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了,我还是忘不了他

吱呀!荒废许久的扶岚殿难得起了一声响。
“藤婆婆,我来看你了。”鹅黄衫子的宫女悄悄自宫门口外探出头,也不见殿内有人回答,便嬉笑着跳进了门。
“藤婆婆,我这次可是给你带了林师傅的绿豆糕呢。”宫女嬉笑地朝院内的一处凉亭走去。
虽未见人出现,但听:“你这丫头,那小子不是让你
离我远些吗,怎地今日又放你过来了?”
侍女打扮的合欢一愣,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身后凉亭上攀附的紫藤树枝叶抖了抖,莫名带了点傲娇。
“近日宫里来了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听说都是高人,宫里的精怪们早早都躲了起来,我想着婆婆你还不知道,这才……”
藤婆婆坐在亭内的矮凳上,闻言不屑地敲了敲小合欢的脑袋:“什么高人,不过两个道行浅薄的和尚罢了。倒是你,明知有危险还到处跑!小窝不想要了?”
合欢撇撇嘴,刚想辩驳,只听宫门外一声佛号响彻晴空:“阿弥陀佛!”
藤婆婆心神有些恍惚,小合欢却心下一惊。藤婆婆敲了敲她的脑袋:“还不去把人请进来!”
小合欢嘴角撅得老高,不情不愿去开了门。

宫门外站着地正是那一小一老两位大师。
“小施主,又见面了。”小和尚一脸慈善,双手合十微微颔首。原该是躲在老和尚身后的年纪,却生了一身高深莫测的气场。
小合欢冷哼一声,一点都不买账。今年西苑的桂花盛放后败落,她恐是再也见不到她的桂姐姐。
一旁的老和尚见合欢无状,一脸怒意起起伏伏煞是好看。原来这老和尚才是徒弟!
合欢正对着老和尚肆意挑衅,头上却忽然被重重敲了一下。
“让你请人,可不是让你堵门,还不让人进来。”
合欢扭头看向远处凉亭下的老妇人,不情不愿地让开了路。
“我还当是哪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和尚,原是你啊!”
小和尚佛像庄严,懂法懂轮回因果。前日在那株盛极的桂花树前还一副端坐高台宝象森严的模样,如今却是走入凡尘,平淡了许多。
“又是一个甲子,姑娘还是如此精神。”小和尚合十微笑。
“呵,你还未死,我又怎会有恙!倒是你……”说着,藤婆婆不屑地望向小和尚身后的老和尚,“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眼光不好,资质如此差的徒弟你也收?”
老和尚想要上前理论,被小和尚一声佛号静了心神。
“阿弥陀佛!只要一心向善,何来资质一说?姑娘,多年已过,你还是未曾参透!”
是了,这是他们相识的第280年了。从他们初遇,小和尚便一直教她平等、放下,如今她仍然什么都没有参透过。
“你还真是可笑!若真是众生平等,为何又有人妖殊途?为何你不放过那株桂花树?”
凉亭上的紫藤枝叶唰唰作响,搅扰了一院的清净。
“阿弥陀佛,姑娘,心静,方得自在!”
“自在个屁!”
小合欢看着突然爆粗口地老妇人惊呆了,藤婆婆虽然人怪,但合欢还从未曾见过她如此失态。
小和尚暗诵真经,藤婆婆暗暗爆出的妖气如春日的微风,浅浅掀起了他的僧袍。
“倘若当真随心、自在,你便不会仍被困在原地了。”小和尚说罢便起身,“今日小僧便先告辞了,下个甲子再来探望姑娘。不过……”小和尚浅勾地嘴角越发的祥和,他看了看藤婆婆身边的合欢,似神佛悲悯,“小僧等不到下个甲子也不一定。”
藤婆婆愣了,看了看合欢,眼中混沌、似有迷雾。
“这枝条该修剪了,枯枝断去才能又生新叶。两位施主,小僧告辞!”
深红院墙伴着微风送别了小和尚,他浅黄地僧袍一如两百多年前地简朴、干净,藤婆婆恍惚间又回到了多年前。

