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第一次做的事

前情:

“发生了什么?”李璟瞠目道。

他只是翻了个墙头,难道就过去几千年了吗?

哪儿有这么快,就情投意合当街拥抱的?

第23章:

李策跳下墙头时,叶娇已走出很远。

他跑着去追,迎面冲来一辆马车,叶娇跳开到一边,扭头发现马车快要撞到李策。她转身回来,气哼哼地拉开李策,一脚踹在马车车厢上。

“不长眼睛吗?没看到他走路不稳当?”

车夫不知是仗着哪家的人势,竟挥鞭向叶娇甩来。

叶娇要凌空拽住鞭子,却被李策抱在怀中。

他低下头,后背硬生生挨了这一鞭。

李璟看到的拥抱,便是挨鞭子后,李策摇摇欲坠,又被叶娇拥住的样子。

 

马车要继续向前行驶,被叶娇拦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李璟这才发觉不对。

“他撞人还打人!”叶娇指着车夫。

车夫大声道:“滚开!谁敢拦我们主子的马车?”

说完话又发现李璟不似李策那般衣着素雅,脸上的跋扈便收敛几分。

李璟立刻感了兴趣。

他身穿紫底绣蓝纹压金丝锦缎长袍,脚蹬羊皮短靴,腰间各样玉佩挂坠叮叮咣咣,衣袖低垂,里面藏着泰山石。大步走过去,歪头道:“你们主子?谁啊?”

天底下的主子有很多,但是最厉害的那个,是他亲爹。

 

马车车夫扬眉道:“老奴的主子,正是肃王殿下。”

肃王,大皇子,果然可以不把京都坊街随便走动的大多数人放在眼里。

“哦——”李璟长长地叹了一声,扭头去看李策。

李策已经走过来。

“你走吧。”他对车夫道,脸上竟然已没有怒气。

车夫非常满意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他扬鞭而去,马车车轮险些辗轧李璟的脚。

“真是好威风!”李璟夸赞道。

李策淡淡地笑笑。

“不行,”李璟握紧拳头蹙眉道,“我得到父皇那里告状去,就说万一你死了,不是我舍不得用药,而是被肃王的恶奴打死的。”

“别去。”李策伸手拽住他的衣袖。

 

是因为他太安静了吗?怎么他身边的人,都是急慌慌的。想到这里,李策心中微怔。

从什么时候起,他也有了“身边的人”?

“不去咽不下这口气!”李璟几乎跳起来。

他没必要同恶奴置气,下人犯了错,自然由主子承担。

“后日再去,”李策道,“有好处。”

李璟看着李策,一双大眼眨着,贴近他道:“什么好处?”

他最喜欢有好处的事了,自从李策到来,他就倒霉得很。

李策却不再回答,他转身看着叶娇,对她道:“我有好些话想同你说,但是身边如果有人乱挥鞭子,或者站着一只五颜六色的大公鸡,那是怎么都无法开口的。我知道一家店的糖人很好吃,我请你去吃,好吗?”

叶娇的目光从李策身上的鞭痕收回,咬唇点头。

她决定答应李策的要求,先不去找李珑寻仇。李璟尚且能等两日,她也能等。

“哪儿有鸡?”留在原地的李璟左顾右看,怀疑李策看错了。旋即又发现这里距离府邸的每一道门都很远,顿时气得不行。

就知道跟着这两个人,准没好事!

 

西街有一家糖人店,糖里掺着蜂蜜,能做成各种形状,生意很好。

李策跟叶娇一起,站在队尾排队。

叶娇注意到李策的衣服脏了,有一处甚至有轻微的破口。

“不去换一件吗?”她问。

“不去了,”李策眼中含笑,“日光短暂,经不起浪费。”

其实他浪费过不少时间。

那些守在皇陵的日子,他常常摊开一本书,在日光下晒太阳。从清晨到日落,才慢悠悠走回小院。

四周空寂无人,能陪伴他的,只有看不完的书。

他能浪费掉所有的日子,只是不肯浪费掉这一日。

李策不觉得队伍长,因为叶娇的衣裙会时不时擦碰他的手背。有时候,他们的手背会碰到一起。

叶娇当然没什么反应,心中惊涛骇浪的,是李策。

 

他们一人拿一只糖人,慢慢品尝。

“我以前以为会很腻,这是第一次吃。”叶娇道。

李策的心里比糖人更甜。

秋高气爽,他们在西市大街散步。书肆书坊的伙计会跟李策打招呼,但是同叶娇打招呼的,都是各种食肆酒楼。

“叶小姐出门啦?”

“叶小姐,咱们店的新菜不错,有机会来尝尝啊!”

