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堪忧的“东北五虎”系列大案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影响力虽然不及国内那些响当当的“名案”,但是其恶劣程度绝对不低,本案从1995年开始算起,共涉及27起连环抢劫杀人案,其中7起杀人案,这7起杀人案总共杀死18人,重伤4人,另外20起全部是盗窃案,可是所谓的东北五虎27起案件总共才弄到了10万左右的金钱,而且大部分被一号人物“孟凡明”分走,其他4个人压根分不了多少钱,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作案时的心狠手辣,那么李老师开始给大家好好缕缕这个案子;

带头大哥“孟凡明”,真名叫周刚,听说是为了纪念他的母亲才给自己弄了一个化名,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在1987年,13岁的周刚和自己的父母都在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通辽市哲南农场生活,(通辽1969年7月划归吉林省,1979年7月复归内蒙古自治区)周刚的父母动不动就得狠吵一顿,家暴那是非常正常的,周刚也就是在父母的吵架和家暴下慢慢长大的,可是很快就出了一件大事,周刚的父母又开始了吵闹,父亲狠狠的揍了母亲一顿扭头就走,留下自己的母亲独自在房间里哭哭啼啼,越想越来气于是周刚的母亲拿出一瓶农药就咕嘟嘟的喝了起来,这一幕正好被放学回家的周刚撞个正着,周刚吓的飞快跑过去把农药瓶子抢了下来,可是里面的药水已经见底了,周刚赶紧就去找父亲;

周刚(气喘吁吁):爸,我妈喝农药了,你赶紧回去救救她;

周父(脾气火爆):死了才好,死了清净;

就这样,周刚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就是这样冷漠的家庭让周刚觉得人命如草芥,亲人都可以这样,那其他更算不了什么,父亲冷漠、冷血的表率作用,让周刚的性格和行为从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周刚再也无心上学念书,而是选择了游荡社会,结果可想而知,而且报应来的很快;

100

1989年,15岁的周刚想去外地打工,可是从头到脚囊中羞涩,连路费都没有,于是周刚灵机一动决定盗窃,目标是当时非常流行和珍贵的交通工具——自行车,周刚一下就偷了4辆自行车,可是毕竟自己年纪也不大,对于自行车的价值也不太清楚,一通下来也没有多少钱,于是周刚把目标盯上了自己人,就是他的叔叔,他叔开了一个小卖店,周刚直接把小卖店给抢了,随即报警后周刚就被抓了,由于未满18岁,对于周刚的处罚是少管所2年管教,从周刚被抓到2年少管所结束,周刚的父亲从来没有去看过他一次,因为他的父亲认为周刚丢了自己的人,让自己颜面扫地,周刚出狱的那天他的父亲也没有来接他,周刚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回家后父亲没有和他说一句正常话,反而是只要不顺自己心意就会臭骂周刚一顿,周刚心灰意冷,一气之下给自己的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个字,左手臂是“爱”,右手臂是“恨”,还给自己父亲写了一封信,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句话“我到外面打工去了”;

离开通辽后,周刚南下来到了河北的通县,在通县呆了一年半后又来到了首都怀柔,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通辽,可是回到家后更加无所事事还经常挨批,周刚几乎一大半时间都在通辽鬼混,直到1994年;

1994年的周刚已经20岁了,这一年周刚认识了不少狐朋狗友,时间来到了1994年3月份,周刚和这些狐朋狗友从偷鸡摸狗变成了盗窃,说起来也挺有意思,这次周刚偷的还是自行车,而是数量和5年前的一样,都是4辆,看来这次一定是周刚的主意,结果也是和5年前一样,顺利被抓判刑2年半,服刑期间在通辽的劳改农场,大家是不是想到了白宝山也是在农场服刑,差不多吧,可是周刚并没有在农场杀人,白宝山是有人命的,不过周刚在农场服刑期间也干出了一件大事,他越狱了,一口气从通辽跑到了辽宁省的海城,也是经过熟人介绍在一家化工厂当装卸工,就在此时周刚认识了姜振桐;

姜振桐,男,祖籍辽宁铁岭人,后来随父亲移民到了海城,姜振桐和周刚一样,首先都是家庭不和谐,1990年4月份,姜振桐就因为抢劫被判5年少管,就在姜振桐服刑期间,姜振桐又认识了另外一个团伙,那就是狱友柳宝华,两个人在监狱里关系非常密切,而且在海城柳宝华还有2个非常好的发小张玉雪和刘真强,张玉雪是个男的不是女的,估计是家里男孩太多了,想要一个女孩,正好下雪的时候他出生了,,所以叫张玉雪刘真强估计是从小太弱鸡了,父亲为了让他日后真的很强大给起的刘真强吧,哈哈,自此“东北五虎”的名字全部出现了,那么我们先看看这五个人的庐山真面目;

