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

姊妹四人,姐姐排行老二。姐姐性格开朗阳光,急躁爽快,品性善良大方,嘴直心慈。平常大大咧咧,到哪里都风风火火,遇见谁都满面春风,就是遇事容易急躁,但发泄出来也就算了。

姐姐从小很独立,父母整日起早带晚在外做农活,顾不上幼小的姐姐,她都是自己与生产队里的孩子们一起自娱自乐,她与每个小伙伴都能玩到一起,今天在你家玩,明天到她家玩,爬上落下,寻找吃的,无所不能,听大姑妈说,有一次(我们家与大姑妈家是一墙之隔)傍晚时分,大姑妈煮好夜饭(就是一锅粥),就出门忙活计去了,肚子饿了的姐姐先用小凳爬上风箱,再从风箱上爬上锅台,蹲在锅台上就想盛粥吃,大姑妈回家正好看到,吓出一身冷汗,掉到粥锅里怎好?直到现在大姑妈提起这件事都有心跳肉举的感觉,很庆幸她没掉进去。可见小时候的姐姐是多么的没魂大胆。

姐姐平常很活跃,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时,也容易吵架,感觉她每次刚开始吵得很凶,到最后都没吵赢过,姐姐就是那种嘴凶心软的人,她这种性格总是容易被欺负,直到成年,成家,都是如此,好在她从未计较过,总是乐哈哈的,第二天一样该玩玩,该说话说话。其实姐姐待人特别真,任何时候都坦坦荡荡。对事情她是非黑白分得很清,绝不会和稀泥,有一说一,难免不得罪人,但她依旧坚持她的正义,从不苟且,她会不顾别人的情面表达她的爱恨,有时候说公正话会说得很冲,让人难以接受,但懂她的人都拿她当最好的朋友。

姐姐待人特别热情,是个热心肠的人。不管什么人找到她,只要她有一点的力气定使出十分劲来。常常有邻居、同事家里有事,请她帮忙,只要她做得到,她总是尽心尽力去做,感觉她浑身都充满了活力,也有人家因为身体、孩子上学等原因找到她,她都会热心地与弟弟联系,让弟弟在能力允许范围内尽力帮忙,我常在心里嗔怪她多管闲事,但她依旧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这些年我虽在政府工作,人们却更熟悉在企业上班的姐姐,遇见我都习惯地:哦,你是王勤的妹妹啊!

姐姐上学成绩不算太好,但她认真、好学、上进。在村里的学校上到初中,农村人家的女孩基本上就不上了,那时候上高中都是由各村推荐,姐姐初中毕业的这一年刚刚恢复考试,所以姐姐不甘心初中毕业就辍学,想考高中,学校老师也是鼓足了劲,准备迎考,就开始利用晚上的时间上晚自习辅导学生,那在农村小学还没有过,印象里有一次姐姐晚上想去学校上晚自习课,母亲不理解晚自习课,说:豆儿大的人还上什么晚自习?让她把明早的猪草切碎了再去,姐姐边切边哭,切好了才匆匆赶到学校去上晚自习,那年姐姐硬是通过努力终是考上了老街上的高中,整个学校仅有两名女生考上了,很不简单呢。

高中毕业第一年姐没考上大学,她很想复读再考,那时候不允许复读,爸爸就去邻近的海安县拜托熟人安排姐姐去插班复读,姐姐看着那么为难,要离开家去住校,家里还有我与弟在上学,终是放弃了,或许姐姐通过复读会考上大学,那样她定有不一样的人生,但姐姐从未抱怨过,她知进退,懂得什么时候该争取,什么时候该放下。

从学校回家待业的姐姐与母亲一起参加生产队劳动,姐姐很勤劳,不怕吃苦,哥哥外出求学,我与弟弟上学,家务活儿,农活儿有姐姐帮着,劳累的父母轻松了许多,姐姐做活儿动作快,与生产队里的姑娘们一起割麦插秧都走在前列,母亲都说她是“荒荒儿快”,在那一段时间内,姐姐几乎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姐姐那时的勤劳造就了我一直以来的懒惰。