藤婆婆有个秘密——她是妖,却因佛入世
她原是山中一农妇堂前的紫藤树,因那妇人虔诚礼佛,藤婆婆偷偷吃了点香火,这才得以化形。初入人世,她见到的第一人,是一位高僧。
“你受佛前香火,便承人间祈愿。小僧领命而来,点拨于你。劫在人间,你且去吧。”
藤婆婆其实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一个人间。她下山见到第一个人便是李云元。那时还是前朝,朝堂动荡大厦将倾,人间硝烟四起,到处都是流民。
李云元奉命带兵前往前线,途径山林,正巧撞上了下山的紫藤。
紫藤睁着澄澈的眸子,一双大眼看着烈烈旌旗下的将军,懵懂地向他打探消息:“我要去人间,怎么走?”
深山之中,突然出现一个衣着艳丽的独身女子,任谁都会心生疑虑。李云元也不例外。但李云元看她实在不像是暗探,又不忍把一个小姑娘扔在深山野林,后才一路带着她。但他们原就尽找荒山野岭暗中赶路,一时半会儿倒也找不到乡镇把她放下。
“你真的不需要找人看看吗?你好像要死了。”紫藤忍了好久终于开口。
自初见李云元起,紫藤就闻到了他身上十分浓重地血腥气。赶了好几天路,这股味道越发地重了。
李云元赶忙捂住紫藤的嘴,一瞬间他们贴得极近。李云元身上的血腥气夹杂着他身上清浅的药香,合成了一种奇怪的味道,紫藤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些奇怪。
“我暂时还死不了。”
李云元应当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物,这一路走来,紫藤已经见了不下十波的刺客,每个人都想要他的命。
“你们人……真奇怪,打打杀杀的怎么比我们还要凶?更何况,人类不是都贪生怕死吗?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怕?”
闻言李云元笑了:“你啊,以后还是不要说话了,不然一开口什么都暴露了。”
那时紫藤还不懂这话什么意思,现在想来,怕是李云元早已猜到了她妖的身份。
李云元看着她,眼里盛满了细碎的笑,“我有个胞妹,同你这般大,淘气得紧,她一定喜欢你。”
“你一定很爱她,因为你说她得时候的眼睛里全是光,很好看!”紫藤如是说道。
李云元闻言很诧异,却包容地揉乱了紫藤的发髻:“是啊,我就那么一个妹妹,自幼相依为命。我只希望她能平安快乐。”
李云元没有提他父母地事,想来应当是不喜的。
“可我不是你的妹妹!”紫藤皱眉,很不喜李云元的说法。这话让她觉得,李云元之所以一路上如此护着她,是把她当作了别的人。
满天星辰都落进了李云元的眼里,紫藤望着,心脏传来了一点点不舒服的酸胀。
她摇摇头,甩开那些异样:“可你真的要死了。”
而她,不想他死……

李云元初遇紫藤时,便已身受重伤。如今一路奔波,身体明明早已到了极限,可每每将要崩坏之际又总能安然无恙。着实让人惊叹!
一日,林间传来异响,李云元一手抓起紫藤的手腕,另一手手握的长剑已然出鞘。又是刺杀,每隔几日便有一场。紫藤很奇怪,李云元到底是什么人?
金戈争鸣间,有暗箭朝她而来,李云元为护她,刀剑慢了一瞬。只一瞬,敌人的大刀便深深地砍在了他的肩上。紫藤终于想起,她并没有告诉过李云元,她不会受伤。人不同于妖,人受伤了会疼,失血了会死,但妖不会。
紫藤很担心:“很疼吗?”
李云元说不疼,额上却出了大颗的汗珠。那是紫藤识破的第一个谎言。
接下来李云元的伤反反复复地愈合、裂开,他们路程一停再停。看着李云元死气沉沉的脸,紫藤终于有点明白凡人口中的难过。她也头一次使用了自己浅薄的修为,偷偷吊了李云元一口气。
后来,他们终于赶到了边境之地。大漠、黄沙、荒凉,还有硝烟四起,那是紫藤从没见过的景色。再后来,待李云元稍有好转,紫藤有幸看了她人生中第一场的花灯。
李云元的大手提着显得格外的小巧。他身后的点点灯光宛若星辰,衬托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紫藤面前。
紫藤看着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捧着自己的心口:“我觉得我可能病了,不然这里为什么跳得这么快呢?”
李云元笑了,刮了刮她的鼻子:“因为你傻!”
李云元把自己做的兔子灯推给紫藤:“皇城里的花灯节要比这里的好看。我最喜欢太和殿的琉璃瓦,那是观星星最好的地方。若有机会,我很想带你看一看,可惜……”
很奇怪,李云元说这句话的时候,紫藤觉得自己似乎不会呼吸了,心里难过得厉害,可她又不明白为什么。
“他们说,这里是打仗的地方,你拼了命都要来这里,怎么来了之后反而不执着了?你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吗,你不做了吗?”
李云元捧着紫藤梨花带雨的脸,眼里闪过心疼:“我该安排的都已安排好了。倒是你,待天下太平时,你且替我去看看京城的繁华吧。”
妖不是神仙,神仙也做不到让一个人脱离生死。李云元之所以还活着,全凭紫藤用法力拖着他的执念,现在执念散了,他也活不成了。
“你要死了!”紫藤无声的流泪。
李云元抵着她的额头:“我知道,辛苦你了,多谢。”
你看,他都知道,可他仍丢下紫藤一人离去。

