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老夫老妻的柔情

前情:

皇帝的神情愈加阴沉。

“李策吗?”他沉思道。

第24章:

除了岁首举行的大朝会,五皇子李璟很少到朝堂去。

一是没有资格,再则谁愿意站上两个时辰,听朝臣和皇帝讨论琐碎朝事呢?最重要的原因是:二更天就得起床赶过去。

被窝不暖和,夫人不够黏人吗?

但这日宦官前来李璟府邸宣召时,他已经爬起来,梳洗停当。

李策让他等两日,他等到了。

 

“李璟,”朝堂上,皇帝问道,“小九在你那里养着,身体还好吗?”

事关李策,皇帝却只是召问李璟。

“不太好,”李璟垂头丧气,“昨日才好些,就被肃王府的车夫挥鞭子打到。幸亏儿臣站得远,不然这会儿也不好了。”

他气嘟嘟的。

来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也不看看我是怎么被父皇母后宠大的,竟然敢纵奴行凶让我受气。

肃王李珑眼如铜铃转头,对着李璟便呵斥起来。

“五弟休要胡说!”

 

他最厌烦李璟那跋扈不成器的样子。

李璟怯生生地往大臣身边挪了挪,叩头道:“父皇面前,若扯谎话,我愿以大不敬罪被惩处。”

李珑起身辩解道:“车夫在哪里?你这是污蔑!你和李策早就结为一党,妄图拉拢朝臣、私心犯上!”

言官迅速手持笏板出列。

“微臣要弹劾肃王李珑朝堂失仪之罪。”

“他这不只是失仪,”李璟吓得躲在言官身后,“他是要行凶!”

 

朝堂乱糟糟的,但皇帝没有乱。

他示意言官稍安,对李璟招手。

“你过来,”皇帝道,“那车夫,你当场捉住了吗?”

李璟想了想道:“没有。”

“既然没有,”皇帝道,“那便是被有心之人冒充。你们兄弟之间,该兄友弟恭才好。”

李璟垂下头,神情虽然委屈,却乖巧道:“儿臣知错了。”

皇帝颔首道:“朕问你,那日在御街,是李策看出铁柳枝吗?”

“是,”李璟老老实实道,“我们站在靶位那里,距离最近。如果不是他提醒,叶长庚还不一定能射中呢。”

皇帝宽和地笑道:“这孩子,怎么不来朕这里讨赏呢?”

 

发现铁柳枝,避免了大唐朝廷出丑,的确该赏。

但今日皇帝关心李策有些多,夸奖也有些多,李璟露出不满。

“父皇,”他大胆反驳道,“李策二十岁,不是孩子了。”

皇帝没有理睬他。

这是朝堂,难道要在这里争宠吗?

皇帝再看向阎季德,沉声道:“这件事你不用再查,到此为止。”

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阎季德惶恐抬头,不知皇帝是什么意思。

不查了?是要包庇肃王吗?你包庇儿子可以,让我官复原职啊。

皇帝的视线落在肃王李珑身上,那目光充满慈爱。

 

“朕信任自己的儿子。他在边关数年,即便没有功劳,苦劳总还有些。朕信肃王不会徇私枉法党同伐异,阎卿查到他哪个部将做错了事,交给吏部刑部大理寺问罪就好。”

阎季德放下心来。

因为皇帝说“阎卿”,他是“卿”了,职位必然恢复。

果然,皇帝起身道:“禁军不能一日无帅,你不要怠惰,快给朕回去做事!”

阎季德跪地叩头,感谢圣上圣明。

皇帝离开,朝臣三三两两散去,李珑才慢慢站起身。

他心中七上八下,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父皇就这么放过他了吗?因为信任?因为边关征战的功劳?

他看向李璟,见李璟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瞪我干嘛?”李璟越过李珑,大声道,“闪开!我得去看望母后,该用早膳了。”

 

李璟没有吃到早膳。

皇帝下朝后径直到了立政殿,这是皇后的居所。

“立政”二字,取母仪天下之意。

李璟踮着脚朝里面看了看,宦官高福陪着他,暖声道:“老奴引殿下到偏殿用膳吧?”

“不,”李璟道,“我就要同母后吃,我还得告状呢!”

今日朝堂上,皇帝袒护李珑也太厉害了。朝臣们还来不及提出异议,皇帝便快步离去。

高福笑起来:“若如此,殿下不如回去等等消息。”

李璟立刻警惕起来。

难道父皇来到这里,是同母后商量大事吗?能不能偷听?

高福抬臂拦住李璟。

“殿下还是先回去吧。”

高福是皇帝的心腹,李璟不便造次,只得草草告别。

 

立政殿内一张食案,帝后相对而坐,皇帝却许久没有动筷。

“梓潼。”皇帝这么称呼他的妻子,握住了皇后的手。

皇后锦衣华服端坐,年过四十,并不十分漂亮,却胜在端庄聪慧。

“圣上。”皇后轻声回应,示意内侍婢女离开。

“朕……”皇帝的声音一瞬间衰老许多,说话的气力,不足在朝堂的一半,“朕是不是老了?”

