬?
 
我脚步匆匆,仿佛走得快一点儿,就能摆脱恶魔的追赶和迫害。
 
冬岑和彩扇跟在我身后,一迭声地问:“娘娘,娘娘,您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说话,只管往前走。
 
待我顿住脚步时,才发现我已经走到了慈明宫的后墙外。
 
此时此刻,我似乎只能来找太后,即便知道她卧病在床。


第五十七章

抬头看了一眼墙内沉寂无声的慈明宫,我踟蹰片刻,还是迈着无比沉重的步子,绕到了正门处。
 
门口的侍卫见是我,很快就放行了。
 
带着冬岑和彩扇刚进去,便有一个小太监迎出来。
 
察言观色之下,应该知道我踏夜来访,定有急事,所以并没有多问,而是一脸乖觉地说:“婉妃娘娘稍等片刻,奴才这就去通传太后!”
 
我点点头,驻足不前,在庭院里候着。
 
环视四周,大红的宫灯悬在廊下,与清冷的月光相辉映,不见热闹和喜庆,倒更增加了一份落寞和萧条。
 
地上枯黄的落叶,被飒飒的秋风卷起,在空中无助地翩飞,再无助地飘零。
 
就在这时,我无意中瞥见不远处的长廊下,蓦地闪出一个人影。
 
定睛看去,是一个小宫女,正端着一个痰盂,把什么东西倒在墙角的一棵桂花树下。
 
倒完后,又用脚踢了几下,似乎在用土掩埋。

我心里一动,疾步走了过去。
 
那小宫女听见脚步声,猛一回头看见我,似乎吓了一跳,急忙俯身请安。
 
认出是在太后寝殿里伺候的琉璃,我让她起来,不动声色地问:“太后怎么样了?”
 
琉璃怔了一下,面露悲色:“回禀婉妃娘娘,今儿一天,太后都没有进食,身子……越来越虚弱了……”
 
正说着,刚刚那个小太监也出来了,一脸为难:“婉妃娘娘,太后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夕颜姑姑说,请您明天再来!”
 
听他这么说,我只能告辞。
 
走了几步,我忍不住回头看,只见琉璃已经捧着那个痰盂,快步向太后寝殿的方向走去。
 
我小声问冬岑:“可闻到什么了?”
 
冬岑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药味……刚刚琉璃倒掉的,好像是药!”
 
确实是药!
 
而且,那独特的酸苦味道,和太后那天喝的一模一样。
 
心里暗自思忖,不是说太后刚吃了药吗?倒掉的又是什么?

回霁月殿后,自是难以成眠。
 
皇上凶吉未卜,曹汝彬被皇后关押,太后的身体又迟迟没有好转……眼下的形势,对我来说,简直是四面楚歌,寸步难行。
 
而刚刚看到的一幕,也让我满腹狐疑。
 
太后……难道被人暗算了?会不会是琉璃换掉了她的药?
 
这么想着,心里立刻紧张起来,决定明天一早,一定要赶去慈明宫,让夕颜姑姑暗中调查一下。
 
几个月来,对于太后,我慢慢生出几分孺慕的感情。
 
之前因为皇后诬陷我,太后以为我折磨残害灿儿,对我有过指责和误会,但自打真相大白后,她对我,也真的是极好。
 
尤其是皇上前往西南边境后,委托她照看我腹中之胎,太后可谓尽心尽力。
 
而上次我和她联手试探出皇后的本意后,太后对我,就更是多了一份信任和亲热。
 
这段时间,一直是我仰仗依赖她,现在,太后缠绵病榻,我必须打起精神,不能让她被人算计了去。

暗夜里,我就这么毫无睡意地盘算着,一心期待黎明快点儿到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远远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敛声屏气之间,那马蹄声便由远而近,愈发清晰。紧接着,是内监尖利刺耳的声音,划破了深夜的静寂,在宫苑之间凄厉地穿梭:“西南边境急报,西南边境急报……”
 
心里猛地一慌,却还是用手轻轻护着小腹,慢慢翻身起来,披衣下了床榻。
 
冬岑和冬卉也已经醒了,一左一右站在我身边,彼此都是一脸惊悸骇然。
 
我一脸焦灼地吩咐道:“快,快派人出去看看,西南那边来了什么消息?”
 
