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爱情转移:孪生妹妹的死亡

作者:游鱼
2022-06-21 19:24

我是一名毕业生,正在实习阶段,跟着师父学习。最近,一起案件牵扯到了我的孪生妹妹,却迟迟无法找出凶手,我的心情异常沉重。


这是一具女尸,从河里捞起来的,是早上路过的人报的警,女孩的脖子上有勒痕,应该是是比较细但是又非常有韧性的丝线勒出来的,脸上还有细微的划痕,建议解剖,确定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能够更方便地找出凶手,女孩父母却坚持不同意,说什么“她都已经死了还要这样折腾她”这种话。因而此案迟迟无法侦破。
今天女孩的男朋友要来,警方要询问他一些关于女孩的事情。
“方兰,走,去吃饭吧,听说今天有糖醋排骨。”和我说话的是一起实习的女孩,陈静。方兰是我的名字,而河里发现的女尸,是我的孪生姐妹方雨。
陈静知道我的心情不好,所以这几天很照顾我。我勉强挤出了一点微笑,点了点头,便起身跟她一起去食堂。太不巧了,排队到我的时候,糖醋排骨正好没有了,最后一份被陈静那家伙给买去了。
“好啦好啦,给你一半。”我们俩坐下,她就对我说。
我连忙道谢。糖醋排骨味道很好,甜甜的味道,吃起来会让人开心。我们俩边吃边聊天,我眼神无意中瞟到了他。那是我妹妹方雨的男朋友林业,曾经我见过一两次,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
我忙把手中的饭菜解决,和陈静说我还有事,明天再和她细说,她点了点头。我去了审讯室,我们要向林业了解方雨最近的情况。
走去审讯室的路上,我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虽然我也很伤心很难过,但是我是一名准女警,再怎么样我都要保持冷静,为妹妹找出杀人凶手。
审讯室中,林业坐着,对面是我的师父和师兄,师父问话,师兄做笔录。我在师父身旁坐了下来,这个案子师父并没有反对我参与。

“方雨死亡了至少三天,中途你做了些什么?”
林业的拳头紧了紧,冷静地说:“那天我和她吵架,她一气之下跑了出去,我没有去找她,但是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去问她朋友也没有联系,我和疯了一样去找她,却始终得不到任何消息。”
我的眼神有了波动,我看着他问:“我妹妹最近都和你待在一起,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和什么人联系?”
林业的眼神有些恍惚。他思考了一会儿:“最近她似乎只和蓝婧还有家人有些联系。”蓝婧我知道,是妹妹的大学同学,关系非常好。接下来我没再说话。师父又问了些话,问完后林业就走了。
“目前判断林业应该嫌疑不大,你把那个蓝婧找来问问。”师父说。
师兄应了个声。
“方兰,你怎么看?”师父问我。
我有种窒息的感觉,我的妹妹那么可爱,永远在背后追着我叫我姐姐的妹妹,就这样消失了。“林业应该不会是凶手,他们的事情我大概也清楚,感情非常好,也没有过什么争吵,况且根据刚才师父您的问话,他没有作案动机,之前我听师兄说,作案的人很可能是女性,因为我妹妹脸上和脖子的划痕是细长的指甲划出来的,不大像男人,但也不能排除嫌疑。”
“说得不错,我也觉得是女性的可能性比较大。你别太难过,凶手找出来后,将会得到最严厉的制裁。”
虽然方兰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做师父的心里知道,方兰很难过,上次他吃完饭去办公室,方兰一个人在偷偷的抹眼泪。身为警察,还是女警,自己的妹妹被害,谁都忍不住了,却不得不保持理性,方兰过得也很难。
“我知道的,谢谢师父。”
说完我们都去处理各自的事情了。下午蓝婧来了,依旧是我和师兄、师父三人负责。
“你知道林业和方雨为什么吵架吗?”
蓝婧手上的指甲做的是红黑相间的,还挺漂亮,我多看了几眼。蓝婧缩了缩手,说:“这个我是知道的,方雨告诉我了,就是林业怀疑她绿了他,就吵架,方雨就气走了。”这个和林业说的是一模一样的。
那天有人给方雨发了一句“宝贝,想我了吗?”林业恰好看到了,便开始质问方雨,方雨辩解,林业却不信,方雨就跑出去了。

