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西,你是第一个管我的人

从进入高一的第一天开始,贺朝西便是我的同桌。
他长得并不算太高,长相也只算一般,说话总不过脑子,但在男生里人缘出了奇的好——与我不同。
我在班里没有朋友,同学之间只是相互眼熟的关系,甚至遇见时都不会伸手打招呼。
与陌生的人相处会让我觉得焦虑,所以我竭力躲避人群,离开最热闹的地方,寻找可以庇护我的角落。
可贺朝西于我终究不同。两张紧挨的桌子注定不会带来我与他之间太过于差劲的关系,他的话多渐渐成为了我与他相处的优势,每每当我不知道该怎样接下话题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和我聊起别的东西。
在这样一个集体里,我仿佛与世隔绝,而我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便是贺朝西。
不出意外的,贺朝西成为我唯一的朋友,尽管我从未承认过,但我打心眼里这样认为。
自修课里班级里的吵闹气氛,似乎才是我们这个年纪里应该有的模样。而那些或轻或重的打闹声落进我的耳朵里,化作一片嗡嗡声。

所以每节没有班主任坐镇的自修课,我都前去图书馆自习。去的次数多了,与图书馆的老师也就混了个眼熟。
我开始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图书馆的二楼,那里没有老师,也不会有初中的学生被允许进来。
真的很好。
直到贺朝西的出现。
准确来说他比我更早知道学校图书馆的存在,也比我更早来到这个安静的地方,但他来的并不十分平常,来时也仅仅只是匆匆找几本书便离去。
直到他发现我常常待在这里,便不再来去匆忙,挑几本书坐在我的对面又是一顿天南海北的聊天。
四点时的太阳已向西边沉沉落去,图书馆里的光线变得黯淡,仿佛有灰尘漂浮在空气中,蒙上一层阴翳。
我看着最后一缕浅薄的光落在他的袖子上,是校服浅灰色的袖子。
我又抬头去看他,他年轻而张扬的脸庞有着少年特有的稚气与骄傲。
这是令我羡慕的。
我突然不太明白,贺朝西究竟是为了陪我而来的这里,还是只是来借书碰巧遇到我。
我诧异于有这个念头时心中竟有一丝喜悦。又觉得自己可笑。
即使真的喜欢上他,又能怎样?

那是我极少数的和贺朝西不愉快地争吵,说是争吵也算不上,只是两个孩子相互间没来由的赌气。
我的成绩常年稳居班级末尾,而对此我毫不在意。贺朝西是对自己有着清醒认识的人,他清楚他在做什么,即使是一时玩脱了,也会很快地弥补回来。
他不喜欢我这样一副自甘堕落,谁的话也不听的样子,也不愿意让我的未来因为我的任性而结束。
那天是出月考成绩的日子,我拿到成绩单后瞅了两眼便丢入垃圾桶。
贺朝西看了我两眼,动动嘴唇最终沉默了。
下午的自习课我依然抱着我的作业去图书馆。意料之内,他在上课后没几分钟也来了。
我看着他抿着嘴唇,满脸不爽的样子,大概猜到他对我的成绩和对学习的态度不悦到了极点。
可我从不喜欢别人对我有所管束。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多半任性又叛逆,我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例子。

我保持一贯温和的笑,看着他坐在我的对面,把手里的书重重地丢在桌子上,开口时满是暴躁,“你最近怎么回事啊,上课睡觉睡觉,每次看你睡觉都想踹你凳子你知不知道?”
“情绪不太好而已。”我尽量换了一个比较含蓄的词,“晚上睡不着。”
“所以你就白天上课睡觉?”
“总不能猝死。”我像往常一样半开玩笑地和他说话。
“你就是学习懈怠了不想学了,别找什么情绪不好的借口了。”他皱着眉头,生气的表情流露在表面。
我闻言也有些许愣怔,随后自嘲的笑笑。
我凭什么让他来理解我呢,本来就不该被理解的。
何况学习不好本来就是我的错,而我的理由在常人眼里根本称不上理由。
我别过脸去,连一丝笑意都没有给他,“你开心就好。”
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我又重复了一遍,“你开心就好。”
“算了随你吧。”我听到他起身的声音,但我仍旧没去看他,我怕看到他生气的表情,会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凭什么来管你?本来就不该来管你的。”
他离开了图书馆,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即使知道他说的只是赌气的话,我也觉得难过。
既然来管我了,为什么不管到底呢?
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我是希望能有一个人来管着我,至少让我觉得我是被在乎的,不是那样不重要。
贺朝西,成了第一个来管我的人。