“婆婆?”合欢担忧地看着藤婆婆。自小和尚走后,她已神色异常地呆立良久了。
“这几日,可有花灯节?”苍老的声音沙哑。
“有的,过几日便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城里这几日且热闹呢。我见你不喜吵闹,便也没想着吵你。”
“又是中秋节啊。”藤婆婆眼里有着无限的落寞。
合欢缓步走上前去:“婆婆,我们几个小辈早想说了,妖道本就不好修,我们即借了人间修行,便要行人间事。可倘若不入世,又何来堪破呢?”
藤婆婆看着合欢清澈明亮的眼,一瞬间便想到了小和尚的话。藤婆婆笑:“小丫头,人妖殊途啊。修道要修心,可若心死又该如何修道?”
合欢却不赞同,轻轻抚上藤婆婆的胸膛:“婆婆,你听,你的心在跳。崔木头常同我说,想那么多,不如去做。人要活在当下。”小合欢展颜,笑得开心,“我虽只活了短短200年,可婆婆,修道不过就是修心,只要还活着,心便不会死。就如你这紫藤,枯枝败了,又有新叶长出。若是只顾担忧尚未发生的事,那叶不会长,花不会开。岂非白来人间一趟?”
藤婆婆闻言呆愣良久,这才笑道:“怪不得那秃驴对你另眼相待,你还真是慧根深藏!”
藤婆婆看着这荒废许久的院落,似哭非哭。她突然抚摸了一下合欢的发:“他同那崔木头一样聪慧,早早识破了我的身份却又不说,只握着我提兔子灯的手劝我放手。”
李云元活得通透、死得潇洒,可刚入世的紫藤却为他迷迷糊糊丢了一颗心。
后来,紫藤来到了皇城。如他所说,皇城很漂亮。亭台楼阁、重重宫阙,数不尽的奇珍异宝、认不出的草木花材。浩大而宏伟!彼时她才知,原来李云元竟是圣上嫡子。
多可笑,正统的皇位继承人,却瞒着所有人给边境的将军送去天下人都在觊觎的三军虎符,助他们平乱天下,也助他们推翻前朝。
还有那个叫李云萤的公主,看似柔弱,但却在山河破碎、大厦将倾之际,唯她在城破之日自城墙一跃而下,以血祭社稷。一国之君,众叛亲离,子女无一不是英豪,独他贪生又残暴。多可悲!
紫藤就此入了宫,一日复一日地看着头顶的天,守着那人喜欢的皇城,也守着这更迭过后的王朝。琉璃瓦依然鲜亮,却不知换了多少轮。唯有明月不曾变过,陪着紫藤一年又一年地轮回。
紫藤入世是因受了香火,所以要助人间得太平。她命中有此劫,应在李云元身上。劫生、劫灭,故人已逝,她却还陷在往事里参不破。
“可婆婆,”小合欢欲言又止,“困住你的到底是李云元,还是你自己?”
妖重情,也好骗。可小合欢不明白,李云元并未嘱托什么,怎么紫藤便将自己困在了这儿一年又一年?
紫藤叹气,一下又一下摩挲着自己的手杖:“我也不懂,我花了200年来思索,却越陷越深。”
“因为你不甘。”正说着,许久不见的崔将军大步迈入,“你想替他看天下,想看护他在乎的妹妹,可你又什么都没做到。所以你不甘。”
“崔木头,你怎么来了?”合欢有些欢喜,又有些忐忑,“你知道婆婆是妖?”
崔旭略显无奈地点点头,又向紫藤道:“他替你做了很多,你却没有一件能替他做,所以你不甘。可他已经不知轮回了几载,你若停在原地不肯走,那也只是虚耗时光而已。”
合欢闻言扯了扯崔旭的袖子,生怕他得罪了紫藤,扯着他便向紫藤告别。
只是走前合欢轻声笑道:“婆婆,我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坏事,你我本就于人世修炼,入世方能出世,待你看开了,道也便成了。只是,或许你可以出去走一走,代他看一看他留恋的河山,也不错。”
紫藤一下便愣住了,李云元当真是想让她看一看这凄冷的皇城吗?还是,只想她可以安稳地活在这世间?
一瞬间,扶岚殿下起了花雨,那株盘根错的紫藤瞬间开满了花,花开至极盛又都纷纷扬扬落下。
“原来……这样啊……”
一阵微风飘过,卷起花瓣,打了几个旋,往宫外飞去,越飞越高。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小说

控梦者的旅行”妻子控制了他的梦境”

2022-9-6 0:34:18

短篇小说

肉不是割在你身上,他怎会知道疼痛?

2022-9-11 20:45: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