后来我们也调查过那个发消息的人,只是附近的流氓地痞,见方雨好看,四处打听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上来就想聊骚,方雨不知道那人是谁,就变成了那样。“你这指甲在哪做的?还挺好看的。”我突然问蓝婧。师父和师兄都看向了我。
蓝婧脸色苍白了些,强笑着说道:“就是在家对面的美甲店做的,还挺便宜。”
我看着她:“那还挺不错的啊,什么时候我也去弄一个。”
蓝婧笑了笑。师父的眼神有些凝重,又问了许多,最后问蓝婧:“蓝小姐,我们能不能去你家看看呢?”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生,家里面东西私密的挺多的,爸爸妈妈也在,看这阵仗,说不定要被吓到呢。”
师父听了这话,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立马态度就强硬了些:“抱歉,请您配合警察的工作,至于情况,我们会向您的父母详细说明。”蓝婧好像有些被吓到了,连忙点头。
我们组另有三四个人也一起去了。蓝婧的家是一栋矮小的居民楼,一共只有七层,她的家在五楼,我和师父还有组里最擅长搜查的小刘一起进去了,家里比较狭窄,太多人进去不方便,其他人在门外等着。蓝婧的父母今天都去上班了,家里没人,更方便了我们的行动。客厅,厨房都搜完了。卧室是着重检查的地方。
小刘在洗手间上找到了一根长头发,头发卡在了流水的地方,但是蓝婧是短头发,她母亲也是,但是这里却有一根很长的头发,而方雨就是长头发。其他的地方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小刘将头发收了起来,蓝婧并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搜到什么,但是我们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似乎舒了口气。

小刘把头发拿去做了比对,结果要明天才能出来,我和师父便看了看其他的资料,处理完事务就下班了。我去门口的公交站等车,林业从右边走了过来,他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他。“姐姐。”他叫了我一句。自从他和妹妹在一起以后,就一直这样叫我。
我向他点头示意,一时沉默。我们上了同一辆车,他就站在我的旁边,突然,他说:“我很难过,小雨就这样离开了我。”他的话让我忍了好久的眼泪就这样倾泻而出,我没有发出声音,眼泪就这样一直流一直流,林业有些手足无措,他拍了拍我的背,小声地安慰着。我拿出随身带着的纸巾擦眼睛,可是眼泪却越擦越多。
不一会儿,我下车了,林业也跟着我下了车。他就站在我的旁边。我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问他:“我知道你平常不来警局这里,今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只是想着小雨不在了,我该多替她来看看你,毕竟你是我们的姐姐。”我心中突然一痛“我也很难过,可是我是警察,我不能难过,越难过越会影响我的判断能力。”
林业的脸上显出心疼的神色,毕竟我是那样的疼爱妹妹,他一声叹息,将我送到门口后,便道别了。
我走在漆黑的楼道中,心中想着:不知道林业看到我这张与妹妹一般无二的脸,会不会想起我那可怜的妹妹,触景生情呢。
家中,父母坐在沙发上,电视也没开,就这样呆坐着。因为妹妹的去世对二老打击很大,他们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般。我没说话,倒了两杯水放在父母的面前。母亲看着我,似乎想起了方雨,她摸了摸我的脸,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她很快就放下了手,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我进了妹妹的卧室,粉色的棉被一如既往的柔软,和那时候我们俩睡在一起的感觉一模一样。我就这样睡着了。

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那根头发就是我妹妹的,蓝婧的嫌疑很大。师父直接带着组里面的人去了蓝婧家,蓝婧被带到了警局。
还没等我们问话,蓝婧就已经崩溃了,原来她也喜欢林业,她暗恋了林业一年多,最后却被方雨捷足先登,她接近方雨就是为了能离林业近一点,如果可以,就把林业抢走。可是每天看着方雨和林业两个人恩爱,而自己还经常被方雨拉着当电灯泡,蓝婧就嫉妒得发狂。
在这种病态的情绪下,蓝婧有了机会,那天方雨和林业吵架,就来找她哭诉,她暗自窃喜,但看到了远处林业的身影,知道他肯定是因为担心来找方雨的。一时间,各种情绪涌上心头,蓝婧心中突然涌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她摸了摸口袋,里面是尤克里里的琴弦。
趁着方雨不注意,林业走远以后,蓝婧立马掏出丝线勒住了方雨,方雨挣扎得很猛烈,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中途蓝婧的指甲还刮到了方雨的脸,方雨没了气息,蓝婧做完这些也慌了,但是事已至此,不得不做。旁边就是公园的湖。
蓝婧从方雨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湖比较深,蓝婧走到了湖的对面,将手机扔了下去。
回家之后,蓝婧心里发慌。虽然她嫉妒着方雨,也讨厌着方雨,但平心而论,方雨对她还是不错的,什么好东西都会和她分享。她带着深深的愧疚和恐惧,脱下身上的衣服,猛地塞进衣柜,然后立马把柜门关上,像是急于摆脱什么恐怖的东西。
然后蓝婧去洗手间,颤抖着洗净了手。指甲方雨的血迹很快就洗没了,但一根方雨的头发,也悄悄地被挂住了。
第二天她就去做了美甲,因为一看到自己原来的指甲,她就会想起这里曾经沾着方雨的血,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方雨的面容,她受不了了。

