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十三针

这是一个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给我讲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姥爷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太姥爷。

因为此事极为离奇,所以时至今日也是我们家逢年过节的谈资。

但妈妈、舅舅、姨妈,口中的这个故事都略有不同。

可是年代久远,故事的主人公早已离世,谁对谁错、甚至这件事到底发没发生过,早已无从考证。

所以我只能把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版本讲给大家听。

那是民国时期的的东北。此时我国国运衰败、军阀割据,民不聊生。

所谓乱世多妖邪,所以常常会发生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怪事,在东北,通常称这些事叫做“邪乎事儿”。

当然,有事儿发生,就会有人来解决这些事。

在东北这些事通常由两种人解决,一种是“阴阳先生”,另一种就是当时东北地区极为盛行的“出马弟子”,也就是“大仙”。

喜欢灵异小说的朋友肯定对这两个职业非常的了解,所以在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但很多朋友不知道的是,还有一种人也可以解决此类事件,在东北通常叫他们赤脚大夫。

虽然他们对鬼神之事没有前两者那么精通。

但是他们不单可以用土方法或者秘方解决一些“虚病”(注:在东北称因鬼神之事给人造成的病痛为虚病),也可以治疗一些头疼感冒等身体上实质的病状。

所以手艺好的赤脚大夫,很受当地老百姓的尊重。

我的太姥爷就是赤脚大夫中算是手艺高超的一类,凭借一种叫做“鬼门十三针”的绝技在当地小有名气。

不管是“虚病”还是“实病”十三针扎下去,基本针到病除。就算是绝症虽不能救其性命也可以帮他们减轻痛苦。

所以很受乡里乡亲尊重与信赖。大家都叫他曲先生。所以下文就称我太姥爷为曲先生。

大约在一九三几年的一个冬天,正值壮年的曲先生刚刚吃完早饭,坐在炕头上抽着烟袋锅。

忽然听见院子里有人喊道:“曲先生在家吗?”

曲先生一听便知是村长的声音,但是很诧异。因为平常村长都是直呼自己大名,或者小曲。

便匆忙迎出屋外边走边回应道:“诶呦,大叔啊,啥曲先生不曲先生的,叫的多外道啊(注外道的意思为生份),我在家呢。”

曲先生迎出屋外果然看见村长正背着双手微微佝偻着腰向屋内走来,只不过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黑紫色棉袄的年轻女子。

村长看曲先生迎了出来又说:“嗨,咱爷们这关系叫啥不都一样,啥外道不外道的,这个丫头在村口打听你来着,说是家里有小孩子生病,想让你去给瞅瞅。”说完下巴朝那位紫衣女子扬了扬。

紫衣女人向前走了一步,微微点了点头顺着村长的话继续往下说道:“曲先生好,我是隔壁兴隆镇,庆丰村的。

家里孩子得了怪病,请曲先生过去给瞅瞅是咋回事啊。”

 

曲先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不由得一楞。只见眼前的女人生的好生漂亮。皮肤白皙,柳眉杏眼。举手投足间还有一股媚态。

而且在那个年代,身上的衣物干净整洁,竟然连一个补丁都没有,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人。

曲先生心中暗喜看来今天这是个好差事啊,但是脸上丝毫没有透露出来,侧身让开屋门,手向这两位往屋里比划着:“大妹子,别着急,孩子什么病症啊?外面冷咱们进屋说。”

紫衣女人并没有进屋,反而显的更加着急:“曲先生啊,耽误不得了,孩子已两天水米未尽了,整天整天的说胡话。

您看您能不能现在就和我走啊,我老弟赶着马车就在村口等着呢,咱们路上说,只要您能看的好,什么要求您尽管提。”

听到紫衣女人这么说,村长也在旁边催促着:“小曲儿啊,既然人家都这么说

了,你就赶紧跟着走吧。”