皇后并没有说春秋鼎盛那样的恭维话。

她含笑道:“今日臣妾为圣上梳发时,的确看到几根白发。但圣上英姿不减当年,何必多虑。”

“朕的确是老了,”皇帝叹息道,“若不然肃王也不敢为了争权构陷朝臣,若不然朕今日也不会优柔寡断,包庇纵容了。”

 

他知道肃王做了什么,他只是没有说破。

那些朝臣也知道他知道,所以故意装作来不及反驳的样子。

至于他那个傻儿子李璟,恐怕还等着告状呢。

皇后脸上神色变幻,过了许久才滴水不漏道:“圣上乃天子,治国安邦、奉顺天德,自然也是宅心仁厚的。”

皇帝苦笑着摇头。

“当初朕封李珑为王,是犒赏他镇守边关的功劳。朕薄待咱们的孩子,你生气吗?”

皇后含笑道:“圣上乃圣明之君,臣妾有什么可气的?”

到底是嫡庶有别,就算李珑是长子,是第一个封王的皇子,又怎样呢?他不会以为头上顶着一个王衔,就有机会染指御座吧?

“是朕偏颇,以至于此。”皇帝眉心紧锁,松开皇后的手起身,对殿外的高福道,“传中书、侍中、尚书令觐见,朕要册封王侯。”

 

肃王李珑惴惴不安地回到王府,同府中幕僚大致说了朝堂的事。

幕僚们或脸色苍白,或心神慌乱,他们跪坐在蒲团上,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真有那么糟吗?”李珑道。

他虽然也觉得事情不对,但是以为还有转圜的余地。

怎么这些幕僚们,一个个如丧考妣?

终于,府中詹事低声回答:“若陛下今日动怒,就好了。”

君心难测,动怒大骂一顿,甚至是开口重罚,都比这么不声不响的好。

因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暗流在缓缓涌动。

“宫里有消息吗?”李珑沉住气,闷声问。

“有,”詹事立刻回答道,“圣上下朝后去了立政殿。”

去了立政殿,没有召大臣议事,那或许还有机会。

李珑安慰着自己,忽然听到迅疾的脚步声传来,一名部将大步迈过门栏走进来,跪地道:“殿下,不好了!”

 

圣旨传进五皇子府邸时,李璟正在同李策抱怨李珑运气太好。

“凭什么?”他不屑道,“因为生得早吗?”

李策不说话,一面吃药一面咳嗽。

李璟又道:“又不是母后生的,父皇竟对他如此偏爱。把军权给他,王位也给他,我还什么都没有呢!”

平时的娇惯不是真的宠,肯给权力给好处,才是真宠。

他说完觉得有些不对,安抚李策道:“你别生气,你虽然也不是母后生的,但是不讨厌。”

讨厌跟吓人是两码事。

李策放下药碗,抿唇笑笑,不说话。

这时院门被推开,一个面生的男人小跑进来,对李璟道:“殿下!大喜!”

 

真是喜事。

圣上以皇子大多已成年为名,册封王位王妃。

连带李璟在内,总共册封五人为王。中书正在拟旨,要不了多久,皇帝的旨意就到了。

“有我?有我?”李璟跳起来,“父皇是真宠我!除了我还有谁?”

那人回答道:“封二皇子为晋王,三皇子、四皇子都要封王,殿下您封赵王。”

“赵王啊……”李璟喜滋滋地,旋即又皱眉道,“我又不姓赵。”

那人抹了一把汗,有些难以置信地解释:“殿下,楚、赵、齐、燕这些,都是始皇帝统一前的诸侯国名字,是以诸侯为王位。”

“哈!”李璟笑,“没有‘肃’对吧?李珑那算是个什么王位?真丢人!”

 

他说完起身,对李策显摆。

“九弟啊!以后你的前途,可就靠哥哥我了!等你病好了,没事要多给哥哥捶捶背,哥哥一定不会薄待你。”

李策含笑点头。

报信的人脸红成烧炭。

“殿下……”他等李璟蹦蹦跳跳地说完,禀告道,“圣上也封了九皇子,是除您以外,年龄最小的,封为楚王。”

晋、秦、齐、楚,是封号最为尊贵的王爵。

李璟心中只有一个问题:“凭什么啊?”

……

注:关于皇帝称呼皇后“梓潼”,并不是因为皇后就叫这个名字,而是爱称。最早春秋时期,诸侯王称呼妻子“小童”,后来秦始皇统一六合,牛逼哄哄给改了。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23章:第一次做的事

2022-9-5 21:07:58

夺嫡

第25章:肃王的结局

2022-9-5 21:10: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