我平静地听完了这些,站起身来,走过去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师父象征性地拦了拦我,示意我出去了。我走出门外,今天天气挺好,微风暖阳,让我的心稍微舒服了一点。
师父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对着他说:“师父,我出去会儿。”师父点了点头,他可能觉得我现在很难过吧。
我站在警局门口,打了个电话给林业,他这段时间也很憔悴,凶手找到了,是该通知他一句的。“嘟嘟”几声后,林业的声音传了过来:“姐姐。”
“是我,凶手找到了,就是蓝婧。”
我刚颤抖着说完,电话里的林业就又惊讶又愤怒地喊道:“什么!竟然是她!”
我应了一句,林业说现在就来警局。
我把手机放回了口袋。林业不久就到了,看到站在门口的我后,跟着我进了门。看到蓝婧颓废的样子,林业的眼神有些复杂。其实他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蓝婧对他的喜欢,但是他确实是更喜欢方雨一些,对蓝婧的感情其实很复杂,也给过她一点希望,可以说是吊着她。不过和方雨确定关系以后,他就已经收心了。
我看着林业的神情,基本上已经清楚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可他们的事情为什么要扯上我妹妹呢?她可爱又聪明,为什么最后落得这种下场?
林业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蓝婧也不敢看他。我跟着林业出来,他回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有些失神。他的手轻轻抬起,后来又猛地放下,像是突然清醒。
我难过地说:“我妹妹已经去世了,接下来我会处理蓝婧的事情。你不要太担心了,毕竟这种事情很突然,谁都没有想到。”
林业点了点头,面容温柔了些。我送他上了公交车,车子离我的视线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我才回去。

爸爸妈妈知道了妹妹的死后,闹个不停。蓝婧一审被判了十年,还要赔偿,蓝婧的爸爸妈妈不服,又要上诉。可就在这时,蓝婧死了,死在了看守所。
蓝婧的爸爸妈妈彻底熄了。因为蓝婧本身心脏不太好,她是惊吓过度致死。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呢?或许是梦到了妹妹。
在那以后,平静了许久,我的爸爸妈妈也开始有了一点点生气,他们也开始会关怀我两句,我总是笑笑,毕竟她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了。
在那以后,我与林业的联系倒是多了起来。起初他只是来家里看望一下我的父母,和我说说话。大部分时间他都看着我出神,好几次,他都快要吻上我,都是我将他拍醒。后来他经常约我吃饭看电影,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像妹妹,聊以安慰。我大部分时候也都去了。
林业今天约了我出去吃饭,美名其曰孝敬姐姐,我答应了。在曾经我和妹妹共同的房间里,我脱下警服,换上白色连衣裙,乌黑柔顺的头发披散下来,真像我的妹妹。
我坐上出租车,来到店门口等他。他很快也来了,看到我的第一眼,眼睛中闪过一丝光亮,不过他并没有多表露出什么。我们进入一个小包间,菜已经上桌,其中有糖醋排骨,我最喜欢的菜。
还有一瓶红酒,他给我倒了一些。看着我吃了好几块糖醋排骨,他问:“你很喜欢吃这个吗?”我点了点头,他笑了,端起红酒抿了抿。我则不同,像个莽夫一样将酒一饮而尽。我酒量不太好,到最后已经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林业无奈地笑了,将我背到了副驾驶。一路上我的头靠在他的身上,车子开到公园附近的时候,我清醒了一点点,抬起头看着眼前有些模糊的他,我笑了,吻上了他的唇。他连忙停下车,附近没什么人,他有些惊讶,却也有些沉醉,大概是因为我和妹妹相似的面容吧。

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后来的一切不言而喻。之后他就对我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我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父母也没有反对,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但后来看到她们看我的眼神,总是像看曾经的妹妹,就什么都明白了。
过了几年,我们结婚了,没有人不祝福我们,因为他们都觉得我们是可怜人。他们大概都看得出来,是因为我像我的妹妹,所以林业会爱上我,所以我会和他在一起。
周末,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他在厨房做中饭。我闻到了糖醋排骨的香味,他听到了响动,来房间亲了亲我的唇,“小懒猪,快点穿衣服起床。有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我开心地笑了。
我看着窗外的盆栽,不知道妹妹和蓝婧在另一个世界现在怎么样了呢。那条短信的作用可真大。蓝婧也是,杀了我最疼爱的妹妹,竟然就这样被自己给吓死了,真是懦弱的人呢。
就是可怜了爸爸妈妈,毕竟他们那么疼爱妹妹呀,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从小到大都要先给妹妹。作为姐姐,不过是早出生了几分钟,也要处处让着妹妹。命运就是如此不公呢,可谁知道呢,只不过是让那些流氓听信了些流言,不过是在蓝婧的妒火上浇了点油,一切竟然如此容易,只怪人心天生便是丑陋。
我起了床,他已经盛好了饭,微笑着放在我的面前。糖醋排骨也一如既往的好吃,吃得人都甜到了心里,林业看着我,我对着他笑了,他也笑了,往后的日子,终于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