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甩掉弟媳,得知拆迁的真相,她疯了

许静一边带孩子一边收垃圾,石阳在家养伤养了一段时间,也开始继续给人做维修去了。

但他这次听许静的话,不维修空调外机了,高空安装这块也不做了,生怕出事惹得她担心。

石云馨小朋友出院后喝奶粉,刚开始不习惯,喝得特被少,许静学着网上的教程,每顿给她沾点奶粉在舌头上,在喝点水划开,来回几次循环,渐渐的就爱喝奶粉了,一次比一次喝得多。

出院这段时间,刚开始接回家还是小小的一只,跟狗崽子差不多大,最近稍微有肉了,圆润了,粉嘟嘟的。

两人对小闺女爱不释手,许静天天抱着,恨不得不撒手。

石阳每次维修完回到家,也想抱,

“你天天抱那么久,你给我抱会儿吧。”

许静不让,石阳就过去抢,两人抢得都快打起来了。

许浩许楠也很懂事,对妹妹很好。

有一周末石阳去维修东西去了,许静在一楼铺子给人收垃圾,打秤,算账。

家里没人,只有许浩许楠看动画片。

这时候石云馨突然间哭起来了,哇哇大哭,许静在楼下听不到,许浩许楠不知道怎么办,两人就学着许静的样子给石云馨泡奶喝。

但温度没有挑好,冰冷冷的,许静一上楼就看到了石云馨在喝奶,吓了一跳,一摸温度不对,赶紧又重新打热了一下。

她骂了两个孩子,“你们别去碰妹妹的东西,万一太烫了烫到妹妹怎么办?”


许浩许楠被她骂得哭,石阳一回来两个孩子就往他身边钻。

了解了大概的情况,石阳语重心长的将许静叫到一边,“他们也是好心,你别这么凶,他们也是想帮家里做点事,你不要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孩子出了事怎么办,谁负责。”

“他们也是你的孩子,许静。”

这话让许静沉默了许久,石阳又道,“你应该教他们怎么做,而不是去指责他们,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自尊心,我妈以前为了我哥骂我,许静,我也会恨的。”

听石阳一说,许静再也不敢为了石云馨骂两个孩子了,而是耐着性子去引导他们。

她脾气好,一般情况下也不发火,耐心的跟孩子们说话,教他们该怎么做。

许浩许楠都很聪明,一教就会,偶尔也会调皮,跟她闹着玩似的对着干,但大多数时候都很听她的话,有时候有人过来卖垃圾,两个孩子还帮着数塑料瓶。

许静原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但她真是没想到,金包玉会再过来找她。

她没什么好脸,但还是邀请金包玉进了家门。

两个孩子读书去了不在家,她抱着石云馨坐在一楼,坐在一堆垃圾当中,金包玉进来的时候有些嫌弃,看里面到处都是垃圾。

但过了一会儿,却又笑着问道,“收垃圾应该很赚钱吧,石阳那个维修也是技术活呢,你们一个月估计有好几万吧?”

许静不吱声,不回答她的话,金包玉又过来看石云馨,摸了两百块钱出来,“小馨馨,外婆给你的。”


许静将钱塞回去,“不用了,你把钱拿回去吧,你没有理由给她红包。”

“你是我带大的,你是我女儿呀,我怎么没资格给你红包呢,你这话说得,你这……太让我伤心了。”

“许静,你最近过得如何啊?”

“还行。”

“许楠来了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你觉得呢?”

她既然和许明昌协商好要把许楠丢给她负责,又何必惺惺作态?

“你最近跟苗苗有没有联系?”

“没有。”

许静回答得毫不犹豫。

“她跟明昌买的那套房子卖了,你知道吧?”

“嗯。”

“卖房子要先把之前欠银行的贷款还了,明昌和我手里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对了,石阳呢?”

她怕许静会直接拒绝她,想从石阳身上下手,石阳比许静好说话,她跟石阳提这事也不会紧张。

“他有事出去了。”

“生意挺好啊,你俩虽说带着三个孩子,但日子越过越好了,你也有生意,他也有生意,呵呵呵……”

许静不搭理。金包玉又问,“石阳呢,你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忙完了自然会回来。”

“行,那我等会儿吧。”

许静已经猜到了金包玉为了什么而来,她勾勾唇角,似笑非笑,“你来如果是想借钱的,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没有钱。”


金包玉顿时有点尴尬,“你们……”

“许浩许楠都在我这,按理说我和你们许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许明昌的事你不该来找我。”

“许静,明昌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你弟弟啊。”

“他是不是你清楚,我也清楚,你没资格用这个再来和我攀关系,你脸皮厚,但我也不接招。”

金包玉还想说出之后的话,看许静的态度,料定她不会同意,“你是想跟我断绝关系吗?”“我和你没关系,也谈不上断绝关系。”

金包玉面色一变,气得起身离开了,许静望着门口,给石阳打了电话过去。

“许静,怎么了?”

