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临时起意的车震引发的命案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来自于我的忘年交好友毛哥的讲述。

老读者朋友们应该都知道,毛哥是位退休警察,好酒,喝多了就爱讲故事。

他讲的大都是些自己亲历的案子,而且有个特点:特邪乎,总有些怪力乱神的情节。

老规矩,咱还是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故事要从一具诡异的女尸说起。

为啥说诡异呢,因为女尸被发现的地点,跟她原本被埋尸的地点,根本不在一个地方。

发现女尸的,是一个开夜路的大货司机。

他坚称自己亲眼所见,那具女尸是自己“走”到公路上的。

当时是农历七月十五,他开着一辆空的半挂车疾驰在山路上,赶着去下山去城里的配货站拉货。

他本不该走这条山路的,但因为他白天跟几个同行赌钱耽误了,所以为了赶时间,才抄这条近道。

因为是空车,所以他开得飞快,然而进山后没多久,他就开始感到自己右眼皮一直狂跳不止。

想到今天是中元节,鬼门大开,他突然有点紧张,而且天空中也开始突然雷声滚滚,下起雨来。

为了壮胆,他将音乐声音调得很大,又点起一支烟猛抽几口,而就在这时,一道闪电亮起,随后一个炸雷响过,他的车突然全车断电了!

车灯熄灭,车内的音响也停了,车厢里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司机下意识去踩刹车,却发现刹车踏板软沓沓的,刹车也失灵了!

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亮起,将他眼前的道路照得一片雪亮。

他就看到自己车头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赫然站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泥污的女人!

这个距离就算是刹车正常,他也绝没有可能及时刹停,千钧一发之间,他猛地打了一把方向,将车头避开那女人,贴向了路旁的山体,想用车体和山体的摩擦力将车刹停。

毕竟跟撞死一个人相比,撞坏一辆车的代价低多了。

万幸,车子贴着山体滑行一段距离之后,居然奇迹般地恢复了供电,刹车也恢复了,一番惊险,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惊魂未定的司机赶紧下车,冒着雨拿着手电怒气冲冲地朝车后方走去——这下不但货拉不成了,而且还多了一大笔修车的费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大半夜走在路中间的女人,他简直快要气炸了。

然而当司机往回走了一段之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女的怎么躺在路中间了?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司机就看到那女人侧躺在路中间,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

他心里顿时慌了,心说该不是自己刚才躲她的时候,车尾什么地方把她给挂倒了吧?

司机大着胆子往女人身边走,想查看她的伤势,然而距离她大概还有五六米远,鼻子里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这是尸臭!大雨都盖不住的尸臭!

这女的竟然是一具死了一段时间、甚至开始腐烂的尸体!

司机吓得当即就停下了脚步,只见他手电的光斑里,全是被雨水从那女尸身上冲下来的白色蛆虫……


警察赶到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因为女尸是在毛哥辖区被发现的,所以他在接到报案后,第一时间就带队赶到了现场。

经过法医初步勘验,女尸年龄约29-32岁,死亡时间在5天以上,尸体已经开始轻度腐烂。

女尸后脑有钝器打击痕迹,但这处伤口并不是导致她死亡的原因。

女尸的死因是失血过多引发的休克——她的腹部有个很大的伤口——法医判断,女尸生前怀有身孕,但在她体内却并未见到胎儿,所以她腹部的伤口应该是凶手故意剖开、目的是拿走她腹中的胎儿所留下的。

另外,女尸身上的泥污表明她死后曾被掩埋过,但却不知被什么人重新挖出,并带到了这条山间公路上。

毛哥反复问过报案的司机,毕竟他是第一个发现女尸的人,但他坚持称自己是撞鬼了,说自己是在打闪的时候亲眼所见,女尸是在公路中间“走着”的。

毛哥见实在问不出别的,就只能让人先将司机带回去做笔录,然后回队里开案情分析会,研究下一步的调查方向。

凶手作案手法如此残忍,毛哥推测凶手的杀人动机应该是仇杀,所以确认尸体身份,查找尸源就显得格外重要。

案情会还没结束,就从现场传来消息,在距离女尸被发现地点不到一公里远的一处山沟里,侦察人员发现一处土坑,土坑里发现了女尸的头发和身上衣服的纤维组织,而且土坑周围的泥土很新鲜,充分说明此土坑就是女尸之前的埋尸地点。