冬卉立刻出门,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折身回来。
 
她缓缓挪到我面前,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目光躲闪着不敢看我,只是沉默。
 
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悲痛。
 
心里已经翻腾着惊涛骇浪,暗道大事不好,却犹自做出镇定的样子,冷静地命令:“说吧,本宫还有什么受不住的!”
 
冬卉惴惴地望着我,一开口,就忍不住带出了哭腔:“娘娘,西南边境急报,五日前,皇上……皇上在白河附近,被缅族的奸细俘虏,缅族拿皇上做要挟,要求朝廷隔让西南十城,赔偿黄金万两……”
 
我如遭雷击,先是僵立不动,接着踉跄后退两步,猛地跌坐在床榻上。

冬岑和冬卉忙奔过来扶住了我,哭喊着劝慰安抚道:“娘娘,娘娘,您先别急,注意自个儿的身子……”
 
我像傻了一般,拼命摇头,嘴里喃喃自语:“怎么可能?不可能的,皇上那么骁勇善战,那么机智过人,怎么可能被奸细俘虏……”
 
猛然间,我想到今晚在凤鸾宫后殿的庑房里,皇后脱口而出的那句“他不会回来”。
 
皇后,应该是提前知道什么?不然,来自边境的急报,半夜才传到宫里,她何以早早就那么笃定皇上回不来?
 
再联想到她这段时间的反常,难道,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都是她的阴谋?
 
所以她才明目张胆有恃无恐,根本不屑伪装贤淑温婉,露出狠辣阴毒的真面目,甚至对太后,都表现出明目张胆的不尊不敬……
 
这么想着,我的神志立刻清明起来。
 
现在不是沉溺于悲伤的时候,皇上被俘,太后病危,如果皇后真的起了谋反之心,那就真的是灭顶之灾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问冬卉道:“太后可知道了?”
 
冬卉含着泪,低声回答:“听说驿使分成两拨,一拨去禀告了宰相大人,另一拨来宫里,现在,阖宫应该都知道了,太后那边,自然也……”
 
我微微闭眸,揪心不已。不知道太后的身体,可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这一夜,宫里颇不宁静,不用想,对于六宫的嫔妃们来说,都会是一个无眠的夜。
 
皇上被俘,不仅是国之哀,民之痛,也是我们的殇。
 
后宫的女人,谁不指着皇上过日子呢?
 
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不过,既然已经禀告了代为掌管朝政的宰相周渤,想必明日早朝,就会有个结果出来。
 
眼下的局势,无非是两条路,求和,亦或是再战。
 
求和,输了颜面,但却能保全皇上;再战,倒是能彰显国威,可皇上……
 
对于我来说,我别无他求,只希望皇上平安归来。

天刚蒙蒙亮,皇后就传来懿旨,让六宫嫔妃,到凤鸾宫共听事宜。
 
我自然知道所为何事,草草梳洗后,便让冬岑和冬卉搀扶着我,踩着深秋的冷霜,急急地向凤鸾宫走去。
 
路上,遇到宸妃、瑞嫔和诚贵人她们。宸妃消息灵通,从她这儿,我很快得知,昨天半夜,文武百官就已经齐聚崇明殿,通宵达旦地商量对策。
 
宸妃毫不避讳,把我们拉到一条竹林掩映的小径上,低声道:“朝中的大臣,现在分为三派,一派力主求和,答应缅族提出的条件,派使者前往西南,和缅族谈判,用西南十城和黄金万两,换回皇上;一派则主战,主张立刻派援军赶往西南,偷袭并重创缅族,救出皇上……”
 
瑞嫔忧心如焚地插话道:“要臣妾说,还是求和好,能保证万无一失。先把皇上换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休整一段,再去收拾缅族,把西南十城夺回来……”

我看着宸妃,在她严峻的面容间,嗅出一股不祥意味来,忙急急地追问:“不是三派吗?还有一派主张什么?”
 
