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了精神病婆婆,我吓得屁滚尿流

王苗苗看着他,有点呆住了。

罗永堂见她杵在门口没说话,打开灯,他的脸更加清晰,王苗苗一颗心怦怦直跳。

他开灯的时候胳膊碰到她一点,但他自己显然没当回事,看到她手里的东西,他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我有事。”

王苗苗笑道,“买了点东西过来,要不要一起吃?”

“有事,下次。”

她来得不巧,他要走她也不好继续拦着,人家也有自己的个人生活,她只好提着东西原路返回。

打包吃的回家,于珍香肯定说她,但又不能就这么扔了,一百多块钱买的呢。

索性去了苏锦绣那边。

苏锦绣忙了好一阵了,没和她见面,王苗苗提前没联系,打她家门口敲门,还好,人在。

门开了,苏锦绣擦了擦头发,“你怎么……”

“给你带了点东西来。”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苏锦绣有些诧异,但摸着吃的还是热的,便拆开了和她一起吃。

她其实吃过了,但不好回绝她的心意,勉强的吃了几口,便和她聊天。

王苗苗饿极了,也没注意她吃得很少,自己先吃了个饱再说。

“房子卖了你高兴了。”

王苗苗摇头,“房子卖了,但贷款要提前还。”

苏锦绣点了点头,“多少?”

“七十多万,我跟许明昌一人至少要出三十多万。”

四目相对,缄默无言,“锦绣,你懂的……”


苏锦绣拧了拧眉,面上挂着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有钱啊?”

“有多少出多少,就过个账,很快会还你。”

“我真没那么多,你看我穿的用的,都不便宜吧?”

“我知道,但我猜你多少是有的。”

王苗苗把她摸得死死的,苏锦绣眼瞅着赖不掉了,“全身上下加起来就六万,这是我从脚趾缝里攒出来的。”

王苗苗点头,看了一眼手机,下一秒苏锦绣就收到她的卡号,“这个卡。”

她还挺好意思,大半夜拎着吃的过来,就为了借钱!

钱到账,王苗苗心情大好,“有冰淇淋吗?来一个。”

苏锦绣白了她一眼,去给她拿了支可爱多,递给她,借了钱,还要吃她的雪糕,“苗苗,你这顿饭老值钱了,六万块加一个冰淇淋,你真会打算盘呢。”

“人家都说你这种朋友交不得,平常不联系,一联系不是结婚就是借钱,你好可怕啊!”

把她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又不是不还,你急什么?”

“你这段时间忙什么呢,那超市你妈不是帮你看着吗?你也没来约我了,你大忙人呢……”

王苗苗说了熊燕和王子阳分手的事,顺带着提了一句娘家老房子拆迁。

苏锦绣转变态度,“真不好意思,刚才说话失礼了,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千万别跟我计较。”

“哎呀起开,现在巴结,晚了!”

王苗苗挑起她的下巴,“今晚把我伺候好,赏……”


苏锦绣笑得合不拢嘴,替她开心,她还一直担心她抑郁症的事,结果王家一档子事出来,反而让她整个人又活起来了,和许明昌的房子一卖,钱到手,她就能真正开始新的生活了。

苏锦绣希望她能有好的生活,未来一片光明,姐妹情谊一直到老。

“剩下的钱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没想好,只能到处去借,我寻思找我妈拿点,但又怕子阳知道。”

“还是尽量别找你妈了,你弟有想法,伤感情。”

王苗苗叹气,“子阳挺好的,我就遇不到一个愿意为了我做到那个份上的男人,这一点我还是挺欣赏我弟的。”

单从女人角度来看,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个王子阳当自己身后的男人,遇到问题能竭尽全力帮她解决,哪怕自己没这个能力,也会去替她想办法。

过了一会儿,苏锦绣又问,“你确定钱很快就能出来?”

“确定,买家贷款下来我就能还给你了。”

“大概多长时间?”

“顺利的话办下来十天附近。”

吃完饭后王苗苗和苏锦绣聊了聊天,从她住的地方离开,刚到家,接到苏锦绣的电话。

“到家了没有?”

“你会算命啊,我刚到家门口,准备进去。”

“我让我男朋友给你卡里打了钱,还贷款要有多的你给我退回来。”

王苗苗骑电动车一路还没注意,一看手机余额,三十万。

“锦绣,你男朋友可以啊,这么有钱啊。”

“这个男人不错,可以嫁,我投他一票。”

“你要不要这么现实,之前不是还说人家老,离过婚有孩子,你现在怎么又变了?”

