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父亲送给18岁女儿最特殊的“成人礼”

很多人都知道,我师爷王五五是出了名的“女儿奴”。

只要多多姐开口了,无论想吃什么,还是想要什么,师爷肯定完成。

女儿,还真是师爷唯一的软肋。

我身边那些父亲们,在外面呼风唤雨,回到家还是乖乖地让女儿在身上画上小动物。

但今天要说的这个父亲,和他的女儿的关系……就真的一言难尽了。

 

花臂姐姐接了个私活

她的一个学员,张姐,给花臂打电话说最近都不能去健身房锻炼,希望花臂来家里给她一对一指导。

张姐是一个单亲妈妈,她说儿子马上要高考,自己最近都要在家陪着儿子。

但她不希望锻炼被耽搁,于是出了高价钱想让花臂每天晚上抽出一个小时去给自己单独训练。

花臂答应了。

张姐的家,在某个小区的22层,是次顶层,装修豪华,三室两厅。

花臂还见到了张姐的儿子,17岁的腾飞

腾飞身高一米八,高高瘦瘦,少言寡语,冲着花臂只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花臂有点不开心了,本来听说张姐的儿子上高三,觉得一定会多看自己几眼,因此特别打扮了一番,结果,人家压根没搭理自己。

张姐和花臂来到卧室关上门练了起来,休息的时候,张姐会出去,站在腾飞的门外,透过开着的门缝朝里面看,监督儿子是否在学习。

花臂觉得腾飞都17岁,实在不应该这么约束,张姐说出了原因。

之前张姐对于腾飞实际上也没有管的这么严,但最近从老师那边听说,腾飞白天总是打瞌睡,精神状态不好,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几十名。

这让张姐有点紧张,和腾飞谈了之后,腾飞却说自己睡眠很好,并不承认上课打瞌睡。

于是张姐开始了自己的调查,她检查了腾飞的手机,没有看到什么问题,但没多久,张姐有了发现。

最近腾飞使用的卫生纸的数量,持续增加。

新拿出的一卷卫生纸,没几天就不见了。

张姐想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觉得孩子已经步入青春期,有些幻想也是正常的,自己实在不好直接说出来。

于是她和腾飞定了规矩,平时腾飞的房门不要锁,方便张姐随时准备一些零食和水果送进去……

这当然只是托词,没想到腾飞却同意了。

而为了给腾飞补身体,张姐每天晚上都换着法给腾飞吃好的,就没有了外出锻炼身体的时间。

看到张姐这么辛苦,花臂给出一个大拇指,觉得这才是好妈妈。

但练了一周后,花臂却在张姐家有了新的发现,她无意中找到了腾飞学习成绩下降的真正原因

 

花臂这天离开了张姐的家后,在小区外的便利店买烟,花臂的烟瘾还是很大的,抽着华子烟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便利店外的马路牙子上。

就在花臂扒拉某音的时候,有人发了一段奇怪的视频,说最近总有个变态,大晚上的用望远镜偷窥

花臂开始没当回事,本来就要划过去,赫然看到,这不就是张姐的小区吗?

估计是某音按照附近的区域来给花臂进行的推送。

再仔细一看,只见到一栋楼上有一个窗台,隐隐反着光,拍摄的是一个女孩子,低声说着快看变态,快看变态!他就在20号楼上啊……

然后一边调整了手机的焦距。

女孩的手机不错,拉进了几次距离后,看到是一个人在用望远镜进行窥视。

花臂听着20号楼,有点懵,这不是张姐住的楼吗?

接着,再按照楼层数一看,花臂站了起来,这,这不就是张姐的家吗?

用望远镜偷窥的人,难道是腾飞?

花臂决定先不告诉张姐,自己先去看一看。

之后的两天,花臂离开张姐家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在小区里等到十二点多。

但,从楼下看过去,腾飞的屋子都早早黑了灯。

花臂觉得自己的等待有些无聊,说不定当时腾飞就是随便拿着望远镜看一看呢?

有望远镜怎么了?有望远镜也不犯法啊!

花臂准备回家,突然,她一抬头看到了张姐家的对面,也就是18号楼上的一户亮了灯。

那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整栋楼上亮灯的,也不算多。

看来还是有夜猫子的嘛……

花臂打了个哈欠,朝着门口走去,顺便看了一眼张姐的20号楼,站住了。

腾飞的房间,突然亮灯了。

不过,很快,灯灭了,花臂赶紧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望远镜看了过去。

果然看到了腾飞趴在窗台朝着外面看。

腾飞看得,正是18号楼,而18号楼现在亮灯的,只有一户……

这小子,到底在看谁?