100

到了1994年12月份姜振桐被释放了,这刚刚被释放就认识了周刚,两人臭味相投啊,姜振桐给周刚做思想工作,动员周刚和自己一起“干大事”,周刚自然乐意,于是二人一拍即合抢劫了一位个体老板得到赃款1000元,姜振桐分得600元,周刚分得400元;

尝到甜头的姜振桐和周刚马上集结起柳宝华、张玉雪和刘真强,5个人开始疯狂的作案;

1995年下半年,周刚伙同姜振桐、张玉雪三个人来到了辽宁省的盖县,也就是现在的盖州又营口市代管,到了盖州后三个人持刀抢劫了一对情侣,这次主要策划人和动手的是周刚,男的反抗被周刚当场被捅死,女的重伤,抢到现金400元,通过这次作案周刚觉得冷兵器太弱了,起不到震慑作用,而且作案目标会反抗,搞把枪才是关键,于是乎就要去搞枪,可是真家伙不好搞,凭借他们的实力目前是没法弄到真家伙的,最后周刚买了一把发令枪,就是运动会跑步的发令枪,周刚清楚这玩意可以改,最后找的了一个会改枪的请人吃饭后把发令枪改成了一把小口径的手枪,拿到枪那一刻周刚的本性立马就表现了出来,一个劲的左瞄又瞄,嘴里还啪啪啪的念叨;

1996年3月21日晚上,周刚伙同姜振桐来到了辽宁海城,因为姜振桐对于海城比较了解,毕竟在这里长大,到了海城后,他们瞄准的是南关大街的永盛副食批发店,因为这家店平时生意不错,店主人叫黄庭波,三个人进入副食店后非常的直接,三下五除二连开数枪,店主一家三口全部杀死,杀完人后开始疯狂的找钱,店内被翻的是乱七八糟,最后具体抢了多少钱不清楚,但是这样疯狂杀人,不计后果的一顿乱翻乱找,很容易留下证据;

应该是弄到了一些钱,他们尝到了甜头,而且副食店可以吃,吃不了可以带走,既能抢钱还能解决温饱问题,何乐而不为,1996年4月10日,周刚伙同姜振桐来到了河北省荣成市西关外大街路南侧的秋爽斋副食店,这家店的主人叫肖东旺,同样一家三口全部被周刚枪杀,杀完人后开始找钱,最后找的了手表2块,存折2个,其中一个存折里面有5万元的活期存款,现金一部分,具体多少不清楚,肖东旺身份证一个,你说你动人身份证干啥?白宝山案子里面在新疆血洗派出所后关天明拿警察的工作证,最后被白宝山发现痛骂一顿,也为关天明的死埋下伏笔,这是最有力而且最直接的证据,这智商还想干大事;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给大家好好说说,这不是抢到了存折里面有5万元的活期存款吗?而且还有肖东旺的身份证,于是第二天也就是1996年4月11日,周刚几个人直接去荣成市的储蓄所取钱,大家那是一个开心啊,这个时候就看出这几个人的智商了,你想想店家存钱肯定是找一家离自己最近的银行,一方面是方便,另一方面是路程短安全,正常人都是这个思维,说不定离家近的银行还有自己的朋友、亲戚什么的,办理业务也会方便,而这几个蠢货作案的时候就路过了这家银行,因为这个银行离门店不远,店家方便了,这几个蠢货竟然也为了方便;

1996年的5万是什么概念?来到储蓄所后,周刚将存折和肖东旺的身份证递给了柜台的服务人员,结果说巧不巧的这个女服务人员正是肖东旺的表妹,而是存折里面的5万元还是表妹替肖东旺存进去的,于是肖东旺的表妹开始盘问起来,这一来二去把周刚是吓坏了,得了钱我也不取了,赶紧撤吧,就这样周刚三人坐上出租车离开了河北省;

人是离开了,但是周刚的外貌和言谈举止深深的刻在了表妹脑子里,身高170厘米上下,年级大约24、5岁,一口东北口音,得!这关键信息就暴露了不少;

