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深重的齐氏兄弟

每次讲到大案要案,连环杀人案的时候,90年代前后东三省、河南省相对较多,且不说是不是当地人作案,但是发生在这些土地上的案子确实很多,比如“二王案、鹤岗案、沈阳3.8大案、贾文革案、张泗维案等等都发生在东三省,另外卞况案、杨新海案、彭妙计、沈氏兄弟案等都和河南有关特别是河南、安徽、陕西三地交界处更是大案频发”,这是时代的产物,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是该借鉴的必须借鉴,该堤防的也得提防,今天我们再说一个东北大案,吉林松原入室抢劫杀人案,吉林的白城我去过一次,似乎经过了松原,记不清了,其中2个主犯是兄弟俩,老大叫齐雪峰,老二叫齐雪松,本案杀死18人,抢得财务共计30多万,比起之前的周刚“强了不少”,杀人数量相同,但是赃款翻了3倍。

100

齐雪峰,当年31岁,他还有个名字叫祁佰东,外号狗子,出生在前郭县的一个农村,这个地方有个特点,前郭县隶属吉林省松原市,但它是吉林省唯一的蒙古族自治县,(如下图)蓝色小圈就是吉林省松原市的前郭县,从地图上看和内蒙古还有一段距离,但就属于吉林,解放前夕的1949年5月,前郭县划归吉林省辖;

1955年9月27日,国务院通过了“关于撤销郭尔罗斯前旗建制,成立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的决定”,1956年1月1日,正式成立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1956年4月,隶属吉林省白城专区,1992年6月6日,地级松原市建立,划为松原市管辖,就这么一个小插曲;   

这也是一个不完整家庭,从小齐雪峰和齐雪松的父母就离婚了,哥俩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怎么管得了这两个男孩,从下哥俩就不爱学习,还顽皮的不行,天天就是乱窜,根本不着家。老爹看这情况也就别念书了,念了也是白扯还花钱,干脆跟我一起去县红旗农村当工人去吧,齐雪峰身体素质不错,从前打架什么的从来不处下风,好体格也让他得了一次奖,齐雪峰曾经获得过县轻量级摔跤第二名,县级第二也挺厉害的,但是后来农场的效益不好,齐雪峰便开始流浪街头,不务正业,最后结婚生子后也是不学无术,天天想着挣大钱,结果这就出事了;

1991年10月9日,齐雪峰因为盗窃农场的黄铜,一下偷了170斤,最后被前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就在齐雪峰服刑期间,自己的妻子和他离婚了,不过在号子里齐雪峰认识了当时震惊前郭的“飞行大盗”张显贵,张显贵给齐雪峰的教诲就是“好活也是活,赖活也是活,何不轰轰烈烈干一场”这句话对齐雪峰后来的人生轨迹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很快就出狱了,还是无所事事,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囊中羞涩啊,还得搞钱;

1994年8月,齐雪峰卷土重来,他又盗窃了前郭县的一个炼油厂,他并不是去偷油,而是偷炼油厂的一寸钢管,这个一寸指的是直径,长10多米,一下子偷了30根,最后被宁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这次比较重,因为曾经有案底,而且偷的东西价值不一样,直到1997年末才被释放,出狱后开始在前郭的繁华中心市场和自己的弟弟齐雪松一起摆摊卖水果和蔬菜,虽然自己有小生意,但是齐雪峰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的摊位上,而是路过人群的穿着打扮,有的人穿金戴银,有的手里拿着手机、bp机,手里提着各种生猛海鲜,百元大钞一沓一沓,齐雪峰看的是直流口水,心里想着我能否有这么一天?我何时才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此情此景齐雪峰又想起了张显贵给他的教诲“好活也是活,赖活也是活,何不轰轰烈烈干一场”,晚上回到自己的破房齐雪峰惆怅啊,此情此景百感交集,拿出枕头下的小说,看到看看香港贼王张子强的文章还不忘用笔画上线,此时齐雪峰就说你张子强会演戏,我齐雪峰只做事,除了看张子强的文章,齐雪峰还喜欢看金庸的武大小说以及琼瑶的言情小说,看来他的兴趣和在座的70、80后都差不多,哈哈,狭隘的心理只保留对父母妻儿的爱,除了他们以外的人都是猎物,不值得半点同情;