“许明昌他妈等会儿会找你,你别理她。”

石阳愣了一下,“她说没说为什么事?”

“明昌跟苗苗之前那套房子要卖,卖之前必须还清贷款,想让我们还贷款。”

“我们没钱啊。”

“她打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主意,你别理她就对了,打你电话你也不准接。”

“万一……”

“没有万一,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石阳叹气,“那她万一找到我头上我不理她好像也不好看。”

“你管她好不好看,石阳,我们做了很多妥协了,不能再妥协了,我不想你一直吃亏,你知不知道?”

许静声音有点哽咽了,石阳心里一紧,“你别哭,我不管了,我不会管了,你放心,你别哭好不好?”

许静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你别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许静挂完电话又给王苗苗打了电话过去,以为王苗苗知道这件事。

“苗苗,我告诉你,你跟明昌卖房子是你们的事,最好别扯上我和石阳,我们好不容易有点安稳的日子过,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没钱,别指望我们想办法!”

王苗苗正在外面看店铺,听到她这话愣了一下,“我没有啊。”

“你跟明昌卖房子是你们的事,我们关系好归关系好,但这些话我必须跟你说清楚。”

“许静,我没有让许明昌找你借钱,这绝对没有。”

“我不管有没有,我只是告诉你,你们的事你们协商想办法,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这个忙不行,我和石阳养三个孩子,我们真的没钱。”

“许静,你知道我没有就行了,别的我不想多说。”

“先这样吧,我……我的确把你当朋友,但这件事我帮不了。”

电话挂断,王苗苗有点无语,很想打电话骂许明昌一顿,但想想又忍住了。

有的事情还真是,越解释越离谱。

金包玉没有放下,私下给石阳打电话,石阳直接没接。

到了晚上,金包玉跟许明昌埋怨,没有在许静和石阳那边借到钱,怪两人是白眼狼。

也说王苗苗自私,只想着出自己那点,也不帮着许明昌一起把还贷的事情解决了,把他们逼得这么紧。

许明昌只好跟金包玉说,“妈,许静石阳怎么可能用他们的房子贷款借钱给我们,这不现实。”


金包玉看来,姐姐帮弟弟天经地义,替弟弟借钱渡过难关也是正常的。

但她忽略了许志光和许静的关系,也忽略了两个孩子,这些加在一起注定让许静和许家不能再像外人看来的一家人那样相处。

也有点后悔去找了。

“算了,以后再不来往就是,石阳现在也不接我电话,说他多好多善良,我看之前都是装的。”

许明昌贷款没还清楚,房子就一直没办法办手续,金包玉只好将老房子的房产证拿去抵押了,拿钱给许明昌还清了贷款。

房子正常交易,王苗苗跟许明昌一起去银行跑手续。

就等着流程下来了。

另一边,王子阳见熊燕三天后依旧不给他答复,腾出了时间去找律师,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熊燕。

熊燕能怎么办?她不敢去找刘俊要钱,自然是回家找自己父母。

到最后十万块钱还是找到了熊家老两口头上,两人一分钱都不愿意给。

“爸妈你们别忘了,彩礼是你们收的,王子阳打官司钱在你们手里,他赢了官司钱也是从你们手里拿的。”

“你们跟他打官司还要请律师,到时候律师都要花好几万。”

两人还是不愿意给,熊父道,“有本事他就去打官司。”

“爸妈,你们到时候别后悔,反正我话说到这里来了,其他都是我也不管了,有人找我的话,我就让他们找你们。”

熊父熊母便决定去王家一趟,这一去可惊呆了,王家那一片老房子外墙上都印上了红色的“拆”的字样。

两个老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熊燕。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生活故事

前夫没钱还贷款,让姑姐想办法凑钱

2022-9-10 23:50:19

生活故事

来自原生家庭”我就是白眼狼“

2022-9-11 20:31: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