然而因为一场大雨,现场的各种痕迹都被破坏得十分严重,侦察人员虽然经过仔细勘察,但并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说白了,究竟是什么人将女尸从土坑里挖出来,并带到公路上,警方也是一头雾水。

第二天,法医给出了最终的尸检结论,女尸生前已经怀有三个月以上的身孕,并且还在其体内提取到了精斑,说明其在被杀之前很可能遭受过性侵。

接下来,毛哥他们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摸排走访,不久之后女尸的身份终于得到了确认。

她姓余,名字里有个“霏”字,31岁,已婚,生前是曾经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但却在三个月前突然离职。

毛哥亲自到余某霏家走访,并见到了她的丈夫吕某光。

吕某光在知道毛哥的身份后,显得格外吃惊,并问毛哥因为什么事儿找上了自己。

毛哥也没有跟他绕弯子,直接就跟他说了他妻子余某霏的死讯。

出乎毛哥意料的是,吕某光在知道妻子死后,虽然大为惊讶,但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到那种发自内心的悲痛。


吕某光告诉毛哥,余某霏自从三个月前离职后,就一直都在家休息,直到一个礼拜前独自外出旅行,说是想外出散散心。

从她走后,他们俩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毛哥说这不应该啊,你媳妇可是怀着孕的,而且都已经仨月了,所以她这是一尸两命,你又是丈夫又是准爸爸的,怎么能做到一礼拜都不跟自己媳妇联系的?闹矛盾了?

吕某光听到毛哥说“一尸两命”的时候,全身猛地震了一下,惊讶地反问道:“她怀孕了?!”

在得到毛哥肯定的答复后,吕某光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说我俩最近的确在闹矛盾,那是因为她……她被人给强奸了,我估计,她肚子里怀的那孩子,应该也是那强奸犯的种。

毛哥心里的一股火噌的就起来了,心说吕某光你特么还是个男人么?你老婆被人强暴,正是她需要安慰和陪伴的时候,你却如此冷漠无情,也难怪她会心灰意冷才独自出去旅行。

生气归生气,毛哥还是带吕某光回了趟警局,并安排人给他采集了血样,准备在余某霏腹中胎儿的找到后,进行DNA比对。

然而接下的一个新发现,却瞬间让吕某光的嫌疑大增。

他的DNA数据,跟法医在余某霏体内发现的精斑的DNA数据比中了!

也就是说,吕某光跟毛哥撒了谎!

他不但在余某霏死前跟她见过面,而且还发生了性关系,这不太像是他所说的两人“感情出现了裂痕”的情况啊!

毛哥马上安排人将吕某光带回了警局,并亲自对他展开讯问。

可讯问的结果却再一次让毛哥大失所望——在法医推定的余某霏的死亡时间点上,吕某光竟然有不在场证明。

法医经过尸检确定的余某霏的死亡时间是在五天前,而按照吕某光的说法,那时候余某霏已经离开家两天了。

毛哥他们经过调查,的确发现了余某霏所购买的一个礼拜前的飞机票,甚至还在她家小区的监控里,看到了她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大门,在门口路边打车的画面。

所以这可以证明,在余某霏独自外出旅行这件事上,吕某光并未说谎。

但毛哥他们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航空公司那边并未查到余某霏的登记记录,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到机场。