回到市场后的齐雪峰想法就变了,当别人都在做生意的时候,齐雪峰却在寻找着猎物,他找来了和他一起服刑的哥们冯司国(红旗农场工人),而猎物就是他隔壁摊位上的王兴光,1998年1月17日傍晚,商业中心的市场要闭店了,在一楼卖豆油的个体户王兴光收拾好了摊位拎着刚买的干豆腐和油饼匆匆忙忙的往家走,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两个魔鬼盯上了,王兴光是一家三口,住在县林业局家属楼,他的老婆叫王连生,是运输个体户,女儿叫王晶(和香港王晶同名同姓),当时王晶上初一,长的是特别漂亮,而且这家人的家庭情况非常不错,一个卖油一个搞运输,放学回家的王晶正在写着英语作业,而妻子王连生和往常一样在厨房做完饭,此时有人敲门了;

齐雪峰: 咚咚咚;

王兴光:谁啊?

齐雪峰:我;

王兴光:干啥的?

齐雪峰:暖气维修;

王兴光不假思索的打开了门,进门后王兴光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人,两个人在家里转了所有的角落和房间,转完后说没问题,另外一个人还假惺惺的拿着笔记本让王兴光签字,王兴光走进卧室拿起笔弯着腰签字,这个时候匕首明晃晃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别动,把钱拿出来,我只要钱,可是王兴光说我没有钱,没钱?没钱我就杀死你,在威胁下王兴光说钱在皮包里,果然从皮包里找的了5000元现金,和一个有4万元的存折,存折的户主是张佳丽,问清楚了用户名和密码后顺手拿起家里的电风扇罩套在了王兴光头上,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手背后绑住了王兴光,然后再卧室勒死了王兴光;

不明白为什么王晶没有发现,也没有听到动静?很奇怪,杀死王兴光后,2个人又从背后把王晶嘴巴一捂,绳子绑在脖子上勒死,王晶拼命的挣扎,还在写作业的笔在英语本上狠狠的画了很长一道,也成为了自己的生命休止符,接着继续翻找,又找了一些金银首饰,最后耍了个心眼,在王晶的笔记本上写上了“长春”二字,而且把门钥匙插在锁芯里面故意折断,制造现场的假象,然后逃之夭夭,王兴光的老婆王连生逃过一劫;

最后装作水暖工人进入王兴光家里干掉了王兴光,具体抢了多少钱不清楚,应该不多,因为第二个目标已经选好了;

第二个目标叫于岩松,于岩松住在山丹居民住宅楼,妻子叫张佳丽,于岩松夫妻2个人都是中心市场的个体户,1998年9月2日上午10点,于岩松约好同行一起去沈阳的五爱市场进货,可是那天到点后同行都上车了,他还没有到,朋友打电话、打bp机都没有应答,最后同行等不了自己走了,事情是这样的;

1998年9月2日,这次给他没有和冯司国一起,而是叫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齐雪松,齐雪松比齐雪峰小7岁,当时24岁,这家伙也不是善茬,曾因为出租黄色光盘被宁江区二分局处罚过,齐雪松的老婆叫张俊东(这名字很男人),齐雪峰和齐雪松准备好了匕首和绳子,由于当他确实很累了,于岩松和张佳丽回家后直接就躺下睡了,结果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把他们惊醒,于岩松赶紧穿上裤子急忙开门;

100

于岩松:你们是?

