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嫉妒我找新欢,骂我给他戴了绿帽

罗永堂想过叫醒王苗苗,告诉她许明昌在这,问要不要先离开。

但看她睡得香,没忍心打扰。

身正不怕影子斜。

王苗苗这一觉睡得很长,而许明昌在另一个包间纯粹是倒数着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客户走了,在停车场送走了客户,这才回来。

他眼神中充满敌意,上面就来揪着罗永堂的衣领,“尖夫!”

许明昌越想越不对劲,王苗苗和罗永堂有什么联系?为什么会在一起,肯定是早就好上了,搞不好罗小芳和陶安贵还没结婚的时候这两人就好上了。

王苗苗绿了他,所以之后便会想方设法的要和他离婚,大着肚子也要离,原因就在这儿呢。

还没等许明昌揪个实在,罗永堂后退了一步,将他的手打开,许明昌扑了个空,“尖夫,你跟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苗苗打了个哈欠,被吵醒了,看到许明昌的身影,脑袋都是懵的,“你……”

许明昌此刻心里气得不行,他刚准备和罗永堂打一架的,又反应过来罗永堂的职业,他打架肯定干不过他,搞不好袭警还犯法。

但他心里憋着气,撒不出来,只好对着王苗苗撒气,“贱人,你敢给我戴绿帽子!”

王苗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许明昌抬手要打她,她微微动唇,躲都没来得及躲,罗永堂抓着他的手,一字一句,“说话做事讲有证据。”

他都这么说了,他可能找到证据吗,急吼吼道,“我教训我老婆管你屁事!”


王苗苗连忙躲在罗永堂边上,“许明昌你发什么神经,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离婚了?”

“你是不是离婚前就把我绿了,你给我说实话。”

“我出车祸你不来看我,我那么挽留你你都不同意继续过下去,是不是就是跟他睡过了,你个贱女人。”

许明昌恨不得把王苗苗抓出来打死,“你把我爸害得坐牢了,你还敢给我戴绿帽子。”

“大庭广众之下,你要点脸。”

罗永堂黑着一张脸,握着他的拳头,捏了几下,听到骨节来回摩擦的声音。

好些人围过来,看好戏的样子,许明昌也觉得丢人,只好作罢。

罗永堂带着王苗苗从茶馆里出来,许明昌一直跟着,罗永堂打开车门让她上车,王苗苗拧了拧眉,回头,看到许明昌还在盯着她看,那眼神恨不得把她杀了一样。

想解释,觉得没必要,不解释吧,许明昌搞不好还会再来找她,牵扯不清。

她关上了车门,“我跟他单独谈谈?”

“确定?”

“嗯。”

王苗苗脑袋时有抽风,这也算是其中一次抽风,她想着和许明昌说清楚,后续就不会有什么事了,婚早就离了,好聚好散,大家重新开始,互不打扰。

车子不远处,罗永堂点了一根烟,看着两人对话,开始的时候还算和谐。

王苗苗耐心的跟许明昌说,“你别误会,就是巧合,就算我要跟谁在一起也一定是离婚后开始的,我没那么不要脸。”


许明昌可没了平时的理智,见王苗苗竟然攀上了罗永堂,心里有一种挫败感,他也不是没想过王苗苗会再找,但他以为王苗苗肯定找不到比他还好的男人。

找个工资不如他的,个子不如他的,长相也不如他的,他也就认了,王苗苗一个离过婚的家庭条件也就这样的,找个这种的凑合差不多了。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罗永堂,他曾经还想过巴结罗永堂,处点什么亲戚关系,兄弟感情出来,以后留着帮忙办事呢。

结果这人不受他巴结,现在还和他前妻搞在一起。

男人的嫉妒心不比女人少,气得红了眼。

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他多爱她,王苗苗却清楚,不是这样的。

“你还想多不要脸?小芳的表哥你都不放过,有本事和我离婚后别动用我家留下的亲戚关系。”

许明昌将罗永堂归类于他那边的亲戚关系,王苗苗听了只觉得想笑,“算了,我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不清。”

正要走,被许明昌抓着,“你别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我说了,你不信是你的事,我没办法跟你透露太多。”

“是见不得人是吧,不敢跟我透露。”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知道这个就够了。”

许明昌还是不让她走,“要断就断得一干二净,罗永堂是小芳表哥,小芳是我贵哥的老婆,你最好别痴心妄想。”


王苗苗白了他一眼,“你松不松手?”

