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我的两个婆婆

作者:甘北
2022-06-22 14:28


我叫瑶琴,今天想讲讲我和婆婆的故事。

首先介绍婆家复杂的家庭情况。

公公年轻时是货车司机,跑长途过程中跟一个旅店老板娘好上,不清不白闹了好久,婆婆性子刚烈,毅然决然带着当时年仅三岁的孩子(即我老公)离了婚。

离婚后,公公还是吊儿郎当,陆陆续续同居了好几个,都没有修成正果。直到四十出头才又安定下来,找了个丧偶的农村女人,我们唤她作陆姨。

陆姨性格温和,人也老实,可惜嫁过来就已经四十几岁,错过了生育年龄。为此,她和公公是没有孩子的。

再到我婆婆这边。

婆婆离婚后没有再找,在娘家人的帮助下,一边上班一边抚养孩子,终于把老公培养成才。

老公很争气,毕业后进入某互联网企业,目前年薪50万+,工作上进,生活上又体贴,对我很用心。正是这些优点,令我无视他那复杂的家庭关系,毅然决定跟他结合。

随后,狗血的故事开始了。

孩子出生前,我跟婆婆没有过多接触。

考虑到婆婆是真没钱,我和老公收入又都不错,于是商定礼金、酒席、房车,一律由我们自己张罗,无需双方父母过问。不求人自然不受气,结婚头两年,我和婆婆只见过四、五回。

即便这样,也能隐约察觉她的偏执、嫉妒、占有欲。

比如有一次吃着饭,她突然问我们公司中秋发了什么,得知只发了月饼后,得意洋洋说:“那还是我们博明(老公的名字)的公司好些,发了一堆东西呢。”

随后又以此为由头:“以前还有人给我们博明介绍烟草的女孩,烟草多好的单位,清闲又多福利……”

我当然听懂了字里行间的意思,无非是暗戳戳打压我,说我没有他儿子优秀呗。

这时候要夸夸我老公了,他对他妈的脾气真是了如指掌,当机立断按下话头:“别没事找事,哪有什么烟草的女孩,我就只谈过瑶琴一个!”

老公帮我是好事,但在婆婆眼里,这却变成了挑衅,变成我抢走她的宝贝儿子,在以后的生活中,更是处处与我作对,作天作地来证明自己存在感。

孩子出生后,她来照顾我坐月子,战争开始了。

那一个折腾劲,连月嫂看了都惊讶,悄悄跟我说你这个婆婆可真是难搞。

月子里,不管孩子醒没醒,要不要喝奶,每天早上七点,她必定准时来敲门,把我从睡梦中叫起来。当过妈的都知道,生完孩子根本不够睡,谁家产妇清早起床呀?

起完床就是一通瞎搞,一会说找不见这个,一会说找不到那个,喂完奶我想睡个回笼觉,她就故意弄出很大声响,冷不丁推门进来,说要找一个什么东西。

我们给孩子买的洗脸盆、洗澡盆,她非说不好用,我说不好用就去超市再买一个,她偏不,就反反复复地念叨,说我不会挑东西,一点常识都没。

到了吃饭时间就开始挑刺,说我饭量小,怪不得奶水不足,又说我挑食,不喜欢的菜一筷子都不夹。小婴儿容易长奶癣,她就把原因都归咎到我,说肯定是我怀孕的时候吃了辣,导致宝宝中了毒。

刚开始大家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想着坐完月子把她支开完事,但渐渐愈演愈烈,甚至挑唆老公跟我分房睡,说宝宝晚上哭闹会吵醒他,让他索性去酒店睡别回来了。

这下连老公都忍不了了。

老公说:“你愿意伺候月子就伺候,不愿意就回去,我们自己请保姆。”

月嫂见状也来帮嘴,说人家两口子的事,做长辈的怎么好插手?

她一看这架势就开始撒泼,一整个手舞足蹈,跟跳大神一样,眼皮子都开始抽搐,骂我不敬老,天打雷劈,骂我老公没良心,娶了媳妇不要娘,说我们合起伙来欺负她……

哭一阵,骂一阵,气得我直发抖,原以为这种极品只出现在电视上,没想到会让我遇上!

折腾完了,就开始收拾行李,说什么:“我看你们能,我看你们自己能把孩子带大,你有事别来求我……”,随后就叫我老公找辆车送她回乡下。

她可能觉得我们会软下来挽留吧,殊不知那一刻我们的真实想法是,终于把这尊神送走了!

