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拯救恋爱脑室友

阅读其他篇章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室友的男朋友,深夜给我发了暧昧信息

20220821150451641
20220821150451641

室友被灌醉,男友想要硬上弓


1

所有人都愣了两秒。

回过神,我连忙跑去周茴身边,把她仔细打量了一番,才算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来晚。

周茴之前就和我哭诉过,方锐明里暗里的提过好多次,想要和她更深一步的交往。

而她虽然恋爱脑,但还没傻到家,自小的保守教育让她下意识的拒绝了方锐。

方锐对此不满很久了。

据周茴说,也正是从她次次拒绝方锐开始,对方的态度开始稍有转变。

但对方从不直白挑明,总是暗戳戳地PUA她,说她不够爱他,不肯为他付出,说周茴对他们的感情没信心,对他没有信任,所以才不肯把自己托付给他。

论心理打压,方锐绝对是个中翘楚。

我这边刚扶起周茴,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顾焱和他的两个体育生兄弟看不过去,把方锐拉到一边揍了一顿。

这时,周茴也被我强行叫醒了。

也不知道她究竟被方锐灌了多少酒,能醉成这个样子。

周茴睁开眼,看着对面正被顾焱几人围殴的方锐,愣了好一会,才忽然喊停。

那边停了手,她还想要过去扶方锐,被我拦了下来。

“你看看清楚,你现在在哪?”

“周茴,我再来晚一点,你都被这禽兽糟蹋了!”

我真是很铁不成钢。

周茴的目光落在了方锐身上。

对方上衣失踪,腰带都解开了,挨打后嘴角一片红,颇为狼狈。

可周茴还是走了过去。

喝了酒,她走路基本不成直线,却还是踉跄的走了过去。

就在我以为她要去心疼方锐脸上的伤时,这姑娘铆足了劲,一巴掌重重抡在了方锐脸上!

“啪!”

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愣住。

2

方锐更是回不过神来。

愣了几秒,方锐一脸怒色,“臭婊……”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周茴又甩手给了他一耳光。

比刚刚的还要响。

方锐想还手,顾焱三人却适时地上前一步,将周茴挡在了身后。

房间里,响起了周茴撕心裂肺的吼声:

“分手!”

说完,周茴转身朝我走来,脚步有些虚浮,却走的很坚决。

不过。

这姑娘刚刚还英勇无比的抡了两巴掌,一转身,眼泪便啪嗒一下落了下来。

等她走过来,我小声问她,“要不要报警?”

周茴犹豫了很久,最后摇摇头:“我还想好好毕业。”

想想也是。

如果报警,这事闹大,方锐能不能得到惩罚还不得而知,但对周茴影响也一定很大。

而且。

回去的路上,周茴哭着说,她和方锐来酒店时还是有意识的。

她当时喝醉,方锐说找个地方把她安顿好他就离开。

出于信任,醉酒后的周茴没有拒绝。

所以,报警也多半是不了了之。

赶在学校关寝前,顾焱将我们送回了学校。

那天晚上,周茴哭了很久。

为了不吵到另外两位室友,我俩躲在阳台上,她迎着风掉眼泪。

后来,我被她哭烦了,一把将蹲在地上的周茴拽起来。

“别哭了姐姐,也不看看你前男友什么德行,我要是你,掉一滴眼泪都算我没出息!”

周茴被我说的一怔。

不想看她双眼红红的样子,我扯着她衣服把她拽到了镜子前。

“看看你,看看!”

我恨铁不成钢地扫了她一眼,“蓬头垢面,眼睛肿的好像塞了两个鸡蛋,你在这伤心欲绝,人家明天就能搂个妹子出双入对!”

周茴被我说的一脸委屈,“那我伤心嘛……”

“伤心啥?伤心以后攒钱买的奢侈品没人送了?伤心以后没人PUA你了,还是伤心没人骗你钱又骗你身子了?”

