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长亭落雪迟

前两幅是吐蕃与吐鲁番两使的画作,大抵佛教盛行之故,吐蕃女官画的是一幅静坐罗汉图,风格似唐人贯休和尚的《十六罗汉图》。画了一遒松之下的静坐罗汉,衣披百衲,杖扶一筇,梵书贝帙,闭目横胸。而其神态则清净自若,安详瑞庆,显然已入佛之境界,进彼极乐。

全画构图严谨,笔力精细,整体完成极好,但大抵色彩和着力出自吐蕃本地唐嘎之故,对汉人来说,便有些过于浓艳和华丽,故众人虽未品评不好,但也未曾多加夸赞。

或许近年来大力倡习汉人文化的缘故,吐鲁番女官所绘,竟是一幅江南《潇湘图》。画中笔墨浅淡,远山缥缈,渔舟唱晚。夕阳之下酒旆空闲,两三船还未着岸,落花清香,茅舍桥头,卖鱼之人未散……

笔画色彩,已全似江南文人画作。更于右下空白处有题词道:“一任孤舟正又斜,乾坤何路指生涯,抛岁月,卧烟霞,在处江山便是家。”

这是唐宋时的《船子和尚歌》。围观之人便不由微微惊叹,原来之前火使倨傲,还是有些真底气在的,这火国女官的确聪慧不凡、才思敏捷,只可惜沙盘演兵遇到了贺南风,一早锐气杀尽,而今画作里,也难免多出几分惆怅,潇湘美景、出尘旷达的立意中,平白叫人感到些许郁结来。

接着,便是朝鲜与骠国两国使者的诗词。

朝鲜自来尚汉文,一众从王室到平民,都以能习诵汉人诗词文章为傲。故这女使成竹在胸,洋洋洒洒写了首百字长诗。

“日出高岗破春光,迢迢辽海向华阳。

羲画八畴追箕子,琴操万世仰素王。

圣代开边留旧封,耕凿九州存一壤。

朝天径行起海域,吹云直过大同江。

趋朝我陟临好景,孤邑平明红日长。

长安大道收天下,帝子垂拱坐明堂。

济济衣冠何其嘉,彬彬清佩响丁当。

风云气概冲牛斗,绮筵晨夕在未央。

操戈演阵不战胜,黼黻文章出上邦。

夭容绝伦今李贺,璨璨清思吐芬芳。

鹦鹉吟时题满纸,龙蛇绕笔墨数行。

欢欣相悦曲三叠,酬唱传心酒数觞。

愿题诗句愧孤陋,却羡雄才白璧双。

从知大成容有缺,皇皇圣心昭行藏。

礼乐从容思纵横,万古朝鲜沐帝乡。”

这首《朝天歌》以小国外使身份,处处表达了对汉人王朝的敬仰与赞颂,从历史到风光,到圣王到礼乐,再到衣冠到文辞,到以“双璧”做比的北燕双姝。甚至对主题“大成若缺”的切入,都从大国无侵,保持朝鲜自主,看似版图缺失,实则更显大国气韵风度上阐释。

其中对燕国和燕帝等人的溢美之词跃然纸上,却又不会半分显得虚假。女使再以卫夫人簪花笔法书写,字字婉媚清穆,与她端庄恭谨的形容相映,处处昭示着朝鲜国朝奉的真心。

凌祁自然看得十分满意,然朝鲜女使本就为表敬颂,字里行间已对双姝多加赞誉,并无争夺之意。众人看得明白,便都顺着皇上心思夸奖一番,也就作罢。

随即,便将目光又转到骠国使者的那首七绝来:

“东西南北江楼月,

远近倏闲点水蝶。

断续飞沾竹上雪,

江郎不见有离别。”

这首《步月闲吟》以月、蝶、雪三物起兴,仿唐宋哲理小诗,以月有南北东西,蝶有远近倏闲,雪有断续飞沾,来讲人世万物有成有缺,自然而为罢了,相聚不必欢喜,离别也无须如南朝江淹一样“黯然销魂”,读之颇有禅意。

虽是常见手法,但字句清新、格律工整,行文又用了当下最入时的“奇逸”草书风,出自一个海外小国来使,已然不错了。

最后,是贺南风的诗画。

她作的,是一幅雪景图。

文人墨客向来对雪一往情深,因其雪白无尘,能超脱净心。仿佛琉璃世界,一片寂静,叫人深心独往,逸兴湍飞。白居易就曾道:“亭上独吟罢,眼前无事时。数峰太白雪,一卷陶潜诗。”可以说将诗人对雪的喜爱处,描绘得入木三分。

而贺南风的画里,也有雪,也有亭,却入目刹那,便叫人只觉冷寂彻骨,并无半分闲逸。

苍茫天地中,唯一处长亭与纷纷落雪,亭外古道衰草也覆在雪里。本似外无一物了,却又通过笔墨的浓淡,勾勒出雪下的远处层峦、近处枯山,古道之上似有行人不知将去还是将还,淡淡成影,在这皑皑白雪之中,寂静又孤独。

诗画双绝,被后人称为南宗画祖的王维,便极喜欢画雪,尤其喜爱雪后寒意、寒神,画出了大量苍茫寒地。贺南风此画,可谓得摩诘精髓,无处不是“雪欲茫茫寒欲逼”的意韵。然第一眼的冷寂之后,却又能从这一片清净里,感到空与洁。

不加本色世界,便是无尘世界。雪是冷的,空无也是冷的,所谓“步步寒华结,言言彻底清”,便是雪之清净与佛家禅意的契合。

这样集冷、寂、空、洁于一身的长亭落雪图,再配右上一首五绝题词:

“古道秋风起,

长亭落雪迟。

倚窗听四季,

何处与君知。”

这样冷寂空洁的画里,这般清寒孤独的诗,她却用苏轼《寒食帖》的行书来写,不似既楷书拘谨,又不似草书潦草,却将两者优势兼备,笔法俊秀轻盈里,带着几分东坡一般的风骨和清韵。与天地苍茫、落雪孤亭,契合如生。

最先愕然一叹的,便是文敬候贺佟,随即身旁数个学士也诧异不已,纷纷指向诗画道:“这竟是,一笔书画么?”

