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打胎让我妈伺候月子,我妈当场晕倒

1

下午王子阳带着熊燕到医院,想挂号打胎,但上次的事出了名了,医生不敢给她做,让她喊她老公来。

“要不让你姐那个闺蜜帮忙。”

“算了,走吧。”

王子阳不想再连累别人了,给熊燕开房让她睡觉,自己跑出来,想办法。

一下午时间,王子阳凑齐了十万,熊燕震惊,“哪里来的钱?”

“你别管,我们现在给刘俊打电话。”

事情办的快,刘俊听到拿钱很快就来了,看着十万块钱,又看看面前这对狗男女,恨之入骨。

他二十万彩礼娶的老婆,结果把他绿了,丈母娘不退彩礼,他还要求着给他戴绿帽的男人给他钱,只有十万。

拿到了钱当即就把王子阳打了一顿,本来脑震荡,又挨了一顿打,王子阳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熊燕喊都不敢喊一声,瑟瑟发抖。

刘俊道,“兄弟,以后就算了,别让我再见到你。”

拉着熊燕的手就往外,熊燕吓得终于叫出来了,“干什么……干什么……”

“离婚!”

就这样,熊燕被刘俊拉着去离婚了,遇到即将下班的点,他们是最后一对离婚的。

刘俊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贱货,以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知不知道?”

“知道了。”

熊燕也不敢反驳,顺着他说,回到酒店去找王子阳。

王子阳坐在床头,脑袋昏昏胀胀的,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2

从小于珍香教她,多大能力办多大事,没钱就少花点,永远不要向人借钱,就着手里的用,不要倒支出,自己养活自己就不得了,不负债就好。

最终还是负了债了,一笔巨款,十多万。

熊燕拿着离婚证回来,本以为王子阳会高兴,但他就只是看了一眼,情绪有点低沉,“以后我们好好过吧。”

熊燕看他不激动,问他,“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有。”

“那你怎么不高兴啊?”

欠这么多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得清,事业上也没有突破,家里还反对他们的事,他怎么高兴得起来。

但还是勉强的笑了,“我高兴啊。”

“那我们今晚出去吃大餐庆祝庆祝,子阳,爱死你了!”

饭桌上,王军一上桌就拿了筷子,准备吃,望着另外两位没动,又将筷子放下。

于珍香丢了魂一样,觉得很迷茫,王苗苗也板着一张脸。

惹不起大的,王军清了清嗓子,“苗苗,给你弟弟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吃饭。”

“好。”

正要动,“别打了,让他死在外面。”

说完这话,于珍香又哭了,这几天眼泪没停,在哭下去估计要哭瞎了。

“胡说什么,他要实在不争气,你就让他去吧,吃了亏就知道了。”王军低头拿了筷子,想吃又不敢吃,只得放下,“你不让他吃点亏,受点苦,他不知道当大人的多难。”

“这是吃亏受苦的事吗,他要跟熊燕结婚,结婚是开玩笑的吗?”

3

王军叹气,“现在这个社会离婚很常见,他们相爱你就成全他们。”

“到时候合不拢生个孩子你来给他们带吗?”于珍香吼过去,嗓子都哑了。

王军不敢说话了,三人就这么坐着。

“妈,还是叫子阳回来吧,眼下拿他没办法,他还有伤呢,那熊燕也不像是什么会照顾人的。”

“让他们爱死就死吧。”

“你怎么动不动就死不死的?”

“王军!”于珍香咬牙切齿,拍了桌子瞪着他,“平时孩子的事你管吗,你要是管会有今天的结果吗?”

没有发泄的地方,指着王军骂,骂完了软趴趴的又进屋了。

王军拿起筷子,吩咐王苗苗,“快点吧,给子阳打电话,让他回来吃饭,别在外面出了什么事。”

“你妈就是更年期,她就是个……”

于珍香打开房门去了卫生间,王军不敢说了,嘴巴里嚼的菜都停顿了一下。

一打电话才知道两人在外面吃去了,王苗苗挂完电话气得不轻,给王军汇报,“在外面吃,说晚点会回来。”

于珍香在厕所里也听到了,没吱声。

“还有钱到外面吃,哪来的钱,你问问他有多少钱,拿出来我看看。”

又问,“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让他吃完饭早点回来,别再外面呆久了。”

“让他去死,能活就活不能活早死早投胎!”于珍香又吼了起来。

王军朝着王苗苗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

屋里安静得出奇,于珍香的哭声格外清晰。

4

王子阳这件事,王苗苗不知道怎么安慰于珍香,王军似乎是想明白了,见王子阳心意已决,大家都劝不住。

实在要结婚他也能接受,不过是说出去难听点而已,儿子娶了个离婚的寡妇。

他在这件事上并不要求,只有于珍香还在屋里哭,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王苗苗洗碗收拾屋里,准备去劝劝老妈,王军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朝他摇摇手。

院子里满是烟味,王军蹙眉,叹了一口气,“劝劝你妈,你看看她,在这样下去子阳都不回家了。”

“我能理解。”

“那个熊燕虽……”

王子阳和熊燕就是在这时候回来的,他拉着熊燕的手,还拎着几只购物袋,应该是买完东西回来。

王苗苗看了一眼袋子上的logo,不便宜啊,大牌货。

“妈,姐。”

“这么晚回来?晚上吃的什么?”