花臂来了精神,走进了张姐家的楼,坐电梯来到张姐家门外,但她没有敲门,而只是走到楼道的窗户处,用望远镜看去。

对面出现了一个正在看手机的女孩

长头发、面容姣好,女孩起身后,只穿着黑色的内衣!

花臂看了就想提醒女孩,但一想,自己根本没法提醒,总不能冲那边吼吧?

幸好女孩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穿的过于清凉,将帘子拉住了。

花臂觉得,腾飞这下应该会回去睡了吧。

突然,张姐家的门开了!

腾飞穿着一身黑,戴着帽子、口罩和眼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垃圾袋,快速走进了电梯。

花臂愣住了。

这个时间,这小子是要干嘛?

从楼上往下看,她注意到,腾飞将黑色垃圾袋扔进了单元门口的垃圾桶里。

花臂猜想,腾飞应该是看了对面穿内衣的女孩子之后,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然后抓紧时间进行了“处理”。

花臂想了下,觉得还是应该给张姐说一下,然后看看张姐怎么和腾飞来进行沟通。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真的影响精力……

等到腾飞上来进了家,花臂终于准备回去了,就在她等电梯的时候,看到地上有血

 

花臂看着白色地板上的血迹,她明明记得刚才地上什么都没有,这血是从哪儿来的?

突然,花臂想到腾飞从家里进出的时候,腾飞的所有动作,用的都是右手

右手拎着垃圾袋,可关门还是按电梯,都是右手……

为什么不用左手呢?而且当时腾飞的左手看着好像有些僵硬。

花臂心中出现了不少的疑问,她乘坐电梯下了楼,想要翻看单元口的垃圾桶。

可悲催的是,下面放着三个垃圾桶,花臂忘了腾飞到底扔在哪个里面了!

关键是,三个垃圾桶里,都装着几十个黑色塑料袋……

这样一来,面对这些垃圾桶,既然外形一样,只能一个个打开看内在了!

花臂可是有轻微洁癖的,但她还是用了四十分钟,捏着鼻子一个个看过去。

终于在最后一个垃圾桶里,找到了腾飞扔的垃圾。

之所以能够确认是腾飞的,是因为花臂看到了当晚张姐给腾飞送过去的两盒牛奶和一个水果,全都出现在垃圾袋里。

而真正引起花臂注意的,则是里面还有很多很多卫生纸

在卫生纸上,赫然是红色的

这就和张姐原本的猜测,差了十万八千里,原以为儿子用卫生纸,就是男性青春期的小冲动,结果……

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血迹,花臂陷入了沉思,这孩子是加入了什么组织?

还是被什么人给蛊惑了吗?

一瞬间脑中出现了各种可能,花臂一时没了方向,于是她在凌晨两点左右,去了A的家。

花臂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不管几点,真的是想去就去……

A顶着黑眼圈看着脏兮兮的花臂,整个人都懵了。

“你,你……你身上什么味?”

“别提了,我今天扒了三个垃圾桶!”

“哎呦喂!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有这样的癖好啊,好好好,我祝你财源广进……再见!”

A非常嫌弃花臂身上的垃圾桶的气味,想要关门可已经来不及,花臂直接推开门冲了进去。

花臂说要先洗澡,然后有重要的事情谈,A揉着眼睛问花臂,家里是停水了,还是没有洗漱用品了吗?

结果等到花臂洗澡完出来,A都已经趴在客厅睡着了。

花臂完全不知道“怜香惜玉”,硬生生将A晃醒,说了今晚自己的经历。

“哎,你说,腾飞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知道?妈呀,困死我了……现在的小孩,谁能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要不,你帮我查查吧?”

A果断拒绝了,他说最近在忙一个外地公司的网络系统,每天忙的四脚朝天,眼看就要弄出来了,可不能分了神。

面对A的拒绝,花臂也习惯了,直接走进A的卧室,捧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就出来了。

“你做的系统在这里吧?你看着办吧!不答应,我就砸了它!”

“我靠!我答应!答应还不行吗?”