另外,小区门口的摄像头也没拍到余某霏打的那辆出租车的车牌,所以毛哥他们也无法追查余某霏打上出租车后的行驶轨迹,这条线索就算是断了。

而在法医推定的余某霏死亡时间,吕某光说自己正在一个女人的家里,而且还过了夜。

据吕某光交代,那个女人是他的情人,两人是在余某霏被人强暴后勾搭上的。

余某霏独自出门的第二天,吕某光就去了那个女人的家里,并在她家住了三天。

为了验证吕某光的话是否属实,毛哥带人去他情人的小区进行了实地走访,并调取了小区的监控,经过一番周折之后,最终确定吕某光那几天时间一直都在情人家,确实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这就怪了,既然吕某光那几天一直都在情人家,那余某霏体内他的精斑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眼看案件陷入了僵局,毛哥很是上火,嘴上起了一堆水泡,嘴里面还有几处溃疡,整个人痛苦不堪。

这天他到食堂打饭,食堂新来的清洁工见他龇牙咧嘴的十分难受,就问他是不是因为案子破不了上火了?

毛哥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身材有些佝偻的老头儿,很没好气地说管你什么事儿,你一个打扫卫生的,还能帮我破案不成?

那老头呵呵一笑,说我可没那本事,我只是会点算命,算出你遇到难事儿了而已,而且你这事儿还跟一个女人有关系。

老头话音一落,毛哥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心说这老头儿什么来头,怎么还有这本事?

要知道,案情都是严格保密的,而且发现余某霏尸体的案子是在半夜的山上,并没有什么社会目击者,甚至因为尸源确定的速度快,都没有发协查通报,所以余某霏之死并没有在当地引起什么波澜。

再加上毛哥这些年经历的怪力乱神的事儿多了,内心也对那些所谓的“玄学”不再那么排斥,于是就半开玩笑地对那老头儿说既然你会算,那你给我算算,我啥时候能破案?

老头儿嘿嘿一笑,说我哪有那本事?我只是觉得你得发散一下思维,不能光盯着眼前的事儿看。

说完老头儿就擦桌子去了。

但毛哥经老头这么一说,心里却有了些新的想法。

他回到办公室,找档案室的同事调出了三个多月前余某霏被人强暴的那起案子的卷宗。

强暴余某霏的人叫袁某重,居然是余某霏的同事。

翻阅这起案子的卷宗,毛哥发现了诸多的疑点。

这起性侵案的案发地点,竟然是在余某霏的车里。

案发那天,是余某霏他们单位组织的团建,他们售楼部的十几个人先是去了一家拓展训练基地,然后晚上在本市一家饭店聚餐。

聚餐快结束的时候,袁某重跟领导请假说身体不舒服,恶心想吐,于是余某霏就主动跟领导说她跟袁某重顺路,正好自己开车来的,可以将他送回家。

领导同意了,让他俩先走,而其他人则在聚餐结束后换了个地方,到一家KTV唱歌,继续狂欢。

一伙人一直唱到夜里快十二点,领导突然接到了吕某光的电话,说自己跟余某霏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麻烦领导让她接下电话。

领导说都这么晚了,她不是早已经回家了么?然后就对吕某光说了余某霏去送生病同事顺道回家的事儿。

吕某光一听这时间明显对不上啊,按领导说的时间,余某霏9点不到就已经从饭店离开了,这都过去仨多钟头了,就算是走也走回家了。

领导也觉得事情不对,于是赶紧让下属给袁某重打电话,结果他的手机也一直都没有人接。

这下领导也慌了,安慰吕某光说别急,我知道袁某重住哪儿,我这就赶过去看看。

然而当领导带着几个下属急匆匆赶到袁某重所住的小区时,有眼尖的同事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余某霏的车。

让众人感到无比惊讶的是,余某霏的车正在黑暗中十分规律地上下起伏着……


看到余某霏的车在黑暗中震动,领导赶紧让一个同事上前查看。

那同事上前敲了敲车窗,车子马上停止了震动,片刻之后车门打开,衣衫不整的余某霏和袁某重从车上走了下来。

就在众人既惊讶又好奇的时候,余某霏突然抬手甩了袁某重一个耳光,然后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余某霏一口咬定袁某重强奸自己,袁某重却说两人是自愿的,但那段时间正好赶上严打,对强奸这类案子打击力度非常之大,所以袁某重最终还是被判了强奸罪。

