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叶娇的报答

前情:

苍猊犬飞奔而来,肥硕的身子竟然像利剑一般,只一刹那便奔到叶娇面前,再高高跃起,朝着她的脖颈低头咬来。

像是在捕食一只田间白兔。

席间惊叫声一片。

第15章:

状如雄狮的苍猊犬发狂,大多数人呆若木鸡或惊声尖叫,稍微反应敏捷的,都在向后躲藏。

只有两人向叶娇奔来。

一个是肃王李珑。

他一面呼喊着苍猊犬的名字,一面挥动长剑,但因为距离太远,毫无用处。

一个是九皇子李策。

肃王开始表演时,他便向叶娇走来,此时只差了十多步,情急之下从桌案上拿起一整只烤鸡,向苍猊犬砸去。

李策明白,这是狗在护食。

 

烤鸡砸在苍猊犬身上,让它稍稍偏一下头。趁着这偏头的瞬间,叶娇已经从桌案上抄起木棍。

那是她用来砸核桃的木棍。

其余的女宾都有开核桃的铁夹,只有叶娇没有,才要来这根棍子。

棍子手腕粗,两尺长,很趁手,也方便用力。

苍猊犬露出獠牙,再次向叶娇袭来。她并未躲藏,手握木棍跃起,用尽全身力气,准确无误,砸在苍猊犬头上。

快如闪电,重若雷霆。

“咚”地一声闷响,苍猊犬沉重的身体摔在地上,血液沿着长毛滴落在地。它悲叫一声,四肢颤抖身体蜷缩,待众人上前查看,发现它已经昏厥过去。

 

“打死了?”

“真厉害!”

远处的贵人们窃窃私语,长公主唤人去抬恶犬,李策长吁一口气,走到叶娇面前。

他尚未开口说话,李珑已经到了。

“叶小姐,让你受惊,实在是本王的过错。”

他拱手道歉,叶娇惊魂未定,摆了摆手,看向李策。

“多亏你扔了烧鸡,今日该怎么谢你?”

她说着就开始从衣袖里掏银子。

他们之间,似乎说不了几句话,就要跟金银扯上关系。

李策没有半点不自在。

他神情坦然地等着叶娇给钱,笑道:“叶小姐,性命攸关,这回可要给多点。”

 

“这怎么行?”李珑看得蹙眉不解,“救人怎么能图报答呢?”

叶娇把银子放进李策手心,眯眼笑道:“救人者可以不图报答,但是受恩者应该主动回报啊。”

李珑愕然,旋即再次拱手:“本王受教了。”

他复杂矛盾,时而强硬,又时而谦逊。

叶娇周围挤满了人,宦官小心翼翼地询问:“叶小姐,真的无碍吗?需不需要奴婢做些什么?”

“需要,”叶娇丢下木棍,坐回席面,认真道,“能上热菜吗?”

之前的佳肴都是做好凉拌的,没有热腾腾的锅气。

一众人笑起来,刚刚走近的长公主和声道:“热菜即刻就上,来,叫本宫看看你的胳膊,怎么这么有力气。”

人群主动让开,长公主把叶娇牵到自己身前就座,叶娇任她捏揉胳膊,对眼下的坐席很满意。

因为这里第一个上菜。

 

李策坐回席位时,看到李璟在发抖。

“那么大一条狗!打死了?”

他表情夸张地小声惊叹,把原本对着李策的泰山石,挪到叶娇那边。

看来因为近日相处得多,他对李策已经不那么恐惧。

“应该是打晕了吧?”李策道,“我瞧着那狗还没有咽气。”

李璟连连摇头道:“狗没有咽气,我要是把她娶进门,我府上的王妃和侧妃们,就要咽气了。”

他跪坐得像是书院里的孩童,战战兢兢地纠结着,半晌才下定决心道:“罢了,这个女人我不敢要,你也别要。”

长得漂亮的姑娘有很多,没必要玩命。

李策摇头道:“好在不是每人都像兄长这般惜命,我看肃王兄,就很想要。”

 

叶娇坐在长公主身边,距离肃王李珑很近。

肃王时不时同叶娇说话,送到他面前的珍馐,也示意宦官挪到叶娇桌面上去。

此情此景不止李策注意到了,席间不少贵女也对叶娇投去艳羡嫉妒的目光。

“有什么了不起的,”李策听到一人道,“不就是打狗吗?”

“有本事你也去打。”有人低声反驳,“不过也真是奇怪,她们叶家不都是没人要,退婚的退婚,休夫的休夫吗,怎么这会儿倒勾搭上肃王殿下了。”

愤愤不平的人有很多,但肃王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他是尚武的人,喜欢身强体壮的姑娘。

叶娇这样子,起码不会像他的发妻那样,早早离世。

 

宴会过后已是黄昏,过不多久,就能看到牛郎织女星。

长公主安排贵女们绣花乞巧。

叶娇当然不会绣花,她拿着花样,装模做样把针扎进去,半晌没有动。突然又想起还不知道对面男人的名字,便向李策走过去。等问清楚,她也就准备回去了。

才走到半道,叶娇便被肃王李珑拦住。

他们站在花圃旁,宫灯闪亮,月月红轻轻摇曳,空气中是淡淡的花香。

“肃王殿下。”叶娇浅浅施礼。

“叶小姐,”李珑道,“本王想同你商量一件事。”

叶娇静静站着,等着他往下说。

因为神情太过自然,反而让李珑显得有些笨拙。

“是这样的,”李珑道,“本王府上王妃早逝,想迎娶叶小姐为妻,不知可否?”