就这样,我们把人送走了,松一口气之余,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情绪起伏太大,我得了严重的乳腺炎。

随后,便到今天的真正主角陆姨出场了。

那时婆婆刚走,我正为乳腺炎发愁,有经历的宝妈都知道,那叫一个疼得锥心,排又排不出,通又通不了。这边是严重堵塞的乳腺,那边是饿得嗷嗷待哺的孩子。

真可谓人生至暗时刻!!!

公公得知婆婆走了,就带陆姨一块儿来看宝宝。

陆姨一看宝宝就喜欢得不得了,又是抱抱,又是帮忙喂奶、换纸尿裤。

得知我的身体和情绪状态都不好后,她即刻主动请缨:“要不我来照顾一段时间吧,你娘家离得远,没个人帮忙怎么行呢,月子坐不好落下的病可是一辈子的。”

我有些犹豫,一来嘛,老公的家庭情况实在太复杂了,陆姨非但跟我非亲非故,跟他也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总感觉怪怪的。二来嘛,我实在是怕了,要是再来一个那样的,非一头撞死不可。

陆姨也瞧出我的犹豫,马上转圜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平时在家闲着也没事干,过来帮几天,再说你现在赶急赶忙的,去哪儿找保姆呢?我以前也在别人家做过保姆,别担心!”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好推辞,陆姨便留了下来。

不得不说,她的确非常能干,吃的、喝的、用的,一律收拾得妥妥当当。

我约医生疏通乳腺,她每次都坚持陪我去,坐在产后护理中心门口一直等我做完。

不同于婆婆万事只顾孩子,陆姨更照顾我的感受,时常问我想吃什么,想方设法把菜式安排得可口些。有一次在路上看到卖糖葫芦,她还特意给我买了一串,说小女孩都爱吃这些。

她总把我当小女孩,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宝贝,婚前连顿饭都没做过,哪懂得照顾自己。

又说她刚出嫁时比我还小,家里妯娌又多,经常闹出笑话,有一次差点把婆婆的裤子给烧了,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她说:“没错,坐月子就是要开心,心情好比什么都重要。”

我这才知道,她是为了逗我开心。

陆姨身上没有怨气,不管对生活,还是对我们。

她总是笑眯眯,精神满满的样子,每天数不完的力气,从早到晚买菜、做饭、洗衣服,安排得妥妥当当,就连我的洗澡水,都是她用中草药烧好帮我拎进浴室。

最打动我的,是她真心喜欢宝宝。

那种喜欢是装不出来的,发自内心的,眼睛里都有星星。

有时候宝宝睡着了,她还会坐在婴儿床边看着,甚至还亲手给宝宝勾了两双袜子。

直到现在我还在想,还好有陆姨,不然我的月子可得受罪了。

出完月子,月嫂就走了。

家政公司给我们找来两个保姆,都不是太满意,于是陆姨就又多留了一个月,说等我们找到合适的保姆再说。

她倒是愿意,但有人不愿意了——没错,我那作天作地的婆婆又来了。

得知陆姨帮我带孩子,她恨不得把我们剥皮抽筋。

这些年来,她跟“那边”的关系一直很差,虽则当年的事不关陆姨的事,但恨屋及乌,在她看来,陆姨跟当年背叛她的公公是一伙的。

而我们默许陆姨带孩子,就是投奔了“那边”,就是对她赤裸裸的背叛,一想到这些年又当爹又当妈的苦,立马恨得牙根咬碎。

她一连给老公打了几十个电话,几乎什么脏话狠话都说尽了,说我们都是白眼狼,说陆姨没安好心,又把吃过的苦重头数了一遍,数到最后嚎啕大哭,威胁老公说如果孩子给陆姨带,她就再不进我家门,以后我们也别管她叫妈……

形势彻底僵住了。

从实用角度出发,我们当然都希望陆姨能留下来,可考虑到这复杂的历史原因,同为女人,我在某一程度上能理解婆婆的心情,虽则我与她没有分毫情感,却又不得不体谅老公夹在中间进退两难……

我们正为难,陆姨便来主动请辞了。

她嘴上说着家里有事要忙,实则是为我们找了个台阶,我心里过意不去,想她红包却执意不要。陆姨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闲聊:“瑶瑶,这几天只能辛苦你了,等找到合适的保姆就轻快了,不要怨恨你婆婆,她也是个苦命人……”

陆姨走了,走前还给我买好了几天的菜,用保鲜膜装好放在冰箱,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吃饭。

