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连环鸡奸杀人案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有关同性恋的案子,这个案子比较狠的,相比于宫润伯、周友平而言,他们只能算是小案子,今天要讲的这个李占国可是一个狠角色,他的狠主要是体现在杀人手法上,80-90年代和河南有关大案相对而言算是比较多的(彭妙计、卞况、杨新海等),而这个李占国也是来自河南,这也是历史发展的一个过程,我这么说并没有地域性质,只是就事论事,新中国特大重大案件东三省和河南省占据比例确实很大,这和地理位置以及人的性格有直接关系。

李占国,男,出生于1969年,当年26岁,出生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肖旗乡大白庄村,著名的中原大学旧址就在大白庄村(1948年6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解放了开封,开封各大中学校师生及社会青年300余人报名参军,参加革命。6月24日,连夜撤离开封城,辗转跋涉约半月余,于7月中旬到达中共中央中原局和中原军区所在地宝丰县。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等领导人决定,经报请中共中央批准,以这批青年师生为基础创建中原大学。),李占国这个案子的资料是比较少的,所以他的作案经过很不完整,我只能尽量给大家去讲。

李占国,家庭情况不清楚,但是他的父母就是本本分分的农民,李占国从小学习很一般,18岁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污点和犯罪事实。

他最终能成为同性恋杀手还得从他之前的一件事说起,李占国成年后和村里的其他人就经常在一起玩,我们从小也是一样的,一个村的在一起玩很正常,但是到了90年代后市面上出现了一种高科技,叫“录像机”,不是DVD放光盘的,而是放那种录像带的,就和过去的磁带样子差不多,只不过比较大比较厚,80后应该知道,90后那玩意好像就不多了,后面就开始流行DVD了,90年代的港片是在内地非常火的,特别是金庸系列、还有后来的古惑仔系列,可以说在那个电视机都没有普及的年代谁家要是能有录像带看,那简直可以自带小马扎,一路小跑的去你家蹭录像看,录像不结束,绝对不走,有时候十几人、甚至几十人围着一起看,就这么火,当年就是这种盛况,80后和70后的最清楚。

李占国和同村的朋友一起在看录像带,但是其中就有一个小伙,他比李占国大的多,他却搞到了黄色录像带,可是时间太早了,看的人还比较多,所以他就没好意思往出拿,一直到半夜,看的人少了,他就把这盘黄色录像带拿了出来,脸上还笑嘻嘻的,李占国就问他笑什么?

李占国:你笑啥?

同村男:知道这是啥不?

李占国:录像带啊。

同村男:(尴尬的)嗯。

李占国:这个看完,再看这个,这个演的啥?

同村男:你猜。

由于录像带上面没有封面和图片,只是用黑色笔写着一个名字,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名字,看不出是色情片,李占国当然不清楚,他还不停的问,同村的就觉得李占国这家伙好奇心很重,就隐晦的告诉李占国,李占国马上就懂了,接下来就是几个人一起欣赏这部“动作片”。

完事回到家后,李占国这脑子就不听使唤了,就和过电影一样,大脑全部都是录像带里面的情节内容,这就像打开了新世界一样,李占国沉迷了,一发不可收拾,无时无刻都在想男男女女的事情,结果李占国主动找对方,目的是你那里还有没有“那种录像带”,我们继续看呗,反正没啥事,都是光棍解解渴,同村男也慢慢发现李占国这家伙彻底沦陷了,看了几次后同村男就说光看有什么意思啊,而李占国的理解是“看怎么了?难道你还想找个女的实战?”咱这是村子,找也得去城里,得花钱的,应该还挺贵的,你有钱吗?

说者无意,可是听着有心呐,同村男并不是想找女的,因为他是个同性恋,他在试探李占国的心思,结果李占国并没有顺杆爬,然后同村男就又找了录像带,这次可就不一样了,这次是同性恋主题,李占国看的一愣一愣的。

李占国:啊………..女的和女的的也可以啊?这有什么意思?

同村男:你还没见过男男的呢?