之后的每一天,我和贺朝西的生活依旧照常进行,就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我心里清楚,有些话不讲开,就像长了肿瘤你不去治疗,事情总会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三四月的江南,开始大雨小雨接连不断,整座城市浸泡在雾气与阴天之中。
中午吃饭前还只是些毛毛细雨,我想了想还是折回教室拿了把伞再赶去食堂。
在操场上一路狂奔的时候,我从他身旁侧身而过,看见他和他的几个朋友戴着帽子边聊边走,看这样子,多半是没有拿伞了。
他总这样不爱撑伞。
宁可淋雨也不愿意主动撑伞。
我轻轻叹了口气,但愿这雨不要下的太大才好。
偏偏事与愿违,不过十分钟的功夫,我从食堂里走出来,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不禁庆幸自己带了雨伞。
风在一瞬间打破了原本闷热的空气,寒意带着雨打湿了我的衣角。不过一百米的路却让我的衣角几乎湿了个透彻。

我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不减的雨势,拿着纸巾将衣物弄得干燥一些,开始担心起他来。
这么大的雨,他要是冒雨跑回来,多半要变成落汤鸡的。
又过了五分钟,我拿着我的另一把伞又冲进了大雨里,我听着一路上鞋子踩进水坑里,水花溅起的声音,我不用去看也能猜到,裤脚已湿了大半,可我不能停。
希望现在去给他送伞还来得及。
我站在食堂外的大棚下,透过玻璃门看见他还在里面吃饭的身影,一颗心终究安定了下来。
我站在不起眼的一旁,看着他和他的朋友出来看着外面的大雨,脏话瞬间飚出了口。我看着他几近抓狂的样子觉得好笑。
“贺朝西,”我喊他的名字,走上前去把伞递给他,“你的伞。”
我看着他惊讶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什么表情?连句谢谢都没有的。要不你们还是淋雨跑回去?”
“伞送到了,我先走了。”我笑着把伞塞在他的手心,转身又冲进雨里。

在大雨里来回折腾,即使是打了伞的,身上也满是水汽,潮湿的让我有些难受。
我正在专心擦拭打湿的头发的时候,贺朝西回来了。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我,最终轻声道,“来停车场。”
顺着走廊走到底,就是一个小型的停放自行车的地方,我跟在他身后,有些捉摸不透他刚才那低低的表情。
“谢思雨,”他极少会这样严肃的喊我的名字,而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脚上,他散落的鞋带上。
“嗯?”我漫不经心地回答,然后蹲下帮他把鞋带系好。
我看着他僵直的身子,想要阻止却还没来得及阻止的动作,竟也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比较好。
如果只是朋友的话,这样的行为就有些亲密的过分了。

我不安地低头,听见他终是叹了口气,温热的手掌轻轻揉着我潮湿的头发,“傻不傻啊。”
“你不会还在生我气吧,”我仍是低着头,“我知道我态度不对。”
“笨蛋,”贺朝西突然伸手,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奶香味,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生身上会有这样甜的味道,“我知道。早就没有生气了。”
“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你感冒了我会心疼的。”
我不安地看着他,有一个答案在我心底呼之欲出,但我胆怯不敢去承认。
“我是喜欢你的。我以为你早该看得出来……”他无奈的笑笑,“为什么我管你?因为我想去改变你一些,不是把你变成我想要的样子……只是想改变你一些。”
“我想未来我们能考进同一所大学。”
但以我现在的成绩是远远不够的。这一点我清楚的知道。
原来,是这样啊……
我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轻声说着,像是在承诺,“好。我知道了。”

毕业的那一天,所有人都站着操场上,看着这个度过了三年的地方,对着在西边的落日怀念过去,橘色的暮光落在草坪上,我一回头便看见他的眼睛,比这暮色还要再温柔上几分。
我对他笑,他也对我笑着,然后对我说:
“这才是我们的开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结局:拯救恋爱脑室友

2022-8-25 0:27:31

情感故事

谢谢你,欺负了我整整十八年

2022-8-26 23:25: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