听到二人这么说曲先生也不再耽搁,急匆匆的锁好门跟着紫衣女子朝村口走去,果然村口停着一辆马车,还有一位拿着鞭子的黑衣少年,同样的长相英俊,着装干净整洁。

紫衣女人拉着曲先生做在马车上,顺便还帮他盖上了提前准备好的棉被。向他介绍英俊小伙子是她的弟弟,此次陪他一起来请曲先生。

由于事情紧急,三人并没有在村口耽搁,便各自上车赶路了,出了村子上道之后,紫衣女人从马车上翻出一个酒葫芦递给曲先生说是天气太冷,让他喝口酒暖暖身子。

曲先生本就好酒,酒量也不错。也没多想便接过葫芦,小口的喝起酒来。

但喝了两口,曲先生感觉不对劲儿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竟然有些醉意,便问紫衣女子:“大妹子啊,这是什么酒啊,怎么这么有劲儿啊,两口就给我喝的晕乎乎的。”

紫衣女子笑了笑:“曲先生,这个是我们自家酿的酒,常人有钱都买不到的,您要是头晕就先眯一会,到了我再叫你。”

听完女人的话,曲先生更加感觉眩晕,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意识模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曲先生感觉有人推了推他,悠悠的醒来。

 

首先看见的是紫衣女人漂亮的脸,但脸上却没有了焦急。看了一眼天色,已将快到傍晚了。再朝路两边看,不由的吃了一惊。

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一个村子,这村庄的建筑和道路简直太过繁华和整洁,青砖绿瓦的房屋整齐的排在道路两旁,连道路都是用石砖铺成的。简直要比县城都要繁华。

曲先生疑惑的看向紫衣女人问:“大妹子,这是到哪了啊?不是说去庆丰村吗?”

紫衣女子脸上不知为何早已没有了焦急和恭敬,冷着脸道:“先生可能是听错了吧,我说的是清福村,你不要多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女子话音刚落马车便在一处宅院门口停了下来,紫衣女人麻利的跳下马车。推开院门,转头示意曲先生跟着他进去。

曲先生虽然疑惑,但是已经到了这里,也就不再多想便跟着女人走进院里。

院里的景色不出所料的繁华,青松翠柏错落有致,门窗栏杆虽不知什么木料但颜色光鲜亮丽,价格也肯定是不菲的。

曲先生一边打量着院内的事物,一边和女子走进了院内的正房。

掀开厚厚门帘,走进屋内,便看见屋里面已将或站或坐的挤满了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看着都像受了不轻的伤,身上都缠着纱布,或手,或腿。

而且屋内还有一股与豪华的装饰不符的骚臭味道,类似于动物的味道。

“把曲先生请到这边来。”

一个中气十足的老者声音传来过来,众人纷纷让开道路,紫衣女人带着曲先生走到老者面前停了下来,曲先生抬眼打量着眼前的的老者。

老者白发白须,白衣白褂,微眯着眼睛,端坐在一张八仙椅上。

同时也稍稍抬起眼皮打量着曲先生,并没有让座,拿起紫砂壶喝了口茶水,语气清淡道:“早闻曲先生鬼门十三针的大名啊,今日我家孙儿孙女几个孩子同时得了怪病,水米不进,到了半夜就哭闹不止,你能医不能医啊。”

 

曲先生此时已感到事情不简单,弯腰行了个礼,回话道:“老人家怎么称呼,能否让我先瞅瞅贵府的少爷和小姐的病症啊。”

老人仍旧没睁开眼睛,平淡的道:“大家都叫我胡四太爷,曲先生跟着叫便是。”

之后挥了挥手,众人又让开了一条道路,闪出了一个卧榻,上面躺着四个八九岁的小孩子,有男有女。

但却不像老人所说的那样的病症,而是都面色红润,完全看不出任何异状。

而且笑呵呵的看着他,诡异的是,这几个孩子的眼神完全没有孩子的童真,反而眼睛里充满了玩味,而且带着些许杀意。

曲先生虽然吃惊,但并未表现得慌乱。毕竟这些年行医治病,也经历过一些场面。

曲先生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些人今天让他来绝不是看病,应该是故意刁难他,莫非是得罪过他们?

