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可叹》

可叹
李商隐〔唐代〕
幸会东城宴未回,年华忧共水相催。

梁家宅里秦宫入,赵后楼中赤凤来。

冰策且眠金镂枕,琼筵不醉玉交杯。

宓妃愁坐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

译文

非常幸运去城东曲江池赴宴,在宴会上与她一见倾心,遗憾的是,至今却未能再次见到她。年华似水,白白虚度,空自辜负了大好光阴。

汉代跋扈将军梁冀妻子孙寿与其属下秦宫私通;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与宫奴燕赤凤私通,每每得逞。

寒凉的竹簟,美人的玉枕,陪伴“我”孤单入眠;没有资格坐在华丽的宴席上,与心爱之人喝交杯之酒。

此情此景,就好像宓妃坐在曹丕的宫中,因思念曹植而愁肠百结,而曹植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用尽才华写出《洛神赋》一样。

注释

  • 催:一作“漼”。梁家:字伯卓,安定郡乌氏县人。东汉时期外戚、奸臣,大将军梁商之子,两妹梁妠、梁女莹为顺帝、桓帝皇后。
  • 秦宫:东汉大将军梁冀嬖奴。 
  • 赵后:赵飞燕。赤凤,燕赤凤,宫奴,与赵氏通。
  • 冰簟:凉席,竹席。簟,竹篾或芦苇所编之席。
  • 金缕枕:以金丝编织串连之玉枕。
  • 琼筵:宴席之美称,盛宴、美宴。
  • 宓妃:伏羲的女儿,溺死于洛水中成为洛水之神。
  • 陈王:曹植封陈王,谥曰思,称陈思王。

赏析

这是唐代诗人李商隐的一首抒情诗。
这首诗的主题,其实是一种“爱而不得”的叹息。这个“爱而不得”,可以实指某个女子,也可虚指一个人的理想、梦想与事业。
“幸会东城宴未回,年华忧共水相催。”首联是说,非常幸运去城东曲江池赴宴,在宴会上与她一见倾心,遗憾的是,至今却未能再次见到她。年华似水,白白虚度,空自辜负了大好光阴。这是写“倾心而不得”。
“幸会”二字,表达了诗人内心对于这次相遇的意外与惊喜。一个“忧”字,又为两个人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担心有缘无分,不能走到一起。“相催”的是时光,“未回”的是佳人。年华渐渐老去,而相爱的人却未能如愿守在自己的身旁。
“梁家宅里秦宫入,赵后楼中赤凤来。”颔联是说,汉代跋扈将军梁冀妻子孙寿与其属下秦宫私通;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与宫奴燕赤凤私通,每每得逞。这是写“不得之痛苦”。
诗人“爱而不得”,转而想,能不能“我”奋不顾身,抛弃名誉与地位,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秦宫与宫奴燕的事情。这两个私通的典故,是诗人作最坏的打算,哪怕如果可以这样,也心甘情愿。可是,现实是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他宁愿冒这个风险,但也没有机会。有的时候,他甚至在想,即便如秦宫与宫奴燕,也是幸福的吧,因为他们最终与心爱的人在一起了,而不顾世俗的目光。如此的奋不顾身,为人不齿,甚至还要承受最大的压力,也要去做一件危险的事情,这是多深的感情。一般人不敢,也不会迈出这一步。
“冰簟且眠金镂枕,琼筵不醉玉交杯。”颈联是说,寒凉的竹簟,美人的玉枕,陪伴“我”孤单入眠;没有资格坐在华丽的宴席上,与心爱之人喝交杯之酒。这是写“相思之孤单”。
“爱而不得”后的生活,是孤独的,是凄清的,是痛苦的,是绝望的。只能抱着她给的玉枕,痛哭流涕,肝肠寸断。她有她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如两个平行线,却永远无法交集。最奢望的梦想,就是能与她一起喝一杯交杯酒。回到现实,连这个小小的梦想,也终究是难以实现的了。
“宓妃愁坐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尾联是说,此情此景,就好像宓妃坐在曹丕的宫中,因思念曹植而愁肠百结,而曹植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用尽才华写出《洛神赋》一样。这是写“情深之难解”。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嫁为人妇,却什么也做不了。突然发现,自己真是一无是处,连自己心爱之人也无法呵护与拥有。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在爱情里的诗人,才明白了这个道理。社会终究是权贵的社会,没有实力,拿什么来娶心爱之人。书生空有满腹才华,却连自己心爱之人也无法拥有,多么可叹可悲啊!
纵览全诗,诗人对自己的无能,无比痛恨。实际上,收获爱情,并不能仅仅靠想象,靠嘴上的爱,而是要靠实力。诗人最终明白了这个道理,却已经于事无补了,徒留一声声叹息。这首诗绝对是李商隐爱情诗中的另类,特别大胆,特别赤诚,让心中隐藏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让人感受到他心中那一份浓浓的真爱。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诗词

陆游《闲适》

2022-8-20 17:23:32

诗词

刘长卿《秋日登吴公台上寺远眺》

2022-9-15 22:49: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