因为这起案子毛哥没有经手,所以他专门找到了当时负责这起案子的同事了解情况。

在同事的口中,毛哥听到了这起案子在袁某重角度的另一个版本。

袁某重比余某霏年轻三岁,他不是本市人,老家在县里的农村,自己则在市里租房住。

案发那天,在拓展基地进行拓展训练的时候,有一个挤爆气球的游戏,就是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在不用手的情况下,将两人中间夹着的气球挤爆。

做这个游戏的时候,袁某重正好和余某霏分到了一组,而他在挤气球的时候动作过大,不小心撞到了余某霏的敏感部位。

原本他以为余某霏会生气,可谁知道她非但一点没在意,反而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并在他耳边低声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看出来我喜欢你好久了?

余某霏的话让袁某重大吃一惊,余某霏长得很漂亮,作为男人,自己的确曾经将其作为性幻想对象意淫过,但他是知道余某霏有丈夫的,所以平时对她没有任何的逾矩行为。

但他这下知道了余某霏居然对自己有意思,内心顿时感到一阵难言的激动。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之间因为捅破了一层窗户纸,经过一天的私密交流,感情迅速升温,最后简直到了恋奸情热的地步。

就在那晚聚餐的时候,袁某重席间去上厕所,结果刚从厕所出来,正好遇到了来洗手间的余某霏,余某霏一把就将袁某重拉进了厕所隔壁的一个空雅间,然后关上门扑进了他的怀里。

袁某重内心的火焰瞬间被点燃,顿时反客为主,将余某霏按在墙上,开始忘情激吻。

过了好半天两人才略微平静下来,然后袁某重就跟余某霏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他回去后跟领导告病先走,而余某霏则主动提议送自己,然后两人回自己的住处。

然而当余某霏开车回袁某重住处的路上,袁某重就开始上下其手,搞得余某霏有些按捺不住,所以到了他住的小区外,两人见四下无人,当即就在车子的后座开始了。

因为两人太过投入,而且他们的手机都是静音的状态,所以这才被人给撞破奸情。

可最后余某霏却反咬一口,说他是强暴自己。

听到这里毛哥叹口气,说妈的这种事确实恶心,只要裤子一脱,咋都说不清。

同事无奈地笑笑说那没办法,谁让那个袁某重太会玩儿,把女方的丝袜都给撕破了,内裤也有破损的痕迹,而这些都成了检方定罪的关键证据。

毛哥说这小子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把持不住自己的,将来就算放出来,估计再想找老婆就难了。

同事对毛哥摆摆手,说他虽然没结婚,但可不是单身,他在老家有个对象呢。

毛哥一个激灵,忙问同事说你有没有袁某重对象的身份信息?


从同事那拿到袁某重对象的信息后,毛哥迅速安排人对她进行了一番调查。

最终发现,她竟然才是杀害余某霏的凶手。

而这起离奇的凶杀案背后的真相,也终于全都浮出水面。

原来,袁某重的对象虽然和他没有结婚,但是却怀过他的孩子,而且不止一次。

因为多次流产,医生警告她如果再不注意的话,将来极有可能彻底丧失生育能力。

为此她和袁某重爆发了剧烈的争吵,然后两人就在气头上分了手。

分手之后,袁某重继续留在城里工作,只不过换了一家售楼部,跟余某霏成了同事。

而他的对象则因为身心俱疲,回到了老家静养。

就在这段时间里,余某霏喜欢上了高大帅气的袁某重。

她之所以如此“不守妇道”,其实也跟丈夫吕某光有关。

吕某光和她结婚好几年,一直都没有要孩子,其实余某霏很想要孩子,但吕某光却总以事业为重的借口,说想再等几年。

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余某霏发现吕某光居然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搞暧昧,气愤之余,便产生了报复他的想法。