曲先生转头疑惑地看着胡四太爷问道:“太爷,几位少爷小姐,不像有病的样子啊,是不是我有什么得罪您老人家的,如果有我给您赔罪,还望您高抬贵手,放小子一马。”

胡四太爷微微一笑,依旧平淡的说:“曲先生哪里的话,你行医治病哪有不把把脉就断定病人无病的道理,你还是给几个孩子把把脉再下定论吧。”

曲先生听言只能走到几个孩子面前伸手搭在一个孩子的脉搏上,心中不由一惊。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属于人类的脉搏,忽然又感觉手上的触感一变,抬头望去,不由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床榻哪还有孩子的踪迹,只剩下四只火红的狐狸,站在那里盯着他,还是那个带着玩味和杀意的眼神。

曲先生坐在地上拼命的往后退,直到撞到了一个人才停了下来,抬头一看正是胡四太爷。

刚要开口说话,胡四太爷却抢先开口:“曲先生为何如此惊慌狼狈啊,你手持长针伤我徒子徒孙的时候,可是威风的很啊。”说着微微抬手指向屋内那些看似受伤的人。

曲先生顺着胡四太爷的手望向那些人,只见他们顿时哀嚎一片,都慢慢的或坐或躺的瘫在原地,竟然在曲先生面前变成了一些肢体不全的动物,有老鼠,有狐狸,还有黄鼠狼和蛇。

曲先生妈呀的一声大叫,想爬起身来逃出屋内,奈何身上就像有千金重,根本动弹不得。

见逃跑不成,曲先生也慢慢冷静下来,用尽全身力气,勉强翻过身子趴跪再黄四太爷脚下。

此时曲先生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也知道胡四太爷是什么身份了。

惊慌的说道:“太爷饶命,太爷饶命,冤枉啊太爷,我从不曾伤害过各位仙家啊。”

胡四太爷:“还敢狡辩,我家弟子出去或报恩,或报仇,或是寻找合适的地马(注:地马为出马弟子)哪个不需要附身于凡人,你不问青红皂白,拿针便伤,伤我徒子徒孙众多,今天就要你拿命来尝。”说着张开手掌向曲先生抓来。

曲先生见状连忙继续求饶:“太爷饶命,我真的不是有意伤了各位仙家,我也是为了治病救人,咱们仙家出马不也是为了治病救人,四海扬名吗,还请四太爷饶命啊。”

胡四太爷听到此言,停下了手,或许他也并未真正想取曲先生性命。严厉的道:“哼,就念你也是为救死扶伤,今天且饶你性命,但是今天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取你一指,以示惩戒,以后若还敢胡乱行医,必取你性命。”

胡四太爷说罢一挥手,曲先生左手的小拇指凭空消失,而且没有任何伤口,就好像曲先生的从出生就没有这根手指一样。

连同曲先生手指一起消失的还有眼前的一切,胡四太爷,紫衣女子,那些受伤的动物,包括繁华的村子和街道。

曲先生也可以自由活动了,环顾四周,自己竟然在离自己家不到三十里处的一处坟堆里面。

冷汗早已湿透了全身,匆忙起身回到家中,封存自己的鬼门十三针,从此以种田为生,并交代家人不可胡乱伤害生灵。

又是一年春节,家里的长辈们又在议论这件事,声音越来越大,马上又要起争执的时候。

再一旁独自玩耍的小侄女突然喊道:“不要吵了,你们说的都不对。”

就再大家都疑惑的看着她时,她手指向门口,又说道:“是这个只有四只手指的老爷爷说的,你们说的都不对。”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

我的曾祖跟我抢媳妇(下集)

2022-8-20 16:49:50

惊悚故事

惊魂往事

2022-8-21 21:49: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