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制好茶,进柑橘

贼寇事后不久,寒山书院便要考试,贺南风也自然提前离开。

贺承宇仿佛得了大赦一般,提前欢喜好几天,看得凌释暗自摇头,夜里便同贺南风紧紧相拥,好在来日可期,也不算太伤怀。

到这日晨光熹微里,除了宋轩还在养伤,其余一行人便目送小公子离开。

为了不叫人怀疑,陪她下山的是兄长云寒。这清冷似仙人的七哥一路静默,直到临上马车时,才赫然叫住对方道:

“你那日说的话,我会考虑。”

意思是他会找机会,回济州探望父母。但这本来就天经地义,贺南风不知他要考虑什么,却还是笑着点头,神情温和道:“那就好。”

云寒顿了顿,又道:“你什么时候去?”

“啊?”

“去济州,”他道,“我们约个时间一起。”

贺南风也没有多想,思虑片刻,道:“我这次就是借回济州出来的,再快也得下半年了。”

“好。”云寒干脆道,亲自替她把行礼放上马车,然后就直直站在一旁,好似她可以走了一般。

来迎接的,是当初送她进山的几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容貌极其相似,从行事气度看,绝非寻常家丁护卫,但对少女却尤其恭敬。

贺南风莫名觉得兄长有些奇怪,却还是笑着道了别,上车后又抬起帘子道:“七哥,以后阿释在书院里,你要替我多看着。”

云寒神色微动,片刻,淡淡点了点头。

云寒神色微动,片刻,淡淡点了点头。

“但凡有姓谢的过来,你一定要赶出去。”

云寒一怔,有几分无奈了。

贺南风见状,这才笑吟吟地再道了别。随即车夫一声轻叱,两匹骏马扬蹄而去。

白衣公子看着马车和随行几人的身影逐渐走远,直到消失在道路尽头,连卷起的尘土都沉淀下来,才轻轻叹了口气,回身离开。

西往兆京,路途遥远。她今岁的生辰,也要在路上过了。

车马迟迟声中,贺南风半坐半倾靠在壁上,向身边黑衣女子道:“事情怎么样。”

段静道:“都按照小姐吩咐,安排好了。”

说着,从包袱里取出一物递给对方,竟是个茶杯大的红皮柑橘。

柑橘是秋冬水果,而今正要迎夏,却看着新鲜饱满,仿佛刚从树上摘下一般。

“按照小姐吩咐前往,果然就找到了。”

贺南风笑了笑接在手中,一面轻轻把橘子剥开,眉宇温和却又总叫人莫名觉得几分深不可测。

今日四月二十三,回到兆京时还早。

“六月也该天晴了,”她道,“古时候久雨无日,世人都道说有女子将兴,所以阴盛阳衰。”

段静怔了怔,抬眸看着对方:“那小姐认为呢?”

贺南风一笑,看着车窗外远远退去的群山峻岭,淡淡道:“古人之言,自然是要信的。不过是神仙还是妖孽,就不一定了。”

但是神仙还是妖孽,其实她并不在乎,只要不沦为前尘结局,什么都可以。

段静不解,但对方说完,又似觉外头无趣般,只将窗幕放下,静静闭目养神,再未解释。

一路颠簸,山水交错,回到兆京时已经五月中。

近来因为阴雨绵延、黄河水患之事,朝臣上下忙碌不息。又因民间已出现诸如“皇帝失德,故而天降水祸”这样一些流言,传到宫中搅得皇上寝不安眠,一边勒令查探始作俑者,一边叫国子监和文华殿等一众文人撰写文章应对,使得贺佟近来也常常半夜才能回府。

前尘就是这段忙碌的日子,使得大房伯母郑氏得到可趁之机,将侯府下人买通不少,又在邱氏面前献媚争宠,叫侯府后宅实权,都落到她的手中。

不过今时就没那般如意了,贺南风回来给两个姐姐分发礼物时,便听对方笑说如今大房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回回伯父贺传都护着聂月琼,不仅大伯母,其他几个妾室都不多看一眼,前几天又查出有孕来,伯父更是处处呵护备至,叫大伯母又气又急,瘦得快不成人形了。

他山之石,果然可以攻玉。

红笺看着小姐淡然浅笑的模样,心中暗暗点头,随即又听对方道:“我记得库里有些上好的阿胶,你给琼姨娘送去,也算是二房晚辈尽一点心意。”

“奴婢明白。”

侯府嫡女赏赐姨娘,其中态度自然明显,到时候大房下人只怕也懂得风向如何变换了。

几个姐妹正笑说着,流云进屋道:“小姐,那些个茶叶都堆好了,碳火也都按吩咐的强弱烘烤着。”

贺南风点头:“让婆子留心着中间温度,千万不要烘熟了。”

“是。”

贺凝雪闻言,不解道:“三妹,你这是在做什么新明堂?”

她们之前便是知晓,疏影阁派人往南快运茶叶的,却不是成品,也不是鲜叶,拿回来是按照她要求,在当地就做出的黑黢黢一大堆,又将小厨房几番改造后,如今在里头用松木烘烤着。

自来唐烹茶,宋斗茶,唐色青,宋色白,随着而今先帝为减少繁复工序和大量花费下令取消了龙凤团茶饼,改做散茶居多,但哪有这种做茶的?这样黑黢黢一团一团的,能喝么?