李占国:啊………不是吧,这玩意不都是男人和女人吗?咋还有同性的。

这是李占国第一次接触同性恋,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李占国的好奇心战胜了自己,他还是兴致勃勃的看完了。

回到家后,李占国还是一门心幻想,你说这同性之间是什么感觉?能有意思吗?反正看录像里面是挺过瘾的…………….接下来的几天李占国依旧断断续续的和同村男一起看录像。

同村男对李占国的好奇心以及对“性”的迫切感有了判断,在接下来一起看同性恋(男)题材的录像带时李占国并没有排斥,而是看的津津有味,这个时候身边的同村男就不老实了,一手搭在李占国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不老实的乱摸,李占国没有反对,也没有迎合,可是同村男着急啊,起身后站在李占国身后,一把抱住,李占国是一边看录像带一边享受身临其境的感觉,最后两个人就发生了男男之事,而李占国对于录像带的痴迷,到后面的性需求是越来越迫切,特别是和同村男发生关系后,李占国发现自己竟然更喜欢男人,和他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至此李占国就转变成了一位同性恋,这年他22岁。

问题是同性恋可不好找啊,特别是在那个年代,别说同性恋了,就出去嫖娼都得去大城市,更何况是找同性恋,这对于李占国来说是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难题,压根没有途径啊,就算有途径也得时间去“了解对方”,要不就是花钱,还得去大城市,这就让李占国非常的压抑。

而目前唯一能解决他生理问题的就是录像带和同村男,可是同村男人家外出了怎么办?而且李占国对于录像带的需求和内容的质量有了明显的提升,他不仅限于正常的男欢女爱,而是升级为重口味,以及后来的变态片,这就让李占国愈发无法自拔,他憋得慌啊。

没有发泄对象这可咋办?难道花钱?可是哪里有钱啊,去城里?怎么去啊?去了也是没钱,这可怎么办?最后李占国脑袋瓜一转,对啊,最直接、最方便、最廉价的就是那些老年痴呆,或者是脑袋不好使有精神病的这种人,就算出了事,也不会有人去查,就算查他们也是精神病,警察也不会相信,一举三得啊,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寻找目标的时候了,1991年3月17日,李占国拿着刀出门了,出门拿刀这就说明李占国的决心了,必须搞定,不知道从哪里找的了这么一个发泄对象,肯定不是他们本村的,这个时候刚过完年不久,李占国发现有一个要饭的正在垃圾堆旁边吃香蕉皮,李占国那是就觉得了,他把这个乞丐精带到了他们大白庄村南边的一个小麦场,小麦场就是本村的一大片空地,专门统一存放小麦秆的地方,当年每个村都应该有。

李占国就问乞丐是哪里的,结果乞丐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楚,一定是精神方面有问题,这就让李占国非常开心了,原来是个神经病,然后就把受害人强拉硬拽的弄到了小麦场的麦秆堆里进行鸡奸,由于对方是智障人员,所以就没有什么反抗,李占国非常顺利的拿下,可是李占国在整个过程中脑子里都是录像带里面的情节,怎么刺激怎么想,什么样的情节可以让自己彻底满足,想的全是这些,他用绳子套在对方的脖子,模拟着录像带里面的情景疯狂的发泄着兽欲,结果一不小心把对方给勒死了,这可咋办?死人了。

可是李占国就像电影主角一样,压根不慌,他知道对方死了,可是他的兽欲还没有完全释放,因为录像带里面有对身体的蹂躏和摧残,接下来的变态行为可以说明李占国对于性欲变态思想和占有欲的强烈程度令人发指,李占国拿出刀在受害人眼前比划,可是对方是个神经病哪里知道啊,李占国就拿到从乞丐的胸口开始剖,一直剖到肚子,足足有30多厘米长一个大口子,厘米的内脏哗啦啦的留了出来,乞丐这个时候才疼的大叫,人还没有死,李占国怕被人听见,一刀直接插在脖子上,乞丐彻底断气,李占国慢悠悠的把对方的头割下来,提着头仍在了麦场西南方的一口水井里面,这口井主要是灌溉周围庄稼的,扔完头后李占国又返了回来,他又把乞丐的生殖器割了下来,提着生殖器往麦场西南方的水渠走去,到了水渠然后把生殖器丢在了水渠里面,还没完,李占国再次返回尸体处,他不知道剩下的尸体怎么处理,还担心被人发现,他就把剩余的尸体用麦秆盖了起来,人后一把火把麦秆点着,一溜烟跑回来大白庄家里。

