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意外出车祸,婆婆求我去伺候

“妈,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你可以入股,给我一半的钱,赚的钱我们也一人一半,你是大老板,我是小老板。”她斜眼笑,“你看行不?”这要是平白无故王苗苗说在家开超市,她肯定不干,还会臭骂她一顿,让她好好上班别想那么多,但王苗苗突然进了一点货拿回家,又搞了门口的广告让人知道这里可以买东西,有人陆陆续续进来买。

1

这件事王苗苗没有跟于珍香商量,等到货来了,她这才给于珍香说自己的想法。

于珍香头疼,“你这花了多少钱,有人来买吗?”

“肯定有。”

王苗苗将打印好的广告牌挂在门口,苗苗超市!院子正面,两侧,都贴了一张。

于珍香拉着她,“你到底花了多少钱,怎么想起来一出是一出,这些东西卖不出去怎么办,家里正是缺钱的时候。”

王苗苗一边听她说,一边将客厅的沙发搬到靠边的位置,搞了几个柜子,用来摆东西。

看上去很简陋,就跟农村乡下那些超市一样,只摆着东西,也不讲究,反正大家一看,这里有东西卖就对了。

当天收拾到一半,有人看到外面贴了个超市的字样,于珍香的熟人就过来问,“老于啊,开超市啊?”

于珍香尴尬,点头,“是,是啊!”

“你这有洗衣粉没,我电动车被我孙子骑走了,洗衣服洗到一半。”

“有,要大袋的小袋的?”王苗苗问。

“来个大的,小袋的不划算。”

一袋洗衣粉,13.5,王苗苗的第一单出来了。

“老金你慢走啊,下次要买东西再来。”

于珍香目熟人离开,见王苗苗还在收拾东西,望着她笑得合不拢嘴,她也跟着收拾,“你这什么呀,我来,乱七八糟的。”

“妈,我说行吧?”

“这才哪儿到哪儿?就得瑟起来了,瞧把你能的。”

就一下午时间,有十多个人往小卖部里跑,有买烟的,买酒的,买冰棍的,烟酒王苗苗没有,但其他的基本上都有。

2

于珍香这才觉得搞个超市也不是不行,她常年都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做,搞个小卖部卖卖东西,自己在家就是老板娘了。

问王苗苗,“你这些货多少钱,哪里进的?”

“批发市场。”

“多少钱进的。”

“一万多。”

“我把钱给你,你明天带我也去走走。”

“我不要。”

“怎么不要?”

“妈,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你可以入股,给我一半的钱,赚的钱我们也一人一半,你是大老板,我是小老板。”她斜眼笑,“你看行不?”

这要是平白无故王苗苗说在家开超市,她肯定不干,还会臭骂她一顿,让她好好上班别想那么多,但王苗苗突然进了一点货拿回家,又搞了门口的广告让人知道这里可以买东西,有人陆陆续续进来买。

这让于珍香觉得是可行的,总比在家闲着强,“烟酒赚钱,搞点烟酒吧,我把钱给你。”

“答应了?”

于珍香点头,“一家人明算账啊,一半就是一半,要多的不行。”

“我不要多,我就要一半,谢谢妈。”

她还是占了便宜,什么都不用干,就分了一半的钱,望着于珍香嘿嘿笑,于珍香也笑,沉闷多日的心情可算是好些了。

何以解忧,唯有赚钱。

傍晚的时候,于珍香在厨房里做饭,杀了只鸡说要给王苗苗补身体,接了鸡血给鸡拔毛,她忽然道,“子阳昨晚问我要户口薄。”

“要结婚?”

“嗯。”

“你给了吗?”

“我能给吗?给了那个熊燕以后就是我儿媳妇,你弟媳妇,我丢不起这个人。”

王苗苗帮着一起拔鸡毛,于珍香问她,“你怎么想?”

“我不知道啊,劝不住没办法,子阳挺喜欢熊燕的,我看得出来。”

不过也有可能是之前因为彩礼的原因,爱而不得的执念,谁都说不准。

3

王子阳开车停在院子里,扶着熊燕下车,熊燕面色苍白,应该是孩子已经打了,王苗苗看了一眼还在拔鸡毛的于珍香,忽然间有些懵,这个鸡到底是给她吃,还是给熊燕吃,奇奇怪怪。

熊燕脸色真的很难看,难看到前一秒还在想她怎么不去死,后一秒就莫名有点同情她,王苗苗想着真结婚了还得看她脸色过日子,搭了把手。

扶着人进屋,王子阳盖上被子,关上窗帘,“你睡一觉,我等会儿好了叫你。”

“子阳……好难受,没力气。”

“没事,没事啊。”

一出来意识到家里摆设不对,“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开个超市。”

“什么?”

“我跟妈搞的,打算把客厅腾出来开超市,摆货,有人进来就问买什么,就给他拿。”

大概是看多了人家的超市都是货架整洁,地方大,王子阳蹙了蹙眉,“有人买吗?”

