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妇和我妈斗毒,我爸软弱拉偏架

1

王苗苗带了两个孩子回来,许家那边的,王子阳不好说。

毕竟是亲姐姐,同一个爹同一个妈,家也是同一个家,没必要算得那么清。

但于珍香对熊燕发脾气的事,王子阳很不理解。

他赶回来第一时间去找了熊燕,准备带她回来,熊燕说什么也不回来,说王家除了王子阳以外全都嫌弃她。

都在背后说她坏话,嘲笑她,瞧不起她。

王子阳看她刚打完胎不久身子弱,今天又跑出来吹了风,不好再折腾她,只好给她开了个酒店,自己回来了。

一回来看见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简单完了几句,就进屋找于珍香去了。

于珍香一看王子阳回来了,气得不行,“她给你打电话了?”

“我就知道,这一走肯定又要给你打电话,她怎么没完没了的,成天到晚……”

“妈!”

“她没事做,你是有工作的人,遇到点事就给你打电话,我看不上她这出。”

还没等王子阳开口,于珍香便生气的坐下了,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子阳,我明摆着告诉你,我真的不喜欢她,她就不像个过日子的人,我越看她越烦。”

熊燕跟他告状时,他一边安慰一变心想,熊燕在气头上,可能当时也添油加醋了,说了几句捕风捉影的话。

于珍香再怎么不喜欢她,也不会在这时候说那些话为难她。

回来一看于珍香的态度,王子阳蹙眉,“妈,她什么情况啊,你跟她说那些话干嘛呀?”

2

于珍香起身,“我说什么了?”

“你说她神经病,说她钻牛角尖,她怎么了,她不就在家吃住吗,我要跟她结婚的,之前你再不高兴事情也过去了,她现在跟我们是一家人。”

“我……”

于珍香无语,“她跟你说我骂她是吧?她根本没说完整,我骂她干嘛,我神经病啊,她就是添油加醋,她这就是个神经病。”

“妈!”

王苗苗劝,王子阳一个头两个大,简直要被逼疯了。

“你能不能对她好点,她现在这个样子你再难为她,你让她怎么活?”

王子阳直接吼了出声,“我自己把问题都解决好了,你们对她好点,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非要闹,你是不是岁数大了没事做,一天到晚闲的。”

“她才是一天到晚闲的。”

于珍香指着他,“你不信我的,你去信她的,她就不是个好东西,跟刘俊在一起能跟你好,哪天遇见更好的又跟人家跑了,这种女人我算是看明白了,就是呸……呸呸呸!”

“妈!我就是喜欢她!”

“你也是个没出息的,去跟有夫之妇勾勾搭搭,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没出息!”

于珍香骂他,“有本事就自己在外面去,别让我来给你伺候人,我眼不见心不烦!”

王子阳没说话,听她说完这话,转头就走,王苗苗连忙追上去,看到王子阳哭了,“子阳……”

“我没事。”

3

上了车直接就走了,王苗苗解释道,“妈跟熊燕肯定有点矛盾,但绝对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别多想,知道吗?”

“晚上带熊燕回来,一家人把话说清楚。”

“算了。”

王子阳这次被熊燕和家里的事逼得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心情了,他心想,搬出去就搬出去住吧,租房子,就是累点。

大不了辞了现在的工作,不坐办公室了,去下生产线。

王子阳走了,于珍香半天没说出话来,坐在客厅里浑浑噩噩的。

晚上王军回来,听说了这事儿,骂于珍香脑子不灵光。

“都这样了你还去找她的事,子阳能不跟你急吗?成天到晚正事不干。”

“不是你做给她吃,不要你做给她喝,你自然舒坦了。”

“你多学学我,别那么多话,让他们两口子自己闹,合不合适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你去插一脚……真有意思阿你!”

于珍香眼瞅着要吼人了,王军又焉下去了,“你要真是把子阳逼出去住了,我可不干,以后不住在一起感情都淡了,咱们两人老了,不指望他养老吗,你敢说吗?”

“不指望就不指望,拿钱自己请个保姆一样的。”

“你动不了了,生活不能自理,人家拿着你的钱住着你的房子,不给你吃喝,你就干瞪眼,你拿人家怎么办?”

王苗苗拧眉,“爸,不是还有我吗?”

“你呀,你以后你不嫁人吗,男方父母你不管吗?”

于珍香拿东西扔他,“够了,这个家什么不是我管,你就只知道耍嘴皮子!”

