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她的婚姻私隐

前情:

叶夫人手里的团扇摔出去。

“啪”地一声,落在叶柔脚下。

“好!”叶夫人咬牙道,“这便是你们夫妻俩的谋算!”

第6章:

叶柔滑跪在地,叶夫人怒气难消。

“想我堂堂国公府,虽无实职在朝,但毕竟是清门静户人家,竟沦落到要靠卖女儿攀附权势了吗?”

叶柔哭泣道:“母亲,女儿实在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叶夫人高声质问,“且不说外室子的身份,有多么遭人鄙视。就说他去年在平康坊被骗到只穿一条亵裤回家,难道是常人心智吗?想要这么糟蹋妹妹,到底是你的主意,还是钱友恭?”

钱友恭,便是叶柔的丈夫,如今在京兆府做司户参军。

 

叶夫人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说不到头,就要大口喘气。奶娘把她扶坐在八仙椅上,她的眼睛盯着叶柔发髻上颤抖的发簪,摇头道:“柔儿,你也是我亲手养大的孩子,怎么学得如此……”

辱骂的词语梗在叶夫人喉中,面对亲生女儿,她无法骂出口。

叶柔只知道哭着道歉,叶夫人挥挥手,赶她离开。

“你走吧,回去告诉钱友恭,再有如此下作的想法,我定饶不了他!”

叶柔颤颠颠起身,丫头扶住她的胳膊,她像触碰到雷电似的躲开。

“母亲,”临走前,叶柔抹泪道,“娇娇喜欢吃西市的桃酥,女儿来时过去买,已经卖完了。改日我让丫头买了送来。”

叶夫人余怒未消,手背支着额头,仿佛没有听到。

 

叶柔心如刀绞地回去,进家后先去梳洗,再到婆母面前请安。

婆母略微问了几句,劝她不要担忧娘家。

“这事闹到了早朝上,圣上都知道了,自然也会为你妹妹留意好人家。”

叶柔稍稍宽心,告退回屋。

刚进院落,便见洒扫的丫头面色不对。叶柔再走几步,就听到正房内有调笑之声。她推门而入,钱友恭正坐在春凳上,怀里抱着新纳的小妾。

因为很胖,他只要动一动,春凳便“吱呀”作响。

见叶柔进屋,小妾连忙起身,灰溜溜离去。

 

钱友恭若无其事地抬头,丢掉手中刚刚摘下的紫色肚兜,端起茶碗吹了吹浮叶。

他的手指又短又圆,像某种树枝的畸形凸起。

“怎么样?”钱友恭问道。

“不成!”叶柔的声音硬了几分,“母亲气得不行,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想要巴结户部侍郎可以,别把我妹妹往火坑里推!”

钱友恭似乎没想到素日温顺的叶柔竟敢教训起他,顿时丢掉茶碗走过来。

叶柔后退着想要躲避,手腕已经被钱友恭握住。

她忍痛蹙眉,陪嫁丫头春燕吓得跪地求饶。

“主人,求求您松手,娘子在安国公府挨了骂,这才冲撞了您。娘子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全呢。”

“滚开!”钱友恭一脚踢在春燕胸口。

 

“叶柔,你给我好生听着,”钱友恭厉声道,“丢了宰相家的婚事,你们安国公府便再无出头之日。你指望着你那哥哥能有本事吗?我呸!嫁给户部侍郎外室子,都算你们安国公府高攀了朝臣!”

叶柔紧咬牙关面容惊惶,钱友恭的手指像铁钳般,几乎把她的骨头捏碎。

“所以你当初上门提亲,是因为想要同相府公子做连襟吗?”

叶娇的婚事定在叶柔前面。

“不然呢?”钱友恭丢开叶柔,“难不成是为了你那些嫁妆?为了你这寡淡无味不懂伺候人的性子?”

他捏住叶柔的脸颊,扯得她唇角变形露出贝齿,叶柔忍痛没有呼叫,钱友恭顿觉索然无味,丢下她扬长而去。

 

丫头春燕连忙拿来活血化瘀的药水,给叶柔涂抹。

不光是胳膊,她的全身各处,遍布钱友恭施暴的痕迹。

“小姐,”春燕的泪水雨滴般落下,“咱们回去告诉夫人吧,逼他和离也好休妻也好,就算一辈子孤苦,也好过日日被人欺负。”

“不行……不行,”叶柔快速摇着头,似乎要挥走心中的念头,“妹妹被人退婚,我再和离归家,我们安国公府更加遭人议论,沦为笑柄了。我留在这里,那些想欺负我们的,起码会看在京兆府的面子上,不敢太过猖狂。”

虽然京城遍地都是当官的,京兆府的司户参军官职也不大,但总好过朝中无人。

春燕忍不住嚎啕大哭。

“这算什么事儿啊,求娶小姐的时候,他恨不得跪下。怎么娶到了手,反而不知珍惜了呢?”

