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求我和前夫复婚,我爸要她一套房

1

就在于珍香放了狠话,金包玉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王军叹了一口气。

“亲家公,你看,你这边有什么想法不?”

金包玉看着王军,于珍香拧了拧眉,“我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

王军并没有就此打住,“亲家母,明昌出事我也不是滋味,以前两人感情多好的,我都记得,逢年过节明昌也给我买烟买酒。”

“是呀亲家公,你看这……夫妻还是原配的好,一辈子很长,很快就过了,何必兜兜转转,你说呢?”

“苗苗,要不然!”

“要复婚你去跟他复婚,苗苗不去!”于珍香打断王军的话。

王军说前半句,她就知道后半句什么意思,“你简直不是个男人你,我瞎了眼了……”

于珍香骂他,王军叼着烟,“我怎么了,这不都是为了苗苗好。”

“爸,我不复婚,我在家挺好的。”

她刚从失去孩子的悲痛中稍微缓过神来,有了一点自己的小目标,可不想一朝回到解放前。

“苗苗,女人没有不嫁人的,你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娘家。”

“你脑子坏掉了你!”于珍香继续骂。咬牙切齿。

就算这是实话,也不该当着金包玉的面说这个,简直是脑子不灵光。

王军被她吼了两下,也火了,“我也是苗苗她爹,我怎么不能做主,你控制欲太强了你,你做主做惯了,你容不得别人插手,你怎么这么强势?”

 

2

于珍香憋着气,王军对金包玉说,“要复婚也不是不行,不过是有条件的。”

“你敢!”

“爸,我不复婚啊!”

“妇人之见。”王军蹙着眉头,“把你们许家老房子写上苗苗的名字,过给苗苗,我们家就答应复婚。”

于珍香气,但王苗苗却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不可能,她太了解金包玉了。

果然,金包玉笑了,“亲家公,那套房子值一百多万。”

“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不然以后万一许明昌混蛋,苗苗有什么保障,你们家保障都不给,就是不诚心。”

“亲家公……”

“你回去考虑吧,考虑好了再来,没考虑好别搁这敲门,我们家也是要脸的!”

金包玉还想争取一下,可她见王家人对她都不怎么友善,连一向好说话的王军现在也油盐不进了,见好就收,走了。

吃饭吃到一半,金包玉走了没人继续吃了。

熊燕第一个下桌子,她冷冷的,进了房间关上门。

于珍香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有本事就滚,甩什么脸色?”

这话被王子阳听了,也不吃了,跟着熊燕一起进屋。

“妈,你以后当着子阳别这么说了。”

“我哪句话说错了,我对她够可以了,她呢,朝我甩脸子,我做给她吃做给她喝,让她在家里住啊,子阳想办法给她搞了十万让她和她前夫离婚,究竟是哪里对不住她?”

“她这么久了跟我说过一句话吗,真是个怪胎……”

 

3

于珍香算是很通情达理了,但也有一点中年妇女普遍的毛病,话比较多,爱抱怨,旁观者清的时候,她给人出主意一溜一溜的,好像什么难题都能解决,但轮到自己这里,就开始犯糊涂了,找不到最合适的处理办法。

王军每次劝她都像是在火上浇了一盆油,他道,“准儿媳妇了又不是别人家的人,就你那个脾气,天天板着一张脸,人家以为你对她有意见。”

“你闭嘴吧,没一句是我爱听的。”

于珍香瞪着他。

“好,我不说,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全家就你长了脑子,你聪明……”

“你……你……”

王军大摇大摆点了烟出门遛弯了,于珍香气得直揉太阳穴。

王苗苗跟着王军一起遛弯去了,“爸,你下次别惹妈生气了,我没有要跟许明昌复婚的意思,你刚才把我都吓到了。”

“要智取,不能硬碰硬,既不能把人得罪,也不能把话说绝,你看看你妈,她说的都是些什么话,要拒绝我们也要用理智的方法拒绝。”

“那万一老太太真答应把房子过户给我怎么办?”

“那就复婚,不行房子也是你的,不亏,你找谁你能赚到一套房子的钱?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买得起一套房,现在房价多贵。”

“你借给叔叔的钱什么时候要回来,那两万……”

“你管到我头上来了?我的钱我想要我就要,我自己处理,用得着你管?”

 

4

王军大摇大摆走在前面,王苗苗走在后面,“你不要回来妈就天天拿这个说事,还是要回来吧。”

“你叔叔过得也紧巴巴的。”

“谁都紧,我们家难道不紧吗,子阳和熊燕估计要结婚,谁都拦不住。”

“这是肯定的,孽缘啊。”

王军爱抽烟,走一路抽一路,熏得王苗苗难受得不行。

溜了一圈快到家的时候,王军叹气,“你婶婶得了病,现在他们一家不仅要生活,还要治病。”

“什么病啊?”

