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连环杀人狂-罗树标

这个案子我一直没讲过,已经快烂大街了,网上也是铺天盖地,各有各的版本,只是觉得这个案子很有影响力,而且在刑事犯罪史上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所以今天打算拿出来和大家聊聊,当然了是以李老师的方式和特色来讲述了,这个案子非常值得再回顾一下,我们开始吧。

罗树标这个案子的影响力有多大,可以说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这个案子就差在美国的时代广场大屏幕上滚动播放了,其传播力是国内其他案子所不能比拟的,比如说香港无线电视台和亚洲电视台都派出了当时自己单位的最强阵容,在广州各地寻找罗树标的生平蛛丝马迹,而且境外的报纸、杂志更是借此大做文章,而且夹杂了恐怖色彩和夸张的手法,渲染此案的神秘感,比如说“凶手奸杀14名妓女”、“杀人狂魔取下人皮随意张挂,破案后搜出数张人皮”、“凶手将过程拍成纪录片供自己欣赏”、“凶手妻子卖人肉包子”等等,还没完,而且境外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连续数日滚动循环播放,生怕有什么遗漏影响收视率,而且这个案子还改编成了风靡一时的电影《广州杀人王之人皮日记》,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那么罗树标这个案子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呢?实际上罗树标这个这案子被害人一共有12人,全部都是女的,其中只有2名是暗娼,但是这12名女子全部被奸尸,其中有3名被害人的乳房、阴部、肛门等器官被割了下来,至于什么录像啊,人皮啊、人肉包子啊都是假的,都是为了收视率和博眼球而已,如果在网上再看到这样的文章直接忽略就ok了,全是胡编乱造。

先介绍一下今天的主人公,奸尸恶魔-罗树标,罗树标,男,生于1954年8月22日(放现在已经快70岁了),广州市珠海区,他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由于父母为了一家人的口粮日夜奔波,压根没时间管孩子,导致罗树标的教育出现了问题,更雪上加霜的是罗树标小学刚毕业就碰上了文革,文革大家都很清楚,那个年代简直就是乱的不行,认为读书没啥用,打砸还有理,就是这么一个社会风气,但是罗树标“依旧奋斗”在学习的第一线,还上了高中,罗树标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在他上中学的时候,当时他们全校有2000多人,通过选拔只有罗树标一个人脱颖而出参加了去少年宫的活动,剩下的人都没有选上,谁知道当时的选拔机制和规则是什么,罗树标就开始认为自己的IQ爆棚,罗树标确实有点脑筋,比如他喜欢做木工,爱研究电器维修和一切机械的东西,只可惜没有用在正道。

上中学期间,不过细心的人不难发现,罗树标“学坏了”,罗树标在学校走路的时候故意接近女学生,同行中还趁机用胳膊肘碰触女生的乳房,拥挤的时候故意夹在女生身后,以这种紧贴的方式满足自己对异性的渴望,直到1972年18岁的罗树标高中毕业了。

100

毕业后的罗树标在家无所事事,结交和一群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跟这些人能有什么好结果,整天小偷小摸,贪财好色,慢慢的从小偷小摸到盗窃,2年后1974年罗树标就因为盗窃罪被公安机关抓了,强制劳教2年。

在劳教所的2年,罗树标不但没有改邪归正,反而觉得自己被冤枉,遭到了社会的污蔑,社会亏欠我,就在这个上山下乡的年代,罗树标开始仇恨社会,我就不上山,也不下乡,我就要待在家里吃吃喝喝,可是吃吃喝喝得有钱啊,所以罗树标继续了自己的盗窃生涯。