做完这个案子后1996年4月16日,距离上个案子刚刚过去一周,周刚伙同姜振桐又来到了山西省翼城县,到了翼城县后周刚和姜振桐先是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可是在登记入住的时候周刚说自己身份证丢了,自己叫“孟凡明”,还给登记了地址是辽宁省海城大屯镇,你能不能换个地址登记?本身在海城就有案子,还提海城?真的没脑子;

到了第二天1996年4月17日一大早,周刚和姜振桐一起出去踩点,到了上午11点姜振桐回来了,店主看一个人回来了就问你们还住不住?另外一个人呢?姜振桐说住不住等他回来再说,店主也就没问了,后来姜振桐回来主要是收拾东西,然后独自离开和周刚去汇合;

再次来到在火车站广场附近,因为他们踩点了一家烟酒门市部,这家店离他们入住的旅店仅仅只有150米,这不是扯犊子吗?生怕不被人发现?这家烟酒店的店主叫卫书,也是一家三口全部被周刚枪杀,店内现金被洗劫一空;

连续做了3起大案,共杀死9人后周刚和姜振桐赶紧离开了翼城县南下湖北十堰,因为张玉雪就在十堰打工,和张玉雪会师后,周刚说了他和姜振桐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后张玉雪心动了,并且告诉了周刚和姜振桐这段时间他在十堰的情况,并且寻找好了作案目标,他们的目标是郧县(现在的十堰市郧阳区)的劳动兴业经销公司综合市场,这一天中午休息时间公司只有2个人值班,分别是营业员王志云和刘红,由于是白天作案,所以他们没有用枪,而是采用冷兵器,进入营业部后周刚二话不说就是抢劫,把钱给我拿出来,王志云挺胸而出进行阻拦,周刚可不惯着,咔咔咔几刀把王志云捅死了,刘红见状开始呼救,周刚马不停蹄上去咔咔捅,最后抢到了现金一万元左右,事后刘红没有死,重伤!

做完这个案子后,周刚和姜振桐选择了北上,张玉雪没有跟他们一起去,而是选择了留守,事实证明张玉雪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这次北上周刚和姜振桐遇到了大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周刚和姜振桐北上来到了河南新密(县级市,郑州代管),到新密后2个人开始实施抢劫,结果这次翻车了,倒不是说2个人抢劫后被发现了,而是完事逃跑过程中两个人给跑散了,周刚找不到姜振桐,姜振桐也找不到周刚,而且都没有联系工具,这可咋办,关键是姜振桐手里还有周刚的那把改装枪,姜振桐想法比较直接,按道理完事后肯定回来火车站,然后坐火车离开,所以姜振桐就选择在郑州火车站等候周刚,可是火车站人太多了,姜振桐压根看不见周刚,人流密密麻麻,姜振桐焦急啊,神奇慌张,这就让火车站的巡警给盯上了,巡警一看这小子指定有什么事情,这下麻烦了,因为姜振桐手里有枪;

巡警:干嘛呢?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

姜振桐:我身份证丢了;

巡警:丢了?丢了你怎么买票?

姜振桐:我不坐车,我等人;

巡警:别动,我要检查;

这一检查,直接搜出了姜振桐身上的那把手枪,到了派出所后警察也没有审问其他的,主要就是枪支的来源问题,啥也没问出来,就以非法携带枪支判姜振桐劳改2年,且在郑州的七里岩劳教所服刑;

我们在说说周刚,周刚也是一样,找不到姜振桐,急得不行了,最后实在没招了,周刚再次返回了湖北十堰,总不能一个人独来独往,一个人做事风险太大了,这次来的十堰周刚还遇到了一个女人,周刚桃花运来了,这个女的叫周女,陕西人,是个有夫之妇,两个人眉来眼去,最后过起了姘居生活,小日子挺得意,但是这样的生活仅仅维持了半年;

因为周刚手痒啊,长期不作案,心里不得劲,于是花钱又买了2把发令枪,并且花高价请人进行了改制,改制成了双管小口径手枪,准备继续作案;

1997年3月上旬,周刚一个电话打到了沈阳,找来了柳宝华和刘真强,真强登场了,我们看看他到底强不强,然后再叫上在十堰的张玉雪,3月12日,4个人带上2把改制手枪乘上火车来到了襄樊市,准备干一票大的,这个案子是他们所有案子里面做大的一起,但是并没有抢到多少钱,这里给大家好好讲一下;

