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两个娃回娘家,弟媳斗狠闹自杀

1

王苗苗带着两个孩子,“妈,许静现在……”

“苗苗,你不能答应她啊,这两个孩子姓许,当时你肚子里孩子出事的时候许明昌都没有过来看你的。”

“妈,这跟许明昌没关系。”

“你跟他们家没有关系了。”

“许静对我挺好的,她……她跟许明昌不一样,我当时出事,她不是也来家里看过我吗?”

“这不是一回事!”

于珍香激动起来,“苗苗你告诉我,你……”

她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了许静了?”

“嗯。”

王苗苗嗯的这一下,于珍香心里重千斤了,她犹豫了一阵子,“带多久?”

“十天半个月,平时孩子读书,就周末周日在,我去接送,就当帮他们一个忙,他们现在真的很难。”

于珍香眼睛发酸,她想说,我们家现在也难。

想了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王苗苗答应了,她说什么也没用了。

“那,那没办法,你带回来吧。”

“妈……”

“嗯?”

“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什么气呀,你都答应了,在送回去也不合适,你要帮就帮吧,只是你帮了她,她不一定会感谢你,反而搞不好还会麻烦你。”

“我就帮这一次,她给我打了电话,我过去医院看到的时候,我不忍心拒绝”

“嗯,回来吧,回来吃饭了。”

挂完电话,于珍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见熊燕从房间里出来,正在看手机的短视频,和她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2

于珍香心里闷闷的,提醒她,“你别看手机了,对眼睛不好。”

熊燕没理她,直接去了厕所里,眼皮都没抬一下。

于珍香被她都快气死了,明明是她气人,还非要跟王子阳说,是家里嫌弃她,瞧不起她。

她承认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瞧不起,这个身份,闹出这么多事,让人瞧得起很难,可是后来王子阳带她打胎,把婚离了,在家住下,她就当自己儿媳妇来对待了。

她已经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了。

熊燕上个厕所一直在刷手机,各种短视频的声音,于珍香装看电视,其实就是在等她出来。

她上个厕所少说十分钟,有时候半小时都能蹲,也不知道是去看手机还是上厕所。

“熊燕,你坐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熊燕看了一眼老太太,本不想坐过去的,但还是给了她一个面子,坐在她边上。

客厅改成了超市,里面堆着杂七杂八的东西,熊燕很嫌弃,觉得家里乱。

她甚至觉得王苗苗就是故意给她添堵才弄个超市来的,又赚不了几个钱,还占地方,非挑在她打胎后坐小月子的时候搞这出。

她对于珍香和王苗苗一样,很自然的冷淡,不想和她挨得太近了。

“熊燕,我应该和你单独谈谈,之前我问你话你都不开口,但有些事啊,必须你亲口告诉我。”

3

熊燕对她没有称呼,按理说她和王子阳现在这种关系,叫声“妈”也不过分,可她不喜欢于珍香,阿姨都懒得叫。

她直接道,“你有什么事?”

于珍香被她这语气弄得有点难受,但她心想,一个长辈跟晚辈计较什么,熊燕搞不好脑子就是不清楚,不会为人处事,她岁数才那么点大,又没读过书,家里重男轻女也不怎么管她,着实可怜。

“熊燕,虽说之前的事过去了,但我不得不问问你,你跟你前夫那边,真的断干净了吗?”

“你什么意思?”

“离婚了我就希望断干净,不要再因为那边的事牵连到子阳,他还年轻,这辈子还很长,以后在社会上也要有所发展。”

“你的意思是我耽误他发展了对吧?”

于珍香察觉她话中句句带刺,可熊燕声音有气无力,难让人这样揣测。

“你别钻牛角尖,你就实话告诉我,你跟你前夫刘俊,自打离婚后,打胎后,有没有联系。”

“没有。”

“你大姐嫁给刘俊的哥哥,他们是一家人,你大姐有没有联系你?”

“也没有。”

“孩子的事你前夫没过问吗?”

“没。”

于珍香有点急了,她本就是急性子,声音不自觉加大,“熊燕,你跟他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把话都跟我说,具体怎么回事,他不可能完全不过问,这孩子毕竟……毕竟是你前夫的。”

“再怎么样也要有个交代,我就想知道你们那边的态度,这个事怎么处理的。”

4

于珍香想要的就是个心安,她需要了解事情怎么回事,然后决定下一步怎么做,不想事情不明不白,也不想事情完全不在自己控制范围内,她需要去掌握这些事,决定接下来怎么做,而不是一头雾水。

“事情都处理好了,我打胎了,也离婚了,我跟子阳打算结婚。”

“那你前夫。”

“你揪着以前的事不放,不想我们结婚你去跟子阳说。”

