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

“钥匙拿好,别忘了每个月物业费是租户自己给。”中介把门钥匙递给陈飞宇。

“知道了。”陈飞宇接过钥匙,把中介送出门外。

这栋公寓有些老旧了,但物业管理还不错,楼道,走廊都挺干净。

陈飞宇租的房子位于这栋公寓第十二层,每层共有六户人,电梯井两旁各有三户,而陈飞宇的房门正对着走廊,

一打开门就能看清走廊的全貌。中介带着陈飞宇看了好几处房子,陈飞宇都不太满意,直到中介带他来看这里,没想到陈飞宇一眼相中,二话没说就和中介签了租房合同。

陈飞宇把大包小包行李拖进屋内,收拾了一下午才算布置妥当,一些零碎的家电和不常用的东西就暂时堆在厨房吧,反正自己只点外卖也不做饭。

搬进去的当天晚上,陈飞宇就搬了一个高脚凳坐在上面,透过门上的猫眼打量门外走廊上的动静。

陈飞宇一直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透过门上的猫眼来满足自己偷窥的欲望。

自己之所以要搬家,就是因为上一任户主要收回房子,而中介重新给他安排的房子,那上面的猫眼只能看到对面房间的情况,别人回家把门一关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天天观察同一户人就连陈飞宇自己都觉得大腻味儿了,索性找中介重新租到了这栋公寓。

这天晚上陈飞宇心情格外舒爽,通过猫眼也基本认识了住在这十二层的每个住户。

1201号房是一个时髦的年轻小伙子,穿着打扮很有点美国西海岸那味道,大大的裤衩,肥硕的T恤,头发染着五颜六色,嘴巴、鼻子、耳朵都打着各式各样的环。

这难道就是现在的潮人吗?

1202号房住着一对夫妻,两人约莫三十六七岁,走路的时候丈夫一直搀扶着妻子,两人之间虽然没什么交流,但看得出来夫妻二人应该比较恩爱吧。

1203号房也就是现在陈飞宇租住的房子了。

1204号房隔着长长的走廊和陈飞宇的1203号房门正对着。

晚上十一点一个打扮妖娆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穿着一条黑色裹胸短裙,等电梯时居然在公众场所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整理胸垫,好一阵搔首弄姿,直到走进电梯。

1205号房住着一对老夫妻,老爷子刚迈出家门,老婆婆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指了指放在门口地上的垃圾袋,又喋喋不休了一番才转身进屋。

老爷子如释重负般捡起地上的垃圾袋,佝偻着背走进电梯。

1206号房是一对年轻的情侣,看模样估计是还在上大学的学生,俩人进进出出都手牵着手,说说笑笑好不甜蜜,等电梯的途中只要周围没有人还不忘亲密半天,殊不知给猫眼后面的陈飞宇喂了一嘴狗粮。

第二天一早,陈飞宇就爬起来,把昨天看到的用笔记本记录了下来,透过猫眼能看到别人最真实的面貌,也能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叮咚。”门铃响了。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陈飞宇接过外卖小哥递过来的袋子。

饱餐过后,陈飞宇把吃完的外卖盒子连同塑料袋一同放到门口。

这两个星期,陈飞宇出门有时候也会碰到十二层的住户们,对他们的情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1201房的时髦小伙子有时候会在家里开轰趴,到他家里的全都是和他一样穿着打扮的潮人。

只要开轰趴整层楼都是巨大的噪音,住户们都对他有不小的意见,物管都上来几次了。

1202号房的男主人和陈飞宇有一次一起乘电梯下楼,俩人在电梯里还攀谈了几句。

“你才搬来?”男人主动开口。

“是啊,搬来两个星期了。”陈飞宇回答道。

“我看你很少出门啊,门口都放着吃完的外卖,外卖吃多了可不好。”

“主要是我不会做饭,只能点外卖,家里厨房都成杂物库了。”陈飞宇摊了摊手。

“哦,那也不能怪你,现在大部分年轻人都很少自己煮饭了。”男人看起来很高兴。

1204号房的妖艳女人凌晨四点过才会跌跌撞撞走回自己家,应该是在夜场工作,每天都会喝不少酒,还时不时的带一个陌生男人回家过夜,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有头发稀疏两鬓斑白的大叔。

