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狐

我的妻子最近行为怪异,我怀疑她出轨了。

以前一向体贴温柔的她,突然好像换了一个人,脾气变得暴躁易怒,一点就燃,我仿佛不认识她了。

从前不爱化妆的她,最近浓妆艳抹,花枝招展。

对我的态度却也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冷淡敷衍。

其实我也尝试着和她谈心,甚至偷偷跟踪她,可是每次都跟丢了,让我非常恼火。

这天我很早就下班了,我偷偷的推开门,听到屋子里一阵刺耳的笑声,还有男人女人说话的声音。

当时我火冒三丈,几乎想要推门而入,暴打奸夫。

当我冲到门口的时候,门虚掩着,我看着妻子站在镜子前,那张脸变得又长又尖,薄薄的嘴唇,细长的双眼向下憋着,从她喉咙里发出尖锐妖娆的女声。

良久,又发出粗壮的男声,声音不大,我听的并不真切。

我也仔细环视了整个屋子,只有她一个人。

再从她刚才的怪异行为,以及这段时间的反常,我觉得她很有可能中邪了。

我突然推开门,之前男女说话的声音嘎然停止,她也回头过来看着我,冷淡的说:“你回来了。”

我和她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同床异梦,一夜无话。

直到第二天,我遇到了我的好友李东,说起来这件怪事,他给我介绍了一个人,雷叔。

雷叔五十岁上下,做一条龙服务的,对于一些疑难杂症十分擅长。

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雷叔之后,雷叔说道:“今晚你回去,收集你妻子的三根毛发,以及她的一件私人物品,明天正午的时候,你再过来。”

回去之后,我趴在床上仔细寻找,倒也容易,找到了妻子的三根黑色头发,至于私人物品,我把梳妆台的一把木梳偷偷收了起来。

第二天正午我按照约定,把雷叔要求的东西,全都带来了。

雷叔那张干燥的脸上,裂开带着难以捉摸的古怪表情,他把妻子的三根头发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在凝视着木梳,干涸的嘴唇,半张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雷叔,怎样了,有什么问题吗?”我内心十分焦急,迫切想要得到答案。

“小张啊,你妻子被阴阳狐上身,情况不妙啊!”

“阴阳狐?”我的嘴唇僵住了,更是摸不着头脑。

雷叔跟我解释,阴阳狐半男半女,大多在深山修炼,这种物种也十分罕见,简单来说我妻子被阴阳狐上身了。

想想妻子最近的古怪行为,看来我真是冤枉她了,也急了起来,问雷叔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雷叔说这阴阳狐,十分难缠,对付起来需要花一翻功力。

雷叔给我画了两道符交给我,然我准备一个干净的坛子,把符贴在外面,并且把坛子偷偷放在角落,等待着我妻子回来。

当天我早早的回家,在市场上买了一口坛,按照雷叔说的,把符贴在坛子上,放在床下,如今就等妻子下班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忐忑,直到晚上九点我妻子依然浓妆艳抹的回到家中。

妻子回到家以后,和我怒目相对,然后对我破口大骂。

在我知道妻子被阴阳狐上身后,我内心难免害怕,一个大男人竟然吓得蹲在墙角。

妻子径直从我身边走过,从床下抱起那口坛子,撕下符咒,狠狠摔个粉碎,并且对我辱骂道:“没用的东西,你不相信我,竟然相信外面的江湖术士!”

我看着地上满地的碎片,以及妻子愤怒的表情,一点也不像被阴阳狐上身。

可是那天我听到的声音,难道都是幻觉?

或许是我最近太累了,我想多了。

午夜,当我醒来时,竟然发现妻子没在床上,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

突然想起我从前对妻子的手机定位,于是打开手机一看,竟然发现妻子现在身处118酒店!

一股从所未有的愤怒和屈辱油然而生,我披上衣服,怒气冲冲的朝着118酒店而去。

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被阴阳狐上身,这女人一旦变了心,人就变了。

当晚我来到118酒店大门,只见我妻子挽着一位男子的手,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顿时傻眼了,我妻子的出轨对象,竟然是雷叔这个江湖骗子。

“我要你的命!”

