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车祸生死不明,婆婆让姑姐伺候

石阳脸皮薄,被她说得无地自容,他也不想搞的这么难看,但医院里孩子等着用钱,眼瞅着过段时间就能出院了,不能断粮。金包玉捂着嘴,“你们还是人吗,有点人样吗?”许静拧了拧眉,“我们怎么不是人,孩子还在医院,我被你们害得还不够吗,现在你要让我的孩子在医院没钱治病吗?”

1

王苗苗骂得难听,但金包玉依旧阴魂不散,给于珍香打了电话,又给王军打了电话。

两夫妻之前因为孩子的事对她怨气很大,但听到她在那头说许明昌出事了,在医院,心里又软下来。

毕竟以前是一家人,顾念一些情分。

王苗苗在批发市场研究价格,看到特别便宜又常用的货就捡个漏,带点回去,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活得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

但为了生活,怎么都不算丢人,便宜把货带回去就是光荣。

熊燕躺在床上,于珍香坐在客厅里守着有没有人过来买东西,手里一边搞刺绣,一边想许明昌的事。

金包玉打这个电话过来,说明打心里还是把王苗苗当成了一家人的。

许明昌不是个东西,可两人一起买的那套房子还没卖出去,撕破脸了反悔怎么办,懒得生些无谓的争执。

想到这,于珍香有些松动了,拿了手机给王苗苗打电话过去。

“妈……”

“苗苗啊!”

“我中午会回来吃饭。”

“刚才明昌他妈打我电话,说是人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里,要不然咱们过去看看吧?”

“这种事不是应该找医生吗,找到我这个前妻这里,你觉得合适吗?”

于珍香也觉得不合适,“苗苗,房子还没卖出去,主动权在他手里,要是把他惹毛了他不分你一半的钱了,到时候咱们有必要吗?还得请人打官司,划不来。”

2

王苗苗解释道,“妈,你大可放心把,钥匙现在在我手里,不是他一个人做主的,他卖房子也要我签字,他威胁不了我。”

“咱就是说,人做事给自己留余地,别把事情做绝了,狗急了会跳墙,过去看看,他不仁,咱们不能不义。”

“万一过去他妈让我出医药费怎么办,我才不去淌这个浑水!”

“那……那……那还是算了吧。”

王苗苗笑了笑,“妈,你好现实哦,你比我现实。”

“行了,中午回来吃饭吧,明昌的事咱就当不知道。”

于珍香这边通了,但王军那边还糊涂,非要打电话让王苗苗赶紧去医院,王苗苗没去,他着急,怕人家逮着家里什么话说,自己去了医院。

许明昌还在手术室没出来,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许静和石阳也被金包玉叫过来,耽误了一上午时间。

中途的时候许静见石阳一直在接电话,有点受不了了,让石阳先去忙。

石阳压力大,医院里还有个孩子等着用钱。

人正要走,被金包玉发现了,“站住,明昌都还没出来,你要去哪里啊?”

“石阳接了活,再不去人家把他祖宗都骂出来了。”许静对金包玉没有称呼,也不再喊她妈。

她本来不想过来,但顾念着许楠还在她手里,跟着她一起生活,不得不给她这个面子。

可金包玉打心里还是把许静当她的养女,晚辈,把石阳当自己女婿,“明昌都这样了,你们两夫妻竟然还想着赚钱?”

3

石阳脸皮薄,被她说得无地自容,他也不想搞的这么难看,但医院里孩子等着用钱,眼瞅着过段时间就能出院了,不能断粮。

金包玉捂着嘴,“你们还是人吗,有点人样吗?”

许静拧了拧眉,“我们怎么不是人,孩子还在医院,我被你们害得还不够吗,现在你要让我的孩子在医院没钱治病吗?”

金包玉心虚,擦了擦眼泪,但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没道理,“许静,我可把你当成自己亲姑娘,我养许楠,我照顾他吃喝,我送他读书,你说我有这个义务吗?”

“你的孩子,我当成自己亲儿子,亲孙子一样养,我没这个义务,但我还是再帮你的忙,不然你现在能有这么轻快的日子过?”

许静冷笑,“你不是帮我的忙,你是帮许志光的忙,谁让你是她老婆。”

“所以我活该吗,我就活该吗?”