新来的保姆来了,勤快是勤快,就是有点粗心,不是忘记这个就是忘记那个,两相对比,我们更记挂起陆姨的好来。有保姆帮忙,带娃倒不算辛苦,没几个月,我就休完产假去上班了。

当过妈都知道,娃儿丢给保姆,那是一千一百个不放心。

不知道是不是多疑,我总怀疑保姆有虐待孩子,因为孩子怕她!只要我在家,宝宝就十分抗拒保姆抱她,偶尔她接手过去,孩子就会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我……

为此,我们还特意在家装了摄像头,可又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直到有一天,我在公司突然接到保姆电话——孩子摔倒了,头磕在小区绿化带上,流血不止。

我和老公赶到医院时,看到孩子的额头缠满纱布,纱布上还有触目惊心的血迹,我整个人都崩溃了,虽说孩子磕磕碰碰很正常,但毕竟她那么小,刚刚会走路……

我长了个心眼,找小区保安调来了监控,看完当真怒不可遏!

全程约莫四十分钟,保姆自顾自在一旁凳子上跟人聊天,丝毫没有照看过孩子。期间孩子踉踉跄跄走过来拖过她两次,她竟完全不为所动,随手打发她一个人去玩……

就连孩子最后磕在绿化带上,都是别的妈妈过来喊她才知道!

我相信任何一个妈妈都会为之愤怒。

当天下午,我们马上联系家政公司开除了保姆,现下再管不了什么家庭关系不家庭关系,我给陆姨打电话,刚把情况说了个大概,她就马上接口道:“宝宝怎么样了?伤得严重吗?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过来……”

就这样,陆姨又来到我家,这一次,我决定抛下一切顾虑。

我考虑别人的感受,谁考虑我的感受呢?上一辈的恩怨是上一辈的事,我只知道,在最艰难最无助的时候,只有陆姨挺身而出救了我,如果没有她,我连月子都没法安然度过!

自此以后,一直到孩子上幼儿园,都是陆姨在带。

这回婆婆倒没怎么再闹,她虽不喜欢我,但毕竟是孩子的亲奶奶,孩子磕成这样,她想必也疼。只是我与她的梁子,算是这辈子都解不开了吧。

解不开就解不开吧,婆媳本无血缘关系,她的养育之恩是给博明的,之于我,只有怨恨和伤害。我既不去为难她,又不用她劳心劳神,便也算问心无愧了。

到晚年,博明孝敬她照顾她,是博明的本分,而我的本分,只是尊重罢了。

下定决心后,这个家反而走上了正常轨道,孩子一天天成长,我们省心又放心。因为陆姨的关系,就连老公和公公的关系都缓和了一些。

也是在漫长的相处中,我才知道陆姨的身世——一个真正的苦命人。

陆姨出生在一个贫困农村家庭,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老早就将她嫁了人。没有娘家人撑腰,公婆待她也不好,偏偏老公又是个酒鬼,年纪轻轻又赌又饮。

喝醉了,就打她出气。

陆姨原本怀过一个孩子,五个月大了,硬生生被她那酒鬼老公打到流产,还因此伤了子宫,从此便再难怀孕……

再后来,酒鬼喝醉了骑自行车回来,一跤摔田里死了。

陆姨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只好到城里讨生活,做过保洁、做过保姆,还做过超市收银员。中间也有人来做过媒,男方却都嫌她不能生育。

直到四十来岁,才遇上了公公。公公是个吊儿郎当的人,现成的儿子都不想要,更别说带个小婴儿了。算是各取所需吧,两人便凑合着过了,对外只说年纪大了怀不上。

陆姨说起这些时,正在给孩子绑辫子。

她的语气淡淡的,没有半分怨恨,她说:“再苦再难都过去了,现在多好啊,不愁吃不愁穿,还有这么可爱的宝宝……”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一直以来,她那么疼爱孩子——这是一个女人的本能啊,她一定也很想有自己的孩子吧,只可惜,这辈子都没能当成妈妈!

怪不得,怪不得她连我也当作小孩,她是将毕生的心愿,都投射到了我和孩子身上。

孩子三岁生日,我在酒店包了个房,约上孩子的小伙伴,办了一个简单仪式。切完蛋糕后,我跟女儿说:“第一块蛋糕要送给奶奶,谢谢奶奶陪伴你长大。”

是奶奶,不是陆奶奶。

一直以来,我都让女儿叫陆姨“陆奶奶”,从这天开始,我想让孩子称呼她为“奶奶”。

三年来一千个日夜的殚精竭虑,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为了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家,抛却丈夫和原本清闲的晚年来到这里,洗衣做饭带孩子,不是奶奶是什么?