可是那麦场的麦秆堆是非常大的,一把火可以把天空照亮,结果就让附近村里的人给发现了,那个年代的麦秆是非常有用的,可以喂牲口,还可以卖钱,关键是麦场的麦秆并不只有一家的,而是一家一堆,一堆连一堆,很容易引到旁边的麦秆堆,于是村民就赶紧去灭火,直接用麦场旁边的灌溉井灭火,就这也折腾了一宿,一直到天亮。

天亮后就有人发现这麦秆里面是不是把一只狗烧死了?于是几个人就一起围上去看,可是越看越不像,问题是没有头,而且烧的已经变形缩水了,但是依旧能看得出像一个人,难道是把人烧死了?赶紧报警。

有的人认为是这家伙把麦秆点着没来得及跑,把自己也烧死了,也有人苦笑,你傻啊,头都没有了咋点?肯定是被杀了,为了毁尸灭迹才点着的,等警察来了再说。

1991年3月18日,河南省宝丰县肖旗乡派出所就接到了报案,警方立刻出警来到了位于大白庄南边的麦场,可是现场的尸体无法辨认,于是平顶山市也派刑侦技术人员来到了现场,现场尸体已经被烧焦而且碳化,根本无法辨认,只是从体内剩余的肠胃中提取到菜叶和香蕉皮,以及脖子上的勒痕,这也让警方犯难了,死者应该是乞丐,然后就派来了警犬扩大搜查范围,警犬一阵风的跑起来,直奔小水渠和水井,果不其然在井里打捞出来了受害人的头颅,以及水渠里面的男性生殖器,警方决定从尸源和排嫌疑两种渠道出发进行侦破。

警方主要是从四个方向进行侦破:

1.张贴协查通报,注意近期有没有收到家人失踪的报案。

2.辨别尸体,通过头颅和躯干算出一个大概身高和体重。

3.通过媒体发布认尸启事,主要是当地的报纸和电视台。

4.以大白庄村方圆2.5公里内的村子进行调查走访。

可以是一顿操作下来没有任何进展,紧接着警方又在河南、湖北的主要报纸和杂志上刊登认尸启事,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案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那就继续吧,警方在周边十多个县、市进行走访调查,半年下来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此案被搁置。

事后李占国害怕极了,毕竟是杀人,而且现场那么惨烈,这万一被抓了可是要枪毙的,还是得小心啊,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李占国消停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主要是通过录像带和书籍来男足自己,问题是这么下去也不是那回事啊,总得好个真人来解决生理问题。

1992年7月14日李占国来到了宝丰县的闹店镇杨庄村,他每次出门必须随身携带几段绳子,主要用于绑人,到了闹店后李占国就四处转悠,李占国终于在杨庄火车站找的了下手目标,然后把对方带到了附近废气的屋子里面,结果这一路就被人看到了,到了屋子后李占国就把对方的衣服全部脱了,一丝不挂,傻子也扒拉李占国的手,李占国就把傻子的双手绑住,压倒在废气房屋的火炕沿上,从后面开始鸡奸,一边鸡奸一边掏出绳子开始勒对方的脖子,李占国是越玩越兴奋,暴力的鸡奸让李占国彻底迷失了,随手拿起旁边废弃物火炕倒塌掉下来的砖头(还裹着水泥)就往对方头上砸,越砸约兴奋,不大一会李占国就达到了欲望顶峰,完事后冷静下来一看对方已经被自己砸死了,旁边火炕墙上都是大量的喷射血迹,然后李占国把尸体塞进了火炕的通道里面。

李占国追求这样的刺激,而且对方都是智障人士,警察根本没有办法,只要自己不被抓现行,警方就没法破案,这次间隔的时间比较短,仅仅半个月左右,1992年的7月26日,李占国还在闹店镇,第一次的成功让李占国觉得闹店镇这边这种人比较好找,这次李占国还是在闹店镇的杨庄村,为什么选择杨庄村呢?因为这个杨庄村挨着G207国道,就是乌海公路(起点为内蒙古锡林浩特市,终点为广东徐闻县海安镇),国道上和杨庄火车站附近流浪的人比较多,那个年代顺路要饭的,爬车、蹭车的非常多,所以李占国就选择了这里。

