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了暧昧信息

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微信:「下次别穿小短裙了,我会担心的。」

我截图发给室友,可她还在替男友找理由。

后来,室友的恋爱脑被我治好,面对求和的渣男笑的温柔:

「想和好?那你跪下求我呀。」

 

1

我在某二手平台刷到有人售卖全新未拆封的古驰男士腰带。

而且,地址显示的是我们学校。

巧合的是,今天早上,我的恋爱脑室友刚送给她男友一条同款腰带。

出于担心,我伪装成买家去询问:

「你好,怎么鉴别真假,有小票吗?」

对方几乎秒回:「有!」

说话间,小票照片就发了过来。

嗯,确认过,就是我们宿舍那傻姑娘买的那条。

我在想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室友时,对方又发了消息过来,语气洋洋得意:

「放心,保证是专柜的正品,我女朋友买的,她可不敢买假货送我。」

我看的生气,平时就觉着这男生不靠谱,便故意顺着话音说道:「那你女朋友对你很好啊。」

「那当然。」

对方依旧秒回,「我们宿舍都知道,我有个超级舔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后面还加了个得意的表情。

我气的手机都拿不稳。

对面却开始催促,「决定好了吗?我这是全新未拆封的,卖4000很划算了。」

我没回复,下床把手机塞给了小茴。

「看看吧,你的好男友。」

周茴,我对床的舍友。

而且,我们家在本地,高中时就是闺蜜,后来相约考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专业。

又托辅导员给我们换成了同一寝室。

相识近五年,我的温柔善良傻姑娘在恋爱后成了恋爱脑。

对方有点渣,在感情上游刃有余,而周茴是初恋,感情刚刚萌芽,爱的懵懂又热烈,一头栽进了对方的温柔陷阱,拽都拽不回来。

此刻。

周茴捧着我的手机出神,然后气愤起身,气鼓鼓地出了宿舍,说要去找渣男要个说法。

我有点欣慰,她终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了。

然而——

不到一小时,周茴回来了。

且双眼红红。

 

2

「怎么了?」

我以为她受了欺负,正准备拽着她去找对方算账时,忽然被她一把抱住。

「淼淼……」

她趴在我肩上哽咽,「他都和我说了,其实是他爸爸生病住院了,他最近很需要用钱,才会偷偷把皮带卖了的……」

这傻姑娘语气里满是感动,「他到处凑钱,却没和我提过一个字,就是怕我担心,我还怀疑他……」

在她细碎的哽咽声中,我的拳头攥紧又松开。

她有没有想过,对方之前没有和她提过一个字,是因为压根就没有住院这事?

看她马上就要哭了,我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恋爱里的周茴,会蒙上眼睛捂住耳朵的去信任对方。

晚饭时,我叫她去食堂,周茴却以她肚子疼为由拒绝了。

我独自去食堂转了一圈,觉着没什么想吃的,便给周茴打包了一份鸡汤,准备自己回宿舍点个外卖吃。

然而——

推开寝室房门,却见周茴在偷偷吃泡面。

还是袋装的,最便宜的那种。

我愣了两秒,又心疼又有点生气。

「周茴!」

周茴匆匆起身,把她那碗冒着热气的泡面藏到了身后。

我走过去,瞥了一眼垃圾桶里「小鸡炖蘑菇」的方便面包装袋,「没钱了?」

周茴讪笑一声,「嗯。」

「钱呢?」

尽管已经猜到了,我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果然。

周茴摸摸鼻尖,「我不忍心看他日子过的太辛苦,把钱都留给他了。」

……我心疼又无语。

真是恨铁不成钢。

我把打包好的鸡汤放在她桌上,没好气地道:「给你的小鸡炖蘑菇面加点鸡汤吧。」

周茴抱着我在脸上亲了一口,「下个月发生活费了请你吃饭!」

看她蹦跶着回去吃鸡汤方便面,我没忍住,第无数次苦口婆心:「方锐那人就不靠谱,而且他……」

周茴咬着面抬头看我,眨眨眼,「淼淼,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

我忍住杀人的冲动,在心里规劝自己:算了,尊重祝福锁死吧。

 

3

这周六是周茴生日。

这妞央着我陪她换上小裙子一起化妆去一趟酒吧,我们都还没去过。

看她那副可怜巴巴的撒娇样子,我无法拒绝,只能同意了。

周六。

下午,我们给彼此选好了小裙子,然后求着寝室里的「美妆达人」给我俩各自撸了个妆。

周茴捧着我的脸,特夸张的尖叫:「淼淼,答应我把这妆焊在脸上好吗!你化妆以后简直漂亮的不像人!」

我在她腰间软肉上捏了一下,「你才不像人……」

打闹间,方锐刚好打来电话,说他到宿舍楼下了。

周茴拉着我们匆匆下楼,生怕她的宝贝男友等急了。

楼下。

方锐今天就打扮的比较随意了,就是简单的白T加短裤。

客观来讲,方锐长相还不错,嘴巴也会说,不然也不会把这小妮子迷的神魂颠倒。

可是,不知是不是我对他固有印象太差的缘故,总觉着他面相看起来不太好。

帅是帅,就是看起来有点奸诈感。

方锐特热情的和我打招呼。

而且——

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着,方锐今天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

