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五十八章:原配的奸计破灭了。 蕙风起

原配的奸计破灭了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6-19 09:21

前情回顾:

等到大皇子继位,我岂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
 
那么,她又何必多此一举,把曹汝彬扣押起来威胁我?
 
正想着,只见皇后冷冷地瞥了我一眼,语气淡然道:“记住本宫的话,都散了吧!”
 
嫔妃们这才战战兢兢地起身,各怀心事,四散离去。
 
我跟在宸妃的后面,刚走了两步,就听到皇后阴恻恻的声音,传入我耳中:“婉妃,你留一下!”
 
我微微闭眸,该来的,早晚躲不了!



第五十八章

许久没有和皇后这般独处了。
 
当我随她走进正殿的暖阁,看着熟悉的摆设,情不自禁想起刚进宫时候的日子。
 
就是在这儿,她一次次逼我喝下避子汤药,一次次拿三皇子的死,要挟我对付瑾妃江雪蓉,威逼我除掉二皇子萧灿。
 
往事不堪回首,还好我一直有所坚守,才没有像姐姐那般,被她逼上绝路。
 
皇后在窗前的贵妃榻上坐下,面无表情地审视着我,语气倒很是平静:“你和曹汝彬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还是拒不承认吗?”
 
我毫不客气地回复道:“没有的事儿,您让臣妾如何承认?”
 
她微微眯着眼睛,突然对我和蔼地笑了一下,如同长辈对晚辈那般,温言款款而谈:“婉妃,本宫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眼下的局势,你也看到了,皇上……已经不会回来了。即便回来,也不再是凌驾万人的九五之尊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再继续与本宫为敌,会是什么下场……”

说着,她话锋突然一转,言辞变得犀利起来:“本宫其实一直怀疑,你并不是真正的婉妃。去年八月,婉妃省亲回宫后,宛如新生……所以,如果本宫没猜错,此刻站在本宫面前的,应该是婉妃的孪生妹妹唐月蕙!”
 
我的心在这一刻猛地收缩,缩成一颗微小而坚硬的石头,硌在我的胸口,让我无法顺畅地呼吸。
 
她果然早就对我的真实身份起疑了!
 
但我依然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站立姿势,脸上,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用轻描淡写的口吻道:“皇后娘娘可真会异想天开!”
 
她没有理会我的不恭,依然和善地对我说:“你放心,本宫现在不会跟你计较这些,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婉妃,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必须承认你和曹汝彬的私情,承认你腹中的胎儿,并非皇嗣!”

听她如此执着于这件事,我在诧异的同时,针锋相对地问:“如果我不承认呢?”
 
她猛地转过头来,直视着我,眼光锐利而森冷,一张脸绷得紧紧的,再没有丝毫笑意:“明日辰时一刻,六宫嫔妃来请安时,本宫会当着你的面,砍去曹汝彬的一条腿!”
 
我打了个寒噤,咬牙切齿地说:“即便是滴骨验亲,也要等着臣妾腹中的孩子出生后才可以……”
 
她露出一个邪恶阴毒的微笑,打断我的话:“可是,本宫等不及了……既然滴骨验亲是针对死者,自然要提前砍下曹汝彬的骨头,晾晒成干骨才可以!”
 
想到那血淋淋的残忍的场面,主角竟是曹汝彬,我再装不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胸口如同被什么碾压了一样,疼痛如绞。
 
她打量着我,得意地抿嘴笑道:“还不承认呢?心疼了吧?”
 
说着,她走到我身边,压低嗓音:“如果不舍得让曹汝彬受到折磨,本宫就给你指条生路……今晚,你可以救下他,偕同他私奔……本宫会放你们一马,让你们安然无恙地逃出宫去,至于你的娘家,本宫也保证,不会受到牵连!”

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恶魔般的女人,刹那间的惊愕后,终于明白她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意图何在。
 
眼下,以皇后的父亲戎国公为首的“立新派”,受到爹爹和宸妃父兄的联手抵制,想要得逞,并非易事。
 
皇后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制造出一桩宫廷丑闻,推波助澜。
 
本来,皇上被缅族奸细所俘虏一事,在戎国公一党的渲染下,已经被朝中诸多大臣所诟病,认为皇上太过无能,御驾亲征,竟被外族所擒,简直是奇耻大辱,让朝廷颜面尽失。
 
而我,众所周知,是皇上最最宠爱的妃子。这次前往西南讨伐冯威和缅族时,他也有意带我同行,只是中途发现我怀有身孕,才不得已派人护送我回宫。
 
如果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和曹汝彬双双私奔,坐实私通的罪名,就更显出皇上的有眼无珠、识人不明、昏庸无道,沉迷美色而误国,进而失信于文武百官。
 