“我之前说过这话吗,之前是我有眼无珠,锦绣,我觉得可以,我赞同。”


把钱凑齐了,王苗苗乐得不行,今晚又可以睡个好觉了,她回到家将电动车充电,插上插头,洗完澡躺在床上睡觉。

无事一身轻,但她不自觉的想起罗永堂,他今晚穿着制服出门的,应该是要去办事。

这天晚上她做了个梦,醒来后脸红脖子粗,尴尬到不行。

恰好第二天罗永堂忙完了打她电话,约她到他那边吃饭,她一见到他,更加不好意思了,脑袋一片空白。

他买了些菜,在厨房里做,动作熟练,两条巴掌大的鲫鱼熬了个鱼汤,炒了个土豆丝,一个豆腐,一个辣椒炒肉。

阴天,屋里整体暗暗的,他开了灯。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他这才问,“昨天你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着和你吃个饭。”

“嗯。”

王苗苗拿了筷子,“菜炒得不错,你平时自己在家经常做饭?”

“不然呢,有田螺姑娘来帮我做?”

他头一回跟她开玩笑,两人都笑了,王苗苗觉得罗永堂不严肃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鲫鱼汤里放了几片豆腐,罗永堂拿了个碗,给她弄了一点鱼汤,雪白的鱼汤撒着些许葱花,清淡又鲜美。

“你弟弟的事怎么样了?”

“就那样。”


罗永堂点头,“他前天报警了……”

“啊?”

王苗苗是想起来前天王子阳上午没去上班,将近中午回来拿东西。

她和于珍香都以为他是去找熊燕解决问题去了,没想到竟然到了报警解决的地步。

“那他开窍了。”

“开什么窍了,派出所又不是打官司的地方,警察不是法官。”

“但他报警总能吓到熊燕,对吧?”

饭后罗永堂洗碗,王苗苗四处走走看看,到阳台上,望着小区里的小路,居民在小区里活泛,她打了个哈欠。

罗永堂洗碗从厨房里出来,擦了擦手,看得有些出神。

王苗苗看着窗外,他在看她的背影。

他从小到大对生活并未有过很多奢望,想法和一般男人也不太一样,不要求自己一定要成家立业,找一个体贴自己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生存的意义并不是那些。

王苗苗看了一会儿外面,觉得无聊,回过头,只见罗永堂正在看她。

两人都有些尴尬,王苗苗正准备开口找话题,罗永堂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声音打破了宁静,“喂。”

“好,我马上过来。”

罗雪梅在护士给她打针的时候,将针抢过来插在小护士的身上,试图用被子将其捂死,好在没酿成大祸,被人及时发现了。

她发病的时候罗永堂都很难制住她,以前王苗苗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她后来忽然发现,罗永堂之所以制不住罗雪梅,是因为不想伤害她,并非他本身的力气敌不过。


罗永堂去开车,路上跟她说,“你打车回去吧。”

“我跟你一起去。”

他没在多话,王苗苗坐在副驾驶,系上了安全带。

“情况很严重吗?”

罗雪梅这些年的情况一直不乐观,罗永堂一路上没有聊天的心思,火速将车子开到三医院停下,到了地方让王苗苗在外面等。

王苗苗觉得自己来了不去看看有点不好,“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你就在这。”

罗永堂先去见了医生,了解到罗雪梅最近的情况,又去病房里看罗雪梅。

她静静的坐在床头上,望着外面的阴天,手里捧着一本书,看上去与正常人无疑。

谁能想到她一个小时前差点捂死一个小护士?

“妈……”

“阿寅,你回来了。”

她眼中欣喜,早已白发苍苍,目光却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妈,我是永堂。”

“永堂是谁?”

她望着他,微微张嘴,那几秒钟仿佛过去了好些年,她笑了起来,目光呆滞。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罗雪梅拧了拧眉,将他护在身后,“嘘……他们来了。”

她面如死灰,浑身发抖,抓着他,“永堂,你先躲起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千万不能出来。”

罗寅之死一直是她内心的一根刺,她过不去那道坎,她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总盼着能改变局面,能让罗寅逃过一劫。

但现实中,罗寅早已死了很多年了,罗雪梅把他当成罗寅,摸着他的脸,“阿寅,我跟他们拼了,你快跑……快呀!”她推开窗户,用力的击打防护栏,“跑,你快跑!”

她打了几下,手背擦破了皮,鲜血溢出来,罗永堂用力抓着她的手,“妈……。

脚步声远去,她看着他发呆,随后瘫坐在地上,一时忘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捂着手呜呜的哭了起来。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嫁给小12岁的老公,3次起诉离婚,最后一次才发现他不是人

2022-9-4 23:55:53

情感故事

那个离婚娶小三的男人被折磨疯了

2022-9-5 23:31: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