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儿媚·中元夜有感

纳兰性德与妻子卢氏只相守了三年,却让词人回忆了一辈子,为其写下数十首感人至深的悼亡词,“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这首词,也是在相思欲绝的背景下填写的。

《眼儿媚·中元夜有感》

【清】纳兰性德

 

手写香台金字经,惟愿结来生。

莲花漏转,杨枝露滴,想鉴微诚。

欲知奉倩神伤极,凭诉与秋擎。

西风不管,一池萍水,几点荷灯。

 

译文

“我”亲手抄写佛教经文,置于佛殿烧香高台之上,只愿来生能与你再续前缘。

佛殿内,莲花形更漏,在转动着;殿外,杨柳枝上,露水滴落着。“我”又抄写了一夜的经文,想再次表达“我”的诚意。

欲要知道三国荀恽伤神至极的心情,只能倾诉给这秋日荷灯了。

秋风无情地吹过,毫不在意“我”如此神伤,水面上只留下一池萍水,几盏荷灯。

注释
眼儿媚:词牌名,又名《秋波媚》。双调四十八字,前片三平韵,后片两平韵。中元:指农历七月十五日。旧俗民间于此日有祭祀亡故亲人的活动,是日于水上放荷灯,以奠亡灵。

香台:佛殿之别称,即烧香之台。

金字经:佛经。

莲花漏:古代一种计时器;。

鉴:审察、辨明。

凭诉:即凭说,辨明之证据。

秋擎:指所放之荷灯。

赏析

这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的一首中元节怀人词。

纳兰性德与妻子卢氏只相守了三年,却让词人回忆了一辈子,为其写下数十首感人至深的悼亡词,“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这首词,也是在相思欲绝的背景下填写的。

“手写香台金字经,惟愿结来生。”这两句是说,“我”亲手抄写佛教经文,置于佛殿烧香高台之上,只愿来生能与你再续前缘。这是写“佛前之许愿”。

“手写”二字,看似很轻,实则很重。曹雪芹曾说,“字字看来皆是泪”,实可想见词人抄经文的思念深情,亦可谓“字字血泪”。抄写了那么多经文,不过为了“来生”二字。“来生”,可有来生,连女儿国国王都说,“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词人并非不知没有来生,只是人在无助的时候,只能寄希望有来生,来减少内心的痛苦。

“莲花漏转,杨枝露滴,想鉴微诚。”这三句是说,佛殿内,莲花形更漏,在转动着;殿外,杨柳枝上,露水滴落着。“我”又抄写了一夜的经文,想再次表达“我”的诚意。这是写“抄经之未眠”。

“莲花漏转”,是说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杨枝露滴”,则暗示着夜已将近。“想鉴微诚”,是说内心的思念又加深了一重。一个“想”字,真催人泪下,感天动地,不忍卒读。

“欲知奉倩神伤极,凭诉与秋擎。”这两句是说,欲要知道三国荀恽伤神至极的心情,只能倾诉给这秋日荷灯了。这是写“中元之秋擎”。

“奉倩”是个典故,出自《三国志·魏志·荀恽传》。因妻病逝,痛悼不能已,每不哭而伤神,岁馀亦死,年仅二十九岁。“秋擎”,是中元节祭祀亡故亲人的活动之一,即于水上放荷灯,以奠亡灵。

“西风不管,一池萍水,几点荷灯。”这三句是说,秋风无情地吹过,毫不在意“我”如此神伤,水面上只留下一池萍水,几盏荷灯。这是写“相思之情长”。

即便荷灯已被秋风吹远,词人还是不愿意离去,仍然盯着水面发呆,黯然神伤。最后结尾尤其精彩,留白极多,意味深长,言有尽而意无穷,给读者留下无尽想象空间。天大地大,不及心中之情大。至此,纳兰容若“千古第一伤心人”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诗词

夜半即吟

2022-8-4 23:31:52

诗词

李白《月夜听卢子顺弹琴》

2022-8-14 23:07: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