齐雪峰:我们是水暖公司的,过来看看,过段时间就要供暖了;

于岩松:哦哦哦(放松了警惕);

装作水暖工维修暖气为名进入室内作案,可是这家不好对付,齐雪松用刀逼着于岩松,于岩松想摆脱就拼命的纠缠,结果齐雪松被自己的刀给划伤了,鲜血落在了于岩松的衣服和地上,留下了鲜血,这也成为了关键的证据,可是毕竟不是歹徒的对手,最终还是勒死了于岩松和其妻张佳丽,关键是于岩松和老婆都没有外伤,这就方便了破案,幸运的是他们的小女儿活了下来,估计是歹徒没有发现,孩子当年6岁;

拿到存折后齐雪峰戴上白色眼镜盒一件灰蓝色的上衣去了就赶紧去前郭县农业银行储蓄所取钱,他填写了2张20000元取款单,顺利的把40000元全部取出,很纳闷是如何操作的,不是本人都可以取出这么多现金,完事后举家搬到了农安;

100

9月4日于岩松雇的服务员看老板还没有来就给于岩松家里打电话,结果没有人接,于是给他的爱人和父母也打电话可是还是没人接,最后直接去家里找,还没进屋在楼道就闻到了恶臭味,可是门锁打不开,锁芯被钥匙堵住了,于是大家想了一个办法,从楼顶往下吊,到了窗户跟前一脚把玻璃踹碎,往里一看差点吓死,赶紧报警,杀人啦;

警方来后直接把地上血滴进行化验,结果是B型,而且于岩松夫妇并没有外伤,足以证明血滴就是犯罪嫌疑人的;

从此于岩松的母亲和岳母领着6岁的孙女每个星期都要来派出所两次打听案件的进度,不仅让人唏嘘;

到了农安后他们又盯上教育局干部刘会新,此时刘会新正从农安县工商银行取钱,然后齐雪峰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连襟张宏伟(前郭炼油厂工人),1998年12月7日下午3点左右,张宏伟拿上了一把气枪改制的枪和齐雪峰准备好的绳子、剔骨刀以维修暖气为名叫开了刘会新的家门,这家确实有钱,杀死人后抢走了现金2000元,以及2个存折,一个有22万,一个有4万;

做完案后齐雪峰和齐雪松还特意去火葬场祭奠奶奶,结果趁机把离他奶奶不远的另外一个人骨灰盒的身份证偷走了,身份证的名字叫董喜侠,大家记住这个事情,这都是有用的线索;

1999年2月11日,这天是农历腊月26日,马上就要过年了,可是又发生了血案,到了傍晚,齐雪峰和齐雪松、张宏伟三个人来到了清真寺胡同鸳鸯楼一单元二楼居民孙守良家里,孙守良也是中心市场的个体户,孙守良主要是做装潢材料的,而且门店规模算市场里面比较大的,所以就被这些人给盯上了;

2月11日下午3点30分,孙守良和妻子孙艳关了店步行回家,光今天就赚了7000块;

几个人故技重施,利用水暖工的身份敲开了孙守良的家门,就在这三个人来回假装检查的过程中,孙守良18岁的大儿子孙德宇敲门了,这可把齐雪峰他们3个吓坏了,因为他们搞不清到底进来几个人,最后门一开原来只有一个人,孙守良的大儿子孙德宇当年18岁,是在警校读书现在在镇上的一个派出所实习,听父亲说是水暖工检查暖气,所以孙德宇也就没有任何戒备心理了;

齐雪峰怕时间长再出现意外就说屋里漏水,结果孙守良的老婆孙艳和大儿子孙德宇来到了卧室,客厅就只剩下了齐雪峰和孙守良,紧接着孙守良听到了卧室老婆和儿子的呼救声,孙守良刚要起身结果被齐雪峰的剔骨刀架在了脖子,紧接着就是尖刀和绳子弄死;

其实还有个二儿子叫孙德雪,因为当他孙德雪去他姑姑家玩了一天一夜,所以案发时间并不在家,算了命大,齐雪峰、齐雪松等人进入后用绳子把一家三口勒死,在搏斗过程中齐雪峰不小心把偷来的那张董喜侠的身份证给掉在了案发现场,最后抢走了手机、bp机、部分首饰和7000元现金,还有2万元的存折;