7月26日这天李占国穿戴整齐来到了杨庄火车站,找的了一个痴呆人员,他就领着这个痴呆从杨庄火车站顺着公路朝杨庄镇的第二瓷厂走去,一边走一边用木棍打,走到哪里已经天黑了,于是李占国和痴呆在附近的麦场睡了一宿。

27日上午5点,天已经慢慢亮了,李占国把一个痴呆的精神病弄到了杨庄镇辖区的第二瓷厂,这个厂的西边有一个废气的炸药库房,结果这次就让人给看见了,这个人姓彭,就是附近的村民,这个村民还特意留心了,因为他觉得这个情况非常不正常,为什么一个穿的整整齐齐的人(李占国),会扶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而且这个人走路的情况一看就是痴呆,来到这废气的炸药房,越想越不对劲,可是又没到跟前查看。

到了库房后李占国开始对痴呆事实暴行,李占国把痴呆双手绑住让趴在地上,李占国从后面开始鸡奸,鸡奸到顶峰时李占国继续后随后的砖头开始砸痴呆的头部,而且是自己越兴奋砸的越狠,发泄完了,人也死了,可是李占国觉得这样下去还是不够刺激,警方也拿他没办法,为什么不给警方留点线索呢?顺便嘲讽一下,看我多聪明,你们警察奈我何?

于是李占国在地上用砖头写上了四个字“杀人者我”,在墙上用死者血写上了“啥畜性”,他是想写“杀畜牲”,结果写错了,可见本人的文化水平。

完事后已经是上午8点了,李占国就出门坐在了炸药房的门口休息,结果又被这个姓彭的村民看到了,不同的是少了那个痴呆。

很快尸体就被发现了,7月29日警方来到杀人现场,可是天太热了,尸体已经开始腐败,气味臭烘烘,警方勘察完后最让他们恼火就是地上和墙上的字,这明显是挑衅,是看不起警察的破案能力,警察也上火啊,这么热的天,3天就走访了3000多人,可是一切都是值得的,终于有了线索,不仅有人看到李占国用木棍打痴呆从火车站到这里,关键是姓彭的目睹了27号上午5点和8点的人数不同,这就非常关键了。

警方通过杨庄的两起案件作出了6个观点。

1.受害人都是痴呆,作案人有非常明确的目标。

2.作案手法很像,都是一丝不挂,头部钝器砸死。

3.作案地点都是偏僻的废气房屋。

4.都是领着受害人到达作案现场的。

5.两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身高、衣着、体貌特征非常相似。

6.和1991年3月18日的受害人很相似,裸尸,而且胃里是菜叶和香蕉皮,很有可能也是痴呆或者乞丐,这就让警方把几个案子给串联并案了。

推理的没问题,说的也没问题,可是落实到工作上后就无法推进,因为调查走访后一点证据都没有,关键是死者的身份无法查找,也没有人认领,这就非常难办了。

而李占国这边则抓住了这个致命点继续残害生命,1993年2月初李占国又杀人了,这天多冷啊,这天李占国拉着一个弱智来到了肖旗乡,他们走到了肖旗乡西南方向的一个水塘边上李占国开始发泄兽欲,方法还是一样,李占国先把傻子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从后面鸡奸,鸡奸的同时用绳子勒喉,鸡奸完毕人也死了,李占国顺便就把尸体丢在了水塘附近,人跑了。

这很容易发现,到了2月14日,鬼佬情人节这天,警方接到报案来到了水塘,可是这尸体已经腐烂了,最后调查结果是一起杀害痴呆精神病的案件,这又和之前的联系上了,于是为了寻找更加有价值的线索,警方直接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把水塘的水都给抽干了,可惜仍然一无所获。

仍然是肖旗村,其实这些地方离李占国家都挺近的,都是这片地方的案子,这就是问题,李占国还以为警方把他没办法,1993年4月中旬,李占国在肖旗村南干渠附近鸡奸了一个痴呆,情况还是一样,李占国把对方衣服全部脱光,然后从后面开始鸡奸,同时用绳子把人勒死,然后把尸体丢在了南干渠里面,结果到了4月28日这天,接到县上的通知要倒洪,结果就把受害人的尸体给冲了出来,可是警察来后一看尸体高度腐烂无法辨别,唯一定性的就是弱智人员被杀,死亡方式和地点基本一致。