让罗树标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第一次盗窃就发生了命案,这也是罗树标杀的第一个人,1977年8月2日,23岁的罗树标携带了一把螺丝刀来到了广州市的一个研究所,因为罗树标对这里比较熟悉,这个研究所办公楼旁边是一个露天舞台的化妆间,就是演员上台前化妆的地方,由于工作需要就把这个化妆间改成了女工宿舍,罗树标非常清楚这个事情,到了凌晨2点罗树标偷偷进入了女工的宿舍,由于是8月份,天气很热而且有月光,罗树标利用月光走进了一个女工的卧室进行偷盗,可是罗树标看到月光下女性的身体就把持不住了,关键是隔着蚊帐都能看到女的只穿内衣,而且没有盖东西,较好的身材把罗树标迷的是神魂颠倒,当时这个女生只有20岁,在研究所里面当厨子,罗树标马上就把计划改了,罗树标解开自己穿的短裤,轻轻的打开蚊帐,没有什么紧张和犹豫,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把女孩压在了自己身下,女孩子迷迷糊糊的一下子懵圈了,罗树标见状一只手直接捂住对方口鼻,下半身不老实的开始乱搞,女孩子的反抗愈发强烈,罗树标慌乱中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猛烈的击打女孩头部,紧接着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螺丝刀在女生头上一顿乱捅,提起裤子慌忙离开了现场。 

女孩当时并没有死,由于发现的太晚,失血过多,刚送到医院人不行了,这就是罗树标杀的第一个人。

杀了第一个人罗树标也慌啊,他就在家等着,看会不会被抓,但是由于文革问题,社会还没有恢复元气,虽然警察进行了侦破工作,但是最终没有抓住凶手,罗树标就这样死里逃生,文革救了他,遭殃的会是更多人,罗树标觉得风头已过,自己平安落地,从此更加嚣张。

在家里躲了2年的罗树标再次继续盗窃,重出江湖的罗树标于1979年1月再次因为盗窃被抓,因为数额不大,所以只是劳教,但是这次直接劳教3年,一次次的被抓,非但没让罗树标改变,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不仅仇恨社会,还仇恨起了公安机关,很快二进宫结束,罗树标出狱了。

这次出狱后罗树标来了桃花运,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罗树标认识了住在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的小曹,这个小曹并不是广州人,而是河南开封人,当年小曹比罗树标大5岁,大约33岁的样子,罗树标利用自己本地人的身份和小曹急需有个本地人照顾自己,所以相互彼此需要,罗树标怎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没有几天就把小曹拿下,两个人很快就确认了恋爱关系,罗树标果然是神枪手,没多久小曹怀孕了,那还咋办?赶紧结婚呗,小曹给罗树标生了一对儿女,罗树标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了,小曹哪里知道罗树标是一个有罪的人。

婚后的罗树标压力更大了,因为之前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家里多了3张嘴,罗树标必须加大盗窃力度,1982年2月份,罗树标行窃再次东窗事发,三进宫开始了,这次直接给判刑,广州市郊区人民法院判处罗树标有期徒刑4年6个月,连续三进宫,罗树标认定一定是社会与他作对,社会非常的对不起他,我罗树标要报复社会,你们给我等着。

这一次判刑对罗树标的影响很大,1987年罗树标出狱了,出狱后的罗树标还是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罗树标就迷上了看录像带,特别是香港电影,其中一部《羔羊医生》让罗树标看了一遍又一遍,可以说是爱不释手,而这部电影就是用香港雨夜屠夫林过云的真实案件改编的(林过云案的内容就是出租车司机林过云肢解4名无辜妇女案),迷上的另外一个电影就是讲述一个英国货车司机杀害8名妓女并且埋在自己家后花园的录像带名字叫《雾夜屠夫》也把罗树标迷得是不行不行的,可以说这两部电影对罗树标的人性和性格都产生了扭曲的改变,这还没完,罗树标还弄到了一些欧美的黄色录像带,罗树标迷上了嫖娼,也花了不少钱,录像带里面除了色情,好夹杂着变态、虐待、捆绑、抽打等情节,他看这些东西不仅看画面,更重要的是过程,看如何性虐待,如何发泄性欲,如何让一个女人主动服务,如何激发自己的潜能,罗树标一边学习,一边预谋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公安部门你们给我等着,我要给你们制造麻烦。