第二天2月12日齐雪峰拿着孙守良的存折到储蓄所写了取款单,并签了字,取走了现金20000元;

齐雪峰一边取钱,孙守良的小儿子孙德雪回家敲门喊了几声爸妈可是没有人开门,也无人应答,最后打开门后看到父母和哥哥都倒在不同的三个房间,家里柜门大开,一片狼藉,吓得孙德雪嚎啕大哭,赶紧报警,警方通过银行取钱的线索让营业员进行描述,模拟了罪犯的画像;

孙守良的老父亲70多岁了,领着13岁的孤儿孙德雪每个星期都要来派出所打听案件进度,老爷子每次来都会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10万元的现金,要给专案组当破案经费;

警察来后就发现了这张董喜侠的身份证,董喜侠,女,汉族,生于1958年10月24日,住址是黑龙江省肇东市跃进乡朝阳村华起富屯,警方就开始通过这个身份证开始找线索,这个事情还是蛮有意思的,我给大家讲讲;

董喜侠和丈夫吕洪发在1990年的时候领着2个孩子从黑龙江来到了吉林松原暂住,结果在1996年的时候董喜侠就因为生病死在了前郭县,在前郭县火葬场火化的,骨灰盒就放在火葬场骨灰存放二室,董喜侠死后自己的丈夫吕洪发就在松原市的火车站附近做水果生意,这个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卖水果的女人叫修丽霞,两个人很快就同居了,结果后来吕洪发领上2个孩子失踪了,去向不明,同年的6月12日,修丽霞也失踪了,没多久6月18日在扶余江边发现了修丽霞的尸块,那么吕洪发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这边分析,吕洪发是在修丽霞失踪前出走的,同时吕洪发也有携带董喜侠身份证的可能性,所以吕洪发就是头号嫌疑人;

来年的2月29日,警方在吉林省龙井市中朝边界一客车上抓到了吕洪发,可是审讯完后吕洪发和2.11抢劫杀人案无关,警察这边打击不小啊; 

殊不知警方已经对所有受害人的手机、bp机做了监控,1999年5月16日,凌晨2点半,警方发现孙德宇的bp机竟然活了,而且自动漫游到了长春,接下来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又有2部电话传呼了该bp机,警方立马去了长春市和吉林油田的江南地区,结果扑空了;

1999年5月末,齐雪峰单独进行入室抢劫,将一对母子打晕,结果母亲当场死亡,具体抢到钱财不清楚;

半个月有1999年6月中,齐雪峰打电话叫来了齐雪松和张宏伟,他们再次入室抢劫,将正在熟睡的女主人和60多岁的婆婆,以及一对7、8岁的儿女全部杀死了;

1999年12月16日,几个人来到了一家名叫鸿雁商都楼下,这里都是经营家用电器的门店,其中有一家店主叫王建民,妻子叫任艳荣,还有一个5岁的

小儿子,大女儿因为上学躲过一劫,这天齐雪峰和齐雪松分别用2张报纸包着剔骨刀和绳子,一张是5月12日的《中国石油报》,另外一张是6月8日的《工人日报》,报纸上面还写着几个不规则的字,还有电话号码,谁能想到就这两张报纸成为了破案的关键,几个人老规矩,利用水暖工的身份敲开了王建民的房门,进入后还是假装检查管道,摸清情况后开始原形毕露,几个人习惯性的从报纸里面拿出凶器,顺手就把报纸仍在了现场,王建民见状立马进行反抗,双方都有中刀,只不过王建民伤的是要害,而罪犯伤的仅仅是胳膊,最终一家三口被杀,罪犯再次流血,抢走现金4000元和一部手机,一台bp机,还有一些金银首饰;       