“苏大强都知道找个年轻好看的小保姆,你呢?找了个男朋友软饭硬吃,在酒吧有人搭讪他女朋友,他居然还装睡,我家狗都没这么怂。”

周茴被我说的一愣一愣地。

末了。

我消气了,又有点于心不忍,扯起两张纸巾往她脸上蹭了蹭,“去,洗把脸,给我唱一首《分手快乐》,明天开始,减肥护肤学习,把你的日子过好了,和这种渣男分手是件值得庆祝的事,做什么哭哭啼啼的。”

“哦……”

也不知是不是被我唬到了,这傻姑娘今天格外听话,在阳台上,红着眼小声地唱完了一整首《分手快乐》,然后乖乖地洗脸刷牙,上床睡觉。

本以为她要辗转难眠,偷偷哭到后半夜才能睡,结果——

上床五分钟不到,轻酣声便传来。

我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放下。

希望,她能真的走出这段让她化身恋爱脑的初恋吧。

3

可能是被我那晚的话骂醒了。

分手后,周茴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又或者说,是她完全回到了过去的状态——

在和方锐恋爱前,周茴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姑娘。

虽不算是大美女,但身材和皮肤管理的很好,是氛围感美女没错了,而且,周茴身上总是有股子韧劲,认定了的事,十八头牛都拽不回。

高中,我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是她苦口婆心的劝,每天拖着我学习,硬是把我的分数拔高了几十分,最后和她一同考上了这所本市排名不错的学校。

而如今,周茴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小姑娘。

她开始减肥,学习化妆,捡起过去的爱好,把心思用在了学习上面。

室友芊芊曾私下里和我感慨过,她说,分手后的周茴,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光。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会这样说,是因为她没有看过深夜把自己藏在被子里默默痛哭的周茴。

当时让她爱到理智全无,底线尽失的人,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得下呢。

不过——

反观方锐,他倒是没怎么受分手的影响,还潇洒了许多。

恢复自由身的他,开始正大光明的带着各路妹子在校园里闲逛。

亏得那张脸,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倒也是络绎不绝。

听说,他最近在追大一的一个小学妹。

这学妹来头可不算小,副校长的独生女。

这些流言蜚语,自然也传到了周茴耳朵里,每次听见有关方锐的消息,她都会恍神,然后又笑笑,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走出来了,可究竟有没有放下,只有她自己知道。

对了,我和顾焱在一起了。

周茴撮合的。

这姑娘默默观察了顾焱很久,最后确定他人是真的不错,然后想方设法的做了回媒婆。

然而,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变好时,周茴和方锐忽然又有了交集。

最近,学校举办了一场机器人比赛。

这刚好是周茴和方锐的兴趣爱好,两人当时也是去看机器人展会认识并在一起的。

所以,在比赛上,周茴和方锐不可避免的碰上了。

而且,缘分很巧妙。

决赛名单上,周茴对方锐。

那天晚上,方锐将她堵在了楼下。

他来意明确,来找周茴复合。

彼时天色已暗,偏僻的角落里,方锐握着她的手,神色真诚的我差点都相信了。

他说。

自己当初不懂事,分手后觉着轻松,放纵了好一阵子。

可是后来才慢慢发现周茴的好。

他甚至还挤出了两滴眼泪,说他后悔,说失去后他才知道,周茴才是唯一真心待他的姑娘。

说的周茴两眼红红,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动容”二字。

我怕这姑娘又恋爱脑起来,正准备上前时,忽然听见她开了口。

她轻声笑着。

“想复合?好啊,那你跪下来求我。”

4

我愣了两秒。

方锐也怔住。

半晌,他皱着眉低声道,“周茴,太过了些吧……”

周茴依旧温柔地笑着,“不肯吗?那算了。”

“好!”

方锐似乎怕她要走,连忙出声,“我跪,只要你肯和我和好,我跪。”

说着,当着我和周茴的面,方锐再没有半点犹豫,弯膝跪了下去。

极轻的闷响声后,他双膝跪在了地上。

在周茴的面前。

可周茴却不急着叫他起来,垂眸看了他两秒,随后掏出手机,飞快地拍了一张照片。

方锐一愣,“周茴!”

“别担心”,周茴朝他笑笑,“我就是想留作纪念,不会发给别人看的。”

说着,她握住方锐的手,拽他起身,然后踮起脚来环住他脖颈。

“这次,可是你来找我和好的。”

方锐回抱住她,眸色晦暗不明。

“嗯。”

我在旁边看傻了眼。

所以,跪都跪了,不打他的脸,反而和好了?

这姑娘用脚后跟想也该知道,方锐这时候找她和好,是为了比赛的事情吧?

果然。

两人手牵手亲热地出去压操场后,回来,在我的追问下,周茴小声说道,

方锐求她在决赛放水,让他顺利赢得比赛。

因为方锐说,这场比赛对他而言很重要。

我后槽牙都快咬碎了,“所以,你同意了?”

周茴眨眨眼,“淼淼,他还是爱我的,而且……其实这个比赛对我而言,也不是特别重要,让就让了。”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嗯,不是特别重要。

所以,前面半个月每晚呕心沥血钻被窝里研究的人是谁?

