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没钱还贷款,让姑姐想办法凑钱

从娘家离开回去的路上,罗小芳直接不跟陶安贵说话了。

刚才在书房里罗宣给罗永堂打了电话问具体的情况,问他和王苗苗具体发展到哪一步了,罗永堂实话实说,只是因为之前她惹到毒贩子的事,这才有了些联系。

只是出于工作,没有别的,至于偷晴,更是无稽之谈。

罗永堂的话多有份量,别人不知道,但罗小芳知道,他对罗宣有什么说什么,向来也不撒谎,很实在。

罗宣从书房里出来回到餐桌,跟陶安贵解释了几句。

“我打电话问过了,永堂跟她只是工作上的接触,她之前招惹到了一桩毒品案,牵扯了进去,后来那帮团伙再次出现,便……”

按理说,说清楚就可以了,罗宣也是这个意思,谣言搞清楚了,就不能乱说话了,不然越传越离谱,对双方当事人都不好。

陶安贵却突然间笑了起来,“爸,这种话你也信,他怎么可能承认他和王苗苗偷晴,他肯定会说谎圆过去,换做是我我也会说谎圆过去。”

罗小芳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

陶安贵还没觉得自己的话哪里有问题,笑意更深,“爸,我们都是男人,你想想看,这种事表哥肯定会狡辩到死的,不会说实话的,你怎么能相信他?”

罗宣拧眉,“你说话注意分寸。”

“爸,我不会骗你的,这两人一定有事,肯定干过了,千万别信他的话,他就是故意想在你们面前树立好的形象,信他你们就完了!”


陶安贵正说着,罗宣拍了桌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他吓了一跳。

“永堂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以为他是你们家那帮不要脸的亲戚?”

言下之意,陶安贵家里的一帮亲戚都是不要脸的人,连带着他今天过来帮许明昌借钱,也是不要脸的行径。

羞得陶安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再敢胡说八道你就别再进我家家门,大男人嘴这么碎,你怎么不当个女人?”

这话不仅羞辱了陶安贵,把罗小芳也连带着羞辱了。

吃饭还没吃完,不得不带着陶安贵赶紧走。

母亲万媛也在朝着她使眼神,让她走。

罗小芳拉着陶安贵出来,他嘴里还不停,“你爸什么意思,他是不是瞧不起我。”

“瞧不起你怎么了,谁让你说我表哥的?”

“我说你表哥怎么了,我说的又不是假的,我说的是实话,他跟王苗苗肯定干了,啪了!”

“你闭嘴吧!”

罗小芳气得吼了他一句,“你再敢说我表哥我撕烂你的嘴啊。”

陶安贵心里生闷气,没借到钱还被罗宣侮辱了一顿,是不是没钱就被他瞧不起,罗家人竟然这么现实吗?

他开车,罗小芳也不再与他说话。

刚进家门金将玉凑上来问钱的事,“怎么样,钱接到了没有?”

罗小芳直接不说话,进屋洗澡去了。


金将玉又看着陶安贵,陶安贵也正烦着,没了沟通的心情,“明天再说,太累了,我回去睡觉去了。”

罗小芳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越想越气得脑仁疼。

陶安贵心想,你爸妈今天把我骂的跟狗一样,你也骂老子,你竟然还跟老子玩冷暴力。

他凑过来就要对罗小芳动手动脚,去摸她,被他啪的一下打过去。

打得很重,打在手背上,陶安贵横起来,“你敢打老子。”

“打你怎么了,离我远点,烦。”

陶安贵咬紧牙关,“老子想干事都不行?”

“我不想,我怀孕了,我不想!”

罗小芳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不看还好,越看越嫌弃。

她闭上眼睛,想就这么睡了,陶安贵不干,“你几个意思,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爸妈疯狗一样乱咬,这年头还不让人说实话对吧?”

“你跟我提起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不可能,有误会,你非要去我爸妈那边胡说八道自己打自己脸,舒服了,被骂了,活该啦你!”

陶安贵微微眯眼,“罗小芳,你家不对吧?啊?怎么你爸妈都偏着你表哥,我是你男人啊,我跟他们才是一家人,你表哥算什么东西?”

“你算什么东西?”

“你也帮你表哥说话,我就奇怪了,你跟你表哥是不是有什么尖情……”

——啪!

罗小芳用力的打在陶安贵胳膊上,“还打,你还打,你凭什么打老子!”

陶安贵用力一推,将她推到床上,脑袋在床头上撞了一下。


罗小芳坐起来,“你别逼逼叨叨的,你把嘴闭上,你给自己积点口德。”“我说中了吧?啊?”陶安贵指着罗小芳,“之前我们好上的时候就是你表哥逼事多,管这个又来管那个,你们是不是瞒着你爸妈干了那个事!”

“你简直无耻!”