宸妃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幽幽道:“婉妃妹妹果然能抓住重点,第三派,则是以戎国公和平邑侯为首的几个老臣,既反对求和,也反对再战。声称割让西南十城,有损朝廷的颜面,上对不起先帝,下对不起百姓;而现在派兵增援,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皇上被俘,正是军心动摇的时刻,不宜再战……”
 
瑞嫔哼了一声,愤然道:“前怕狼后怕虎,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他们想怎样?”
 
宸妃压低嗓音,含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森然道:“他们……主张弃卒保车,不理会缅族提出的条件,直接拥立新帝!”
 
瑞嫔张口结舌:“什么?这不是等同于不管皇上了吗?缅族恼羞成怒下,万一……他们……他们这是要造反,戎国公是皇后的父亲,他这么提议,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宸妃咬牙切齿:“他不怕路人皆知,而是明着来了……听说宰相周渤愤然问戎国公,拥立谁当新帝,戎国公大言不惭地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回答道,自然是萧焕,既是皇长子,又是嫡子,天经地义!”

所有的疑虑,在这一刻都迎刃而解,怪不得!
 
怪不得皇后最近如此嚣张,如此强硬,只怕是皇后一党,早就起了这样的心思,利用皇上前往西南的机会,在宫里直接拥立大皇子登基,来一招致命的釜底抽薪。
 
皇上被俘,八成也是他们和缅族勾结的结果。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我只觉得气愤难耐,两拳紧握,指甲深陷掌心,而浑然不觉痛。
 
只听宸妃肃然道:“婉妃妹妹,你父亲唐大人,和我父亲兄长,都是极力反对戎国公的。他们联手,自是有一帮拥趸者,不会轻易让戎国公得逞……那么,你我在后宫,也要团结一致,共同对抗皇后……不然,真等到大皇子登基,就没有我们的活路了!”
 
听她说得这般直白,我诧异地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宸妃。
 
此时的她,也正直视着我,眼里,是一片澄澈真挚。
 
仿佛前段时间的刀光剑影,从没有在我们之间发生过。
 
我了然于心,如此危急时刻,即便宸妃曾视我为对手,也只能摒弃前嫌。
 
只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仇敌,我们都不想失去皇上,都不想让大皇子登基,成为新帝。
 
我点点头,郑重回答:“妹妹明白!”

到达凤鸾宫时,皇后早已端坐在上首的凤椅上。
 
虽做出一副哀戚的样子,但语气却是遮掩不住的轻松自得:“前朝的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本宫也是一夜未合眼,生怕出什么乱子……这么早传各位妹妹来,就是想要警告大家,安守本分,记住后宫嫔妃不得干政的规矩。
 
不管前朝自己的父亲兄弟有怎样的主张,都和我们都无关。本宫和各位妹妹,只需静候佳音即可。相信文武百官,定会以家国为重,商量出最合理的对策……妹妹们也不必惊恐,不管前朝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后宫,都少不了各位锦衣玉食的好日子……”
 
这么温婉和气地说着,她的声音却陡然变得高亢起来,语气锐利尖刻:“要是让本宫发现,后宫嫔妃中,胆敢有拉帮结派干预朝政的行为,本宫定然不饶!”
 
宸妃微微侧身,悄然和我对视了一眼,暗暗咬紧了嘴唇。
 
皇后,这是要大发淫威了,先这么恩威并重地恐吓一番,接下来,怕是该采取行动、排除异己了。
 
她这一招果然有用,来时窃窃私语惶恐不安的嫔妃们,只会儿都如木雕一般,个个面无血色,噤若寒蝉。

我坐在下首的位子上,紧紧地盯着皇后,毫不掩饰自己刀锋般的目光。
 
我和她,早已撕破脸皮,成为明面上的仇敌,我自是不用假装妥协。
 
只是让我不解的是,事到如今,她早已勾结外臣,准备拥立自己的儿子为新帝。
 
等到大皇子继位,我岂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
 
那么,她又何必多此一举,把曹汝彬扣押起来威胁我?
 
正想着,只见皇后冷冷地瞥了我一眼,语气淡然道:“记住本宫的话,都散了吧!”
 
嫔妃们这才战战兢兢地起身,各怀心事,四散离去。
 
我跟在宸妃的后面,刚走了两步,就听到皇后阴恻恻的声音,传入我耳中:“婉妃,你留一下!”
 
我微微闭眸,该来的,早晚躲不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