 

他总是爱问不知可否,其实问话的语气霸道,不容反驳。

叶娇仰起脸道:“为什么?”

她问为什么,没有激动不安,更没有娇羞脸红。

李珑蹙眉道:“怎么?叶小姐不愿意吗?”

如今没落的安国公府,还有拒绝肃王府的理由吗?刚刚被退婚的你,不是该欢天喜地回去拜谢祖宗吗?

李珑眼中三分不屑,七分不解。

“我只是在问为什么,”叶娇解释道,“肃王殿下今日第一次见我,对我了解吗?喜欢我吗?当初傅明烛同我订婚后,我才得以与他见面,这才闹出后面的乱子。所以奴家若再定亲,一定要找合心意的。”

 

李珑听得心神大乱。

他没有时间了解叶娇,他今日便要向父皇求娶,到时候若叶娇拒绝,他便要独自面对二皇子一党,前途堪忧。

这么想着,李珑抓住了叶娇的手臂。

“叶小姐,”他沉声道,“本王今日像胡人一般杂耍,又陪吃陪玩,已经耗尽了全部耐心。但本王可以告诉你,你肯嫁我,便能有荣华富贵、得享荫庇。若不肯嫁,便再也无人敢娶。”

叶娇猝然退后,又被李珑拽回来,她的脸顿时通红,一面用力掰着李珑的手指,一面气道:“肃王是在恐吓我吗?”

李珑常年从军,力气很大,叶娇无法挣脱。他们就这么僵持着,忽然听到有人在花圃后扬声道:“原来叶小姐在这里。”

叶娇抬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七夕节的夜空繁星朗照,那人手持灯笼缓缓走过来,他脸色白皙模样羸弱,却身披星辰和灯笼的光芒,莫名给人无限的勇气。

李策的目光落在叶娇身上,微微点头,又认真地同李珑说话。

“这里灯光太盛,看不清星辰,我来请叶小姐移步。”

他的声音不大,却坚定无畏,像在踢开什么阻碍,踩碎什么魔障。

李珑看着李策,神情慢慢恢复温和,手也放开叶娇。

叶娇如获大赦,快步跃过去,走到李策身边。

“太可恶了,”她轻声抱怨,“以为是个皇子就了不起吗?”

李策笑笑不说话。

“姓李的是不是都这样?”叶娇愤愤不平,“我就是嫁给茄子,也绝不嫁给他!”

“向你求亲了啊?”李策幽幽道。

“他是个疯子吧?”叶娇摇头,“赶紧走,离他远点。”

 

二人刚刚走到开阔处,院内的灯光又亮了几分,披甲军士的脚步重重作响,禁军涌入,秩序井然地护卫在院中重要位置。

刹那间,就连屋顶都有人影闪过。

“怎么回事啊?”叶娇问。

李策的神情立刻肃然几分。

“圣上要到了。”他沉声道。

话音刚落,便传来宦官宣唱的声音。

“圣上驾到——”

长公主连忙带人接驾,因为先前没有准备,花园各处的公子贵女只能惶恐不安地就地跪下。

可叶娇尚未下跪,忽然有人从身后来,牵住了她的胳膊。

是肃王李珑。

“请叶小姐陪同本王面见父皇。”

李珑这次的手劲儿轻了些,可叶娇仍然无法摆脱。

她被扯着走到光影灼灼的殿内,在门口跪下。

 

“儿臣叩见父皇。”李珑叩头道。

叶娇慌乱道:“民女叩见圣上。”

叶娇垂着头,看不到皇帝的脸,她心乱如麻,唯恐李珑说出什么收不回的话。

皇帝开口道:“听说有凶犬作恶,朕担忧你们的安危,特地赶来。看到你们都好好的,朕也就放心了。”

叶娇莫名觉得,皇帝并不怎么担忧,他只是很开心能出宫一趟。

皇帝接着又问:“李珑,你牵来的女子,是谁啊?”

叶娇的头垂得更低,然后她听到李珑的回禀。

“这是儿臣想要求娶的姑娘,安国公府叶氏,求父皇恩准。”他声音恳切,似乎自己已与叶娇两情相悦。

如果不是在觐见皇帝,叶娇很想踢李珑一脚。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皇子们都是这么不要脸吗?

……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14章:让她心动的妙计

2022-8-24 22:46:01

夺嫡

第16章:跪求赐婚

2022-8-25 23:16: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