“都怪我识人不明,”叶柔翻折衣袖,仔细涂抹伤痕,“他求亲的时候,母亲还不同意,说钱家读书人少,钱友恭是举荐做官,家世同国公府相差太多。可那时我贪恋他关心呵护细致入微,昏了头。”

主仆二人相互帮忙抹药,叶柔认了命,只盼早日怀上孩子,能得一点眷顾。

 

用过午膳,皇帝开口询问九皇子的事。

“真是傻子一个,把朕那么好的楠木箭匣,拿去可怜国公府。”

皇帝用帕子揩干净唇角,嘲笑道。

“这是九皇子敦厚。”

宦官之首高福捧来清茶,伺候皇帝漱口,恭维道。

皇帝抬眼抿唇。

“你没看到今日宰相傅谦那样子,朕忍了几忍,才没有笑出来。当日他做言官时,没少弹劾朕疏于教子,怎么轮到了他,儿子竟然在御街上脱裤子呢?”

皇帝哈哈大笑,惹得几个随侍的宦官连忙低头。

傅明烛当然没有在御街上脱裤子。

但是传言就是这样,越传越荒唐。

现在京都的人说,傅明烛被抬到御街上时,身上已经没有一件衣服了。说他用车板挡着私密之处,还不如户部侍郎那个傻儿子呢。

人家起码穿着开裆裤。

 

“还有那个秦落晖,”皇帝道,“他怎么那么倒霉呢?”

“也不算倒霉,”高福脸上有恰到好处的笑容,“陛下宽宥,让他和宰相结亲,也算是个好结果。”

皇帝颔首,又面露不悦。

“这媒可不是我做的,孩子们不懂事,朕只是从中说和。”

反正只是牺牲国公府而已,宰相是他的左膀右臂,还是哄着点。

高福笑着点头,皇帝又想起什么,问道:“是谁三箭逼出秦家姑娘,还没查出来吗?”

“没有。”高福道,“十六卫都在查,只是那箭头像是自制的,怎么都查不到。”

皇帝顿觉有些扫兴。

住在宫里,日子千篇一律,偶尔有点浪花,他忍不住说了又说。

“查出来,射箭的和雇人抬车的,肯定是一个人。朕觉得很有趣。”

高福连连点头。

 

宦官宫婢在宫中甬道穿梭往返,传递膳食,也收回残羹。

在一处最僻静的殿宇,九皇子李策正在伺候顺嫔用膳。

“母妃,”他的声音低沉柔和,“昨日我来看过您,送的礼物,您可还喜欢吗?那个枕头是儿子采来蒲公英,晾晒做成的。采了一年才凑够,太医说您体内火气过盛,说不定这个有用。”

“儿今日就要回皇陵去了,再见您,只能等到中秋。”

“母妃,”他又道,“儿见到一位极有趣的姑娘。她蹦得很高,跑得很快,像一团没有规矩的火,暖得很。”

李策停了停,似乎在回忆着今日短暂的见面。

“她还送这个给儿子吃。”李策从衣袖中拿出一颗桃核,桃核缝隙里的桃肉已经剔除干净。

李策像得到一个宝物,左看右看,再珍重地收回。

 

自始至终,顺嫔都没有说话。

她乖巧地张口吃饭,吃到硬物便吐出来,吐得前襟脏兮兮的。李策认真地给她擦拭干净,似乎早就司空见惯。

李策的母亲顺嫔,已经疯傻七年了。

皇帝怜悯,给她找了一处安静的院落养病。

李策走到屏风后,等母亲换好衣服,再走回来。

宫婢一面为顺嫔打扇,一面道:“每次九皇子回来,娘娘总能多吃点。”

李策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但还是点头表达谢意。

临走前,李策把随身带来的包袱放在桌案上。

“有五锭银子,几片金叶子,你好好伺候着母妃,若有什么尚药局不容易买到的药,就托人给我捎信儿。”

 

又嘱咐了几句,李策唤宦官引路,准备离开大明宫。

走到宫门口时,他遇到五皇子李璟。

璟,玉之光彩,帝王珍视之物。

李策避让到一边,对李璟施礼。

李璟是皇后嫡子,素来对李策轻视嫌弃。偶尔参加宫宴时,李策坐在哪边,李璟就要把位置换到另一边,并且在桌案上放一块泰山石。

说是镇邪。

今日见到李策,李璟也有些没好气。

“哟,”他歪头道,“又去看你那个疯娘了?”

 

其实像这样侮辱奚落的话,李璟以前也说过。

但今日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李策微弓的身子直起来,看一眼宫门外等着接他的马车,再看看李璟趾高气扬的样子,上前一步。

“你想干什么?”李璟挺胸道,“打架吗?”

李策一拳头砸在他胸口,沉声道:“打架!”

……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5章:被女人壁咚了

2022-8-24 22:35:09

夺嫡

第7章:与她亲密的男人

2022-8-24 22:37: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