正好赶上袁某重成为自己的同事,所以她就想跟袁某重发生点什么,一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二来也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对吕某光的恨意。

结果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出轨就被人抓了现行,所以她情急之下就改了口,说自己是被袁某重强奸的。

袁某重被判之后,余某霏也没脸继续上班,然后就辞了职,躲在家里。

吕某光对老婆的事儿是心知肚明,但他并没有跟余某霏离婚,一来他不想让亲戚邻里说自己是嫌弃老婆的渣男,二来也不想因为离婚而费心思精力——既然是余某霏对不起自己,那自己以后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们两口子这里倒是消停了,但袁某重的对象在知道自己男朋友的事儿之后,非但没有觉得他对不起自己,反而认为他是被那个坏女人给坑了,产生了报复余某霏的念头。

于是她进了城,并打听到了余某霏的家。

她给自己找了份家政的工作,每天下班后就到余某霏家附近蹲点,想摸清楚余某霏的行动规律,找个机会伺机报复她。

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她发现余某霏独自一人带着行李出门,她觉得机会来了,就在半路拦住了余某霏的出租车,对她说自己是袁某重的老婆,让她跟自己走一趟。

余某霏心中有鬼,再加上袁某重的对象格外彪悍,也不敢不答应,就跟着她回到了住处。

在袁某重对象的出租屋里,两个女人最终一言不合,扭大起来,养尊处优的余某霏自然不是她的对手,被她一锤子砸在后脑上,痛苦倒地。

余某霏开始苦苦哀求,让她放过自己,因为自己已经怀孕了。

殊不知正是这句话深深刺痛了袁某重的对象,她想到自己为袁某重打过那么多次胎,甚至将来都有可能生不了宝宝,顿时恶向胆边生,抄起刀顺手就捅在了余某霏的肚子上。

眼看余某霏不行了,袁某重的对象才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但她想的不是救人,而是如何毁尸灭迹,消灭证据,甚至是误导警方的调查方向。

她先是到外面的垃圾桶里翻找了一阵,果然被她找到一个用过的安全套。

然后她将安全套里的液体倒出来,弄进了余某霏的体内,伪造成她被人性侵的假象。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巧。

吕某光的情人就和她同住一栋楼,而他这几天一直都在情人家里住,袁某重对象捡到的那个用过的安全套,正是他的情人亲手扔到楼下垃圾桶里的。

袁某重对象做完之后,觉得还不够,于是一狠心,就把余某霏的肚子给剖开了,并将她腹中的胎儿取了出来。

最后,她清理完现场,将余某霏和胎儿的尸体装进一个行李箱,借了邻居的一辆电动三轮车,将尸体拉到附近的山上,找个地方给埋了。

至于余某霏的尸体又是被什么人给挖出来的呢?还是像那个司机说的,她是自己“走”到公路上的?

毛哥说,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后来他偷偷去问了那个食堂的清洁工老头儿,老头儿给他说了个方位和距离。

毛哥带着人,从埋尸地按照方位和距离找过去,最后发现是个废品收购站。

收购站的两口子有个傻儿子。

而他,就是将余某霏尸体挖出来的人。

警方也在他的住处找到了相关的物证,并找到了失踪的余某霏胎儿的尸体。

然而,他又是如何找到余某霏埋尸处的,为啥要将她挖出来?

这一切,毛哥说至今都是谜。

后记:

这故事是毛哥酒后讲的,和他之前讲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案子一样,太过邪乎,也太过玄乎。

太多的“巧合”,也让这故事显得扑朔迷离、真假难辨。

听毛哥故事的除了我之外,还有我师父王五五。

事后,我问老王他对这故事怎么看?

老王挠挠头,嘬着牙花子道:“看来……以后这丝袜可不能乱撕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悬疑故事

化粪池警告,坐地排卵,为什么有些梗这么恶臭?

2022-8-24 0:21:54

悬疑故事

仅是一句善意的谎言,这位妙龄少女却葬身荒野

2022-8-25 22:35: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