看着A这么有“立场”,花臂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A叹了口气,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约着在腾飞的学校门口见面。

腾飞的高中,距离他的家非常非常近,仅仅隔了一个路口,步行五分钟左右。

A说对于这些高三的孩子,先不要急着去打扰他们,这些孩子比较敏感,也有自己的思想,不要想着去“拯救”他们。

也许他们压根就没事,根本不需要你的“拯救”或者“帮助”。

现在既然想要去了解,那就悄悄了解就行了。

花臂觉得有道理。

两个人等到下了晚自习放学,看到腾飞出来了。

A看了一眼就知道,腾飞的左手肯定有伤,连甩胳膊都不敢甩,只敢插着兜,走起路来都有点不协调了。

腾飞出来之后直奔学校门口的药店,过了几分钟出来了。

“我去问问他买了什么药!”

花臂很快出来了,说腾飞买的是消炎药,A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发现了问题,腾飞怎么没有回家呢?

他的家在东边,可腾飞走到马路对面转而往西走了过去。

腾飞要去哪儿?

A和花臂跟了过去,看到腾飞先走进了一家“情趣用品店”。

看到腾飞居然走进这个地方,花臂都愣住了,这小子搞什么飞机?

之后,腾飞又去了一家五金店,之后再次走出,径直回了家。

看着腾飞的背影,花臂分别去了这两个地方,问到腾飞分别购买了一个丝袜和一把锤子…..

“这小子想要抢银行吗?”

“打赌吧,肯定不是,这样吧,你今晚听我的,去了那个张姐家之后,这样做……”

A叮嘱了一番,花臂频频点头。

第二天晚上,A再次来到学校门口,这次腾飞出来的时间明显晚了一些。

当腾飞出来后,站在路边久久徘徊,好像在等人。

直到出现了一辆白色轿车,腾飞跟着走了过去。

白车停在了一个便利店门口,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身休闲装,面容和善,他走进便利店去买东西。

腾飞躲在白车后面,从单肩包里拿出丝袜,快速套在了头上!

 

除了丝袜之外,腾飞还拿出了一把锤子。

他看起来非常非常紧张,手抖个不停。

中年人走出了便利店,手里拎着一个购物袋,里面装满了东西。

腾飞哆哆嗦嗦刚要出去,被A一把拉住了。

腾飞懵了,他隔着丝袜看着A,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A冷静地说了一句,“你这样帮不了郝欣,反而会毁了你自己!”

车子开动离开了,中年人并没有注意到车后面蹲着的两个人。

听到A说出了郝欣的名字,腾飞呼吸变得急促,好像丝袜抑制了他的呼吸。

A将丝袜扯下来看着腾飞,“走,找个地方聊聊去?要不,就去你刚才的咖啡店吧?”

腾飞现在的样子,是吃惊中带着防备,他并不相信A,因此站在原地没有动,A笑了笑,打了个电话,花臂来了。

看到花臂,腾飞脸上的警惕满满放下了,答应和A去咖啡店。

A和花臂以及腾飞坐在了咖啡店的二楼,A开门见山,说自己知道了腾飞和郝欣的之间的事情。

“郝欣想要自杀,你想要救她,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看看你的手机,上面是不是多出了一个新的图标。”

腾飞翻看了半天,才在一个文件夹里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陌生图标,如果不是仔细寻找,很难发现。

A说这是花臂在家里,趁着腾飞上厕所的机会,偷偷拿走安装上去的。

而安装软件后,A就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查看腾飞的情况。

A口中的郝欣,20岁,住在腾飞对面楼上,就是被腾飞用望远镜偷窥的女孩。

“那是三个月前,我在楼下看到了她,觉得她,很,漂亮……然后知道了她就住在我对面楼上,于是偷偷买了望远镜看她……”

“结果,我却看到,她用刀片划自己的胳膊!”