不像是看女友的朋友,更像是……

在看情人。

这个发现让我一阵恶寒,连忙挽上周茴手臂,隔开了方锐的视线。

晚饭后,我们一行几人去了酒吧。

除了我们三个,还有我们宿舍另外两个女孩子。

我们都是第一次去,新奇无比。

装模作样地点了几瓶不知道是什么的酒,最后选了处偏一点的卡座。

因为是初体验,我们都比较兴奋,酒一杯接着一杯。

酒劲渐渐上头,我们也少了些刚去时的拘谨,可以在座位上跟着音乐的律动微微摇摆身体了。

然而,大家都喝的有点上头时,忽然出了一点小麻烦。

有人端着酒过来,搭讪周茴。

灯光昏暗,看不太清他的脸,只隐约能看出他三十来岁,在他身后,还有两名同样握着酒杯的男人。

周茴有点紧张,小心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然而,嘈杂音乐下,那人凑了过去,高声喊道,「妹妹,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4

周茴加大声音,再次拒绝。

对方却仍不依不饶地往前蹭。

我们都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转头去看方锐,却发现半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这家伙,此刻竟已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连忙起身拽过周茴,和对方说了句「不好意思」,便匆匆想走。

然而——

还没走,便被对方拦下。

男人喝了酒,嘴里嘀咕着什么,我没听清,却见他扳住了周茴肩膀,明目张胆的开始动手动脚。

心一急,我拿起桌上的酒瓶朝他头上狠狠砸去!

「砰!」

一声闷响,酒瓶炸碎。

崩飞的碎片擦过肌肤,带来一阵尖锐痛意。

我也紧张的要命,拽着周茴招呼另外两名舍友赶紧跑,却被对方三个男人拦了下来。

眼看对方将我们围起,邻座七八名男生忽然走了过来。

推搡中,两伙人打了起来。

邻座男生们目测个个身高180+,身材紧实,人数上又占优势,把对面三人打的落荒而逃。

我松了一口气,安抚了周茴两句,连忙找到对方道谢。

「没事」,为首的男生随意摆摆手,「我们是附近体院的,看不惯这种喝点酒就找女生麻烦的社会渣宰。」

仗义出手后,男生们又回到了隔壁卡座。

为首的男生走了两步,又折回。

他垂眸看我,声音和着音乐声响起,「你们放心玩,有什么事就去隔壁桌找我们。」

昏暗灯光下,对方的脸出奇的好看。

「好,谢谢。」

勉强压下心头的狂跳,我紧张地点点头。

男生笑笑,转身回了隔壁桌。

一场闹剧告终,我松了一口气,刚坐稳,原本「熟睡」着的方锐便悠悠转醒。

他看了一眼身旁眼睛红红的周茴,一脸惊讶。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5

我皱眉看着方锐。

就……真这么巧吗?

三个中年男人一过来,他秒睡,人家一走,他又悠悠转醒了。

估计是觉着我们这边只有他一个男人,对上三个,有点怂吧。

可周茴并不这么觉着。

她眼红红地看着方锐,有点埋怨,「你怎么睡着了?」

方锐握住她的手,「喝的有点头晕,刚才怎么了?」

这傻姑娘就真的听话地讲述了一遍。

话音落下,方锐蓦地站起身,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上。

「靠,他们人呢?敢调戏我女朋友,弄死他们!」

这话说的漂亮。

于是我好心捧场,「人还没走,在那边卡座呢,去吧。」

我指了指左前方的一个卡座。

方锐愣住。

沉默两秒,他低头看向周茴,「你在这等我,我去找他们算账。」

说着,拎起桌上的酒瓶作势要走。

不过——

被周茴拦了下来。

她怕方锐过去和那三人起冲突,连哄带劝地把方锐拦了下来。

我没再说话,喝了口闷酒。

有个恋爱脑的闺蜜,真的心脏疼。

我恨不得扯着周茴的耳朵喊她放手,让方锐去,我就不信刚才还装睡逃避的他,手里的酒瓶子敢砸下去。

 

6

散场后,我们几乎踩着门禁时间回的宿舍。

洗漱卸妆后,我们各自爬上了床。

我摸起手机看了一眼,却发现有个好友申请。

一看对方的ID和头像,我愣了。

方锐?

他加我做什么?

想了想,我拉开床帘,「周茴,你男朋友加我了,有啥事吗?」

「哦」,对面床铺上,周茴没心没肺地刷着短视频,「我推给他的,他说想跟你学学插画。」

学插画?

我一头雾水,我平时是业余爱好插画,但方锐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

理由很正当,我只能同意了好友申请。

方锐最初还绷着,像模像样地问了几句关于插画的事情。

等到夜深,狐狸尾巴便露了出来。

他忽然发来消息说:「以后晚上出去别穿小短裙了,我会担心的。」

我盯着手机,一副吃屎的表情。

这话都说的出来,他是直肠通大脑吗?