1999年12月17日,警察到现场后把幸免于难的大女儿叫来辨别两张报纸,小姑娘肯定的说这两张报纸不是我们家的,报纸上面的电话号码是6273975和7545250,紧接着对报纸上面的血迹进行化验,结果显示血迹和死者血型不符;

接下来就是对两张报纸展开排查,特别是报纸上面的电话号码,此号码在1999年6月至10月总共从松原往7545250电话打了6次,打出电话的机主是采油三厂的曲大伟,原来这个电话号码是德惠市的一个叫顾素芬的电话,警方说明用意后,对方说她经常和吉林石油集团物业公司江南维修大队的工人曲大伟有来往,正好顾素芬和曲大伟的大哥曲大波均在物业公司江南维修大队工作,两线交叉,警方把维修大队作为了工作重点;得此消息后警察开始摸排,找到曲大伟后却说这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上面的字是他在值班的时候胡乱写的,至于后来报纸去哪里了,那就不知道了; 

警方开始排查维修大队,就在排查过程中发现收发员张俊东的人往家里拿过报纸,大家还记得张俊东吗?他就是齐雪松的老婆,张俊东自称是烧炉子用,也会包一些外租的光盘,紧接着进一步审查发现张俊东的丈夫齐雪松无业,而且他有一个大哥叫齐雪峰,但是张俊东马上就说他们两个从不来往…….,张俊东说1997年的时候齐雪松在前郭中心市场卖菜,这女的到底有没有智商,哥俩从来没有来往?你把警方当傻子?这更加引起了警方的怀疑,时任警察张树良觉得事情反常就立马上报了指挥部;

张俊东是单位的收发员,专门负责报纸的收发工作,她具备一切报纸该有的条件,而且她也承认自己拿报纸回家,按照张俊东的说法家里条件很一般,但是警方发现张俊东脖子的金项链,金项链放现在不值钱,但是在90年代就是身份的象征,其次锁定齐雪松后发现他穿金戴银,左腰挂着手机,右腰夹着bp机,而且近期还买了新楼房,嫌疑进一步上升;

警方这边就开始传唤齐雪松,齐雪松当然不承认了,可是警察发现齐雪松的胳膊上有两道刀痕,警方立刻采血化验,结果是B型,于9.2案件现场发现的血型一致,重大突破,赶紧全力以赴寻找齐雪峰;

警察找到了齐雪峰在炼油厂家属区开发廊的大姨子金丽红,可是从金丽红非常的蛮横,还辱骂警察,原话如下:”你们这些狗盯着我干嘛?齐雪峰都和我妹妹离婚了,你们找我干啥?”;这么反常而暴躁的态度让警方察觉到齐雪峰绝对有问题,而且和金丽红也有来往,你看又是女人说话不注意惹麻烦了,警方决定以金丽红为突破口;

金丽红经常去小孙家串门,小孙住在宁江区铁西街油田地钻区家属楼1单元1门,小孙证实他的住宅于1999年6月下旬租给了一个姓齐的男人,每个季度900元,一个月300元的价格在中介公司签了一张协议,9月30日21点,当小孙去要第二季度的钱时,看到齐雪峰家里妻子和孩子都在(前妻和儿子),只有电视机,没有家具,有手机和bp机,他的妻子还带了很粗的项链,手链,小孙在和齐谈话中得知他常年在外做买卖,租房子住安全,可是到了1999年12月30日的时候齐雪峰却说他要搬家去外地开饭店,齐雪峰把钥匙给了小孙,坐上红色夏利出租车走了;

警方这边也找到了齐雪峰的照片,赶紧拿到储蓄所让营业员辨认,最终确认9.2案件(取张佳丽存款),凶手就是齐雪峰;

2000年1月8日,警方得到消息齐雪峰在大安市出现,可是警方赶到后齐雪峰已经消失了,原来齐雪峰感觉不太好,所以在大安市出租市场租了解放141返回了松原;

100

1月10日上午,另外一组侦查员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在松原移动电话公司存款缴费处调出了齐雪峰的三张缴费存单,经过鉴定上面的文字和阿拉伯数字与9.2和2.11案犯罪嫌疑人的笔迹相同,再一次确认了齐雪峰就是罪犯;