这么一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戎国公废旧立新的主张,就会得到朝臣更多的支持。
 
而且,即便皇后说话算话,爹爹不受到牵连,那他也没脸再和皇后的娘家对抗,力主求和,接皇上回来。
 
只剩下宸妃的父兄,怕是孤掌难鸣。

皇后可真是机关算尽,前朝后宫,双管齐下。
 
看来,她是志在必得,不管皇上的生死,要趁机让大皇子萧焕继承皇位了。
 
在皇后看来,软硬兼施之下,我肯定不会拒绝她给出的诱惑。
 
是啊,如她所说,偕同曹汝彬私奔,尚能活命;留下来,等着我的不仅仅是亲眼目睹曹汝彬的断骨之痛,还有万劫不复之境。
 
以皇后的为人,她要真的成了太后,这六宫嫔妃,怕是都不得善终。
 
而我,本就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时候继续与她为敌,只怕等她得势后,会备受凌辱,生不如死。
 
只是,她太小瞧了我!
 
早就看透她奸诈恶毒的真面目,我怎会任她摆布!
 
何况,她要算计的皇上,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是我殷切盼着归来的夫君。
 
我自是不会迫于淫威,苟且逃生,更不会在这生死关头,把自己变成泼向皇上的脏水,变成落井的石头,浇火的油。

皇后可真是机关算尽,前朝后宫,双管齐下。
 
看来,她是志在必得,不管皇上的生死,要趁机让大皇子萧焕继承皇位了。
 
在皇后看来,软硬兼施之下,我肯定不会拒绝她给出的诱惑。
 
是啊,如她所说,偕同曹汝彬私奔,尚能活命;留下来,等着我的不仅仅是亲眼目睹曹汝彬的断骨之痛,还有万劫不复之境。
 
以皇后的为人,她要真的成了太后,这六宫嫔妃,怕是都不得善终。
 
而我,本就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时候继续与她为敌,只怕等她得势后,会备受凌辱,生不如死。
 
只是,她太小瞧了我!
 
早就看透她奸诈恶毒的真面目,我怎会任她摆布!
 
何况,她要算计的皇上,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是我殷切盼着归来的夫君。
 
我自是不会迫于淫威,苟且逃生,更不会在这生死关头,把自己变成泼向皇上的脏水,变成落井的石头,浇火的油。

不过,皇后的提议,倒是正中我下怀。
 
我本就想去慈明宫一趟,昨天晚上看到琉璃的诡异举动,一直在我心头盘旋,我急于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慈明宫,太后依然在寝殿里昏昏沉沉地躺着。
 
夕颜姑姑流着泪说:“昨天半夜,太后得知了消息,一急之下,病情更是加重,只怕是……”
 
她哽住了,捂住嘴巴,别过脸去。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确实,眼前的太后,双目紧闭,呼吸微弱,面如枯槁,几乎是人事不省。
 
小宫女琉璃,正一手端着药盏,一手执着汤匙,小心翼翼地往太后嘴里灌药。
 
我清楚地闻出来,依然是酸涩辛苦的味道。
 
皇后站在旁边,目光犀利地盯着太后,见她完全没有意识,任由琉璃一勺一勺地把药灌进嘴里,方微微扯起嘴角:“既然这样,前朝的事,就不要告诉太后,免得她太过忧虑……伺候太后好生歇着吧,本宫先告辞了!”
 
我站着没动,声音低沉地对皇后说:“臣妾留下侍疾吧,皇后娘娘不是说了,让本宫多陪陪太后……”
 
她阴恻恻地看了我一眼,毫不避讳,竟然一语双关地说:“既然婉妃有这片孝心,本宫就成全你,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皇后走后,我挪到太后的床榻边,呆呆地注视着太后蜡黄枯瘦的脸,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
 
慢慢地,悲伤郁结,忍不住呜咽成声。
 
正肝肠寸断地哭着,忽见太后突然睁开了眼。
 
我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缓缓坐了起来,用眼神示意夕颜姑姑。
 
夕颜姑姑很快拿来一根状似羽毛一般的东西,太后接过来,张开嘴,在舌头上方扫了一下。
 
琉璃轻车熟路地把痰盂捧过来,太后俯下身子,把刚刚喝进去的棕黑色汤药,如数吐了出来。
 
夕颜姑姑轻抚着她的后背,心疼地说:“什么都不吃,还总这般催吐……太后再这样下去,身子怕是吃不消的!”
 