“你就是活该。”

许静毫不犹豫,盯着她,没有半点感恩的意思。

石阳拉了她一下,许静稍微注意一点,低着头,“很抱歉,我们也要生活,我的孩子还在医院里,我们靠不了任何人,必须自己赚钱,这一上午几百块可能不算什么,但孩子一天要花那么多钱,我们没办法。”

许静帮不上石阳的忙,自己也委屈,眼泪直冒。

“钱是吧,多少钱,我来出,这个钱我出。”金包玉从裤包口袋里摸了几百块钱,“来,拿着,这一上午别干活,就给我在这守着,明昌什么时候好了,你们就什么时候走。”

王军在边上看得人都傻了。

4

金包玉如此一来,石阳就算是得罪客户也不敢走了,当然金包玉给的钱他也没要。

他和许静现在的处境同样的窝囊,自己委屈,还必须迁就着这家人。

否则金包玉一旦把许楠也扔过来,凭他一己之力很难生活下去。

而金包玉,确实也没有这个义务,毕竟许志光已经坐牢了,她也有她的苦。

“亲家公,想想办法,苗苗不过来不成体统啊,几年的夫妻她来都不来一下,说得过去吗?”

王军尴尬的笑,他也想喊人过来,但王苗苗现在不接电话,他只能一直给于珍香发信息,让于珍香帮忙劝。

好家伙,于珍香把他拉黑了,发过去是红色的感叹号。

许明昌直到快中午了也没出来,王军肚子饿,找借口上厕所,出去吃饭了,再也没回来。

金包玉等啊等,熬啊熬,中途给金将玉打了电话过去,让金将玉查查是不是肇事者跑了。

自打陶安贵娶了罗小芳,金将玉就成了金包玉的天眼了,有什么事找她准能知道。

而罗小芳呢,越来越冷落金将玉,有时候甚至直接不理她,完全不给她面子,金将玉在心里生闷气,她心想,等你生了孩子坐月子,你看我怎么对付你。

可现在,也实在没办法跟她作对,媳妇娘家本事大,房子也是她娘家出钱买的,她个老太太只好处处忍让。

5

许明昌出车祸哪有什么肇事者,就连交警都说了,他是自己撞到了路边的供电箱了,还好路边的供电箱牢固没触碰到里面的电,否则人当时就没了。

可金包玉不信邪啊,她不信许明昌莫名其妙的会撞到路边的电箱,非要说后面肯定有什么人追杀他,撵他。

许明昌出来的时候将近一点了,脑袋上缠着纱布,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全是被挡风玻璃的碎片飞来刺伤的。

金包玉哭成了泪人,这是家里的顶梁柱啊,最会赚钱的一个,出了事可怎么办。

转到病房里,许明昌没过多久就醒了,胃里一直作呕,翻天覆地,却吐不出来,医生说都是正常的,让他躺平,养养就好了。

许明昌难受至极,天昏地暗,眼睛都翻白了。

等到人睡过去,金包玉这出病房。

家里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了,许志光出了事,唯有让许静和石阳帮帮忙,“苗苗他爸呢?”

这时才发现人不见了。

许静摇头,石阳也说不知道。

“你们眼睛好好的怎么一个人都看不住啊?”

“你有什么事你说吧。”

许静不喊人,石阳也不知道怎么喊,跟她客套着。

金包玉叹气,“你们过来看着明昌吧,下午晚点去学校接许楠,我是没时间去了,我要去趟王家。”

“你去王家干什么?”许静问她。

“我要去把苗苗找过来,让她看看,我就看她能不能狠得下这个心不管。”

6

许静冷笑,“都离婚了,你去找她做什么?”

“我不找她,我不找她明昌现在这个样子,许楠谁来帮忙,难不成我扔给你们管?”

两夫妻都沉默了,他们实在是没有能力。

金包玉看着许静,“或者你去找,她不是给你关系好吗,之前帮你出头,你去跟她说现在的情况。”

“我说了她也不一定会来。”

“那还是我去吧,你帮忙看着明昌,石阳你也别走,万一他醒来要吐,上厕所,你还得搭把手。”

金包玉打了车去王家,王苗苗和于珍香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熊燕也出来吃了,于珍香完全无视她。

一边吃一边把王军骂了一顿,骂他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王军死鸭子嘴硬,“明昌也可怜,他们家现在一塌糊涂,他爸进去了,许静那边也难,两个孩子说是野种没错,但这么大了你也没办法把人捏死,还有个小的一天花费上千块,烧钱的主。”

“我看着实在是可怜。”

“可怜你就别回来了,你过去伺候吧,他们可怜我们不可怜?”

说着看了一眼熊燕,熊燕立刻被内涵到了,脸色当即一变。

于珍香很快收回目光,“行了我不跟你说了,家里一堆事。”

三个女人吃饭,于珍香放下手机,“你前夫给你打电话没有。”

她问熊燕。

熊燕沉默了,没搭腔,王苗苗清了清嗓子,“熊燕,妈问你话呢,你前夫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孩子的事问过没?”

她知道于珍香想问什么,帮了她一把。

熊燕低着头,眼泪吧唧一下,于珍香蹙眉,“你别整这出,住在一个屋檐下有话说话。”

熊燕放下筷子直接去了屋里,关上了门。

 

(未完待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前夫想骗我睡觉,被我一脚踹飞

2022-8-16 0:17:59

情感故事

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2022-8-16 20:22: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