就这样,罗树标开始了自己的杀人狂魔之路。

1990年2月7日,36岁的罗树标开启了连环杀人的第一幕,这天罗树标在家里看黄片,一下看了好几部,罗树标憋不住了想嫖娼,可是又不想花钱,所以就开上了自己的小货车(0.6吨小货车,广东01-23913),从黄埔村出发寻找猎物了。

100

罗树标开面包车在路上慢悠悠的溜达,22岁的女青年钟小姐正在车上从广州赶回市桥,市桥在番禺区,结果小钟就把车给坐错了,所以她就只能从新二赶到赤岗搭车,这一幕就让罗树标看到了,罗树标看到小钟穿着绿毛衣,蓝色的西裤,小钟也是外地人,主要是飘逸的长发和那丰满的身材,看的罗树标直流口水。

罗树标(慢慢的把车开到小钟的面前,脸上笑呵呵的说):小姐,我正好去市桥进货,可顺便送你过去。

小钟(疲惫的身体):是吗?那太谢谢你了。

突然的“好心人”让小钟迷失了,她连忙感谢罗树标,自己却很累的斜着休息一会,不远处有一个小卖店,罗树标停下车买来了饮料和饼干,上车后轻轻叫了一下小钟,吃点东西吧,小钟也是不客气,低着头就吃,罗树标趁其不备直接掉了一个头,小钟压根么有察觉,罗树标要把车开到自己早已经预谋好的作案地点,新洲奶牛场附近的一个偏僻石头厂,车一停就扑向了小钟。

结果小钟还在吃着饼干,嘴巴里的饼干都没有咽下去,一部分还用牙咬着,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小钟开始拼命的反抗,并警告罗树标: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去告你,我去报警。 

罗树标看小钟不从,便恐吓小钟:你下车,给我马上下车,小钟直接拉开车门就要下车,结果罗树标再次看到丰满的身材后兽性大发,又扑上去狠狠的掐住小钟的脖子,而且用刀把小钟压在座椅上,10分钟后小钟口吐白沫,死在了驾驶室里面,杀人后罗树标并没有慌,而是继续开车,把车开到了园艺场的香蕉林,把小钟放在香蕉林的地上,扒开衣服慢慢的欣赏小钟的身材,接下来就是疯狂的奸尸,发泄完兽欲后,罗树标把小钟的尸体丢在了旁边的鱼塘,但是又觉得离家太近了,于是把尸体再次放回车上,继续开,直到开到敦和路(珠海区)的一个工厂废气的房屋,罗树标拿下死者的首饰和钱财,然后在拿下胸罩和内裤,一顿忙活完已经是2月8日凌晨3点。 

做完这个案子后,罗树标开始藏匿起来,几乎是足不出户,警察肯定要破案啊,可是小钟是外地人,信息非常少,而且老板辗转多地,给破案带来了很多困难,最后不了了之,结果让罗树标误以为自己是犯罪天才,还口出狂言,我要和公安机关玩一场“死亡游戏”,看谁玩得过谁。

100

躲了1年的罗树标又按捺不住了,接下来的1991年是罗树标最为疯狂的一年,2月26日罗树标随身携带了一把小刀再次开上自己0.6吨位的小货车出来了,这天晚上来广州打工的20岁河南女人成为了罗树标的猎物,此女穿了一件红色的毛衣。

到了凌晨12点,罗树标把车开到了赤岗公共汽车总站,看到了前来广州打工的河南女子(不知道叫啥,我们叫她小红吧),罗树标假装拉客司机就上去问小红去哪里,小红说去冲村探亲,于是罗树标说:那太好了,我也正好去上冲村,我给你便宜一点,结果小红就被骗上了车,车子快要到上冲村的时候有一片焦林,罗树标把车开到焦林后就对小红实施暴行,小红肯定不从啊,于是和罗树标在驾驶室里面互殴了起来,弱女子哪是罗树标的对手,罗树标三两下就把小红给掐死了。