这个阶段李占国作案已经愈加疯狂了,隔断时间不作案就难受,不然自己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仅仅过了一周,1993年5月李占国来到了县城,也就是宝丰县,他找的一个弱智后把人带到了宝丰县煤炭供销公司南侧的一片荒地,到了这里后李占国先是把痴呆人的衣服全部扒光,然后把对方的身体转过去,让对方趴在地上,李占国从后面进入,一边运到一边用绳子勒脖子,直到李占国发泄完,人也跟着死了,然后李占国就把尸体丢在原地跑了。

5月5日警方来后根据受害人体内的食物以及随身携带的物品分析,受害人是个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和之前的案子可以串联,警方脑袋都大了,这作案频率越来越快,破案迫在眉睫啊,同时警方也觉得罪犯始终在这个很小的范围内作案,所以抓捕也会越来越快。

1993年10月15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配方,这天凌晨李占国把一个痴呆又带到了肖旗村南干渠附近,把对方衣服全部脱光后开始运动,不同的是这次没有用绳子而是直接用手,快要达到兴奋点的时候李占国就更加使劲的掐脖子,完事后人也死了,李占国顺手就把尸体推进水中,不掐死也淹死你。

 警方来后进行推断死亡时间就在几个小时前,也就是说案发时间仅仅几个小时,死者手里有螺丝帽,指甲内有很厚的污垢,在经过走访判断死者依旧是痴呆人。

做完这个案子后李占国回到了家里,回顾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他不仅没有害怕,还洋洋得意,警察又怎么了,警察不也那他没有办法吗?我李占国就是这么牛,然后在1994年2月中旬,李占国在肖旗村大白庄村附近又做了一案,这可在他家附近,胆子是越来越大,而且手法也发生了变化,想给警察来点不一样的,这天李占国拉着一个痴呆来点了村南边,到了地方后还是老三样(脱衣、鸡奸、勒脖子),可这次不一样的是,李占国杀人的手法变了,虽然我把你勒死了,但是这多没意思,这次我就来个分尸,结果李占国分尸也是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大卸八块,而是在死者的腰部直接把人分成两段,然后用火烧分尸的伤口,一边自己取暖,一边发泄,烧完后再把尸体丢在水渠里,一溜烟跑了。

到了2月20日这天,村里的村民浇地路过水渠结果就发现了这个尸体,村民这边赶紧报警,警方来后在肖旗村大白庄男600米水渠内发泄了一截自腰部以下的尸块,能够看出断口处有明显的焚烧痕迹,可问题是没有上半身啊,这没法判断受害人的样子,于是乎发动群众的力量,沿着水渠开始搜索另外一截尸体,终于第二天也就是21日,在2.2公里外的磁盘岭村的西干渠一闸门处发现了另外一截头部到躯干部的尸块,而且断口处也有焚烧痕迹,这就很容易判断,两个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尸体。

继续,1994年8月李占国领着一个弱智来到了闹店贾寨村,把对方衣服脱光后开始鸡奸杀人,然后把尸体丢在贾寨村南干渠,27号这天警方来勘察,可惜由于天气热,尸体腐败,尸检的条件非常差,警方无法定性。

警察头疼,李占国可开心啊,根本停不下来,时间来到了1995年5月份,李占国带着痴呆人来到了自己家门口,在大白庄村旁边的麦地里鸡奸痴呆人,然后就是杀死对方,5月24日警方来到案发现场后根据全是赤裸的男尸以及胃部的食物,身体情况定性为痴呆人员,警方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问题是这么多案子的尸体无一人认领,有的还无法定性,这就成了破案的最大障碍。

但是警方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通过之前的这么多案子,警方给罪犯画了一个范围,这也就是上面说的李占国作案就在他家附近,范围太小,这也成为破案的最佳方向,警方的总结一共是六点,而是的同步展开的,如下;

