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她也有心上人

毕竟贺佟为人,是不可能对儿女泄题的,何况对方去寒山时离春闱还早。因此在萧琰眼中唯一解释,就是贺南风果真像她那番话一样,靠着对皇帝官员的了解,下棋般一步步推测而出的。

她既然推测出考题,若要助人一臂之力,肯定会选择亲人朋友。但又从之后调查试探,发现连同她兄长贺承宇在内,并没有人提前知晓题目的迹象,那夺魁的宋轩也确实有才学在,不大可能作弊。

所以萧琰最不解,她为何要独独告诉他。因为两人在书院时仅点头之交罢了,平常连话都未说过几句。

这个问题,贺南风一时间还真不晓得该如何回复。

毕竟,重回而来的贺南风,作为一个才貌双全的大家贵女,前尘博览群书和今时成竹在胸是她的优势,但面对所有敌人朋友,面对此生目标,一直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复仇,将前尘覆灭贺家的狼子野心们先一步打杀;

二是补偿,将前世夫君的一往情深,用今生一生专注与关怀来弥补,将前世父兄、亲友的付出给与竭尽所能的回报和保护;

这第三,则是选择。到底是本性善良,又知书达礼的贺三小姐,即便对报仇和补偿过程中难免利用前尘优势,却不能利用得那么无所顾忌,且心安理得。比如先借了南陈医女所创的黑茶,为自己成立重华号后,便也早打算好待未来遇到对方时,必定多加补偿的。

她的聪慧让她能人物皆尽其用,但心底总因为有所爱之人,而无法彻底割裂的善良,让她即便不曾多余留心,甚至刻意冷情里,都在善恶行事前不经意,就有自己的尺度。如此,便不会在为自己谋利,培养人手时,就肆意毁坏他人前程。否则,前年科举人才,只怕尽数是她所选。

但之所以告知萧琰,除了因为对方未来光明且出身名族萧氏,叫她试图重复结交李昭玉的路外,还因为前尘贺家破灭时,六公主驸马萧琰,是满朝文武中,唯一一个在新帝面前,替文敬候贺佟求情的人。

也许是出于怜悯,或者对父亲才情的欣赏,贺南风不得而知。虽则结局并未更改,然依旧使她心存几分感念在。离开书院的前一日,她看到萧琰独坐亭中时忽然想起,前尘春闱后,文华殿内曾因在他和宋轩之间选出第一,掀起过一场文官的争论,连父亲贺佟都觉得,同样内容、角度阐释,但后者词句更加飘逸华美,从文采上,是胜过萧琰的。

虽则最后萧琰夺魁,却据说是殿试前,被六公主庆元偶遇,对这刚毅俊朗、身形挺拔的萧家儿郎一眼相中。皇帝宠爱公主,便顺水推舟,状元郎驸马爷叫他齐全了。但之后数年,不少妒忌之人依旧对他颇有微词。

因此,贺南风提前告知对方题目,除了试图结交,也有几分,希望他能比宋轩更早准备,好将前尘这一星半点的瑕疵抹去,也算是对当初求情之恩的回报了。不想反而害得对方险些落第,着实有些始料未及。

但不管出于知晓未来的结交,还是报恩前尘的友善,都无法这样告诉对方。

所以迟疑半晌后,她才暗暗长叹一口气,抬眸笑道:“也许,那人不过看出萧大人前途无量,自作聪明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萧琰一怔,不想她会回答得这样轻巧,顿了顿,闷笑一声,不知如何反驳。

贺南风便又笑笑:“可惜弄巧成拙,不然,萧大人此刻不定已是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了。”

她此言属实,但萧琰却斜眼看着她,似能看出什么蹊跷来一般,沉寂半晌,缓缓道:“三小姐,下官已有心上人了。”

他这是以为她看上他了,所以才告知考题么?贺南风愕然一愣,随即哑然失笑,笑得萧琰渐渐面沉如水。

“萧大人,多虑了,多虑了。那人她,也有心上人。”

萧琰冷哼一声,叫人难分清这不满,究竟是因为误会别人多情,还是发现自作多情。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火映照下,显得越加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他今时不曾入宫邂逅庆元公主,那所谓的心上人也应该不是对方。贺南风霎时明白,为何前尘皇帝赐婚后,萧琰是企图拒绝过的了,原来人家早有心上人了。或许是汉中旧识,青梅竹马?