然后罗树标继续开车,最后把车开到了五山的树林开始对尸体进行强奸,罗树标一边强奸一边双手抓住小红的乳房,及其扭曲的变态心理来了,发泄完兽欲的罗树标,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割下了的乳房和阴部,然后用小红身上的红毛衣包裹着带回了家。  

100

带回家后,罗树标清洗了人体器官上面的血渍,然后摆在桌子上玩了起来,一会摆弄,一会揉搓,最后用瓶子装了起来,放在了自己家的阁楼,从此阁楼成了罗树标的“死亡游戏”场所。

罗树标现在住的地方最开始是他老婆的地方,罗树标过来后对这里进行了装修,除了正常的二室一厅外,罗树标又给上面搭起了一个阁楼,因为下面的房子是老婆和孩子住的,所以罗树标就一个人住在了阁楼,阁楼只有罗树标能打开,其他人没有钥匙,因为里面除了小红的器官外,其实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罗树标买了好几个充气娃娃摆在了阁楼,罗树标靠这些充气娃娃发泄自己的欲望,杀完人后又把死者的衣服穿在充气娃娃身上,想想都瘆得慌。

是不是很变态,那我们继续讲,1991年4月12日,罗树标开着自己的小货车出来了,一个从湖南来广州找工作的女人迷路了,结果偏僻撞见了罗树标,你说这女人的命就是这么点背,此女我们就叫她小湖南吧,小湖南被骗上了车,在一个人少的地方罗树标直接就开始施暴,小湖南肯定不从啊,于是两个人搏斗起来,就在可是突然附近来了人,罗树标直接把小湖南给掐晕了,没有死,罗树标也不知道死活,没法抛尸啊,最后罗树标直接把小湖南的尸体拉回了家,真特么牛。

到家后罗树标把小湖南弄到了小阁楼,突然发现小湖南还有呼吸,罗树标更加兴奋了,他赶紧拿衣服塞在小湖南的嘴里,另一只手捏住鼻子,就和玩一样,一会捏住,一会松开,就这么硬生生的把小湖南给弄死了。

弄死后罗树标把尸体抱在了自己的床上,脱光了小湖南的衣服实施奸尸,然后与尸体共度一晚。

到了第二天,罗树标醒来发现尸体都已经硬了,然后走下楼把老婆和儿女支开,悄悄的把尸体抱到了货车上,到了天黑再去抛尸路边。

1992年2月8日这一天是大年初四,别人在过年,罗树标在寻找发泄对象,罗树标走在街头突然看见了一个人,是个熟人,罗树标定睛一看,这不是小谭吗?我可是小谭的老客户了,这个小谭来着吉林,在广州做小姐,罗树标经常去找小谭发泄,是小谭的忠实客户,结果有一次罗树标嫖娼完毕没有给钱,小谭可忘不了,远远就发现了罗树标的小货车,清楚的记得罗树标的车牌号,小谭:我可找你好久了,你把我搞完就推下车,赖账不给钱,你以为我记不住你的车牌号?信不信我去告你?

妈呀,罗树标傻眼了,给给给,可是我没带,要不跟我去拿钱?小谭立马答应了,小谭上车后罗树标就把车开到了偏僻的地方,罗树标先下手为强直接把小谭掐死了,然后对尸体进行了强奸,抢走小谭身上的首饰和钱,以及小谭的内衣和内裤回家了。

回到家后,罗树标告诉妻子,我给你买了衣服,你试试合适吗?罗树标真的是可以,把死人的内衣裤拿回来送给自己的妻子穿,而他的妻子也不看看是不是新的,问也不问,反正你给我就要,我管它合不合适,能穿就行,照单全收,有些不合适的衣服,罗树标竟然拿出去直接变卖成现金,令人咋舌。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来了,有一次罗树标的女儿过生日,他竟然把一些死者的饰品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女儿,女儿还感谢爸爸送给她这么漂亮的手表,老婆的满足,女儿的开心让罗树标有了更多的成就感。