“有啊,今天我跟妈买了好多出去。”

4

厨房里,于珍香已经开始剁鸡了,王子阳主动过去说话,“妈,熊燕打了胎了,以后她就是你儿媳妇了。”

“这个鸡是……”

“给你姐补身子的。”

“那我,我去外面……”

“你姐吃不完,分一碗给她吃,但只能吃一碗。”

王子阳点头,“妈,户口薄什么时候给我。”

“急什么?急着上京城赶考啊,急着升官发财啊?她要是有那个本事……”

“妈,这些话别说了,你就当为了我,她接下来一个月在家里,你帮我多照看。”

王子阳想得到于珍香的回答,但于珍香不说话,王苗苗对他使了个眼神,王子阳便没再说了。

“你真的考虑好了?”

“嗯,熊燕真的是个好女人,打胎的时候就在害怕,吓得哭了。”

“吓得哭了就是个好女人了,你想法挺简单的呀!”

王子阳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怎么想的,但他就是莫名觉得自己该对熊燕负责,要管她,不然她就没人管,她就孤零零的,很可怜。

“你给刘俊的钱哪里来的?”

“这个你不用管。”

“子阳,我可告诉你,现在什么网贷,什么信用卡,你知道逼死了多少人吗,你借的我不说什么,慢慢还就是,但这些东西你千万不能碰。”

“听到了没?”

“知道了。”王子阳走了几步,“你跟姐夫。”

“什么姐夫,你哪来的姐夫。”

他打住,好好好不说了,王苗苗白了他一眼,“你姐夫死了!死无全尸,尸体都没有,魂飞魄散了,下了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

5

说起许明昌一肚子气,王子阳笑,“姐,跟我说可以,在外面嘴上好听,你心理骂他,不然人家说你肚量小。”

“说就说,我怕个屁。”

“现在分手都流行和平分手,心里诅咒对方,面上也要一别两宽。”

“我就希望他早点死,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开车最好能被车子碾个稀巴烂。”

于珍香依旧不跟熊燕说话,但做不到不管她,人住在家里,多双筷子的事,刻薄人家也不好,何况木已成舟,是她儿子自己犯贱,也不能总怪人家,一个巴掌拍不响。

王苗苗天天去逛批发市场,打听超市里要卖的这些东西哪家最划算,她不买,除非遇到特别便宜的,价格特别实惠的,常用的东西。

剩下的就是看别人买,看别人杀价,南昌人说南昌话,听上去就跟吵架一样,嗓门大,呱啦呱啦的,随时都像是要打起来了。

但基本上都会谈妥,然后道一声,“没赚钱,亏本,亏得吐血!”

也有的真的没谈下来,在批发市场买家卖家打起来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得真是震撼人心呢。

望着辛苦的劳动人民为了做点生意磨破嘴皮子,你拉我,我拉你,口水乱喷,她自己在批发市场观察了约莫一周,顶着大太阳看别人买卖,想从中学点经验。

跟久了,跟疲惫了,再想想自己离婚的事,多大点事啊,没什么过不去的。

6

但王苗苗没有想到啊,她诅咒许明昌出车祸的事竟然应验了。

不上班的日子对时间没有概念,过一天算一天,也不知道周一还是周六,突然医院给她打电话,说是许明昌出车祸了,让她过去医院看看。

她说离婚了,没去,但心里也在猜测所谓的车祸究竟多严重。

说是说希望他去死,但他真要是死了,王苗苗就觉得可能是自己诅咒的,心想他还是别死,受点伤算了。

打电话给苏锦绣,说起许明昌出车祸的事,苏锦绣说打听打听。

人出了车祸现在还在昏迷中,但估计是伤到了脑子,被震到了,流了点血,不算很严重的车祸。

金包玉带着许楠到医院哭了一夜,第二天给王苗苗打电话,老太太嗓子都哑了,“苗苗,明昌出车祸了。”

她还没睡醒,揉了揉眼睛,出车祸了,怎么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现在我们在xx医院,xx部6楼,你过来吧。”

她起身,“什么意思?”

“你先过来吧,过来看看。”

“跟我有什么关系?”

金包玉又哭了,“夫妻一场,你来看看你都不来吗?”

王苗苗从床上坐起来,“我为什么要去看,我看他死没死吗?”

“你这叫什么话,明昌以前对你。”

“你也会说是以前,后来呢?我孩子出事他来了吗,面都没露,那还是他的骨肉他都不来,我有什么理由去看他?”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不希望他过得好,你就巴不得他出事。”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不会去医院,他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他。”

金包玉骂骂咧咧,王苗苗挂了电话,去他妈的!

 

(未完待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20w彩礼被戴绿帽,大着肚子闹离婚

2022-8-8 10:00:17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前夫想骗我睡觉,被我一脚踹飞

2022-8-16 0:17: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