贺南风笑得越发明亮,随即见对方脸色实在不好,才又向外头看了一眼,转移话题道:“虽说今夜无虞,但为防万一,我明天将那姑娘,悄悄送到其他地方养伤。萧大人之后在这一带,也自己要多加小心。”

萧琰点头,就见她微微一礼,继续道:“若那姑娘醒了,南风会及时派人通知萧大人。”

“好。”

“那南风先休息了,萧大人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嗯。”

两人施礼,各自走开。

贺南风进屋,就听红笺迎上道:“小姐,方才隔壁东升从角门过来,问发生了什么。”

毕竟这样一番嘈杂,几人在邱迟的庄子肯定也是听见的。倒叫贺南风想起,而今韩澈、姜老头都在,邱迟又行动不便,若那些个黑衣人搜寻不到,骚扰隔壁,也是多余麻烦。

她沉吟片刻,道:“你明天叫邱表哥他们,搬到我南苑的庄子去。”

这处庄园是邱氏所留,府里上下和不少外人都知道,但南苑留月山庄,是贺南风置办的私产,除了两个丫头同李昭玉,连侯爷和大公子都不晓得。

红笺虽是不知为何忽然要搬,还是点了点头,随即又道:“那屋里受伤的姑娘呢?”

贺南风一笑,道:“山庄大,正好师父和阿澈能照顾,一起去吧。”

“是。”红笺应下,“那奴婢这就安排。”

“嗯。”

贺南风点头,待对方去后,才又走到那房间门口,看着里头昏迷不醒的苍白少女,陷入思索当中。

前尘今时,她都没有半点,跟这张脸相关的记忆,也实在想不出,为何逸王府的暗卫,会追杀这样一个十多岁的美丽女子。被砍死那个,应该是她舍身护主的丫鬟吧,所以方才昏迷中,才若有若无喊着“绿儿”两个字。一切,都只有等对方醒了再看。

逸王府。她微微沉吟,随即蹙了蹙眉,关门退了出去。

转眼就到四月,留月山庄之外,树阴花浓,春情弥漫。

据萧琰传信说,她们离开西郊后当晚,便有一撮黑衣人盘桓四周,好在当地佃户人多,闻得狗惊叫声后,大量火把照来,才把对方赶了出去。

接着不久,他的上司兆京布政使,居然亲自前来查看新路督造情况,私下言语之中,竟暗示他说出那夜救的女子去处,并用加官进爵来诱惑。

如此可见,逸王府为追杀此女可谓不遗余力了。只未料到萧琰软硬不吃,明知人在贺南风手里,却偏偏寻而不得,又不敢真闹到侯府,于是只得逡巡焦灼。

但贺南风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命段清段静调遣人手,护在山庄内外。其中一部分是未光所给,另一部分,则是这两年她自己收揽培养的,个个武艺高强忠心耿耿,只听命于小姐本人。

便是这批人,在未光帮助之下,查到了当初打劫韩澈师徒的那拨匪寇,替姜老头把他师门代代相传的医术古籍,给找了回来。也使得贺南风依靠那本医书,猜出了前尘姜氏医馆背上杀人之罪的前因后果。

书中记载了一种古方救命的猛药,能治疗头疾,紧急关头续命。但其中有大量水银,若稍微不慎,就会使人致死。姜老头前尘便因为自负疏忽,或者救人心切,用上这个药方,不想害死了个患头痛的朝廷命官,使得姜家医馆被封,他自己牢中惨死,叫韩澈也流落街头。

贺南风今时自然要避免此事发生,但又不能告诉师徒原委,叫对方弃这个药方不用。而且这种方子也无法用人试验进行改良,于是贺南风拿到书后千思万想,终于得出一法,能保证最后做出的药粉不会致命。

水银又叫丹砂,如同古代术士炼丹一样,在这药方中也是经过高温炼制消除毒性而保有药力。贺南风按照方法几番炮制后,发现每次轻重不一,根据道教先人典籍,认为轻者应当更脱离水银本身毒性,而交由红笺在鸡鸭身上试验的结果也的确如此。

于是便在那药方之中加了一环,即药成后先通过沉水测验,若药粉浮起,则说明水银之毒已经通过其他药物高温中和,若未浮起,则说明毒性未完全除去,必不可用。

此举令姜老头再次大为吃惊,后面便不止一回向韩澈感叹,说可惜贺南风生于侯府贵门,又志不在此,否则若跟他潜心研习医道,必定能成为千古岐黄大家。虽是可惜罢,却对少女从此言语要更加听信不少,前尘那般自负清高的脾性,居然顺着侯府嫡女的意思,另外开门收徒来。

于是到去年年底,姜氏医馆搬迁到一处更加的宅院,姜老头除韩澈外也新收了四个男女弟子,姜家医术更逐渐成发扬光大之势。所以近来韩澈同师父都在京郊,医馆也能正常开张看病。

而那受伤少女,也于悉心照拂下,在被救的第三天,醒了过来。

她大抵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所以睁眼见透过窗户的天光,映照着那浅笑吟吟的紫衣少女时,恍恍惚惚轻声叫了句:“七姑,你是七姑么。”

一旁红笺便笑:“原来小姐竟果真生得像人长辈。”

不然,为何对方一睁眼,就唤她七姑。

贺南风无奈摇摇头,向少女笑道:“我不是七姑。”

“你不是么?”

“不是。”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22216116
20220824122216116

还有南风旧相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82章:科举押题

2022-8-26 23:35:59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84章:可知七姑

2022-8-26 23:37: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