罗树标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把自己每次作案的心得体会写在小本子上,而且用序号标明,比如第一个案子:这个女人的特点,穿什么衣服,抢了多少财物,身体器官有没有进行切割,作案过程中有哪些失误,下次该怎么去做,后来罗树标觉得这个笔记本非常的不安全,被任何人发现都不得了,所以罗树标把这个笔记本给销毁了,可是毕竟有这么一个习惯,罗树标后来又准备了一个笔记本,但是在记录方式上进行了修改,更多的内容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1992年3月到9月这段时间罗树标嫖娼被骗了,具体怎么骗的不清楚,总之罗树标对于暗娼的仇恨简直到了极点,这段时间罗树标一共杀死了4名暗娼,而且手法非常残忍和变态。

方法都是一样的,每次开车出去,基本上都是广州的火车站,罗树标也不是说随随便便找个女的就行,她找的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外地来广州打工的女人,年龄大的不考虑,只考虑30岁以下的,20岁上下最好,另外一种就是暗娼,因为这两种人相对而言更容易得手,首先外地人来广州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死了也没法查,暗娼就更不用说了,本身这个职业就有风险,罗树标每次杀死女人后已经习惯的带回家,因为他的阁楼就是他的屠宰场,这段时间罗树标杀死的人带回阁楼后,罗树标都会先把死者的外衣穿在充气娃娃上面,然后把内衣全部摆在自己的穿上,供自己欣赏,如果内衣比较个性或者是另类的话,罗树标就会一股莫名的心理冲动,他就会拿在手上去闻,甚至还会自己穿上体验一把。

罗树标把死者带回阁楼后,先是对女性尸体进行奸污,趁还有温度,赶紧先发泄完,身体发泄完后开始整理衣物。

衣服这部分罗树标也分两类,一类是可以给家人穿的,另外一类是可以对外销售的,可以说罗树标对女人衣物的处理到了极致,

接下来就是抢到的赃物,现金直接装身上自己用,其他的手表、首饰、包等等其他东西也是分两类,一部分家用,另外一部分对外进行销售,可以说是把赃物的价值最大化,然后记录下来。

一切完毕后,然后就是尸体部分,罗树标会把女人抱在他准备好的长条桌上,他也开始总结经验了,这个桌子也是有特点的,他是有斜面的,不是板板正正的平面,而且有一个角带眼,然后下面放一个桶,没错就是接血水的,首先是铺上塑料纸,然后再放上尸体,紧接着桌子四边的塑料纸在垫高一些,血水只能从眼里流到桶里,地面上也是铺上塑料纸,以防止流到楼下,可是不管怎么说血腥味还是蛮大的。

下来就是对女性尸体的仔细观察,这个女人的身材如何,胸部是不是丰满,值不值得割下来,这个女人的阴部是不是能够满足他的幻想,如果能满足也割下来,这个女人的肛部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如果是也割下来,总站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满足自己的性变态行为。

割下死者器官后,罗树标会清理干净上面的血迹和水渍,然后摆在自己的床上供自己玩弄,手里捏着乳房,下体套上死者的阴部和肛部,就是这种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变态行为,罗树标真是独一档。

没用的身体部分罗树标会进行打包,麻袋、箱子、提包什么的都会用上,等天黑后找个地方一丢,这就完事了,然后再找下一个。

就在罗树标作案的途中,罗树标依旧继续嫖娼,1992年5月25日出事了,罗树标在外面嫖娼结果被天河区公安分局抓了,因为是嫖娼被抓所以就把罗树标送到了工读学校收教半年,在此期间罗树标发现了公安局张贴的有关杀人奸尸的协查通报,这可把罗树标吓坏了,罗树标都认为这次完蛋了,结果最后罗树标成功从工读学校出来了,可是罗树标依旧没有收手,因为他心里头痒痒,不作案就浑身难受。