贺南风笑道:“那二姐就不知了,我早先在一本地理志上便见过泾阳一带做出茯砖茶的记录,唐代起就有了,这种茶跟寻常咱们喝的龙井、垂云不同,如此加工后不仅无寒,不伤身,还能调和脾胃,祛除风湿之痹。”

“这样厉害?”

“自然。”贺南风继续道,“不过此茶具体加工之法早已战乱失传,于是妹妹打算自己跟着大概记述重做一批,其中热天发酵的那道工序,也许用松香明火可以代替,如此还能防潮防虫。”

其实此茶是她前尘被困在护国公府别苑时喝到的,那时候她心绪郁积,又体寒纤弱,韩澈认为药石太猛,不易入体。于是便日日为她烹煮此茶调养。据说发明这种茶的是一个南陈医女,后来北上后相遇后,对韩澈颇为倾心。故而贺南风好奇问起加工做法时,便得了不少讯息。

有这个记忆,加上在地理志上看到的泾阳茶的记录,她一早便打算好就用此茶,作为拜师姜老头的投名状。如此做出的茶虽则颜色品相不佳,但对身体大有裨益,且对原料茶叶包容度高,四季茶叶无论鲜嫩粗老都能用,可以大大降低成本,价格也就低出好几倍,对平民百姓是极其合适的选择。

再加上这种茶存放越久便越有滋味,又能解肉食荤腥、消化不良,对酒肉臭的高门大户和塞外及西南高寒之地胡人,都极其有用。总之这不仅是个于天下百姓大益的改良,更可以做成一门大生意,向四方外销,到时必定赚得盆满钵满。

这些事情不必说出,而两个姐姐已经肃然起敬,向贺南风道如果成功,千万要首先给自己试试。

贺南风笑着答应,姐妹继续闲话。

一晃眼到五月底,阴雨连绵的兆京果然终于放晴。从帝王将相到平民百姓,无不是松了口气在。

父亲主持春闱,兄长参加考试,而贺南风也在这闲暇的空隙里,结交了一个新的朋友,便是文华殿大学士储渊的孙女储梦羽,也就是如今荣宠正盛的熙贵人。

前尘大年初三的春宴上,景帝凌祁只为吟唱词句的储梦羽题字赞誉,之后不久纳入后宫。今时险些因为一曲海外之舞,看中了李昭玉,虽则后面得知对方早有此意,无关舞曲,但贺南风还是相信,其中有几分原由在的,否则不会喜爱得那般明显。

当初不曾留意其中门道,今时贺南风注意打听,便得知在春宴后不久,潜龙寺就传出李大将军之女是天煞孤星命来,跟人一对照,简直契合得天衣无缝。如此皇帝哪里敢娶?遂果断就转而纳了储梦羽。

估计前尘也是这样,李昭玉说她自有办法,就做得这样釜底抽薪。如此不仅皇帝不敢娶,只怕下头几个皇子也都瑟瑟发抖,不敢多余肖想。

但此事事关李家颜面,李延广又是朝廷重臣,故而消息一早封锁,知道的人并不多,也亏得贺南风而今有了白芷徐枋这些宫内眼线,才能探听真相。

便不禁心下暗叹,李昭玉真乃女中奇人,居然能想出这种方法对付皇帝,可见对女儿家什么名声风评是真的毫不在意,果真有鹓鶵飞九天之势,常人无法企及。

另一面又从旁观对方行事里,再次将目光放远了几分。好似她重回后,总是这女子行事言语,教她也不断打开格局。

前尘熙贵人入宫不久后,便有了身孕,到三四个月这会儿极其想吃柑橘,无奈正值春末夏初,柑橘又是秋冬果子,哪里寻去?

景帝年近五十,好久不曾添丁了。这一孕来得仿佛天赐,自然视为祥瑞之胎尤其看重,眼见爱妃为几个柑橘想得茶饭不思郁郁寡欢,自己也难免心头焦灼,连带对朝臣和其他嫔妃都暴躁不少,也好在终于天晴,才渐渐舒朗几分。

贺南风知晓后事发展,便一早叫段静去津门驿,寻了旁人储藏的柑橘来。

宋代《格物粗谈》有讲,“地中挖一窖,或稻草或松茅,将剪刀就树上剪下橘子,不可伤其皮,即逐个排窖内,安二三层,别用竹做梁架定,隙以缸合定或乌盆也可。”这样可“留至明年不坏”。

那是家专营关口生意的商户,因为常接待四方来客,便常留稀奇物件在手,其中非当季果实便是之一。前尘凌释曾在这家为贺南风找到过秋天的脆李,冬天的青枣,当然还有这夏天的柑橘。

于是在皇帝太医正束手无策之际,却听宫人报说,贺家三小姐送了从济州带回的柑橘来,贵人娘娘十分高兴,当下拉着三小姐的手闲话细语,亲如姐妹一般。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22216116
20220824122216116

还有南风旧相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56章:幕后换药,再得良助

2022-8-25 23:24:45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58章:潜龙寺小产

2022-8-25 23:26: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