1997年3月12日晚上10点左右,周刚、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4个人从襄樊火车站出来,向西走了过去,等他们走到中原路的时候就开始迅速的踩点,找目标,因为中原路是一条繁华街道,走了大约1公里,很多门店都熄灯了,只有一个商店还亮着灯,于是4个人开始在商店的马路对面窥视,这家商店一共有5口人,女主人梁成银,男主人常焕强今年47岁,是襄樊市长途汽车客运公司的一名司机,他们租的商店还是中原路军分区的商品房,自己开了一个副食店,案发前常焕强刚刚东拼西凑用所有的积蓄给3个女儿买了城市户口,其中2个比较大,大女儿叫常玉娥当年21岁,二女儿叫常小娥当年17岁,三女儿叫常再娥当年14岁,,此案直接惊动了湖北省公安厅;

不大一会,大约晚上11点多,这家商店的卷帘门就拉了下来,店家准备睡觉了,锁上门后,刚关闭点灯4个人就直接窜了上去敲门;

梁成银:谁啊?

周刚:买烟;

梁成银打开灯,刚刚把卷帘门开了一个缝隙,外面的4个人快速的拉开卷帘门一窝蜂的钻了进去,然后快速的落下卷帘门, 这个小商店是2间30来平的房间,梁成银看情况不对就赶紧叫老公常焕强,这个时候周刚一枪直接打在了梁成银的太阳穴上,梁成银当场毙命;

100

听到枪声的常焕强赶紧出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是一枪直接干死,常焕强死在了里间卧室的通道上,打死夫妻二人后,4个人继续杀戮,进入另外一个屋子后看到还有3个人,3个女的,这几个家伙立马来了兴趣,兽性大发,大女儿和二女儿被这群畜生轮番蹂躏,三女儿太小他们不感兴趣,老大和老二早都被吓蒙圈了,压根不知道呼救,眼神直愣愣的,惊恐和无助的表情,哭都不敢哭的神情轮流被这几个禽兽性侵,由于床不够大,二女儿被拉到了父亲常焕强的床上进行发泄,发泄完后也是不留活口,二话不说全部开枪打太阳穴,5条人命全部干掉,然后用衣服和被子盖上,最后才找到了300元现金,几个人气的不行,最后一人还顺走了1包烟,快速离开现场返回十堰,其实这个案子留下的证据太多了;

100

第二天3月13日,这天小雨,常焕强的邻居纳闷这家人平时起的蛮早的,咋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人,于是就从窗户外面往里看,直接看到地上躺着人,还以为是煤气中毒了,就立马跑到襄樊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局七里桥派出所报案;

警察来后,很明显不是煤气中毒,而是枪杀,小口径手枪作案,警方从现场提取指纹和掌纹就80多个,最终可以确认的是2枚指纹和1枚掌纹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

现场警方找的了三枚“三角牌”蛋壳,并且从死者头颅中取出了6枚弹头;

这个案子破起来也是很快的,3月14日晚上,一位民警叫陈鸿斌,他隐约记得自己曾经看到过一份协查通报,在1996年上半年的时候他曾经见过一份协查通报,也是小口径手枪抢劫杀人,不留活口,听到这个消息后魏伟立马来了警觉,找到这份协查通报后看到了辽宁海城、河北荣成,山西翼城,于是马上和这三地取得联系,感觉是象同一伙人所为,于是派技术人员前去核实、比较,3月18日支队政委白正才打回电话,确认是同一伙人所为,可以并案;

由于是不同的地区所以要先上报公安部,然后经得同意后四省份同时展开工作,公安部肯定同意啊,接下来就是破案了;

首先传来消息的是海城警方,由于第一案发生在海城,而且现场破坏最为彻底,现场很多现象表明嫌疑人是东北人,而且很可能就是海城人,人数在2人以上,年级在23-30岁之间;

其次山西翼城县也传来消息,之前周刚和姜振桐住过的旅店老板给警方反映,案发前1天有2个东北人在我这住过,一口东北话,当时他们都没有带身份证,其中有一个人自称叫“孟凡明”,年纪25岁左右,填写的地址是海城市上屯镇,结果第二天旁边就发生了杀人案,这个时候“孟凡明”这个名字就浮出水面了;

警方一搜索孟凡明,仅仅海城市就有21个,而且一一被否认,说明这个孟凡明用的是化名,那么真正的罪犯在哪呢?