为了这个比赛,每天废寝忘食,经常饭都顾不上吃的人是谁?

一堆话想说,却都堵在胸口,吐不出半个字。

我叹了一口气,“懒得理你。”

我在心来暗暗地想,以后,交友的第一原则就是不要恋爱脑。

不然,交个极度恋爱脑的闺蜜,容易得心脏病。

5

决赛。

那天早上,方锐一大早便来接周茴。

还殷切地给她带了爱吃的早餐。

嗯,不止是她的,连我们宿舍的早餐都一并承包了。

周茴很开心,可我却吃不下,早餐刚递到我手里,便被我转身扔进了垃圾桶。

这种时候,我真想打开王者,播放个钟馗的独白当背景音:

垃圾,就该待在垃圾桶里!

一路上,看着前面腻腻歪歪的两个人,我憋着气,过来学校找我的顾焱手都快被我攥青了。

后来,这人小心翼翼地俯身问我,“别生气了,要不,我去把他打一顿?”

我反倒被他逗笑了。

“无缘无故打他一顿算怎么回事。”

顾焱一脸认真,“哪里无缘无故了?瞧他把我女朋友恶心的。”

亏得顾焱,我才没在去看比赛的路上被气的心肌梗塞。

比赛现场。

我都有点不忍心看了。

他们俩那场比赛肯定是毫无悬念,恋爱脑周茴为爱放水,故意惨败,让她男友顺利晋级,创下辉煌一战。

想想都心悸。

如我所料,这是一场单方面碾压的比赛。

不过……

惨败的那个人,可不是周茴。

这姑娘上场后哪有半点之前在方锐面前柔柔弱弱满眼桃心的状态。

她可没有半点留手。

要知道,分手后这半年,她可半点没闲着。

减肥,护肤,学习,兼职,研究机器人。

哪一样她都不曾落下。

反倒是方锐,这半年恋爱谈的风生水起,哪还有心思去顾及爱好呢。

所以,比赛的三个回合,周茴三胜。

而且是完胜。

赢的方锐目瞪口呆,完全没有脾气。

早在比赛前,便有好事者扒出周茴和方锐过去的那些事,从比赛一开始,便有很多人举起了手机,就等着看周茴这个昔日的“恋爱脑”对战老情人时要怎么心软放水。

没想到,周茴倒是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台上。

这姑娘波澜不惊的笑着,目光在台下缓缓扫过,最后顿在了我身上。

然后,她朝着我,眨了眨眼,笑了。

我都有点被她帅到,攥着顾焱的袖口,“看!我就知道,我闺蜜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顾焱笑容无奈,“嗯,我女朋友真聪明。”

而真正点燃全场氛围的,是接下来周茴的一句话。

不知是不是主持人也听见了什么八卦声音,他故意把话筒递给了周茴,询问了一下她赢得这次对战的感受。

周茴轻描淡写地看了方锐一眼,笑的温柔。

然后。

她的声音顺着话筒,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垃圾。”

说完这俩字,周茴朝台下微微颔首,然后下了台。

全场都炸了。

6

那天的比赛结束,周茴才和我说了实话。

她早就知道方锐找她是为了比赛,而且,她还知道,方锐为什么非要赢得比赛。

因为,方锐追求副校长的千金不成,对方给他定了要求:

必须要赢得这场比赛,她才会和他在一起。

所以方锐才会拼了老脸的回来找她和好,因为在他心里,只要和好,以周茴的恋爱脑,一定会无条件的答应他所有要求。

也正因如此,台上惨败的方锐才会那么惊讶。

后来,我依旧能回想起当天舞台上方锐的神色,震惊,柔弱又无助,活脱脱一个小可怜。

我原以为周茴的报复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是,这小妮子倒是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从那段感情脱身后,她似乎是真的看清方锐这人有多下头了。

所以,她倒是半点没手软。

比赛结束后,趁着她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正在学校里急速发酵时, 周茴又主动爆料:

方锐的下跪照,以及那晚她们压操场时,方锐的录音。

方锐:“亲爱的,有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知道刚和好就提这个可能很过分,但是……这场比赛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所以,比赛时你能不能故意输给我?”

