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被灌醉,男友想要硬上弓

阅读其他篇章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了暧昧信息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结局:拯救恋爱脑室友


1

我愣了两秒,被气笑了。

“我追你不成?”

我转头看向周茴,“你信吗?”

这傻姑娘总算机灵一次,对上我的目光,她摇摇头,“不信。”

许是不想把我牵扯进来,周茴轻声道,“淼淼,你先回宿舍吧。”

我看了她两秒,“嗯,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感情这种事,我即便是心疼她,也不能干预太多。

暗叹一声,我转身回宿舍。

准备了温水,纸巾,还有一瓶常温的矿泉水。

果然。

半小时后,周茴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我用温水浸湿了毛巾,拧的半干递给她,“先擦擦脸吧。”

这姑娘接过,抽抽搭搭的道了谢。

“谈的怎么样?”

提起方锐,周茴眼睛更红了,“他不承认和那个女生有什么关系,就说是普通同学,还说我小题大做,说我监视他,不给他一点私人空间……”

猜到了。

见她说的口干,我熟练地拧开一瓶水递过去。

喝了水,周茴抬头看我,“淼淼,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简单啊”,我扯了张纸巾塞到她手里,言简意赅,“分手。”

“可是……我又有点舍不得。淼淼,我总觉着方锐可能就是还不够成熟,他还是对我挺好的,他……”

我就知道。

叹了一声,我打断了她的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那就和他聊,把你的委屈你的不满都告诉他,如果他肯改,你们还可以慢慢磨合。”

但是,我猜,方锐不可能会改。

感情这东西,当局者蒙着眼捂着耳去横冲直撞,旁人却看的一清二楚。

方锐不够爱她,更不是什么良人。

可每次劝她,周茴都红着眼说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他,而且,方锐对她也还不错,也没犯过什么致命性的错误。

我问她什么是错误才算致命,这姑娘想了想告诉我:出轨和家暴。

这话倒也没错,但是——

方锐那些“不致命”的错误,却处处在说明一件事:

他不是对的人。

2

周茴在宿舍“养伤”,我怕她闷坏了,准备去附近超市给她囤些零食。

零零碎碎选了一推车,都是我们俩爱吃的。

然而,准备结账时,手机却忽然没网了。

打开wifi看了下,这家小超市也没有WiFi,放回去吧?可收银员小姐姐已经把那几十包零食都扫了标签了,我实在不好意思。

附近没什么WiFi,我身上也没带现金。

正准备麻烦小姐姐帮我开下热点时,忽然有人走到我面前,“和她的一起结了吧。”

说话间,那人递给收银员小姐姐两盒口香糖。

声音有点耳熟。

我错愕抬头,是他。

那天酒吧的体育生里,站在最前面和我几次打招呼的男孩子。

其实也不算有什么交集的,可是,和他近距离对视的那一秒,我还是有点脸红。

他要了一只购物袋,付钱过后动作麻利的帮我装零食。

我回过神来,连忙一起装零食。

“那个……”,我轻声说道,“一会你帮我开一下热点,我加你微信把钱转你吧,我手机忽然没网了。”

他笑,“好。”

装好了零食,他很自然地替我拎着,然后一同出了超市。

然而,正当他替我开热点时,我发现——

我手机,又有网了。

为了测试,我还专门刷了下短视频,视频很流畅。

而男生转头看来时,我的屏幕上刚好显示着清一色的长腿小哥哥。

气氛有点尴尬。

我匆忙退了短视频,我平时明明就天天刷美食的。

加微信后,我们还知道了彼此的名字。

说来也巧。

我叫于淼,他叫顾焱。

这要是在一起,岂不是水深火热,水火不容?

没时间细究这些,我急着给他转钱。

刚刚的零食外加两瓶洗发水沐浴露,一共是二百四十多,我一心想着凑整,然后给他转了——

250块。

转账发出去,我才觉着不太对劲。

这好像是在骂人家。

顾焱倒是没生气,反倒笑了一下,然后以我发多了为由,又请我喝了杯奶茶。

后来,我一手拎着零食,另一只手端着奶茶回了宿舍。

周茴红着眼凑过来看我,“于淼,你约会去了?”

我脸一红,“我连男朋友都没有,约什么会。”

她盯着我打量了半晌,最后总结出四个字:

春心荡漾。

我……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反驳。

因为,荡漾虽不至于,但心动,似乎真的有一点。

3

冷战三天后,方锐给周茴发了消息,约她晚上出去吃饭。

可是约的时间,却是晚上9点半。

我们学校对于门禁还是管理严格的,晚上11点准时锁门查寝。

我有点不放心,却又拦不住她,最后只能叮嘱她,记得登录那款闺蜜APP,我俩前几天下着玩的,上面可以互查对方的定位。

果然。

晚上十点过半了,周茴还没回来。

而且,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我有点担心。

点进app查了一下周茴的定位,我心一沉。

似乎……是家宾馆?

我有点急了,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便匆匆出了门,不过,想到我自己去可能也不安全,思来想去,我试探性地发微信询问了一下顾焱。

没想到,他答应的很痛快。

而且,他还带了两个体院的哥们一起。

我们一行四人打车赶到了定位的那家宾馆,我以未成年的妹妹被人骗来开房为由,让前台小姐姐查了一下是否有方锐的开房记录。

听说是未成年女生,小姐姐不敢耽搁,连忙查了一下。

还真有。

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起上了楼。

307房门口。

工作人员先是敲敲门,见没人来开门,便用备用钥匙开了门——

我快步进去,一眼便看见了床上的男女。

周茴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幸好,衣服还在,只是凌乱了些。

房间内,酒气浓郁。

而方锐则裸着上身,整个人几乎压在周茴身上。

细看的话,方锐腰带都解开了。

 

未完待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28岁的她,偷情到一半的感慨“床上痛快,床下痛苦”

2022-8-25 0:02:05

情感故事

结局:拯救恋爱脑室友

2022-8-25 0:27: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