腾飞说看到这一幕,他非常紧张,偷偷和同学说了这件事,有人觉得郝欣就是个神经病。

也有人说这个小姐姐估计是在玩某种类似于“蓝鲸游戏”的东西,都劝腾飞不要搭理她……

可腾飞做不到。

他利用小区保安室可以接收快递的机会,假冒郝欣的家人和快递小哥“沟通”,搞到了郝欣的手机号,然后偷偷添加她成了好友。

腾飞在微信里说,自己是某个“自残组织”的成员,他们,都是一群被“遗弃”的孩子。

其实腾飞说的东西,都是从网上找来的,整合一番讲给郝欣,没想到郝欣相信了。

腾飞的出现,让郝欣有了“认同感”,开始和腾飞分享起了自己自残的一幕幕,还说最终自己一定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郝欣的话让腾飞很紧张,他希望能挽救郝欣,但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郝欣提出要看看腾飞的“身体”,以此来确认腾飞是不是真的在自残,难住了腾飞。

最终为了让郝欣相信自己,这个17岁的大男孩,做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拿着刀片在自己的手臂上一下下划了过去……

看着腾飞满目疮痍的胳膊,郝欣终于相信了他,也说出了关于自己的小秘密

 

郝欣的爸爸,一直在虐待她。

而且,每天晚上都要将郝欣锁在铁笼里!

腾飞都傻眼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的父亲?

他问郝欣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跑?

郝欣说她不能报警,如果报警了,父亲就会被抓走,她不想失去父亲

腾飞真的觉得郝欣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干嘛还要去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

腾飞有段时间不再和郝欣联系,郝欣也没有找自己。

直到一个深夜,腾飞突然想起了郝欣,想要知道她的情况,于是拿起望远镜看去,结果看到郝欣穿着内衣走来走去,在她的身上,则是触目惊心的伤疤……

腾飞觉得自己是个懦夫,既然知道朋友一直在受到虐待,怎么能放任不管?

于是,他打定主意,想要去教训郝欣的父亲,结果被A拦住了。

A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本来他可以自己进行查询,但为了看住腾飞这个毛头小子,只能将郝欣和她父亲的信息,交给朋友调查。

就在等待的时候,A的电话响了。

“报警吧,郝欣一直在被亲生父亲……性侵。”

A沉默了几秒钟,果断报了警。

更多关于这个家族的秘密,被曝光了出来。

郝欣的母亲在郝欣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郝欣就这样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慢慢长大,尽管有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但都被郝欣的父亲拒绝了。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一心一意只想着照顾女儿的完美父亲,殊不知,他的内心想法,其实非常令人作呕!

他,在等待着女儿的长大……

更可怕的是,这种人群,并不在少数。

在网络上,郝欣的父亲居然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这些人往往都是单亲爸爸,他们觉得女儿就是自己最成功的“作品”。

如此完美的作品,怎么可以拱手让给别人呢?

因此,在郝欣18岁生日那天,父亲第一次侵犯了郝欣,成了郝欣的“成人礼”。

你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并没有。

郝欣说父亲并没有“违背”她的意愿,这些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而郝欣的父亲受到的最大的惩罚,不过是丢了医生的工作…..

郝欣,始终没有摆脱父亲的阴影,她和这个世界是脱节的。

因为从小到大,她基本上没有单独接触过这个社会。

每次出来,父亲都站在她的身边,不是保护,只是监视。

她对于父亲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深爱着父亲,同时又知道自己其实不该和父亲发生关系…..

在这种矛盾中,她生活了二十年。

结果,最可怜的人,却是腾飞

腾飞本来以为自己拯救了郝欣,结果呢?

郝欣不但没有离开父亲,反而将父亲丢掉工作这件事,开始记恨腾飞!

她觉得就是因为腾飞的出现,打破了自己家庭的“平衡”。

自己自残,也是自己主动想要做的,不是父亲强迫的!

腾飞的精神大受打击,几个月后的高考,失利了,考了一个非常非常差的成绩。

腾飞将自己关起来,谁都不愿意见。

七月的一天,A和花臂吃饭,花臂手里居然拿着一本关于“心理学”的书。

“卧槽,你这是要干嘛?先是扒垃圾桶,现在又看心理学,你要起飞啊?”

“不是啊,我觉得腾飞好可怜,所以打算学学心理,帮他走出来!哎,你说,郝欣跟她爸,两个人是不是都变态啊?郝欣怎么不识好歹?”

“呵呵,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之处啦,哪里有那么多圆满的结局?不过是骗骗自己罢了……没办法,这就是一个操蛋的社会……腾飞帮了她,反而遭到了记恨,太扯淡了…..”

花臂沉默了,看着窗外,点上华子,用力嘬了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故事

她也死了?

2022-8-20 17:17:30

短篇故事

危情时速:2001年发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的真实事件

2022-8-22 23:12: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