周茴没说话,他便开始打感情牌。

“其实,我早就想来找你和好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我怕你还怨我,一想到你可能会拒绝我,我就特别难受。”

“周茴,其实比赛这件事你答不答应我都不重要,你肯回到我身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真的。”

“人总是失去后才知道,最珍贵的是什么,我很庆幸,我发现的还不算晚……”

“没事,你不肯答应的话也没关系,我自己再想办法,其实,如果比赛上你能走到终点的话,我也为你高兴,真的。”

……

舆论瞬间发酵。

不止是火在了我们学校,照片和录音不知被谁传到了网上,在全网都掀起一阵热潮。

一条视频上千万的播放量。

好了,现在全国上千万的人都知道,某某大学有个男生为了一场校内举办的机器人比赛,向前女友假意复合并下跪的事情。

更有好事者在网上开扒,方锐做过的下头事几乎被扒了个底朝天。

事情发展过于迅速,听说学校领导私下里找方锐谈了好几次。

方锐那天在比赛台上当众丢了人不说,现在事情传遍了全网,副校长千金更是直接把他拉黑处理,一夜之间,过去那个自视甚高,总是明里暗里PUA女友的方锐,忽然就成了众所周知的笑话。

后来,我再没在学校里见过方锐。

听说,他好像是退学了。

而退学后的方锐去了哪里,没有同学知道,大家都认为,他应该是回老家了。

谁知道呢。

风波之后,周茴曾在我们“寝室座谈会”时提到这件事。

她笑容恬静,语气淡淡,“其实,即便当初恋爱时,他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我都没想过要报复他,可我们都分手了,他还要回来利用我。”

“如果我真的相信了他,在台上,我为了所谓的爱情故意放水,那当时沦为笑料的人就成了我,然后呢?在大家忙着嘲讽我的时候,他就可以赢得比赛,然后把我一脚踹了,去顺利抱得美人归。”

周茴笑了,“我只是曾经恋爱脑,我又不是傻子。”

7

托周茴的福,我和顾焱感情一直很好。

我的名字里带淼,他带焱。

三水三火的组合,反倒是水火交融,格外融洽。

毕业后,我们见了双方家长,之后在彼此工作都稳定下来后,订了婚。

接下来,便是紧张而甜蜜的婚礼准备。

结婚那天,我爸把我交到顾焱手上时没有哭,反倒是周茴哭的稀里哗啦。

周茴是伴娘,台上,她站在我身后,紧紧咬着唇,不出声,但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后来,一旁的伴郎都看不过去了,又没有纸,便悄悄地用袖口替她擦了擦眼泪。

犹豫了两秒,还顺势替她擦了下鼻涕。

后来的扔手捧花环节时,周茴已经从嫁闺蜜的悲伤中走了出来,跟一群二十来岁的姑娘抢的来劲。

不过,我的手捧花原本就是 要扔给她的。

然而——

这傻姑娘接花的时候,脚步错乱,左脚踩右脚,花是接到了,人却扑了出去。

一阵惊呼声中,她直直撞进了一个男人怀里。

抬头一看,正是刚刚在台上给她擦鼻涕眼泪的伴郎。

而那束手捧花,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两人怀里。

我暗戳戳的磕糖,这可真是天赐姻缘啊。

婚礼结束,我拽着顾焱将伴郎打听了个底朝天。

伴郎是他发小,刚回国,所以我之前没见过。

据顾焱说,对方名叫江哲,模样周正,家庭条件尚算良好,无不良嗜好,而且……

私下里也喜欢研究机器人。

真是巧了。

俩人缘分有了,兴趣爱好也有了,就差僚机了。

于是。

我义不容辞,充当了这个角色。

幸不辱命,两年后,我参加了周茴的婚礼。

他们俩的婚礼。

后来,他俩后来者居上,赶在我之前生了宝宝。

是个女儿。

我拽着顾焱,拎了一堆婴儿用品,兴高采烈的去看我干女儿。

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皮肤都有些泛红发皱,可她没有,白嫩嫩的,引得旁边病床的家属都一个劲的过来逗弄。

我小心翼翼抱起宝宝,一边打量着,一边和周茴随口聊着天。

聊起宝宝长大以后,我笑着问道,“等我干女儿长大了,你对她谈恋爱有什么要求吗?”

周茴笑着白了我一眼,“明知故问——”

“肯定是要早早告诉她相爱很重要。在爱情里两个人要势均力敌,相互尊重。”

“千万,千万不要恋爱脑。”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室友被灌醉,男友想要硬上弓

2022-8-25 0:21:03

情感故事

贺朝西,你是第一个管我的人

2022-8-26 23:13:25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 […]

  2. […] […]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