4

王军见好就收,出去院子里坐着抽烟,于珍香气得头痛,王苗苗将人扶着坐下,做饭,给两个孩子铺床。

忙完了,喊于珍香和王军吃饭,两人坐在一起,不说话了。

王军怕惹于珍香生气,于珍香也是实在不想和他再有任何交流,不想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许浩许楠俩孩子,闹腾是天生的,但到了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坐在一起吃饭,也不闹了,老老实实吃饭。

王苗苗有些许欣慰。

晚饭后于珍香去洗碗,王军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边抽烟一边叹气,“苗苗,你给子阳打电话过去,让他回来。”

“我打了,他说在外面。”

“在外面哪里?”

“酒店。”

这话被于珍香听到了,又发脾气了,“去住吧,我倒要看看他能住多久,有本事有能力,他就一辈子住在酒店别回来,别靠父母,别来找我们帮忙。”

 

“不找你找谁,你生的。”

“我生的?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于珍香发火,王军也憋不住了,“多大点事你把人逼出去,子阳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啊?”

“他死了最好!”

“我看你是老成疯子了,你个老疯子!”

“你再敢说一句试试!”

王军这次还真就说了,“我说你是个老疯子,他愿意跟熊燕结婚你管得着吗,你管孩子跟谁结婚,能过好,能生孩子就行,你管人家离过婚没有,你这点真不如我,你封建……你没我开明。”

5

于珍香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嫌弃过她离婚,明明是她自己。”

“她是年轻人,跟我们有代沟,你就少说两句,好吃的好喝的伺候好就行,来年结了婚两口子好好过,给我们早点生个孙子,你非要管那么多事!”

于珍香本就生气,王军这么一说,她就更生气了,她解释自己没有嫌弃熊燕离婚的意思,但王军不信,“算了,我亲自去把人请回来,指望你……”

“你不许去。”

“老疯子,老糊涂了你。”

于珍香拦不住王军,在儿子的事情上,王军油盐不进,非要大半夜的骑电动车去找王子阳。

而另一头,王子阳也在安慰熊燕,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看看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了,犯愁。

石阳麻药醒了后一直难受,躺在那一动也不动,说话都费劲,不愿意睁开眼睛,只能轻轻点头和摇头。

许静伺候着,“石阳,你口渴吗?”

摇头。

“石阳,你看看我。”

他睁开眼睛看看,朝她一笑,又将眼睛闭上。

麻药过去后伤口的位置太疼了,疼得头皮发麻,疼得张开嘴巴呼吸,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牵动脖颈伤口的疼痛,疼得不愿意睁开眼睛。

许静一直哭,他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到了晚上,吃了一些流食,勉强咽下去,石阳闭上眼睛。

6

许静以为他睡了,给王苗苗打电话过去,“苗苗,人怎么样,听话吗?”

“蛮好的,石阳如何了?”

“醒了,就是难受。”

“开始这间恢复期,应该是这样的,你别太担心了。”

许静擦了擦眼泪,“苗苗,要不你帮我求求明昌吧?”

“啊?”

“他要是能同意继续管着许楠,我也……我跟石阳。”

“许静,你觉得我说的话他会听吗?”

“他以前听你的话。”

王苗苗冷笑了一声,“他以前听我的话,那是因为他找不到更好的老婆了,他要哄着我,现在他虽然出了车祸,但不影响工作,他升职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为了他自己好,他谁的感受都可以不管的。”

许静擦了擦眼泪,声音优先哽咽,“我明白了,苗苗,孩子的事麻烦你。”

“你好好照顾石阳吧,别的不要考虑。”

石阳其实没睡着,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刚才闭上眼睛只是因为太疼了,他不想听到许静安慰他的话,他好久没有休息好了,想安静安静,想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和许静的日子过得更好。

他和许静还有一个女儿,他都还没抱过女儿,都没摸到过她的脸。

王军亲自去找王子阳,找到了地方,王子阳在门口看到他,“爸,你来干什么?”

“回去吧,在这住一晚上至少几百块,回去住去,外面干什么都要钱,你有多少钱够花的?”

王子阳低下头,“你回去吧。”

“怎么,熊燕不愿意回去啊?”

“你别管了。”

王军不听,非要让两人回去,让王子阳带他到酒店里去,熊燕正坐在酒店床头上,王军走过去,“熊燕啊,子阳妈老糊涂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熊燕愣了一下,王子阳也抓脑袋。

王军又道,“她说过不经过脑子,更年期,这样,我代替她跟你道个歉,你跟子阳回来住吧,这要是不在家,都不是一家人了。”

熊燕声音很小声,“那万一我回去了她又……”

“不会,你跟子阳回来住,我给你打包票,我不让她管你们的事,你自由自在的就是当自己家……你跟子阳结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未完待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生活故事

一个漂亮低端女孩打拼的故事

2022-8-21 20:33:41

生活故事

倾诉:我不能生育,老婆就怀了我同学的孩子,非要我当亲生的养

2022-8-25 20:34: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