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肃王的结局

前情:

晋、秦、齐、楚,是封号最为尊贵的王爵。

李璟心中只有一个问题:“凭什么啊?”

第25章:

春秋列国,以晋国最盛。

首任国君是周武王姬发之子,甚至用过“唐”这个国号。晋国国力强大,经常压制齐、楚、秦三国,一直到六百多年后赵韩魏三家分晋,晋国才灭亡。

说是分晋,其实晋国的官制、文字、天文历法,都在这三个国家传承下去。

皇帝封二皇子为晋王,是表明了有立储之意。

二皇子李璋是皇嫡子,这么做也不会招人非议。

五皇子嘛,敕封赵王,是嘱他要辅佐嫡兄,同气连枝。

至于三皇子四皇子,是庶子中比较出色的,早就协助处理朝事。成婚多年,也该封王了。

而九皇子……

报信的人只是说,圣上赞赏李策守护皇陵二十年,乌鸟之情,孝心动天。

 

“孝悌”二字是为政的根本,以“孝”封王,可得民心。

但是李策,他配吗?配早于兄弟封王,配用仅次于晋王的封号吗?

报信的人忙着去准备迎旨,赵王李璟恍然道:“原来守陵就能封王啊?”

他歪坐在蒲团上,“啧啧”几声,摇头道:“你完了,这得有多少人眼红啊?老六老七老八怎么想?老六老七老八的夫人们怎么想?原先的嫂子们都成了王妃,家里聚一聚,人家吃饭她们磕头,不知要气得吹多少枕头风呢。”

品级略低,按理是要跪安的。

李策似乎也有些震惊,他脸上并没有太多惊喜,只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看来他并不是算无遗策的人。

他算到皇帝会用封王来打压李珑,却没有算到这里面会有自己。

“是啊!”李璟拍腿,“我要是你,就麻溜到父皇那里谢绝封王,说不定父皇更要夸你孝顺了。古往今来,让人眼红总会死得很快。”

“我不要,”李策摇头道,“我要去谢恩。”

李璟问:“那如果别人反对呢?”

“那是他们的事。”李策的声音很轻很柔和,却莫名让人觉得阴凉固执。

看哄不住李策,李璟无奈地把泰山石揣回衣袖,摇头晃脑道:“那你可一定要活到王府建成,对了,建得离我远点。”

 

肃王府上,幕僚们已经坐不住了。

不断有人出去打探消息,又带着更坏的消息回来。

皇帝表面上并未责备李珑,却连封五王,且封号各有意义。

捧高,便是要等着踩低了。

“他们会怎么做?”李珑怒火中烧道。

“那些朝臣都是人精,恐怕会见风使舵,不惜构陷殿下,也要弹劾了。”

皇帝没有深究御街换柳枝的事,在天下人心中,他依旧是宽宏大量的皇帝。可他的动作,却无异于一种提醒。

提醒朝臣,他不再信任肃王,要重用其他儿子了。

王府詹事耐心分析,李珑却静不下心。

他用力捶打桌案,丧气道:“看来这京城,就不该回来。”

“不如这样,”有幕僚出主意道,“我们赶在他们动手之前先发制人。如今九皇子在京中养病,皇陵无人可守,殿下不如前去自请镇守皇陵。”

 

这是自伤求生的法子。

李策一日不好,他就要待在皇陵。若李策死了,或许这一辈子,他就终老九嵕山。什么前途,什么皇位,烟消云散。

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

李珑穿戴整齐在宫门处验明鱼符,宦官便引着他到紫宸殿去。宫门到紫宸殿的路很远,天色并不阴沉,却有零星的雨珠坠落。

“请殿下稍等,咱家去取雨伞。”

宦官小跑着往最近的宫殿去了,李珑站在原地,扬头注视恢弘的殿宇。

他常年在军中,其实并不在意淋雨。

但既然要面圣,还是干净些好。不然那些言官又要谏他殿前失仪,仿佛只会说这一句话。

 

李珑静静地站着,见宽阔的甬道上,有个人缓步而来。

那人面容白皙神色肃静,五官酷似皇帝。

他身穿青色圆领袍,其上绣着山川生灵,腰坠环形墨玉,玉质通体无瑕。系一条白玉墨鞓带,腰背挺直,却微微低头。

那是因为他手里有一本书。

二皇子李璋左手持竹节红伞,右手托着一本书,神情如潭水般平静,步履若春风般宜人。

他的目光在书本上,就这么漫步在皇宫甬道里,时不时翻动一页,看得认真。

宦官、随从和女婢远远地随行,无人敢上前打扰。

在李璋将要经过李珑时,他忍不住开口打断李璋的闲情雅致,同他套近乎。

“是二弟啊。”李珑道。

李璋脚步未停,径直越过李珑。

幸好李珑的耳朵很灵敏,他听到了一声“嗯”。

 