有人就要问了,在家里这么搞他的老婆就没有察觉?你要说没一点察觉是不可能的,但是罗树标的老婆太懦弱了,也可以说是被罗树标调教的,首先罗树标的老婆比他大5岁,而且是外地人,他一直担心自己被罗树标甩了,所以对于罗树标是百依百顺,从来不敢顶嘴,这个家罗树标就是大爷,他的老婆主要负责做饭,种菜,经营自己的小杂货店,这里面有几个事可以证明罗树标的老婆是多么的懦弱。

他老婆知道罗树标经常在外面嫖娼,但是不敢管,怕罗树标不要自己了,最后罗树标变本加厉竟然把暗娼直接带回家玩,妻子也不敢吱声,可是为了回避儿女,罗树标才决定装修一下家里,整了个小阁楼。

另外一个事,有一个姓罗的女子从顺德来广州打工,还是老办法被罗树标骗到车上给弄死了,罗树标把尸体弄回家,先是脱掉衣服给充气娃娃穿上,然后把身上的300元自己拿着,另外金项链和一对金耳环还有2个戒指直接拿到了高第街给变卖了,将换来的钱继续嫖娼。

更夸张的事情出现了,有一位被割了器官的受害者罗树标需要尽快处理掉,罗树标开始享用旅行箱装的,可是塞不进去,所以想到了分尸,可是他又担心血太多不好处理,于是罗树标用床头柜把尸体装了起来,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尸体的血从床头柜缝隙流了出来,通过阁楼地板的缝隙流到了一楼,罗树标媳妇看到后就问罗树标这么回事,罗树标撇了老婆一眼,赶紧先过来帮我搬一下,就在搬床头柜的时候罗树标的妻子问话了。

妻子:老罗这柜子里装的什么?

罗树标:尸体?

妻子:……….咋回事?(没有觉得他媳妇有多么惊讶或者恐惧)

罗树标:昨晚开车撞了一个人,如果送医院的话需要很多钱,所以我就把他带回家了,想不到他断气了,只好装在床头柜里面,等天黑的时候扔进珠江去。

罗树标说完这些话后,自己的妻子非但没有劝说。罗树标自首,还言听计从的帮助罗树标处理尸体,清洗地面上的血迹,这就是他的老婆。

我们再说说警察那边,警方已经着急的冒烟了,自从第一个案子后广州市公安局就展开了大量的工作,罗树标案后来称为“系列女尸案”,而且是头号案件,必须破掉。

最后在广州市公安局的牵头下,同珠海、天河、东山等区的公安机关同心协力,使得案件有了重大突破,首先是通过大量调查先刻画出了罗树标的模拟画像,并且列出了嫌疑人的基本特征:

抛尸地点都很偏僻,只有本地人或者是熟悉的人才能找到这些地方,所以本地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死者有暗娼,罪犯可能爱嫖娼、凶残粗暴,有犯罪经验,排查有前科的释放人员。

罪犯一定会开汽车,通过目击者反应罪犯有一辆0.6吨小货车,很可能在新造镇一带工作或者生活。等等还有很多特征,比如变态人员,精神病患者……………………这里就不举例了。

我们正在看看罗树标这边,1994年9月19日,凌晨2点,罗树标盯上了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女子,此女叫黄红艳,时年28岁,还是采用同样的办法,在火车站黄红艳上车了,罗树标开着车一直开到了黄埔村僻静的垃圾堆旁,黄红艳警觉到不对劲,便扔下了10块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这一举动让罗树标措手不及,等罗树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黄红艳了,其实此时此刻黄红艳就在垃圾堆旁边藏匿着,这样周旋就2个多小时,黄红艳觉得安全了,所以从垃圾堆里面钻了出来,可是谁能想到罗树标压根就没有走,看到黄红艳后罗树标直接扑上去掐住黄红艳的脖子,谁知道这个黄红艳特别的生猛,黄红艳一顿反抗,疯狂的嚎叫,正好有好几辆汽车从此路过,罗树标一看不对劲,抢走了黄红艳的手袋,马上开车返回家中。