1205号房老两口作息很规律,就是每次1201号房开轰趴的时候,老婆婆都会站在走廊里指着1201的房门破口大骂,甚至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了轰趴才结束,1202号房的女主人也出来帮老两口说话,走起路颤颤巍巍的。

1206号的年轻情侣陈飞宇在公寓楼下也碰到过。

“这么热的天,你们还出去?”陈飞宇主动搭话。

“没办法这学期快结束了,马上要进行答辩了,我们要去图书馆查些资料。”男生说道。

“我看你们很要好,但某些场合也要注意一下。”糟糕,才说完这句话陈飞宇心里暗道不妙,这不说漏嘴了吗。

“肯定是1202号那八婆又在造谣生事。”女生气愤地说道。

这和那个病怏怏的女人有关系吗?

陈飞宇正好接过话茬,说道:“那个女人看上去像是个病人啊?”

“那是她活该!”女生依旧懊恼。

“好了算了,她也够可怜的了。”男生安慰着自己的女友。

陈飞宇从两人的口中得知,1202号女主人没生病之前,最喜欢说别人坏话,一会说1201号年轻人是个毒贩,一会又说1204号女人感染了艾滋病,就连这对年轻情侣和1205号房的老夫妻也被造谣过。

过后,总是女人的丈夫出来打圆场,给他们道歉。

这天,陈飞宇坐在高脚凳上透过猫眼又在观察走廊里的情况。

1202号房的丈夫搀着妻子从电梯中走回房间,看样子应该是刚从医院复诊回来。

1206号的大学生情侣也从图书馆回来了,两人怀中还抱着好几本书,看样子现在大学期末答辩也不容易啊。

不久,一群穿着大裤衩,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的潮人从电梯中走了出来,涌入了1201号房。

陈飞宇知道,今天1201号这轰趴之夜注定就是其他住户的不眠之夜了。

轰趴开始后,1205号房的老婆婆照例在走廊里对着1201号的房门破口大骂,但对面明显不理睬他们,老婆婆骂了半天也只好无奈作罢,不过这次1202号的女主人倒没出来帮腔。

“咚咚咚!”今天这轰趴动静也太大了,屋里的墙壁感觉都在振动,墙上的粉尘纷纷掉落下来,陈飞宇不免有些懊恼。

晚上十一点过,1205号房的女人准时出门,穿着打扮得还是那么妖娆性感。

过了两天,陈飞宇透过猫眼又在观察门外的动静。

只见1201号房的新潮年轻人和1204号房的妖娆女人一起等电梯,两人还在一起有说有笑,年轻人时不时摸女人屁股一把,而女人也不躲闪,看起来两人关系并不一般。

又见1202号房的男主人满手的灰浆,拖了一袋水泥走出电梯回到屋内。

不知不觉陈飞宇已经在公寓住了一个多月了,出门的时候碰见了1205号房的老两口,陈飞宇帮他们把家里不要的桌子搬了下了楼。

在楼下碰见了1206号房的大学生情侣,听他们说答辩顺利通过,真为他们感到开心。

回去在电梯里碰到了1202号房的男主人,两人又攀谈了起来。

“好久不见你夫人了。”这次是陈飞宇率先开口。

“病了,送回乡下老家休养去了。”男人说道。

“乡下环境好,适合疗养,祝你夫人早日康复。”陈飞宇天天通过猫眼看外面,并没有看见他老婆出门啊,但也有可能是自己没看到,陈飞宇并没有多想。

这时十二层也到了,两人走出电梯。

“前段时间家里厨房重新装修,我们两个房间的厨房挨在一起的,装修时候动静可能太大,打扰到你了,请见谅。”男人进门前突然开口说道。

“哦,没事没事。”陈飞宇说完看见男人眯着眼笑着。紧接着又说道:“反正我又不做饭,厨房就是杂物库,从来不用。”

男人听完有礼貌的和陈飞宇道了别,不过没有进屋继续微笑地看着陈飞宇。

陈飞宇镇定地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关上门的瞬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就留了下来,衣服已经被汗水浸地湿透了。

陈飞宇走到厨房门口,看着自己厨房和1202号房厨房之间隔的那道墙,又回头看了看门上的猫眼,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悬疑故事

致命的红包

2022-9-7 23:46:19

悬疑故事惊悚故事

我的精神病姐姐

2022-9-14 22:21: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