原来周刚一个人来到了河北武汉,1997年5月1日凌晨三点,周刚在武汉市的武昌火车站附近进行盗窃,可是被人发现了,盗窃未遂,还被人追赶,周刚拼命的沿着铁路逃跑,正好这个时候有一对男女在火车道旁边坐着谈恋爱,一不小心周刚被这对男女伸出的腿给绊倒了,周刚以为是便衣警察什么的,快速掏出手枪,对着这对情侣啪啪啪就是几枪,这对情侣当场毙命;

不知道周刚从哪里得知消息淅川县有古墓,于是有了盗墓的想法,周刚就叫柳宝华和刘真强一起去盗墓,可是柳宝华不愿意去,周刚就用3.13案威胁柳宝华,柳宝华上了贼船不得不继续做下去,而周刚也发现柳宝华似乎是后悔了;

1997年7月28日,周刚、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4个人来到了淅川县(淅川县位于河南省南阳市)仓房香严寺塔林,因为这里有一片战国时期的古墓群,可是由于古墓群太大了,而且4个人压根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怎么动手,于是偷偷的住在了丹江口市的一位居民家里,进行二次策划;

100

 

100

结果还没有实施就被举报了,被这家主人听到后举报了,第二天7月29日,周刚、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四个人被连窝端,当场从周刚身上搜出一只双管小口径手枪和11发子弹;

看到小口径手枪后警察王军立马来了兴趣,连忙追问:你们是哪里人?

我们是东北的,两个沈阳、两个海城……….(竟然没有一点掩饰);

种种迹象表明这伙人很有可能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这边就赶紧把情况向饶清典转达,饶清典的回复是有没有一个叫“孟凡明”的?有,有一个叫孟凡明的,最后经过调查确认孟凡明的真名叫周刚;

饶清典预感这个叫孟凡明的周刚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找的关键人物,饶清典想尽快见到周刚,可是意外发生了,由于看守人员的疏漏,周刚竟然戴着手铐脱逃了,而另外三个人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由于案子发生在河南淅川县所以已经移交给了河南警方;

饶清典立刻给丹江口市公安局发出电报告知淅川县警方不要放人,自己连夜返回了襄樊,其实丹江口市里襄樊只有100来公里,同时丹江口和河南的淅川县是交接地带,所以三地距离都不远;

100

经过一顿分析后,最终兵分两路,一路驱车去淅川县将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带回,另外一路去丹江口市研究缉拿周刚的方案,警方提供的周刚特点是,眉心有痣,左右手臂分别有爱和恨的纹身,左手无名指为断指;

而此时的周刚有一个更大的计划,那就是杀人灭口,他要把柳宝华、刘真强、张玉雪3个人全部杀死,以保全自己,于是找的了小情人,陕西人周女,让周女给沈阳柳宝华的妻子打电话带钱来保人;

而这个消息立马就让丹江口市公安局捕捉到,警察也不傻,这肯定是周刚安排的,首先周女是周刚的姘头,其次柳宝华的老婆来保释柳宝华,柳宝华毕竟刚被抓,他老婆怎么会知道?周刚聪明反被聪明误,警方来了个将计就计,周刚还不知道自己越来越危险;

警方告诉周女和柳宝华妻子:人可以保释,但是每个人必须交5000元的保释金,3个人加起来就是15000元,你们有吗?听到15000元柳宝华的妻子傻了,这么多,那能不能先把柳宝华一个人保出来?警方则果断拒绝,不行,要保的话必须一起保;

周女和柳宝华妻子哪里知道这是警方的计谋,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公安局,聪明的是周刚给周女说过,不要直接返回,小心警方跟踪,于是2个女人先是在三堰集市上溜达,后又是去录像厅看录像,看完录像后又去市场,你还别说果然被跟踪了,但是跟踪的便衣警察确实是累屁了,就在市场上溜达的时候突然上了一辆中巴车,车是往五堰方向去的,警方看的是一清二楚;

到了下午6点35分,两女人从柳林沟下车,左顾右盼后觉得是安全的,又坐上了出租车往茅箭区驶去,到了茅箭区的徐家沟村6组,他们不慌不忙下了车,然后走进了一栋两层的民房,至此警方终于发现了周刚的窝点;

100

到了晚上11点左右,周刚溜回了自己的出租屋,周刚很警觉,一个地方最多只住3个月,每天晚上11点之前不睡觉,可是警察并没有在11点之前找你啊;