后来父亲托人把姐姐安排到社办厂工作,由于姐姐是高中毕业生,找工作不是太难,倒也很受欢迎。从此姐姐一边工作,一边帮父母干活儿,农忙时帮忙做农活,农闲时做家务。姐姐对待工作更是一丝不苟,从磨砂轮做起,磨砂轮是个精细活,需要边磨边用标尺量,不能差一毫一厘,要有充分的细心与耐心,刚开始是手工磨砂轮,砂轮需要带水磨,很苦,冬天的手每时每刻在冷水里泡着,冻死了,下班回来手都肿了;夏天不冷,但整天泡水里手丫都烂了,每天涂药,疼死了,姐姐从未对父母喊过苦,我就承担了每天洗衣服,洗碗的活儿。渐渐地厂里的领导看到了姐姐工作认真细致,不怕吃苦,就安排姐姐做计量工作,姐姐将计量工作做得风生水起,在9000认证工作中姐姐更是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得完美,为企业9000认证工作立下汗马功劳,她做的资料成为企业申报9000认证的模板,还常被其他企业请去指导,可见姐姐并不是粗心之人,是个极其细致严谨的人。

记得姐姐参加工作后领到了第一份工资,她与母亲商量说她想与我每人织一件毛线衣,那时候拥有一件毛线衣是多么奢侈的事,母亲答应了,姐姐就买了两件篾黄色的绒线,每天晚上坐在床上,给我们每个人织了一件翻领毛线衣,我开心了好长时间,还特地穿上去老街的照相馆请陈老嗲拍了照片。然后姐姐每次发工资都会交给母亲,贴补家用,老家的房子也有姐姐的汗水。

年轻时的姐姐生得漂亮,身材瘦瘦高高,四方脸白白净净,在左邻右舍的姑娘中属她最好看。二十岁后,给姐姐介绍对象的人很多,姐姐看似强势,其实她一直很听父母的话,如果说她有时与父母闹矛盾,也是些鸡毛祘皮的小事,在大事情上她是尊重父母的意见,婚姻大事她也是听从了父母的意见,后来结婚了并不是太幸福,但姐姐从未对父母说一个不字,有时候我们也是从别人嘴里得知姐姐今天怎么了,明天怎么了,问她,她也是闭口不提,长期以来不管别人的眼光,不在意别人对她怎样,依然在她家里尽人媳,尽人妻,尽人母的职责,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着,维护着家。如今儿子已成家,并有了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孙女,姐姐可欢喜了,她出奇地疼爱儿媳妇儿,她总是把她对家的爱与责任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人知道她忍受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永远是个快乐安定的姐姐,不知道现在的姐姐是否已经苦尽甘来?

姐姐退休后,闲不住的她又开始了第二份工作,姐姐烧得一手好菜,表弟在上海做工程,就带姐姐去他的工地帮忙烧饭,姐姐尽心尽力做好每一顿饭很是辛苦,每天都会想着不同样的菜,让工人们吃得饱吃得好,受到工人的一致好评,大伙都喜欢吃她做的饭,姐姐内心得意得很,却也使得姐姐想请假回来看她两宝贝孙女都没时间,常常有点失落,就在每天与孩子视频时对着两宝贝一个劲地“乖乖肉”地叫唤着,释放着她的思念。

这些年,哥哥与弟弟在外工作,就姐姐与我正常在家,父母去世后,我们相互照顾着,更多的是姐姐照顾着我,知道这么多年姐姐的不容易,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也不怎与她去说,不想去增添她的烦恼,姐姐的性格暴燥,我怕她为我着急上火,但小镇就这么大,我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又怎能瞒过姐姐,所以姐姐常会为我担忧,我一直感觉愧疚于她,姐姐并不与我说什么,她总是会打来电话问我想吃什么,她做给我吃,或是以各种由头说她想打牌了,今晚来打打牌。我心如明镜,粗心的姐姐其实心如细发。

人生已过半,姐姐也已走在了奔六的年龄了,姐姐一生坚强,勤劳善良,每时每刻都对生活充满热情,独自扛起生活的艰辛,并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在任何困难面前从不言弃,一直乐观向上,大智若愚,或许就是姐姐内心对各种苦难最好的面对方法,有个姐姐在身边、在心里真好,前几天她又发来微信说月底回来,问我需要什么、想吃什么,她买了或是做好了带回来,我仿佛看到姐姐已放下行囊掏出手机给我打来电话:我回来了,你今晚来我家吃饭,我做好吃给你吃。

来生我还要你做我的姐姐。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散文

不负如来不负卿

2022-8-21 23:37:54

散文

归于尘土,隐于尘烟

2022-8-25 19:38: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