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负债400万,我靠考公务员还债

三年前,我有位朋友也带着一家四口上过阳台,他站的比我高,二十好几层,正准备跳楼。

他说他当时是开着宝马车去的,从深圳到东莞,起了个大早,就为了尽可能快点,赶上第一个。

因为后面排队等着从这往下跳的,还有一串人。

他叫何强,是今天故事的讲述者。跳楼前,他曾是个投资人,一年有上百万收入。跳楼时,他35岁,破产了,欠了400万。

就在他走投无路时,他突然发现了翻身的可能,那就是去考公务员,离年龄踩线(满35周岁,但未满36周岁)还有几个月。

今天的故事虽然不长,但也许你能从里面看到你我的一些影子。

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这个故事,我想把它叫做——

这是杀不死的小镇做题家最后的骄傲。

以下是何强的口述:


2019年3月,我破产了,买菜都没钱,刷花呗买菜。家里的电信宽带直接停了——电信的太贵,换成长城的,便宜。

家里有一箱烟酒,软中(华)硬中(华),钻石芙蓉王,总共卖了几万块钱。劳力士的手表倒没怎么亏,原价还加了一点点卖出去。

我已经35了,一切重新开始,什么都心灰意冷了。

6月的一天晚上,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市委组织部招考。我以为我年龄已经超了,但是我没超,深圳这边的话就算到了35没满36周岁,就可以考。

反正有40万左右一年,既然还没超年龄就去试一下呗。

我看了一下,全市我能考的就五六个职位,这个区能考的就一个,征拆方面的岗位。条件是土木工程专业,五年工作经验,工作内容主要是管理房地产商。

我从看到报名信息起,到考试只有两个多月时间。


30岁开始,我生了第一个小孩,有了责任,也有了不安全感。我在想,要怎么样才能赚够钱。

那是2013年,我的第一套房贷已经还完,手上有点闲钱,就在互联网做一些金融投资(就是P2P)。通过上杠杆,借钱,再投资,最高的时候年息可以做到80%。

我很快赚了几百万,想给自己买一点好东西,跟一个朋友一起去了香港,很快就买好了劳力士,7万多。

因为来钱比较容易,去欧洲玩一次就用了十几万,还买了一套房,一辆宝马。

我当时想,自己在单位有没有再往上一步的机会,没有的话就提前退休,只要赚个2000万就财务自由了。

2000万首先拿1000万在深圳再购置两套房,剩下1000万放银行,或者再配置一点其他理财,做到五六个点就差不多了,一年有60万左右的收益。

一直到爆雷的时候,我都没感觉会爆雷,我觉得我投的两家是最顶尖的平台。

红岭创投的创始人说是“网贷教父”,是上市企业的实控人。

团贷网三轮融资,背后有各种名人和资本,政府也来指导过,多次表示支持他们企业做大做强。出事之前,团贷网还被《消费日报》在2019年3·15评为了“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品牌”。

我们有老板建的VIP群,大户都在里面。那天有人发了一个视频,说是从山东安排了特警过来,把他们整栋楼都给围了。客服还跟我们解释说,是例行调查。

我才感觉可能要出事了,就从里面提钱,里面有几百万,提不出来。我整个人在椅子上,动不了,好像晕倒一样,脑子已经不愿意动了。

我动用了所有的杠杆,家里的房子做抵押,亲戚借了钱,信用卡全部刷了,包括花呗、借呗都借完了,我的借呗的额度是20万。

我总共投资了1000万,当时利率有20个点左右,我想着反正做到2000万,我就收手。

现在,我起码欠了400万。

知道暴雷的第二天,我一早就请假,一家四口,开车到东莞去要钱,是去的最早的一波。

他们在二十几楼,我说,我已经活不下去了,你不给我钱,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我感觉不到怕,也不知道怕。

我的脚已经跨出去窗了,马上被拉了回来。一家四口,晚上11点钟才被警察劝下来。

公司给了我一个赔付方案,现场给了第一笔50万,剩下的分6个月偿还。其实当时我知道,大部分钱是要不回来了。

我后来慢慢了解到真相,一个说老板买了几台飞机挥霍,另外一个说他找网红,一个晚上就敢花1000万出去。

其实2017年以后行业已经摇摇欲坠,但是我只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天天跟他们在VIP群里面吹水。