我朝着雷叔冲了上去,一记拳头狠狠砸在他脸上,我竟然被这对贱人玩弄于手掌中。

雷叔就是个老江湖,认识三教九流的人,他对我妻子说有一个剧本特别适合她,是演一个舞女。

打从这以后,妻子浓妆艳抹,开始模仿舞女,那天我在家听到的怪异声,竟然是妻子对着镜子,在背台词,难怪有男人和女人的声音从屋子里发出。

我现在就觉得,我好像是一个小丑。

“老雷,你快跑!”

雷叔眼睛都肿了,血流如注,看了妻子一眼,头也不回的跑了。

而妻子站在我面前,泪如雨下,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张龙,难道你都忘了吗,三十年的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妻子莫名其妙的话,我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我根本无暇顾及,一股兽性的暴怒从体内爆发而出,当街殴打着她。

而路过的行人,他们神色冷漠,完全把我们当透明人一般,竟然没有一个人看热闹的。

妻子满脸伤痕的从地上起身,双眼里饱含泪水,显得楚楚可怜,说道:“张龙,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闹得这么大,街上的人根本没人回头看我们!”

其实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现代人心冷漠罢了。

妻子良久并未从我口中得到答案,终于说出了那个让我恐惧的答案。

“张龙,醒醒吧,我们已经死了三十年了,这些行人,当然看不见我们了。”

我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咆哮道:“说什么疯话!”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走去。

当我看着来回穿梭的车辆,许多画面仿佛记忆闸门,一瞬间涌入我的脑袋里。

三十年前,我因为善于猜疑,怀疑妻子出轨。

并且看到妻子和一年轻男子从酒店出来,我不听任何解释,抓起男人就打,并且把妻子拖行数十米远。

妻子想要和我解释,被我当街暴揍,最后我们各自离去。

结果当天晚上,妻子出车祸身亡,在妻子死后,我才得知,妻子并没有背叛我。

那天晚上妻子和一个同事以及客户,在客户所在的酒店签约,当时妻子的同事上厕所去了,我就只看到妻子和客户出来。

加上一向多疑的我,就觉得妻子背叛了我,并且我不听任何解释,把妻子暴揍一顿后,我们各自离去。

妻子在情绪悲伤下,嚎啕大哭,竟然没有看到过来的车辆,当场被撞身亡。

我在得知真相后,悔恨无比,认为是我害死了妻子。

就在妻子死的那天,我也上吊身亡了。

“自杀的人灵魂是不能超脱的,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你在这世界上徘徊了三十年!”

妻子告诉我真相。

而她其实早就该去投胎,却为了我留在世上,不断重复刺激着我,想要让我想起,自己已死的事实。

可惜的是,妻子说出我已死的事实,违反了阴间的规定。

我虽然能去投胎,妻子却因为违反阴阳次序,被罚去畜生道。

阴间—

我和妻子站在荆棘满地的草丛中,耳畔边虫鸟聒噪,妖风横行。

在我们前方一共有三条大道。

妻子告诉我,左边那条大道是人间道,只要我朝着左边的大道走去,就能投胎,重回人间做人。

至于中间无间地狱,而最后边是畜生道,也是妻子将要通往的道路。

我望着左边那条大道,前方黑雾弥漫,阴风飒飒,没有半点光亮。

再看中间那条大道,明媚光亮,依稀还能听到不少人说话的声音,甚至市场的喧闹声阵阵从那条大道传出。

我冷笑一声,望着妻子,说道:“当年若是你提前告知,我也不会前来捉奸,我更不会苦苦在阳间徘徊三十年,这都是你的错!”

一想到过往,我就悲愤不平,狠狠瞪了她一眼,朝着中间那条大道跑去。

只听一声惨叫,我身体四分五裂,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我被那明媚的光亮刺激的成为泡影。

在我灰飞烟灭前,我看到妻子的眼泪……

尾声

“你醒了吗?”

我看着心理医生,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做了一个好恐怖的梦,一切好像真实发生的一样!”

心理医生推着金丝眼睛,嘴角扬起对我说:“相信你,现在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我点了点头,兴奋的朝着家里奔去。

因为我的善于猜忌,导致我和妻子的婚姻走到了濒临决裂,但我并不想和妻子离婚,我也知道责任在我,于是我找到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他对我没有任何开导,而是给了我一颗药,说是二战时,为了缓解美军心理压力制造出来的一种药,只要让人睡一觉,就能解决任何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惊悚故事

惊魂往事

2022-8-21 21:49:35

惊悚故事

洗衣机男孩

2022-8-24 21:37: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