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住在一起不一样

前情:

“你算什么兄长?”

李璟伸手掏出泰山石,就朝齐王砸过去。

这东西挡灾可以,砸人应该也可以。

第29章:

齐王向后闪躲,撞到手捧热茶的六皇子,茶水泼出来,浇了十皇子一脖子,十皇子大呼小叫起身,掀翻桌子。这下原本在桌子对面看热闹的兄弟们,猝不及防接了一身酒菜汤水。

众人或叫或骂或去拉架,转头看泰山石砸倒了烛台,“轰”地一声,火苗点燃细纱隔帘,冲天而起。

这还吃什么?

逃命吧。

 

秋季干燥,等这场火救下来,京都最大的玉琼楼主楼,已经被烧掉一半。

店老板知道纵火的王爷皇子们不好惹,他站在坊街里,看着夜色下残楼的余烬,浑身颤抖。

“本王不是有意的,”李璟满脸黑灰,叹气道,“都怪齐王!”

齐王早跑了,李璟找不到人对质,扯住最晚逃出来的六皇子。

“六弟六弟,你跟老板熟,快给人解释解释。”

六皇子附和道:“的确不是赵王的错。”

店老板两眼发直,哆嗦道:“鄙人不关心对错,只想问一问,谁赔钱?”

李璟连忙往后退,但六皇子退得更快,李璟不得不叹气道:“赔钱可以,能赊账吗?”

店老板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不出意外,第二日早朝,弹劾几位皇子的言官气势惊人,所呈罪状,差点把皇帝气到昏厥。

斗殴、纵火,烧店,还没钱赔给人家。

皇帝有些惊怔,怎么只隔了一两天,他的儿子们都欠揍起来。

“朕问你,”皇帝询问灰头土脸跪着的李璟,“你请他们几个到酒楼去,所为何事?”

李璟胆怯道:“为了给大哥饯行。”

肃王只是就藩,身上并无罪责,兄弟们送一送,也是应该。李璟根本没有深想肃王被逐的原因,他的头脑不允许想太深。

“你大哥去了吗?”皇帝继续问。

“没有。”李璟垂头丧气。

主客都没有到,这些人竟然都能吃吃喝喝打起来。

真是一群废物。

 

但是皇帝也很好奇,他们到底为何事殴斗。

“回禀父皇,”李璟扬声道,“齐王辱骂老九,说老九晦气,早晚要死在我家,所以儿臣才忍不住拿石头扔他。”

他倒知道“扔”字比“砸”字好听。

皇帝横眉道:“酒楼之中,哪儿有石头?”

李璟左右看看,小心翼翼回答:“儿臣自带的。”

齐王也跪在大殿,闻言觉得找到了李璟的纰漏,立刻道:“父皇,赵王这是早有准备!儿臣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竟让他设局殴打。”

“设局殴打?”皇帝指着李璟道,“他有那个设局的脑袋吗?”

李璟感激于皇帝的袒护,立刻喜滋滋地笑起来。

旁边跪着的六皇子好心提醒他:“父皇是说你没脑子。”

 

朝堂闹哄哄的,皇帝已经不再关心火烧玉琼楼的事,他关心别的。

“老九晦气。你们都觉得……你们的兄弟晦气吗?”

皇帝说话的声音小了些,不再洪亮震耳,不再含着雷霆之威,不知为何,却反而让人心生畏惧。

皇子们低垂着头,感觉四周突然肃静下来。

先前还有大臣或议论或帮腔,甚至趁乱啃一口袖子里藏的大饼。现在他们都静下来,像深夜密林里,被火把照到的白兔。

呆滞恐惧,明白后面准没好事儿。

果然,皇帝走下御座,边走边道:“原来你们是这么想的,为宗族镇守皇陵者,晦气;因为曾在古墓中毒,只吊着一口气的人,晦气。你们上不敬天地,下不护黎民,每日蝇营狗苟不知何为皇族职责何为声誉。朕看你们干脆都到皇陵去,都跪在祖宗面前,学一学什么是廉耻荣辱!”

 

皇帝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最后,仿佛雷声阵阵震慑心神。那声音在大殿内回荡,击穿廊柱和琉璃瓦,惊飞栖息在屋脊檐兽上的鸟。

一众皇子吓得缩头颤抖,大臣们则惶恐跪地,高谏不可。

哪儿有让皇子们都去守陵的道理?