“叶小姐,上回您说想看露肚子的胡姬跳舞,老板给您请来了。”

叶娇平时被这样招呼,一般都会潇洒地挥挥手,应下改日就来。今日莫名其妙,她的耳垂有些红。

“我也不是……经常……”

“你这样很好,”李策道,“太史公说,‘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如果大唐人人都如叶小姐,懂得吃,有银子吃饱穿暖,百姓安居乐业、民殷国富,便是大唐的盛世到了。”

叶娇低头舔一口糖人,也觉得甜。

 

“你要说什么来着?”她问,已经完全原谅了李策欺骗她的事。

嘴这么甜的人,当然是为了她好。

但是叶娇也下定决心,以后就算李策翻白眼没气儿了,她也不去救。

他们走进一条短巷,这里略微偏僻,两边都是高墙,没有店铺喧闹。

李策站定身子,对叶娇道:“我想先向你道歉,我利用你的关心欺骗你,实在罪无可恕。这是赔礼。”

他从腰间解下一块白玉。

玉质莹润,上面雕刻着一只鹿。

李策目光深邃,隐隐有波光流转。

 

“我出生后便到皇陵守墓去了,母亲舍不得,在襁褓里放了这个。鹿是仙兽,配之则健康无虞。这块玉不算贵重,请你收下。”

他双手把玉送过来,叶娇收起玉,吸口气道:“健康无虞啊?”

她心中怀疑,又不好意思直说。

这根本就是没什么用嘛!

你所谓的健康,就是吊着一口气不死吗?

叶娇瞅了一眼他腰里另外一块金桃子配饰,心说你还不如送这个呢。

“我接受你的道歉了。”叶娇抬起手,轻轻拍了拍李策的肩膀。

“以后不要随便吓唬人,你看你五哥,都快被吓死了。”

李策含笑点头道:“我给他买了糖人赔罪。”

叶娇瞬间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忍不住哈哈大笑。

她蹦蹦跳跳地向前走,李策仿佛随口一说道:“对了,我能做你的朋友吗?”

“能啊。”少女甩起拴着玉鹿的绳子,声音欢快。

李策看着她的背影,看她颤动的发饰,飘飞的披帛,裙角流动的日光。

这是最好的一天,平生最好。

 

阎季德当然先查了禁军,但是一无所获。

柳枝是当天清晨采摘的,放在木匣中。禁军传递木匣,等传递到守靶禁军手中,不知经过了几个人。

故而那日箭靶旁的禁军,还以为就是要用铁柳枝。

但李策指明了兵部,便好查了。

从圣上下令百步穿杨,到那日御街射箭,中间也不过隔了一日。一日之内,谁进出兵部,谁去了工坊,都有记录在案。

查来查去,查到肃王李珑的一位部将。

到这里就可以了。

阎季德恳求在早朝回禀此事,皇帝允准,于是他身穿粗麻布衣,在朝堂举告兵部。

皇帝何等聪明,立刻把目光投向肃王李珑。

“肃王,”皇帝道,“你说说吧,怎么回事?”

 

李珑抬起头。

慌乱让他额头冒汗,天子的威仪惊得他慌忙跪下。

铁柳枝的事,的确是他做的。

征战七年,如今被召回京都,战功累累都化作土,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这只是李珑的反击而已,打掉二皇子李璋的势力,让兵部那些摇摆不定的部将,看到他的凌厉。

但李珑没想到阎季德竟然查出来了。

怎么回事?这种柳枝明明皇陵里也有。那一年先帝下葬,他亲眼见到过随葬品。

豆大的汗珠从李珑额头冒出,他心神大乱,在森严的朝堂,忍不住要把这件事构陷给别人。

“儿臣什么都不知道,”李珑叩头道,“儿臣倾慕叶长庚的妹妹,怎么会对他不利呢?”

 

倾慕一个人的妹妹,讨好笼络还来不及呢。

皇帝眼皮微合,唇角散开冷意。

“据朕所知,叶长庚的妹妹心有所属,你难道还不死心吗?”

李珑摇头道:“儿臣想再努力努力。”

陷入儿女情长的人,怎么会有精力搞这些阴谋诡计呢?

“儿臣听说,”李珑想了想道,“那日射箭时,九弟第一个发现是铁柳枝,还跑去告知叶小姐。说不定九弟对这件事比较清楚。”

笼络有很多方法。

故施诡计,再施以恩惠,算作一种。

皇帝的神情愈加阴沉。

“李策吗?”他沉思道。

……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22章:诱人的碰撞

2022-9-5 21:06:25

夺嫡

第24章:老夫老妻的柔情

2022-9-5 21:09: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