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如来不负卿

几百年前的冬天,在白雪皑皑,万籁俱寂的青海湖旁边,一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僧人,望着水平如镜的湖水,慨叹了他一生的光辉,随后便像唐代大诗人李太白般,飘然仙去。他正是那位如今依旧让无数诗词爱好者痴迷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大活佛,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从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到一望无垠的青海湖,他慨叹了一路,也伤怀了一路。在充满未知的未来里,他又显得非常迷茫与不安。这位来自西藏南部信奉古老宁玛教的门巴族青年,也在此继续思考着他一生的传奇。

从青年来到青海湖时开始追溯到二十三年前的早春,藏南依旧是漫天飞雪,银装素裹。一个名曰扎西丹增的中年人贫苦的家庭里,传来了他们渴望已久的婴儿啼哭,而随着这一声声婴儿哭泣,一代诗坛巨匠仓央嘉措的传奇人生,就此开始谱写。然而,在举家欢庆的同时,厄运也随之来临。这个“不负如来不负卿”的痴情且叛逆的仓央嘉措,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是上一世,即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的转世灵童。

就在仓央嘉措春心萌动的少年时期,就在他准备好风流潇洒度地过自己认为是无比自由幸福的人生时。不料有一天,他们世代生活的,宛若桃源仙境的地方,突然来了一队外地僧侣,他们的到来也打破了藏南山区许久的祥和安宁。但他们不是来旅游的,亦不是来求教的,而是受当时的第巴,德斯.桑结嘉措的委派,按照藏传佛教教法中灵通转世法则的推演,寻找这里的活佛转世灵童仓央嘉措。自此,少年时期的仓央嘉措就要即将面临远离亲友、远离自由、远离红颜知己的,与世俗欲望隔绝的格鲁派佛教不断洗礼与教化的人生,而这对一个花季年龄的他来说无疑是天雷憾首,悲恸欲绝。然而,上苍就是在戏弄他,被逼无奈下,他只好与昔日不计其数的快乐以及自己的亲人们依依惜别,踏上了自己一无所知的未来之旅。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在奢华气派的布达拉宫里,成为万众仰慕,顶礼膜拜的大活佛,对于信奉藏传佛教的人民而言,此乃三生有幸,自豪万分,并享受无上荣光,接受众生朝拜。可谓只一人居上,而千万人居下,何等荣耀辉煌啊。然而,已经担当此任的仓央嘉措却不以为然,因为他不奢求荣华富贵,不渴望万人敬仰。他只求能够做一个在市井中逍遥愉悦,一饮千钟,以及在乡野田间自由奔跑,挥毫万字的风流浪人。他只求能和自己的亲人,自己青梅竹马的红颜女友,悠闲安稳的度过属于自己的一生。因此他不断地叛逆,不习经文,不修道义。趁夜色偷偷翻出出布宫,乔装打扮做一个红尘俗世中的风流客。欣赏烟火气息,感悟尘世繁华。他一生追求的也正如此,好似文学大师琼瑶先生笔下的俗世鸳鸯,活得潇潇洒洒,并对酒当歌,把握青春年华。因而仓央嘉措的笔下也有“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书写风流浪荡,却流露着真挚情感的情诗。

夜幕低垂,一个对一切充满期待的青年从布宫墙里翻出,去市井巷陌里做一个凡夫俗子。晨曦微露,一个浑身烟火气息的风流情郎又从布宫墙外翻入,重新回到宝座上当雪域最大的王。就这样,住进布宫的仓央嘉措,也以此度过了他最痛苦的做达赖喇嘛的前半阶段人生。而后半阶段对于疯狂痴迷人世繁华的他来说,正如毁灭了生命般残酷,而这些却来的措手不及,难以预料。那是一个雪后的夜晚,仓央嘉措如同以往一样,离开布宫,去与一位貌若天仙,冰雪聪颖的卓玛幽会,不料这外表纯洁的白雪却无情的出卖了他,第巴桑结嘉措通过雪上留下的脚印,知晓了一切。没多久,桑结嘉措就下令,斩草除根,残忍杀害了仓央嘉措的爱人,那位美丽动人的卓玛小姐,从此彻底断绝了仓央嘉措所有的红尘欲望,他也不禁感慨:“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就这样,仓央嘉措风流洒脱的人生终结了,傀儡一样生活在第巴与布宫众多僧侣的严格看管下,留予他的唯有那无尽的感叹与伤感。

然而,现实总是在玩娱人类,就当人人都认为仓央嘉措一生就此定格于荣耀显赫的大活佛之位时,现实却突然来个大转弯,使人措不及防。在桑结嘉措严加看管仓央嘉措不久后,在以格鲁派佛教为首的噶丹颇章政权与藏地拉藏汗日益深化的矛盾中,第五代第巴,德斯.桑结嘉措惨遭敌人杀害,而他致力一生扶持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也未幸免于难,仓央嘉措被人诬陷,以反动罪状告清廷。于是当朝皇帝康熙下令,缉拿仓央嘉措,要其进京述罪。从此一位万人尊养的大活佛瞬间沦为阶下囚,仓央嘉措此次不仅仅丢失了精神的生命,就连真正的性命也无法保住了。羁押他的队伍,从拉萨出发,一路辗转,而此时的他亦是面色惊恐内心悲痛,这万念俱灰的经历带给他的更是无比沉痛的打击,他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他也不想知道,但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他一生追求的闲适自由,此生再也无缘给予他了,这也将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此刻,时间又回到二十三年后的那个寒冬,在寒风凛冽的青海高原上,在满目凄凉的青海湖旁边,缉拿仓央嘉措的队伍也停下来休整,队伍里的人们纷纷拿出牦牛肉干和青稞酒,在曾经碧波荡漾的青海湖旁,欣赏着湖面雪景补充体力,并兴高采烈的诉说着胜利者的喜悦。而作为失败者一方的仓央嘉措却默默离开人群,在一小块景色依旧优美,且生机盎然的湖畔,静静坐下,双手合十,念诵着经文,为自己曾经美好的一切祈祷与超度,也为自己悲惨到不堪回首的人生超度。时间流逝,年华轮转,这个一心只想追求最平凡生活的痴情才子,在闭上双眼诵经后就再也没有睁开。是的,一代诗歌才子,一代情僧,就此永远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他始终眷恋与热爱的市井和乡野。即使坊间仍然流传着,仓央嘉措其实是被人偷偷救走,重新获得自由,便隐姓埋名做了一辈子风流才子等的传闻,但真实的历史却依然是如此凄惨悲凉。而作为后人的我们,则更希望此传闻能永久流传下去,让一代又一代的更多的文化爱好者,心中也能够产生如许美好的印记吧。

“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于我,不飞遥远的地方,只到理塘就回。”这首如今被藏地网红唱过,且家喻户晓的诗篇,正是出自那位僧界情痴才子仓央嘉措之手,据说也是其绝笔之作,因而则借此希冀,愿仓央嘉措如理塘的格桑花和美景般,永远装点着世间的万物,并照耀着无数勇敢追求理想与爱情的人们。愿仓央嘉措能够在一代又一代人们心中永生。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散文生活

回首山河已是秋

2022-8-15 23:21:00

散文

我的姐姐

2022-8-24 21:23: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