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请君入瓮,雁过拔毛

贺清嘉说的,是凌释。

因为小时候来过贺家,会见到贺家姊妹,并且会那样温柔对待庶女的,身份高贵之人,只有凌释一个。

她方才前往求助,其余公子不及说话便对她不屑一顾,唯一会温柔倾听并毫不犹豫下船帮忙的,也只会是凌释。

前尘里,贺南风钟情宋轩之事闹出后,贺承宇又邀约凌释到侯府几次,幼年的情形肯定又这样上演过几次,因为贺南风自己便曾亲眼看见对方同大姐在院中说话,凌释走后,贺清嘉一个人在树下站了许久许久,眉宇间的神态便与方才一般无二。

那样温柔、深情,又无奈的叹息。

贺南风恍然明白,前尘依附祖母的大姐迟迟未嫁,不是心气太高,而是心中装了一个可望不可即的人。

难怪她会在出嫁前夜来和自己说话,那些话不是为了自家妹妹,而是出于对凌释妻子的无奈关心。所以试图指点贺南风,之后在王府该如何生存。

凌释,原来她从小就喜欢凌释。

贺南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做想。一面大姐的确不能喜欢凌释,不管是身份匹配,还是情感选择,因为如果贺家有人嫁给凌释,那只能是她,也唯一是她;另一方面,以贺清嘉的性格能说出这些话,又是出于对妹妹的全心信任,她不能伤到她的心。

“大姐,”贺南风沉吟半晌,缓缓抬眸,“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贺清嘉淡淡一笑,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大姐不知天高地厚,痴心妄想。”

贺南风摇头,顿了顿,道:“南风并没有这么想,我们贺家女子,能匹配天下任何一个人。”

她这话说得虚浮,便是红笺也不会相信,毕竟贺家三个小姐,并非都是北燕双姝。但此刻的贺清嘉听着,却觉得发自心底的温暖。

“只是,”贺南风又道,看向贺清嘉随着这转折出现的失望神色,抬手覆在对方的手背上,“我听说释哥哥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她不愿将心底话说明,此刻也还不能说明,于是只能点到为止,期盼对方领会。

“我们贺家女儿,都要跟夫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对不对。”

前尘到死,哪怕她那样辜负,凌释都从来没有纳妾。而贺南风今时,也必定要做他唯一的妻子。

贺清嘉闻言,岑寂半晌,忽而似将话说出后,反而轻松不少般,对贺南风笑了笑,道:“大姐明白,之后不会了。”

“咱们大燕人才济济,公子如玉的可不少呢。”

“对,大姐我怎么说也是文敬候府长女。”

“就是,过些日子春暖花开出去转转,保管叫公子们看直了眼。”

“你这丫头——”

姐妹都露出笑颜,闻得一旁贺凝雪梦中说了句什么,便又相互做了噤声的手势。

待贺凝雪安宁下来,贺清嘉又靠近贺南风,低声道:“你方才说凌世子喜欢的人,可是陈郡谢家的小姐?”

贺南风一怔,原来她并没有领会自己方才的意思,但也接受了凌释喜欢旁人的话。

“什么?”

“我方才在船上听人聊起,”贺清嘉道,“说逸王妃已经替世子从娘家谢氏族里相看了世子妃,那谢家小姐已经以探望姑母的名义来过王府了,王爷夫妇都十分满意,应该快下定下婚事了。”

逸王妃谢氏出自四大家族之一的陈郡谢家,替长子从娘家相看正妻,身份匹配合情合理。但前尘贺南风从未听说过此事,也许因为她那时并未关注凌释,所以不曾知晓,但凌释明显是不曾另外娶妻的……

虽然明知婚事未成,还是不由几分气闷,神情不虞道:“释哥哥才十三岁,着急定亲做什么。”

说完,便想起大哥贺承宇也是十三岁就定了亲的,一时间哑口无言,就听对面贺清嘉讶然道:

“你说的不是谢家小姐么?”

贺南风回神,一笑道:“自然不是。”

“那是哪家小姐?”

贺南风顿了顿,笑道:“这个,恐怕要释哥哥自己才知道了。”

贺清嘉猜测对方是听长兄说了什么,但又不知具体细节,于是也不好再问。

不久马车便停在了侯府门前,贺承宇神色凝重地让妹妹早些回去休息,就匆匆往父亲贺佟的书房而去。

贺南风同红笺一路回到疏影阁时已经深夜,等候多时的流云一见便道,说大房几个小姐不到亥时就回来了,水香同她们一起进的门,又去大房说了些什么,才回到疏影阁的,如今已打发睡了。

一切果然如预料般。

红笺啐了一口:“呸,吃里扒外的贱骨头。”