“你别忘了,你是个什么身份,人家是什么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王苗苗快被许明昌气死了,没什么也被他说得好像她干了什么一样,愤怒的甩开他的手,“你给我……”

许明昌直接松开,王苗苗险些一个趔趄,她抬头盯着许明昌看,“你简直不是男人,我真是瞎了眼。”

“我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种荡妇,你最好祈祷我没查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没离婚就跟他搞在一起,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明昌不敢当着罗永堂的面过多放肆,也惹不起罗永堂,便对着王苗苗发气,以维持他那属于男人的可怜的自尊心。

放完狠话,转头就走,王苗苗简直莫名其妙。

天边的晚霞刚刚晕染开来,大地散发着金属的色彩,她拉开车门,坐在罗永堂边上的副驾驶位置,刚坐下,觉得不对头,想换位置,罗永堂缓缓道,“就坐这。”

说着把窗户打开,透了透里面的烟味,王苗苗静静的看着他,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再被拨动着。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刚听完许明昌的一堆上不得台面的说辞,看到他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再看看罗永堂,夕阳无限好,男人静静的将车子掉头,转动着方向盘,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看了她一眼,她深吸了一口气,他喉结微动,“安全带。”

王苗苗这才低头将安全带扣上,微微红着脸,不再看他。

可能是之前离婚后好长时间没跟男人接触过,活得有些压抑,再加上娘家最近事多,几乎没跟男人接触过,看到罗永堂冰冷的轮廓,竟也觉得眉清目秀。

罗永堂全然不知道王苗苗在想什么,他打电话给李潇,问起刘世杰的去向,得知刘世杰已经离开了,一颗心稍微放松下来。

“看他去了哪里,联系那边的警察跟几天。”

“打了招呼了,你放心。”

罗永堂挂完电话,见王苗苗正在看窗外的风景。

“你家住哪边?”

“我不回家,对了,几点了?”

她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去接孩子,距离许浩许楠放学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她连忙让罗永堂开车带她去学校。

罗永堂这才知道,许静那边出事了,许志光进去后许明昌不愿意在抚养孩子,一切责任全落在了许静身上,而唯一让许静能够有底气的男人也因意外进了医院。

许浩许楠算是聪明的,没等到人来接也没到处跑,就坐在学校门口等,王苗苗一下车就看见了两人,心中有愧,“不好意思,来晚了。”

“舅妈,哥哥说你不会来了,我说你一定会来。”

王苗苗抱着两个孩子,“对不起啊。”

“没关系。”

回头看着罗永堂,“叫叔叔啊,快叫叔叔。”


许浩许楠嘴巴甜,之前也是见过罗永堂的,“警察叔叔好。”

“警察叔叔抓坏人的……”

警察在小孩子的心中高大而又神圣,两人看罗永堂的眼神都跟看别人不太一样,带着几分崇拜之情。

罗永堂没再看两个孩子,看着王苗苗。

许静的事他知道,许志光的事他也知道,但他不知道王苗苗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以前只把她当作一个普通女人看待,甚至还嫌弃过她是个什么也不懂得家庭主妇,现在看来,不尽然,她不是个普通女人。

王苗苗没有回家,去了酒店,罗永堂也没多呆,赶着去值班。

连着在外面住了好几天,于珍香担心,“苗苗,没事的啊,回来吧,家里地方大,你在外面住要花钱的。”

“没事呀妈,又不是我出钱,我就帮忙陪着两个孩子就好了。”

“超市装修的事,还是要你回来看看,我不知道怎么弄。”

之前是货品随便摆几样将就着卖,没有专门的货架,上次在王京华那边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去了王京华投资开的几家超市看了看,要做就要做好,不能舍不得那点钱。

她现在在家里客厅弄的那点地方,比起一些乡下小店还不如。

多大的投资换多大的回报,想做生意舍不得投钱,回钱自然也慢,她就想趁着手里还有点闲钱,把超市正儿八经的搞起来。

不本着赚外快的心思去搞,而是真正的把它当成一个主业,当成养家的事业去做。

营业执照,装修,该有的证件,超市该有的样子,她都要全部搞好。

可她没想到啊,她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困难。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谢谢你,欺负了我整整十八年

2022-8-26 23:25:22

情感故事

有了新欢的老男人,一张结婚证将我扫地出门

2022-8-28 18:20: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