再说了,这些皇子是甘愿吃苦受罪的人吗?到时候在陵墓下修起行宫带去奴仆买来乐伶搭起戏台,大唐皇陵,将成为世间最热闹的地方。

若戏文点错了,唱一出《龙凤呈祥》,就不光热闹,还喜庆。

这是去守陵,还是让祖宗不得安息气到诈尸呢?

皇帝也明白自己说的是气话,但是这些人是一定要惩治的。

 

他沉吟片刻道:“李璟生事烧楼,罚没一年俸禄,罚亲自监工,把玉琼楼恢复原样;李琏言语刻薄品行不端,俸禄就不罚了,你到九嵕山去,替你二哥守陵吧。其他人身为兄弟,未行劝诫之责,罚你们各凑五百两,协助修缮玉琼楼。”

李琏,便是同李璟打架的三皇子齐王。

他听说自己要去守陵,面如土色道:“可是父皇,二哥还在路上,儿臣明年再去吧。”

二皇子可是自请去守陵的,怎么能还没有到就召回来呢。

但皇帝有自己的理由。

“你去!老二是为孝悌而去,你是受罚而去。你把老二换回来,去过过小九的日子,看看还觉不觉得晦气!”

“儿臣知错了父皇,请父皇收回成命,齐王妃将要生产,儿臣不想离开京都。”

李琏苦苦哀求,就差没有抱住皇帝的大腿。

但皇命已下,这件事就此定下。

 

每一个出席宴会的皇子,都觉得自己倒霉透顶。

齐王自不必说,因为一句话,去守陵了。

嘲笑肃王被赶出去,结果他跟肃王一样,去的地方还没有肃王好呢。

其他皇子呢,吃一顿饭就损失五百两银子,关键是那顿饭,就喝到一口酒。

这是迄今为止最贵的酒了。

李璟也觉得自己倒霉。

凭什么啊,他好心请客吃饭,主客不来,楼又烧了,让他监工修楼,他连猪圈怎么盖的都不明白,如何修建精巧的玉琼楼?

那几天几个皇子天天骂人,骂李琏,骂李璟,还骂根本没有到场的肃王,以及事件的起因楚王李策。

真是活见鬼了,李璟那个狗眼看人低的,竟然也会为了李策说好话。

果然住在一起了,就是不一样。

 

李璟也骂李策,旋即觉得自己的一切倒霉都是李策惹的,于是他蹲在李策门口不走了。

“我不管,”李璟道,“这楼我不会监工,要监也是你监,都是因为你。”

他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看着咳嗽着吃药的李策,扬声道:“反正你修过皇陵,有经验。”

皇陵跟玉琼楼能一样吗?

李璟觉得一样,都是住人的,只不过是活人死人的区别罢了。

李策不置可否。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名字开始频繁在朝堂被人提起,这几次事情都跟自己有关。

这不符合他一直以来安身的策略。

 

“我养病呢,”李策道,“最多让修建王府的人前去帮忙。”

皇帝已经命工部修建楚王府,要不了多久,就能开工。

李璟仍不罢休。

他絮絮叨叨道:“都怪老六,推荐什么玉琼楼,说是安国公府的私产。我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才不去呢。”

李策微惊一刻,旋即摇头。

“玉琼楼不是安国公府的产业,他弄错了。”

认识叶长庚后,李策查过安国公府的事。他们兄妹虽然喜欢美酒饮食,却并未涉足酒楼生意。

李璟大骂六皇子,急道:“玉琼楼距离安国公府很近的!站在楼上,国公府尽收眼底。”

李策仍然摇头:“如今站在废墟上,什么都看不到了。”

李璟干脆抱住李策的大腿。

“你帮帮我,我告诉你国公府的秘事。我知道叶娇的父亲在哪里。”

李策猛然抬头,问:“什么?”

 

李璟到底得逞了。

还好秋日不冷不热,李策主持修缮,身体还能扛住。

只是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第三日开挖地基,挖出一副枯骨来。

人类的枯骨。

枯骨身上的衣服均已破烂,但腰间挂着一块鱼符。

进出宫禁的鱼符。

李策站在那副枯骨前,神情沉沉,询问身边的李璟。

“你的泰山石呢?”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28章:我喜欢她

2022-9-11 0:44:52

夺嫡

第30章:父亲的下落

2022-9-14 21:29: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