当天下午再次传来捷报,齐雪松低头认罪了,他交代和哥哥齐雪峰进行策划,伙同张宏伟、冯司国一起作案7起,杀死18人的犯罪事实;

与此同时,齐雪峰再次在大安市出现,指挥部快速调集了警察、武警246人,各种车辆51台,到下午的3点30分大安市成为了铜墙铁壁;

晚上8点开始对居民区出租房、公共场所、娱乐场所、城乡结合部、浴池等场所开始彻底检查,24个小时的清查结果无功而返;

1月12日上午,指挥部得到报告说齐雪峰在大安返回松原的路上,于是乎赶紧开始围追堵截,可是狡猾的齐雪峰竟然在中间的前郭长山镇改变了路线,换乘了交通工具,第二次跑出了包围圈,然后潜伏在了前郭的王府镇;

100

到了晚上19点,在金丽红的叔叔家,刚刚吃完饭躺在床上的齐雪峰悄悄进来的刑警按到床上,手枪顶住脑袋,齐雪峰终于被抓;   

齐雪峰和齐雪松顺利归案了,但是张宏伟和冯司国当时是在逃的,后面肯定是抓住了,谁也跑不了,谁也活不了,死刑是必须的,具体啥时候枪毙的不清楚。

ok,讲完了,我们总结下,话说这样的事情如何防范?虽然我不是东北人,但是东北一年中起码有半年是下雪天吧?辽宁还好点,黑龙江和吉林更冷。

我们说个现实的问题:假如说有人敲门说是供暖前的暖气管道检查你开门吗?不说东北,就其他地方会也在供暖前排查暖气管道的安全隐患,很简单,比如里面有没有水垢,有没有堵塞,有没有漏水等等问题,有人说是检查的话,一般人肯定不会有什么戒备心理,但是起码的安全意识得有吧?

1.就说我们现在吧,一般情况下真的要检查暖气设备小区肯定会提前张贴通知,或者是在社区群里发消息,某某时间对暖气管道进行安全排查工作。

2.真的来检查别一下子把门直接打开,先从防盗门或者猫眼看看,有没有穿制服,有没有工作证,如果是本小区的物业那就方便多了。

3.大人不在家,且家里是未成年人的时候就算要检查,也要避免外人进入,宁可不检查,改天等大人回来再说。

这些只能说是降低风险,不能完全杜绝,当然了时代不同了,没有啥可比性,不过生活小常识,安全防范意大家得有。

本案的主犯都是从小家庭不和谐,不是父母离婚,就是家长不管,从小就辍学,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这一点作为家长一定要重视,别人的东西不能要,别人的饮料不能喝,除非家长同意,要让孩子清楚需要经过家长的同意才能去做,从小给孩子培养安全防范意识和不侵占别人的个人财产。

辍学后再社会上认识一群不三不四的人,都是不务正业天天幻想发财,讲哥们义气,做任何事情从不考虑后果,就是干,最后触犯了法律直接去劳教所,所以即使开始没考上高中,宁可让他去职高、技校,也别让他提前走向社会打工,毕竟心智不成熟,判断问题不准确,做事情不过大脑的大有人在。

犯法后在监狱里结识了另外一些乌合之众,让自己的心理更加狭隘,从而对社会的仇恨加剧,作案的方法更加残忍,从盗窃到抢劫、然后是入室抢劫、抢劫杀人,一步步升级,有时候升级不是本意,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有人命性质就变了,杀一个人也是死罪,根本没有办法收手,很多大案要案一旦开杀就是一条道走到黑,有的是报复社会,有的是为了抢更多的钱然后隐姓埋名,有的是纯粹的心理变态。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智商堪忧的“东北五虎”系列大案

2022-8-21 22:29:55

真实故事

变态连环杀人狂-罗树标

2022-8-23 23:49: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