于珍香嗖的一下站起来,“你这人,怎么这么怪,怎么钻牛角尖,我没说不让你们结。”

熊燕关于前夫那边的事,一个字都不想提。

她大姐熊霞不久前倒是给她打过电话,问她的打算,她说要和王子阳好好过日子。

熊霞估计把这事儿跟熊家父母说了,熊家父母也打电话过来问,彩礼的事,熊燕就说给了十万给刘俊那边,解决了。

她父母那边估计是觉得在结婚还要彩礼,但听到熊燕说用来解决刘俊那边的事,就没说什么了。

熊霞跟她说姐妹的贴己话,“你可害死我了,现在都说我跟你是姐妹,你做的那些事啊,你姐夫天天给我敲警钟,怕我也跟你一样。”

熊燕冷笑,“你跟姐夫不是很恩爱吗?”

“熊燕啊,你这次做得确实是过分了,一个女人,你怎么能去偷人?”

还不是被她逼的,要是继续过下去,她肯定斗不过熊霞,搞不好刘家老两口百年后的财产她都分不到。

两姐妹就是不能嫁给两兄弟,否则立刻反目,抢财产没完没了。

赢的笑嘻嘻,输的mmp!

5

熊燕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事告诉于珍香呢,她谁都不会说,她连王子阳都不说,不然到时候肯定会惹人怀疑,熊霞已经嫁到刘家,就是刘家的媳妇,她跟熊霞联系,那就是跟刘家的人联系了,说不清楚的。

这是个极度敏感的话题。

于珍香问起这茬落在她眼中,那就成了,故意套她话了。

她怎么可能跟于珍香好好说话。

“熊燕,你现在跟子阳这样,你有的话必须要告诉我,你不能瞒着我,你知道吗?”

“你总是钻牛角尖,我问你你不说,你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你不是神经病吗你!”

熊燕起身,看了她一眼,正当她以为熊燕要说什么的时候,她一个转身,往外面跑。

“熊燕!”

对方说走就走,根本不理她,“你走什么呀你!熊燕!”

于珍香过去拉开,被她甩开手,“不用你管……”

人还没坐完小月子往外跑,外面又在吹风,于珍香气得不行,“你闹这出干什么呀,子阳在上班,你等会儿又给他打电话,那还不是麻烦他了,我就问你几句话。”

熊燕不说话,就是要走,于珍香拦不住,汗水都整出来了,“好好好,你要走你就走吧,你走……”

走了最好就别回来了。

她也在气头上,看到熊燕就忍不住火冒三丈,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事情过去没多久,王子阳电话倒是没打过来,王苗苗带了许浩许楠回来,于珍香怕露出不痛快的样子会惹得王苗苗不高兴。

6

人进来的时候,勉强笑了笑,“哎呀,都这么高了。”

于珍香以前是见过许浩许楠的,只是许浩许楠不记得她了,王苗苗深吸了一口气,“妈,那他们就跟我们住一段时间。”

“嗯,我等会儿去铺床。”

客厅里售台上摆着一堆棒棒糖,于珍香递了两根过去,两个孩子一人一根。

两个人认生,还有点不敢认。

“拿着吧,许浩,你帮弟弟拿。”

有了王苗苗开口,两个孩子这才一人拿了一根。

王家院子大,两个孩子就在院子里玩,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就玩玩桌子椅子,叠在一起又放下来。

要么就坐在地上看看蚂蚁,打发时间。

刚来新环境,两人有点认生,呆得也不自在。

于珍香吐槽熊燕,“我就希望她快点死了,真的,我以前是嫌弃她,但也没这么讨厌,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我是真讨厌了。”

岂止她,王苗苗也讨厌,熊燕什么事都不跟她们说,搞的神神秘秘,有的事可能王子阳自己都还没弄清楚。

稍微多问几句,熊燕就不乐意了,各种哭,各种委屈全来了。

这种女人,谁跟她相处都会嫌累的。

嘴硬,但于珍香心里还是有点怕,怕人跑出去出什么事,她觉得熊燕没良心啊,她做给她吃,做给她喝,在家呆这么久,也没为难过她,问她几句话她还跟她闹,一点尊重老人的意思都没有。

也不懂得感恩。

而在熊燕眼里,自己一直在寄人篱下,为了王子阳受尽了他家里人的为难,电话打过去,“子阳,你妈说我是神经病,说我钻牛角尖,她容不下我了,我活着没意思。”

王子阳吓得面色苍白,班都不上了跑回家。

 

(未完待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了暧昧信息

2022-8-21 23:04:58

情感故事

校花爱上学霸会发生怎样刻苦铭心的爱情故事

2022-8-23 23:25: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