“随便吃了点。”

“吃的海底捞,爸。”熊燕这一声爸叫得顺畅,险些没把王军送走。

王军当即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对王子阳说,“进去看看你妈。”

“妈这么早就休息了?”

“没休息,被你气得睡不着觉。”王苗苗补充了一句。

熊燕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像是在怪她多事,王苗苗大方的回看她。

王军没正面搭理熊燕,王子阳拉着她的手进屋。

“我刚才喊你爸,他没理我。”

“给他们点时间,好吗?”

“行吧,为了你我就……都行吧。”

5

王子阳怕带着熊燕一起进屋,于珍香会对她动手,便让熊燕呆在他的房间,他自己敲了敲于珍香的门进去,“妈,妈……”

于珍香呆呆的坐在床头,没有睡,面色平静,眼睛略微有些浮肿,应该是刚刚才哭过。

“妈,你看,我都处理好了。”

将离婚证摆在她面前,“刘俊那边的事我处理好了,不用你出面了,你把户口薄给我吧,我想跟熊燕把婚结了。”

“你哪来的钱?”

“你别管,反正我都办好了,以后熊燕就是我们家的人,你别嫌弃她,你也别为难她,就当为了我行不行。”

王子阳也快哭了,“妈,我真的喜欢她,熊燕爸妈也不重视她,她现在真的就靠我了。”

“你一个月那点工资,她靠你什么呀?”

“我换个工作,找个工地做事,找个赚钱的事做。我多赚钱还不行吗?”

现在身负巨债,办公室的工资低,他估计是回不去了,只有搞点赚钱的事,辛苦几年,把钱还了再说。

王子阳怕于珍香不高兴,“我不花你跟爸的钱,婚礼我也自己赚,你们对她好点就行,熊燕真的不容易。”

“我明天带她把孩子打了,她在家的一个月……你帮帮忙给她做点吃的,我要上班。”

现在看来,事情全然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王子阳软下来求她,“妈,你就帮帮我吧,我真的喜欢熊燕,我也跟她说了姐的事,她没说什么,她人挺好的,相处久了你们就知道了。”

6

于珍香抑郁了一晚上,王苗苗当年结婚的时候这么逼过她一次,对她来说简直是暗无天日,不堪回首的一夜。

现在王子阳结婚,旧事重演,也来逼她,怎么儿女就不能按照父母给他们指好的路去走,非要自己走上一些不归路,撞了南墙才知道错,后悔没有听父母的话。

王军倒在床上劝了她几句,“差不多就可以了,我看熊燕也行,见了我也知道叫人,今天叫我叫爸。”

“子阳二十多了,又不是傻子,他愿意你就让他去吧。”

于珍香还是那句话,“以后过不好离了婚,生下一两坨你来管吗?”

王军不说话了,背对着她,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王苗苗没睡,坐在院子里看月亮,她们这算是城乡结合部了,可以看到远处楼房的尖尖,脚边鸡叫声,鸭叫声,也能听得见。

就是买东西有点麻烦,要骑电动车到附近小区门口的商铺去买。

她回头看了一眼屋里,又拧了拧眉,她们这附近好像没有小卖部啊……她忽然发现家里这块地方挺大,腾出客厅摆货,门口贴上小卖部的字样,估计周边附近住的人家都会到这边买东西。

这不比加盟零食商铺省钱多了,加盟零食店要出加盟费,还要出房租。

这要是在自己家,租金就是免费的,除了进货,其他的都是自己的净利润,而且于珍香常年呆在家,正好没事做,开起来了她天天守着,家里也能多赚一笔。

有了这个想法王苗苗立刻就去做了,第二天就在附近走了一圈,又去了批发市场看货,越想越觉得没有问题。

拿自己手里的钱,搞了点零食,矿泉水,进了一点基础的日用品,进的不多,但品种多,货送到家门口,于珍香人都懵了。

 

(未完待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前夫想骗我睡觉,被我一脚踹飞

2022-8-16 0:17:59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婆婆求我和前夫复婚,我爸要她一套房

2022-8-18 23:39: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