而黄红艳转头就去公安局报警了,警方拿出了罗树标的画像让黄红艳辨认,黄红艳一眼就认出了,就是他!警方大喜。

警方这边迅速出动,在发案各地区认真排查,最后警察把视线落在犯罪嫌疑人罗树标的身上,经黄艳红辩认确定无疑后,立即将犯罪嫌疑人罗树标抓获,罗树标就是这样被抓的。

警方开始对罗树标家中进行搜查,这一搜查收货颇多啊,警方在罗树标家中除搜出黄红艳被劫的手袋外,还发现罗树标的床铺上放着一堆女性的衣物,外套、裤子什么的,然后仔细搜出床头柜内还有上百件有穿戴痕迹的女性内裤和乳罩,还有割下的人体器官,以及最关键的笔记本,这还有什么狡辩的,人赃并获,经进一步勘查、审讯,证实罗树标就是系列奸杀抛尸案的作案嫌疑人。

100

100

在法庭上的罗树标几乎没用什么抵抗力,因为证据太充分了,有的家属看到死者的物品立马就确认了,而且罗树标是一个罪行累累的惯犯,小笔记本上的记录就是罗树标的作案心得体会,在铁证面前罗树标根本没有抵赖案子和翻供的必要,像这种案子几乎不会公开审理,所以很多案子的经过没有公开,那也是必须的,因为刚才太过复杂和血型,主要是影响太恶劣,等整到国际上了,这对于一个国家是有影响的,能公开的案子都是罗树标案里面相对简单的,就这几个简单的案子讲出来都让人不寒而栗,更何况那些尘封的案子,现在的媒体不靠谱,有的自媒体也是没有底线,把这个案子写的是神乎其神。

既然罗树标影响力这么大,那么检察院在审理的时候也是速战速决,只要证据充分,罗树标认罪,那就直接执行, 1995年1月20日上午10点,罗树标走进了即将开往刑场的金杯车,接下来要去广州市上元岗,这里是枪决罗树标的刑场。

100

到了上元岗刑场,罗树标在两位武警的搀扶下走下了车,武警咔咔咔的把罗树标带到了刑场的墙根下,“砰的一声”枪响了,奸尸恶魔罗树标死了。

接下来就是总结环节。

1.还是老生常谈的家庭环境,和交友不慎的后果,以及罗树标从小小偷小摸的习惯,多次的劳改并没有让他痛改前非,而是变本加厉,开始仇恨社会。

2.接触到自己从未看过的港片、欧美大片后罗树标无法自拔,开始模仿电影情节,这个确实是有的,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们学校就有同学模仿陈浩南,洪兴、东星的,打架斗殴,不过罗树标模仿的是杀人和性虐待,所以在接触新鲜事物的时候要有自控力,现在网络发达了,家长朋友更要注意孩子的生活习惯。

3.喜欢嫖娼,然后被小姐欺骗,不清楚是骗了钱还是什么,就开始仇恨暗娼,这种风花雪月场所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最好不要去,“社会很单纯,负责的是人”,这句话说的非常到位。

4.一个人来到外的,陌生人的车绝对不可以上,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最好乘坐公共交通(公交、地铁)出租车和网约车都不靠谱,发生在出租车和网约车上的案子不少,如果是结伴而行,最好是有男性的情况下那就无所谓了,一个女生还是得注意安全。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罪孽深重的齐氏兄弟

2022-8-21 22:40:03

真实故事

14年前的一起凶杀案,破了

2022-8-30 21:44: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