1.案件多次发生在肖旗乡的大白庄以及肖旗乡附近,所以这个范围要部署专案负责人员,以及当地的干部配合,开始对这个范围的人员进行排查,监控。

2.开始对罪犯刻画模拟人像,分析作案手段、侵害对象、活动规律,从中寻找破案捷径(这个很关键)

3.根据案犯的性格和心理进行分析,此人变态(大家要知道在李占国前期作案的时候警方压根没有断定是鸡奸杀人,一直对罪犯的杀人动机不了解,因为在90年代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鸡奸杀人的案子,所以警察就没往这块想,而且有几次警方只是勘察尸体和确定受害人信息,压根就没有看对方是否被鸡奸,直到李占国作案的1993年后警方抵达现场才注意到受害人都是被鸡奸杀害的,1993年才定性为变态同性恋杀人案)。

4.在肖旗、大白庄、杨庄、闹店组织人员进行夜间巡逻,设值班点,以及设卡盘查以发现可疑人员。

5.对本地的精神病、痴呆人员加强管理。

6.如果在路上遇到可疑人员或者弱智人员要跟踪和留心。

虽然定性有些迟,但是这次警方的判断还是准确的,下面给大家一张图,看看李占国作案的基本路线和范围,基本上也就方圆10公里内。

范围定了,画像有了,而且性质也定了,各个村庄的巡逻队和负责人也安排了,可以说李占国落网也是水到渠成的,只是时间问题,这一天来到了1995年8月4日。

1995年8月4日晚上11点多,武警侦查员贾红伟在宝丰县南关一带发现了李占国,虽然不知道他就是鸡奸杀人犯,但是和之前目击者的描述以及他所看到的画面都非常像这起系列杀人案的凶手,这天半夜李占国还是穿的整整齐齐,他和一个仅仅穿着内裤,浑身赤裸而且脏兮兮的年轻人同行,贾红伟的直觉判断他就是罪犯,于是贾红伟偷偷的跟随,一边跟随一边详细的分析,两个借人不同的人一个穿戴整齐,一个脏兮兮,一个正常人,一个痴呆,明细是穿戴整齐的正常人引导着这个脏兮兮的痴呆往别的地方去,这一点是去犯罪现场,贾红伟的判断完全正确。

贾红伟这边立马找到战友亢永超,两个人骑着摩托车悄悄的跟着,并且绕道进行超行,要走在罪犯前面,果然他们是顺着公路来到了肖旗村方向,贾红伟和亢永超停下车埋伏在玉米地附近,等李占国和痴呆人进了玉米地边后,贾红伟和亢永超悄悄的跟了上去,其实他们和李占国仅仅相隔几米而已。

然后发生的事情都被贾红伟和亢永超看到了,他们看到罪犯把痴呆人员的衣服扒光了,然后往玉米地里拉,就在这个时候贾红伟直接鸣枪警告,同时扑上去把李占国生擒活捉。

押回派出所后警方连夜突审,李占国在各种压力的施加下承认了自己就是系列鸡奸杀人案的凶手,随之李占国被带上大手铐和脚镣,警方一刻都不马虎,李占国在强大的攻势下(应该还有武力屈服)一溜烟把罪行全部交代了。

1996年,年初李占国被执行枪毙,下面的照片不确定是不是李占国,找了半天没有任何图片,最后在某网站找到的,但是不确定是不是,从面部看应该是在里面挨打了,鼻子和眼睛、额头都有伤,这么大的案子不给点颜色很难交代。

Ps:

1.和罗树标一样在色情录像带的引诱下心理先发生变化,对性的追求和极端做 法导致一桩桩血案的发生,如果李占国没有接触到色情片,没有被鸡奸估计也不会有后面的案子,所以男生也要保护好自己,特别是接触新鲜事物,性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合理范围内应该去普及,随着年龄的长大,心理健康教育也要跟上。

2.如果你是正常性取向,身边有同性恋朋友,让他清楚你的性取向,当然了像李占国这只是极个别极端现象,现在几乎是不存在的。

3.不要让孩子在外面过夜,或者是有家人陪同,意外总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发生的。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我们的任务失败后,日军开始疯狂屠杀

2022-9-7 0:39:17

真实故事

35岁负债400万,我靠考公务员还债

2022-9-11 21:16: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