1997年8月14日凌晨5点,襄樊高新公安局副局长饶清典和其他3名警察开着一辆桑塔纳来带了周刚出租屋附近,停下来装作汽车坏了需要修车,因为周刚有枪所以不方便动手,需要等到天亮,而另外2辆车在外围接应;

早晨7点钟,出租屋的大门终于开了,出来的并不是周刚,而是周女和柳宝华妻子,他们拿着毛巾和脸盆出来洗漱,不一会一位光着上身,穿着短裤的男子也出来,他正是周刚,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周刚压水,周女接水洗头,警方一看这小子中等身材,小个不高,但是肌肉挺结实,为了确认此人就是周刚,且不打草惊蛇警方想了个招,那就是车坏了需要加水接近周刚一探究竟,饶清典左顾右盼找水桶,结果正好碰见一个老太太出来打水,老太太热情的不行,饶清典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用老太太的水桶去打水,这就丧失了接近周刚的机会;

饶清典也不傻直接把水倒在了发动机上,然后走到了压水井旁说:同志,不好意思车坏了,能不能帮我压点水?周刚一看此人年过半百,头发还稀少,就没有多想,直接一口标准的东北话脱口而出:“好啊,我从小就喜欢压水”,

东北口音已经得到了证实,但是眉心没有痣啊,其实并不是什么痣,而是纹的一颗墨点,颜色很淡,但是只有一只手臂上纹了“恨”字,另外一个手臂也没有“爱”字啊,原来周刚纹的并不是“爱”,而是英文“love”,饶清典马上反应过来看另外一个特征,左手无名指,可是由于周刚压水非常的投入,而且角度看不清楚,饶清典无法确认无名指是不是断指,但是又不能长时间的盯着,眼看水马上就满了,饶清典赶紧装着蹲下来用桶里的水洗手,一边洗手一边用余光观察,终于周刚压满了水,松开双手顺便洗脸,饶清典这次看清楚了,左手无名指就是断指,可以确认此人就是周刚;

饶清典感谢了一下这个小伙子后就提着水去了车边,周刚观察了半天没觉得什么反常,就安心的进屋了,而饶清典这边则赶紧联系其他人员,部署抓捕方案;

警察们慢慢的合围周刚的出租屋,此时周刚正坐在床边和两位女人聊天,周刚一看陌生人进屋,赶紧就扑到床头打算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枪,但是警察更快直接按住周刚的头和胳膊,周刚被生擒活捉;

100

周刚在里面很快就交代了和姜振桐作案的事实,8月15日警方从郑州的七里岩劳教所将姜振桐押解归案,至此“东北五虎”全部归案,彻底覆灭;

100

警方这边开始经审讯,审讯还是挺顺利的,一方面是案子做的非常粗糙,证据和线索留下的很多,另外一方面是人证物证都在,没有必要隐瞒,最终确认以周刚、姜振桐、柳宝华、张玉雪、刘真强组成的杀人抢劫团伙,从1995年开始,先后在辽宁、河北、山西、湖北、河南、陕西等地方,共作案27起,其中杀人7起,杀死18人,重伤4人,抢劫、盗锁20起,涉案金额10万余元,18条生命换来10万元,值得吗?

到了1998年4月湖北省法院进行最终的核准,8月24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了周刚、姜振桐、柳宝华、张玉雪、刘真强5人的死刑,这是必须的,而且肯定都是死刑,判决完毕后,直接把周刚等5人被押扑刑场,执行枪决,至此“东北五虎”案到此结束;

我们总结一下这个案子:

1.家庭因素导致从小的生活环境和氛围发生变化,从而影响到他的心理,父亲对生命的藐视,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让周刚对于生命产生了藐视,杀人不就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吗?

2.号子里的为人处世,没办法很多案子都是狱友之间共同完成的,出狱后正常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的,而且一般坐过牢的人更愿意和曾经的狱友一起共事,因为彼此心知肚明,做起事来不用顾虑太多,交友不慎谁也没辙;

3.作案没有什么筹划和计策,基本上就是随机处理,留下的把柄和线索太多了,更何况压根没有搞到多少钱,90年代10万确实不少,但是别忘了是用18条人命换来的,一群没有智商的魔鬼;

4.像这种有案底或者是不走正道的人在生活中尽量远离,说不定哪天你就会被拖下水,有的人就是稀里糊涂上船的,等真的出事后悔也来不及,务必三思后行。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一天流水60万,这个一本万利的团伙栽了

2022-8-21 21:52:44

真实故事

罪孽深重的齐氏兄弟

2022-8-21 22:40: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