大房中人只怕今夜无眠了,贺南风一笑,吩咐流云准备梳洗,后者见到小姐满脸红印心疼不已,又是一番关切后,等贺南风梳洗完,就拿出露华膏替她轻轻擦拭。

红笺在一旁调置碳火,一面回头道:“小姐,明儿不去鹤鸣了吧,好好休息。”

贺南风道:“不去。段清段静会来找我的。”

段清段静便是那宫人白芷的一对龙凤双胎,也是之前在酒馆后厨救下贺南风,掳走邱盛的人。

红笺沉吟,道了声好。

谁也不会想到早在那日回程,小姐看到大房几人出门时,就预料到今晚之事。又在今夜柳清灵准时出现的那一刻,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从鹤鸣茶馆离开的第二天,贺南风又亲自回去,叫齐鸿不由讶异,说他还未得社主回复,让贺三小姐安心等候。

但贺南风却不是为之前的两个条件前来,而是告诉对方说,她眼下有一桩劫富的好生意,可以与对方共享。于是,才有了段清段静带人暗中跟随,抓走邱盛之事。

邱盛家资巨万,又跟姑母邱氏一样狭隘自私,所以自己死死掌控者大半,私产金银必定不少,这种人平素行事小心,此番却是自己送上门来。

再者,他暗地行如此龌龊之事,必定行踪隐秘,说不定邱家人尚且不知,因此将他掳走毫无风险。只要贺南风不说,世上便无人知晓去处。

这样好的劫富之机,对方又是如此明显的不仁不义,即便贺南风还未正式加入,但未光也自然应下。

此后,贺南风之所以用玉佩旁敲侧击,而不是直接点名被邱盛所抓,一当然便是如贺承宇所想,为了贺家名声,更又卖了父兄一个人情,如此两人必定更加倾向自己;二就是,若之后邱盛发生什么,此事里前后出现邱盛之名处,也只有贺佟与贺承宇的猜测罢了,跟贺南风本人没有半分关系。

想起方才大公子离开时眼睛还是气得红红的,向小姐保证一定替她讨回公道,才去了侯爷住处,大抵今晚无论夜有多深,无论邱氏有什么借口,都少不了面对父子两人的质问和怒火。

大公子哪里知晓,他那温柔娇弱的妹妹,早已经不需要兄长帮忙才能讨回公道了。

红笺暗暗叹了口气,迟疑片刻,又道:“小姐,他们会答应你那天的条件么。”

贺南风一面抹手,淡淡道:“之前只得七八分把握。”

“现在呢?”

贺南风回眸一笑,神情俏皮,“十分。”

如此,那段清段静是应该很快就会过来拜会小姐了,红笺点点头,起身替贺南风铺床,又想起什么,抬头道:“小姐,他们真能挖出邱家大爷的钱财么?”

贺南风笑道:“你不该担心这个,应该担心,到时候你家小姐那一成,该怎么花。”

即便只挖出一万两,贺南风也能得一千两,这一千两也是侯爷贺佟将近一年的俸禄,对一个十来岁的闺阁少女,可是笔极大的收入了。

红笺流云忽然便觉得快乐不少,明白疏影阁日后,可是要富得流油了。

贺南风见两人情状好笑不已,摇摇头道:“你们也去早些休息吧,明日好生盯着大伯母动向。”

“奴婢明白。”

“你们盯得好,”贺南风笑道,“小姐就带你们去倚红楼见识见识。”

“倚红楼!”两个丫鬟下了一跳,她堂堂文敬候府清贵嫡女,怎么可以去倚红楼哪种地方!

贺南风也不听唠叨,笑着将两个丫鬟推了出去,这才上床睡觉。

大抵因为平素极少如此夜深才睡。又经历了这样多的来回波折,贺南风这一宿睡得并不安稳。

第二天被流云小声唤醒时已过中午,对方一面准备梳洗器物,一面向正在穿衣的贺南风道:

“小姐,大老爷果然一早回来就去紫蘅院提了纳妾之事,不想老夫人昨晚刚同侯爷和大公子吵过,又被大老爷这么一气,当时就昏了过去,现在大夫都还在上院看着呢。”

贺南风对邱氏已然毫无怜悯,闻言淡淡道:“大伯母呢。”

“老夫人昏厥倒把大老爷吓了一跳,正后悔冲撞母亲时,没想到大夫人捡起那聂女写的词读完泪流满面,竟反而安慰大老爷,说老夫人醒后她会替他说和,让大老爷安心下去休息。”

贺南风轻笑,果真她们母子商议半宿,还是同前尘一样计谋。于是起身慢慢洗脸漱口,一面道:

“你让翠云好生盯着大房动静,随时回报与我。”

翠云是大房的洒扫丫鬟,一个月前因为家里人生病得了疏影阁救助,如今便是贺南风在郑氏身边的眼线。

流云点头,答应下来。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22216116
20220824122216116

还有南风旧相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30章:少女心,指着你

2022-8-24 21:44:41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32章:闺中好密友

2022-8-24 21:4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