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割舍的亲情

幺叔一家终于随着小刚弟弟工作的调动从渭南搬到了西安,几年没有去看望他了,我回老家与大哥一商量,说走就走,坐上开往西安的大巴,三个多小时后便见到了幺叔幺婶。

虽说如今交通方便,但没有退休前,由于这样那样的牵绊,幺叔在渭南居住的那几年里我一直没有去看过他们。

从小到大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一直和幺叔很亲。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与幺叔小姑在一起打闹的场面:他们用木板打自制的毽子,我们非要抢下木板自己打,可毽子却一次也挨不上板;他们晚上去地质队看露天电影,我们非要闹着一起去,去的时候兴致勃勃,看完后回来时却直犯困,非缠着幺叔小姑背我们回家;被爸妈训斥了,向幺叔小姑诉苦…

那时候我刚上高中,特别羡慕同学中有人腰里扎的那种皮带扣上有五角星的武装带,一次给幺叔写信时便向幺叔索要。我不知道部队发的皮带只此一条,而且绝不能够随便送人。但不久我还是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幺叔寄来的武装带,虽然与我期望中的部队用的那种皮带质量差了点,我还是高兴了很久,觉得自己在同学中特别有面子。后来我才知道,幺叔为了给我买这条皮带,在秦皇岛的大街上找了很多地方,还花去了他整整一个月的津贴。现在想起这件事,真是觉得那时候的我简直大不懂事了!

三年后和幺叔一同参军的人都复员回来安排了工作,幺叔却因为表现好被部队多留了一年。事情就有这么凑巧,第二年幺叔复员时国家取消了给农村复员军人安排工作的政策,他只能回到农村参加劳动。这时候幺叔快三十岁了,在当时的农村这个年龄找对象已经比较困难了。还好在乡镇机关当领导的六姑父人缘好,为幺叔介绍了现在的幺婶,婚后有了一儿一女。幺叔后来被抽调参加了几期路线教育,但最终还是没有解决工作问题。

去年陈刚的单位由渭南迁到西安,之前他们在西安购置了一套二百多平米的房子。幺叔和幺婶在这里过着悠闲自在的晚年生活。

可以看得出来,幺叔幺婶的日子过得很惬意。但愿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能相互搀扶,在人生夕阳的余晖里健康快乐的前行!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生活故事

“不懂事”姑娘

2022-8-28 18:06:39

生活故事

外婆的不容易,我长大才懂得

2022-8-28 18:34: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