陆姨也察觉到了这句“奶奶”,她感激地望向我,眼圈都浅浅地红了。

吃完饭回家,她突然跟我说了一句:“瑶瑶,谢谢你。”

我知道她在谢什么,我却只想告诉她:“不,是我们应该谢谢你。”

谢谢你啊,陆姨。没有你,就没有小宝贝快乐的童年,更没有这个家安稳的大后方。

按最初的想法,孩子上了幼儿园,陆姨就该回去了。

可这时又发生了一件事——我面临一次特殊的职业选择。

原本,我在公司是做行政岗,算是比较清闲吧,无需应酬,也不怎么加班。当然啦,职场天花板摆在那里,在这个岗位,做得再好再努力,月薪也很难升上去。

这一年,公司来了新领导,提出一个轮岗计划,部门领导找到我,鼓励我去尝试业务岗位,职场前景会大出很多。说不心动是假的,但凡有可能,谁不想往上走?

可到底又有顾虑。做业务可不像行政清闲,数不尽的加班熬夜,搞不好还要应酬。原本老公的工作就忙得焦头烂额,我再去一线拼杀,孩子怎么办?

我把顾虑跟陆姨说了,陆姨刚开始没说什么,过后两天的周末,给孩子叠衣服时,她突然又提起来:“瑶瑶,你要是放心我,就只管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

“我想了两天,也跟你公公商量了,如果你们有需要,我就再在这里住两年,等孩子上一年级再作打算。”

那一天,陆姨说了好多好多话,我从不知道,一向娴静老实的陆姨,心里竟藏着那么多话。

她说:“我有时候羡慕你婆婆,你公公那时候那样,她说离就离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有钱,她自己有份工作,又有娘家帮忙,不想受的气就可以不受……”

她还说:“你再看我,我从前那男人打我,最严重一次下巴都脱臼,一双腿上没一块好肉,孩子都被打掉了……我也想走啊,可我能走去哪里?”

她又说:“瑶瑶,你还年轻不知道,人有时候为了这点钱,真的受尽了气。尤其是咱们女人,你家里还有个弟弟吧,这话我也不好说,但你心里得明白,关键时候万事都得靠自己……”

陆姨甚至说:“你还年轻,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是件好事,别人求还求不来。我们女人这辈子吃亏,就吃亏在心软上,这么团肉肉生下来,就把自己绑住了。”

“看看我们这一大家子,你,我,还有你婆婆,不都在为家庭为孩子牺牲吗?博明已经算是顶好的男人,可他对孩子的付出还是及不上你,你婆婆就更不消说了,你公公这些年,就没怎么管过博明……男人有男人的天地,天经地义。那女人呢,女人就不能为自己争取一下吗?”

字字句句,当头棒喝。

是啊,孩子出生以来,不管是我带,还是婆婆带、陆姨带,来来去去都是我们女人的事。

我们女人相互怨恨、相互帮助。男人呢?扪心自问,博明已经算很不错的丈夫,可要他为家庭放弃事业,他会愿意吗?不,他决计不会有这个念头。

那为什么我会为家庭步步退让呢?

陆姨说得对,女人这一辈子,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呀。

所以顾虑和不安就此消散,是陆姨点醒了我,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做下决定的一刻,一股暖意突然涌上心头,原来,在不经意间,在几年的漫长相处中,陆姨已经成为了我的后盾和支柱。在每一个艰难、困惑、无助的时候,都是陆姨,只有陆姨……

我如愿竞聘了业务岗位,并且不负领导所望,做得相当不错,短短两年间,月薪就翻了足足两倍,加上奖金和提成,几乎跟博明差不了多少!

职场地位的提升给我带来了更多自信,也为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希望,去年,我们终于在大城市买了房,就此摆脱了租房的日子,彻底成为一线户口。

我,博明,孩子,一切的一切都在越来越好。

而在一切安居乐业背后,默默支撑我们的,是陆姨,是这个跟我们毫无血缘关系却胜似血亲的女人!

搬进新家的那晚,我和老公悄悄约定,从今往后,我们就是陆姨的孩子,替她养老,给她送终,无怨无悔。

人世间的恩情有很多种,生恩大于天,养恩大似海,而陆姨这一种,看似不起眼,却又如同海天一样宽阔包容——她本可以不那么辛苦,却为我们义无反顾。

她既义无反顾,我必不离不弃!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