罗小芳气得都快哭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恨不得打他两嘴巴子。

“你再敢说这种话我真想撕烂你的嘴,我跟我表哥从小一起长大,我姑姑出事了他没地方去,我们就是兄妹关系!”

“哼,要不然就是你跟你表哥干了见的人的事,要不然就是你爸跟你姑姑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搞不好你表哥就是你爸的私生子,不然你看他今天激动的那个样子哟,啧啧啧……”

罗小芳上前,对准他的脸,“啪!”

一嘴巴子用力的扇过去,“狗嘴巴,你这张狗嘴巴!”

没接到钱被罗家两口子为难,还被罗小芳骂,陶安贵直接将她抓着,“你别太过分了,你们家简直欺人太甚!”

帮许明昌借钱的事没有处理好,罗小芳直接把陶安贵赶到外面去睡,她一边推他一边骂,“房子我爸妈买的,我让你滚你就给我滚!”

“滚啊你,滚!”

金将玉过来拉,“小芳你大半夜干什么呀,你干嘛推安贵呀,明天还得上班呢?”

“你别说话!你再说话你也出去住,你们都出去住,自己出去租房子。”


金将玉被她吼蒙了,她还真不知道罗小芳敢在她面前如此强势,现在的儿媳妇一个个的,嫁到别人家来了还不老实,还想压在婆婆头上,翻了天了。

罗小芳还真就强势了,将陶安贵赶出家门,把客厅的门上了锁,陶安贵敲门半天进不来,金将玉说好话,“夫妻之间……”

“我们夫妻的事我们会处理,你不用管。”

“你干嘛要把安贵撵出去呀,安贵是你的男人,是你一辈子的依靠。”

“你都说了是我一辈子的依靠,我怎么跟我一辈子的依靠相处是我的事,你又不能代替他成为的依靠,就不要干涉我怎么去锻炼他。”

“你,你你你……”

“妈,你要是睡不着你也出去,你要是想今晚在这屋里睡,你就赶紧进屋好好睡。”

“你这性格怎么这么强势啊,当初王苗苗欺负你二姨的时候,我还说她强势,现在你……你简直……你让我太失望了。”

“你的失望不是我带给你的,是你自己自找的。”

她起身,“我可没让你失望,你不管我的事就不会失望,你要一直盯着我,那你以后还早得很呢。”

她嫁人前幻想将心比心,用真心去换得老公婆婆的尊重,结婚这几个月以来大失所望,发觉以前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这招对于陶安贵和金将玉完全不管用,那她还是不做贤惠的媳妇了,用自己的方式去死马当活马医吧。

不能一直纵容下去,否则不得了了。


陶安贵在外面骂罗小芳,但也不敢骂得太狠了,怕把她惹毛了,金将玉劝了罗小芳几句,罗小芳不听,说话做事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金将玉暗叫不好,结婚前都是装的,装的温柔识大体,结婚后立刻就原形毕露,翻了个的功夫就变了。

陶安贵实在斗不过罗小芳,在外面开房过了一夜,罗小芳一觉睡到大天亮。

金将玉故意跟她赌气,早饭都没做,罗小芳一大早喊了外卖,不仅丰盛,还很好吃。

“妈,吃饭吧。”

“安贵一夜没回来,你还吃得下饭。”

“他又不是没钱,肯定会找地方住。”

金将玉冷笑,“我不吃,我吃不起这么贵的早饭,这点就五十多块钱,安贵一晚上没回来,还不知道吃没吃呢。”

罗小芳也不继续喊她吃了,自己吃完了就要去上班了。

她前脚刚走,金将玉给金包玉打电话,“包玉,给明昌借钱的事怕是不行了……”

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将自己在陶安贵那边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她,“哎哟,怎么会呢?”

“是呀,我也没想到啊。”

“小芳那个表哥,身世怕不简单吧。”

“我跟安贵也这么想。”

有了许浩许楠的事,金包玉对这些话题异常敏感,“小芳表哥是不是小芳他爸的私生子?”

“谁知道啊,但我估计小芳他妈肯定是不知情的。”

“小芳他妈也是个可怜人。”

两姐妹你一句我一句,同情起万媛来了,金将玉叹气,“包玉,这些事到时候自会清楚,但明昌那个钱,估计一时半会儿搞不了了。”

“姐,你答应了我的,你怎么又办不好呀,房子都卖了,还完贷款过户就能拿到钱,你不借钱你让我怎么办。”

“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什么主意?”

“拿房子贷款吧。”

“使不得,老房子我要留着的,以后明昌还要结婚。”

“石阳不是有套房子吗,你让他把房子抵押了去贷款,把钱给明昌,等明昌那边完了就还给他,万无一失。”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生活故事

"傻一点”有时候是一种深邃的智慧。

2022-9-8 23:48:03

生活故事

我妈甩掉弟媳,得知拆迁的真相,她疯了

2022-9-10 23:54: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