深吸一口气,我截图,立马发给了周茴,「醒醒吧姑娘,看看你男朋友,撩妹都撩到你身边人身上了!」

对面床铺,周茴的短视频声戛然而止。

不过。

半分钟后,我收到了她的回应:「别生气淼淼,他应该就是关心我的朋友吧。」

「……他上辈子是救过你的命对吧?」

对面传来了周茴的笑声,她扯开床帘看我,「放心,淼淼,我百分百相信你。」

相信我有什么用?

不安分的是你男朋友啊!

看着这姑娘的笑脸,我默默的给她打字:「周茴,我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治好你的恋爱脑。」

周茴笑眯眯的回我:「那你把我变成闺蜜脑吧,你值得。」

哼,甜言蜜语。

我才不吃这套。

我退出了和周茴的聊天框,去把方锐骂的狗血淋头。

然后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7

周五,下午没课。

周茴在寝室睡觉,我则独自去图书馆,想找一些绘画有关的书来看看。

然而,却还有意外收获。

我一向不喜人多,所以拿了书后,找到一处偏僻些的位置。

正准备坐下,余光里忽然看见一位老熟人——

方锐。

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JK裙的女生。

两人并肩坐着,中间没留什么空隙,几乎贴在一起,举止亲密,甚至还共饮一瓶水。

女生含羞带怯,和方锐同看一本书,两人还时不时地贴耳低语几句。

我偷拍几张照片,发给了周茴:「看看你的好男友,图书馆一楼,赶紧过来。」

周茴秒回:「马上到。」

我则朝着方锐那边走去。

看见我的那一刻,方锐明显愣住。

贴着女生手臂的手也瞬间收了回来。

「于淼,你听我说……」

「啪!」

方锐急迫的解释声,被我一巴掌打断。

这清脆的耳光声在图书馆里格外明显,一时间,周围看书的同学们都看了过来。

「我不用听,该听你说的是周茴。」

「方锐,之前你对周茴不上心,敷衍她冷落她是你们情侣之间的事,我也不想插手。但你背着她在外面乱搞让我看见,我就不能不管了。」

方锐捂着脸,神色阴沉。

他还没说话,反倒是一旁的女生开了口,「什么乱搞?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我偏开头看她一眼,笑了。

「难听?我还有难挨的,你要不要试试?」

说着,我举起了手臂。

女生瞬间噤了声。

她也不算无辜。

我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一刻,这姑娘抬头看我时明显有些难以掩饰的慌乱。

她应该心里清楚,方锐有女朋友。

明知故犯,那就不算无辜。

女生沉默了两秒,转头看向方锐,「你有女朋友了还来找我?渣男!」

说着,半瓶水浇在方锐头上,走了。

这姑娘反应倒快,一句话,半瓶水,瞬间把自己摘了个干净。

 

8

方锐正手忙脚乱地擦着头上的水时,周茴赶了过来。

周围已经围了很多吃瓜同学。

看了他一眼,周茴眉心一蹙再蹙,最后低声道,「图书馆里不方便,出去说吧。」

说完,周茴转身便走。

方锐没说话,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我拿出纸巾来,简单擦了一下桌上地上的水,随即快步跟了出去。

我出去时,周茴已经哭了。

她指着手机里的照片质问,「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方锐揩了下额上的水,不耐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就是普通同学而已,她有专业课问题来问我,单独去一个教室不方便,所以才故意选来图书馆,没想到还是被你们误会了。」

他还说的很委屈。

「那水呢?」

周茴指着另一张照片,「普通同学,需要共喝一瓶水吗?」

方锐看了一眼照片,嗤笑道,「让你朋友下次照清楚点,我喝的时候嘴巴根本就没有碰到瓶口好吗?」

「渴了,但是我没带水,就借人家的水喝了两口,而且连瓶口都没碰到,周茴,你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方锐越说越有理,竟开始反客为主:

「周茴,我是和你谈恋爱,不是卖身给你了。总不能和你在一起后,我连一个朋友都不能有,正常社交都不行吗?」

周茴这姑娘心思单纯,一下就被他带跑偏了,连忙解释,「我没有,但是照片上你们看起来太亲密了我才……」

「照片」,方锐冷笑一声,「你宁愿信这些找角度的照片,也不肯相信我?」

我再听不下去,快步上前,挡在了周茴身前,「方锐,你自己和别的女生不清不楚,还好意思倒打一耙?」

方锐一侧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

他沉着脸看我,「于淼,这是我和周茴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冷笑,言辞肯定。

「就算你追我不成,也不用恼羞成怒,想方设法的拆散我和周茴吧?」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了暧昧信息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结局:拯救恋爱脑室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离婚之后:你要离婚?这4个问题解决了吗?

2022-8-20 17:12:39

情感故事

我带两个娃回娘家,弟媳斗狠闹自杀

2022-8-22 22:04:08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 […]

  2. […] […]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