“嗯”,没有感情,云淡风轻,仿佛他这个人是道旁的一棵树,无需关注,也不必产生什么交集。

李珑顿时满脸通红。

幸好众人都垂着头,没有人发觉他的尴尬。

经此一事,李珑再也站不住。

他不等宦官取伞,大步向紫宸殿走去。

皇帝正同朝臣议事,他等了半个时辰,才被宣进去。

李珑跪地说了所求之事,至于镇守皇陵的原因,无非就是心疼李策,自己身体更结实,也想要尽一份孝心。

皇帝听完李珑的求请,眉头微沉看一眼高福,才同他道:“你来的不巧,这件事朕已经许给李璋了。”

 

李璋?

李珑如雷击顶怔在原地。

他回到京都,原本便是因为李璋的作弄。他不甘心,所以想要求娶安国公府叶娇,所以才换掉柳枝,没想到他每次都输,输到最后,甚至让李璋得了王位。

既然赢了,李璋竟然不在京中拉拢朝臣,要到皇陵去?

皇陵真成香饽饽了。

不,李珑不应该质疑,他应该害怕。

李璋这是预判了他要做的事,提前封死了他的路。

李珑脑中轰隆隆,震得通体虚乏又愤怒无力,汗珠沿着额头滴落下来。他想起甬道上李璋那一声“嗯”,那是宣判斩首的声音。

在李璋眼里,他已经死了。

 

“李珑,”皇帝唤他的名字,把他混乱的思绪暂时压住,“你看看这些。”

什么?

李珑茫然抬头,看到御案上堆着两尺高的奏折。

皇帝打开奏折,念道:“弹劾肃王滥用粮草之罪。”

“弹劾肃王贪污军饷之罪。”

“弹劾肃王任人唯亲、拉拢朝臣之罪。”

“弹劾肃王不遵旨意,私自调兵之罪……”

皇帝每读完第一句,便把那本奏折丢下去,让李珑自己看。

李珑只觉得通体冰凉。

这么快!那些言官和朝臣的速度这么快!他们不再说殿前失仪,他们的每个字,都是重罪。

 

奏折太多,皇帝没功夫一一读完。

他摇头叹息,刹那间似乎老了十年。

“这天下不是我们李家的,”皇帝道,“是百姓的。百姓不尊你,朝臣不信你,朕也无可奈何。”

什么无可奈何?

李珑大口吸气,心中的愤怒在脸颊和拳头上淤积,可这里不是军营战场,不能发泄怒气。

他气息慌乱道:“父皇,儿臣没有做那些事。”

说什么百姓朝臣,这天底下只有皇帝说了算数。

 

皇帝看着他,却呼唤高福:“李珑落汗,你给送杯茶水吧。”

高福把茶水奉上,李珑看着颜色青绿的茶水,一时不敢饮用。

高福又往前递了递,李珑才勉强接过,颤抖着饮下。

茶水微涩回甘,没有毒药。

李珑松了口气,皇帝的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指明了李珑的去路。

“朕把这些奏折压下不问,你自请离京就藩吧。朕为你选中淮南富庶安逸之地,你可以把淑妃接过去养老。”

就藩王侯,无召不得进京。

一句话,安排了李珑的余生,并且把他的生母都赶出去了。

李珑如坠冰窟,半晌才想起叩头谢恩。

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会有这么凄惨。走的时候,他不知道雨会下这么大。大到他淋湿衣服,这京都的湿衣,比冬日战甲还冷。

 

中书的动作很快,旨意传到各个府邸,只不过用了一日。

因为李策住在李璟府中,两拨宣旨的宦官都来这里。李璟非常不满李策的封号比自己尊贵,更不满李策抠门,两拨宦官的赏银都是他付的。

“你在攒老婆本儿吗?”宦官走后,李璟奚落李策,“真以为安国公府那个母狮子会嫁给你?也不想想你能不能打过。”

“过日子又不靠打架。”

李策说完这句,不知想起什么,忽然脸红了。

“我出门一趟。”他换上干净的墨色长袍,便独自出门。

 

在西市排队最长的食肆外,李策找到叶娇。

“这里怎么这么多人。”李策道。

“人多好,”叶娇把酱肘子打开,笑道,“趁着人多,咱们吵架吧!”

……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24章:老夫老妻的柔情

2022-9-5 21:09:19

夺嫡

第26章:调戏少年郎

2022-9-11 0:40: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