太后吐完,先漱了口,又接过夕颜姑姑手里的帕子,揩干净嘴边的水渍,毫不在意地说:“哀家不这样,如何能让狐狸露出尾巴?放心吧,哀家有分寸的,再说了,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我含着狂喜的眼泪,热切地看着太后,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太后微微笑着,拉过我的手,轻轻拍了几下,柔声道:“回去吧孩子,这些日子难为你了。别太过忧心,好生保重身体,保重你腹中的龙胎……那些贼人,气数就快尽了!”

从慈明宫出来,外面依然是深秋阴沉的天幕,可是我的心,却是暖阳普照,无比亮堂。
 
对我来说,这一刻,不亚于绝处逢生。
 
虽然太后没有明说,但我已然猜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夜,我自是没有听从皇后的安排,到凤鸾宫救曹汝彬,和他私逃出宫。
 
心里,一直在隐隐期待。
 
让我失望的是,除了崇明殿里,那些政见不一的大臣们,依然在不眠不休地唇枪舌战,我渴望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第二天清晨,当黎明到来时,我的心重新堕入深渊。
 
接下来,我即将面对的,恐怕是一场更大的考验。
 
我必须千方百计和皇后周旋,拖延时间,保护曹汝彬不受伤害。

当我满心惊恐地前往凤鸾宫请安时,忽然听到崇明殿方向,传来鼎沸的人声,似乎已经乱成一团。
 
正诧异间,前方一个人影闪出来,竟是宸妃。
 
她面色凝重地堵住我,小声道:“戎国公五更时分,率部下挟持了宰相,现在正逼他下令废旧立新……”
 
我张大嘴巴,震惊地问道:“他们……他们这是明目张胆地发动政变了……”
 
宸妃绝望地点点头,喃喃道:“估计他们怕夜长梦多,所以干脆铤而走险,不知道我父兄,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他们控制……”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小太监的声音:“呦,两位娘娘在这儿呢,快走吧,皇后娘娘等着你们去请安呢,今儿可有顶要紧的事儿……”
 
我和宸妃对视一眼,彼此都带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决绝。

凤鸾宫的正殿,嫔妃们都已到齐,但一个个,都是呆若木鸡地坐着,偌大的正殿,鸦雀无声。
 
皇后坐在上首,看我进来,目光便如烈焰一般,胶着在我身上,脸色,也甚是难看。
 
我知道,我打乱了她的如意算盘,也彻底惹恼了她。
 
本来,她是想败坏皇上的声誉,让群臣背弃皇上,进而名正言顺地拥立大皇子继位,而现在,只能是动用武力,拥兵造反了。
 
这么一来,性质自然也就变了。
 
皇后紧紧地盯着我,声色俱厉道:“婉妃,你可知罪?”
 
我缓缓跪下,不卑不亢道:“臣妾不知!”
 
她冷笑道:“你不知?与奸夫私通,怀上孽子,本宫现在就处置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以正宫闱!”
 
我依然保持平和的姿态,徐徐辩解:“这罪名臣妾担不起,皇后这么说臣妾,可有证据?如果没有,便是污蔑!”
 
她腾地站起身,满脸戾气:“证据?本宫马上就给你证据……所有人,随本宫到后殿去!”

后殿的庑房里,蜷缩在一堆稻草中的曹汝彬,惊慌失措地看着涌进来的皇后和嫔妃们。
 
皇后杀气腾腾,对身后手执利刃的侍卫道:“曹汝彬与婉妃私通,着砍去他的一条腿,剔出骨头,等候滴骨验亲!”
 
身边的嫔妃们,个个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我拦在侍卫面前,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俯身跪倒,对皇后求饶道:“皇后娘娘,曹汝彬医术高超……求您不要伤害他,留着他……他说不定能治好大皇子的腿!”
 
皇后眯着眼睛,凌厉而冷漠地俯视我,语气如寒冰般冷冽:“我的焕儿,马上就要继位,天下有的是神医来为他治病……”
 
她一把推开我,厉声命令:“动手……婉妃若是再敢拦着,先砍断她的腿!”
 
我惊悸地望着皇后那张狰狞的脸,这个女人,是彻底疯了,憋了太久的仇恨,估计都要在今天发泄出来。

两个侍卫粗暴地推开我,一步步向曹汝彬逼去。
 
我转过身,跪在地上,一手一个,扯住侍卫的袍角,其中一个侍卫,不耐烦地转过身,手里的利刃,直直地指向我的脸。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转眼之间,只见十余个身穿盔甲的御前侍卫,水流一般涌了进来。
 
打头的,竟是那个许久未见的陈侍卫。
 
他来势汹汹,飞一般奔过来,一脚一个,踢翻了那两个欲对我行凶的侍卫。
 
皇后先是愕然,继而勃然大怒:“大胆,竟敢擅闯宫闱,来人……”
 
话音未落,忽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威严的声音:“如果是朕让他们闯的呢?”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