“那个病。”

“啊?”

还没等王苗苗细问,王军便进了屋。

她和王子阳还很小的时候,王猛和陈淑萍确实是闹过离婚的,那会儿王猛去外地打工,陈淑萍一个人在家。

可能是太孤单了,就找了个男人,比她小,还花她的钱,据说还被王猛抓到了现行。

王猛闹着要离婚,可陈淑萍不愿意离,说会改,以后不犯了,王猛也就原谅她了。

年轻时陈淑萍长得漂亮,带出去没人说她不漂亮的,王猛为了自己那点面子,闹了一场过后和她生活到现在。

反正外面人不知道陈淑萍偷了人,他也不可能会对外说。

如果是陈淑萍有那个病,那毫无疑问王猛也有……

王苗苗大半夜的脑子里还想着这事儿,觉得怪恶心的。

这种事跟年龄无关,跟年代也无关,每个年代多多少少都有这种事发生,细思极恐。

她睡的房间离王子阳房间一墙之隔,隐约听到了隔壁的哭声,坐起来想听清楚隔壁在说什么,但墙壁有点厚,听得不太真切。

 

5

熊燕抱着王子阳哭,说自己很委屈,很难受,家里没人把她当回事,于珍香从未给过她什么好脸,“子阳,我知道我错了,这件事我做的不好,可我孩子都打了,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妈还这么对我,是不是过分了?”

王子阳夹在中间两头为难,“熊燕,我妈思想比较封建,一时半会儿要让她接受有点难,但她绝对没有恶意,愿意做给你吃喝就是把你当成自己人了,她不会在外面到处说自己家里人不对,这个你放心。”

“给我吃喝就算对我好,养个宠物还要给吃喝呢。”

“你不能这么想啊。”

“还有你姐,她也不跟我讲话,要么不回来,要么回来了就跟你妈有说有笑,故意冷落我,排挤我。”

“你真的想多了,我姐不是那样的人。”

“今天你前姐夫的妈过来让复婚,你妈多帮着你姐,你都看见了,我真怕我跟你结了婚没好日子过。”

“不会的,你别这么想,我姐是我妈生的,她们关系近一点正常的。”

“你爸也帮着你姐……”

“熊燕,他们只是想我姐过得好而已。”

“我觉得他们就是做给我看,想让我知难而退。”

熊燕打完胎没多久,每天都郁郁寡欢,王子阳担心她得病,她心情不好,他也跟着心情不好了。

“你别不高兴了好不好,我每天上班挺累的,唯一让我坚持下去的就是想到我们今后的生活,我才能挺过来。”

 

6

王子阳从小没欠过债,没钱宁愿不花都不去借钱,读书的时候是这样样,毕业后也是这样。

这次为了她挪用信用卡,十万块钱,这个卡挪到那个卡,天知道压力多大。

他没跟父母说,一个人挺过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得清。

他就希望一家人好好的,别再出什么事,但熊燕天天这么不开心,他也开心不起来。

好不容易把熊燕哄睡着了,王子阳出去上厕所,发现王苗苗坐在客厅开了电视,声音开得很小,几乎听不见。

“姐,还没睡啊?”

“没呢。”

上完厕所后坐在沙发上,“姐,我跟你聊聊天。”

“好呀,正好我睡不着。”

“你搞这个超市把客厅位置全占了,有人过来买东西挺吵的,也赚不到什么钱。”

王苗苗看着他,“能赚一点是一点,慢慢来呗,没什么事情是一步登天的。”

“营业执照你也没办,”

“我正在想办法办下来,该有的证件肯定有的,我也打听过了超市的营业执照好办,那些烟草证不好办,暂时也不指望,只能利润少点,边做边看。”

王子阳点头,“你想创业我也支持,就是能不能晚点,熊燕刚打了胎需要休息,超市天天有人来,她怎么能休息好,都不清净了。”

“子阳啊,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你的,打了没了说休息不好,我跟爸妈肯定会想办法的,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呀,你们也还没结婚,你这……”

“姐,对我来说这没区别的。”

“你觉得没区别,但我们觉得有区别,超市不是我一个人搞的,妈也有一半在里面,为了她不开就不开,你觉得是不是有点自私了?”

 

(未完待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离开ta会流泪吧,但告别是为了再见呀!

2022-8-18 23:29:50

生活故事

不到一天的时间我被骗了21万

2022-8-19 23:24: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