围观不少便没能领会,于是储渊遂向众人解释,道华夏历史,早有“一笔书,一笔诗,一笔画”的说法。所谓“一笔”,不是指由一笔完成,而是笔画虽断,但有一泓之流绵延交互,从无断绝。

唐朝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有评,“顾恺之之迹,紧劲联绵,循环趋忽,调格逸易,风趋电疾,意存笔先,画尽意在,所以全神气也。”其中“意存笔先,画尽意在”便指的的外断内联,实则一体。贺南风这幅图,从画作来说,长亭、山石、古道、衰草,看似分离实则一体,便如时人所言,“宿雾敛犹舒,柔云断而还续”的合一之境。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缺处即是圆处,貌离而神合。故而从诗句上讲,古道、秋风到长亭与落雪,由秋冬再至四季的流转更替,自全诗词意象到意境的断续联合,残缺之美,似断而续,中心为一。

再看书法,气脉通连,隔行不断,连绵不断,字句里似有一种潜在的龙脉。便如王羲之所说的,“实处就法,虚处藏神”“左右映带”。欲绝又不绝,单字成形全局成体,笔画有断但笔意不断,一气贯通。

历来魏晋书法家王子敬称“一笔书”,其后南朝画家陆探微称“一笔画”,可见书画一体,皆可一笔。而今有贺南风书画诗,尽为一笔而成,断中求联,看似有缺,实则圆满。此便是,“大成若缺”之奥义。

储渊话音落下,满堂男女皆惊。

想来贺南风豆蔻年华小小女儿,不仅能够一心多用,更早对诗书画有这般深厚的境界功底,即便贺家素有文名,但她十几岁年纪做到这分地步,着实非人了些。

连燕帝凌祁都不由讶然看向少女,又看了看文敬候贺佟,却见对方似乎比自己还要意外,便更加诧异了几分。

而那温柔美丽的紫衣少女,似乎并不在意众人的惊讶和称赞,只伸手挽住李昭玉的臂膀,向她吟吟一笑。

李昭玉微怔,片刻之后,也回应了一个笑容。其间情愫流转,或许只有姊妹两人能懂。

旁人只看重她的诗书画一笔而成,大成若缺。却大抵只有李昭玉明白,那落雪赋诗中,另有多少深意。

所谓一笔成诗成画成书,虽有着意,更多却在技艺运用上。而贺南风画作之中,真正的对大成若缺的阐释,却是落于四行绝句题词里的。

“古道秋风起,长亭落雪迟。倚窗听四季,何处与君知。”

长亭落雪,天地苍茫,单影听四季,无人可知,是何其的孤独。但虽孤独,却也静好,若有一日能与君知,便别无所愿;但若终将无缘,也不会强求。因为孤独,是人生缺失不假,但这最缺,却又本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成全

便如苏轼“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无处可宿,自然孤独,自然是缺,但不肯随意栖息,又何尝不是坚守本心圆满?沙洲虽冷,人行虽独,但至少内心的自己,是保全了的。

这才是贺南风此诗、此画的真意。她是为鹓鶵飞天,不屑凡女腐鼠的李昭玉而作;为无视旁人评说诋毁,坚守心中所向,出尘绝俗的云七郎所作;也为全天下,这样为了保全内心,宁可面对常人无法忍受之寂寥、孤独的男女所作。

那般温柔缱绻,美丽大方的贺家三小姐,那样于各色人等之间游刃有余,更在李昭玉眼中,是那样亲人和睦、爱人相知,人生几近圆满的一个名门贵女,却能如此深刻地感知、理解和发自内心地赞颂那样一群,孤独寂寥的人,可见她清和、包容、温柔与宽广心胸。

众人正或惊或叹,各有所思,便听凌祁抚掌道:“好!你二人果不愧为北燕双姝!”

“皇上慧眼,贺三小姐文采无双!”

“李家小姐文武双全!”

“北燕双姝名不虚传!”

底下臣子一众附和,皇帝心意明显,又有储渊那番解释在前,琴棋书画文科四项比试,其胜负不言自明。

便是那不可一世的吐鲁番小王,也只得脸色青白交替,无法出言反对来。

于是各国使者投票,花萼楼盛会的收尾,便由皇后的贴身太监,亲自将玉璧和珊瑚树赐予北燕双姝,满堂艳羡不已。

一身黑衣的女统领向火使似笑非笑,道:“三月奴婢就不必了,否则到时天寒地冻,千山覆雪,回吐鲁番的路可不好走。”

此言一出,满堂哄笑。火使又羞又气,向自己手下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贺南风温和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凌家兄弟身上,对那玉树临风的公子明显有几分置气,却随后对他身旁十来岁少年淡淡一笑。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22216116
20220824122216116

还有南风旧相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123章:一心多用 双手平七国

2022-9-7 0:22:32

还有南风旧相识

第125章:累是不累

2022-9-7 0:24: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