唐总就是P2P的老板

唐总就是P2P的老板

我是三月份出事,六月份决定参加公务员考试。


很早以前,我考过一次公务员,但就是走走过场,刚大学毕业,心大得很,想做项目经理,做高级工程师,挣很多很多钱。

大学的整个四年,都在一种盲目的自信里面。

我是学土木工程专业,当时最热门的专业,交通部的直属大学,普遍说好找工作,工作几年时间就可以做项目经理,然后年薪百万。

2006年我大学毕业,很快就是2008年,国家基建大放水,4万亿。那年,我也来到了深圳,到处都是热火朝天地干基建。

我就在这样一个时代红利下,2010年跳槽到另外一个单位,担任一个中高层管理人员。

那是一个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单位业务量在暴增,以前一年预算只有几百万,突然一下到了几千万,后来就到了一个多亿。

我被挖去的,跟他们谈了条件,工资翻倍,给我安排100多平的房子,三房两厅,还给配车。

当时我在的地区房价是七八千,我的工资已经上万了。

我当时打交道的都是体制内,以科级干部为主,我当时觉得他们的生活状态都挺好的。

可能一是当时考公的人群普遍是家里条件比较好的,二是他们收入确实比较稳定,应该是一年二十万左右。

他们是甲方,我是乙方,他们在我们面前会有一点点的优越感,我自己感觉他们会有一点欺负人。

当时酒桌文化比较多,深圳不喝白酒,喝洋酒,我最多的试过喝一斤多。

有一次,我去协调一个关系,我十个红酒杯全部倒满,红酒一口喝完。跟主管科长喝六杯,跟副科长喝三杯,然后跟另外一个编外的喝一杯。

后来陆陆续续又喝了一点啤酒,当天晚上就睡那里动不了了,第二天是被人背回去的。

我原来设想,慢慢做到一个区属国有企业的副总或者总经理,年薪八九十万,会对自己比较满意。

但2018年,我35岁,单位解散了。那时P2P还没暴雷,我觉得,睡在家里一月也有近十万的收入,随便找份工作算了。

于是2019年初,考上政府一个劳务派遣工作,工资1万出头,朝9晚5。但紧接着,3月底轰天大雷,十几年奋斗所得化为乌有。

我想过别的路子,找一个企业做高管,还可能翻身。但是自己的能力还没到那个地步,而且整个行业也不行了,所以这方面机会渺茫。

之前单位解散的时候,我有过几个不错的工作机会,去房产公司,或者车企。但大环境不行,都没成。

三十五,再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了。

我想了很多条出路,要重新换个环境,到完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从头开始,甚至最远的想到去澳大利亚或者加拿大,走那个什么雇佣。

这时候我看到了公务员考试,想起来,我还擅长做题。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们考七门,我加起来只考了不到100分。因为自己当时很讨厌学习,很叛逆。

我们那时候花钱可以进高中,叫择校生,我花钱进了一个不那么好的高中,但是在重点班。

我目睹了身边几个初中毕业就去工厂打工的人,生存状态真的,在流水线上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我突然开悟了,觉得自己这样下去没希望了,真的要去工厂打工了。

我就开始努力读书,没白天没黑天地玩命学,每天自己耽误了一点点时间,都有很强的负罪感,每天都学到撑不住才睡觉。

成绩就看着往前面进,每次考试前进十名,从倒数第几名,最后稳定在前十名。

十多年后,考公那段时间,我在淘宝买了几十套真题,又回到了高中的日子。

每天下班回来吃饭,稍微陪一下孩子,就躲在房间里做真题,对答案,不懂的自己百度搜索。

每天至少三小时,十一二点再睡觉。

4月报名,6月考试,我顶着巨大的压力。感觉发挥得不是特别好,起码都做不完。因为只有90分钟,但是要做130个题目,后面十几个题目全部是蒙的。

8月可以查成绩,哪一天我也忘了,因为我自己觉得应该是考不上的,99%是没机会的。

我当天跟着我领导去其他地方办事,回来的路上,他也知道我在考试,就跟我说,今天可以查成绩了。

我说我没查,我也不急,应该是没什么希望的。回来之后我也没查,我根本就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一直到十点多,小孩全部洗完澡,上床睡觉了,我想着没事了,去查一下。

一查查到成绩第二名,只比第一名少0.6分。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反复对着准考证查看了两遍,真的没有看错,真的是考了第二名。

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马上就给几个领导都打了电话。他们说,允许你休假,你赶紧去报个面试班。

面试问的都是跟工作相关的问题,我记得有一个问题是,有群众在高速路口聚集,要上访,正好拦到你的车,你要怎么解决?

我当时正好参加了一个区长开的会,他当时讲过几句类似的话,我要写会议纪要,所以印象很深。

我就把他的几句话语复述了出来,什么尊重历史啊,多措并举啊,细化研究政策啊,让居民有获得感啊。

面试出来之后,都在一个小办公室等着,你拿到面试单成绩才能够出来。他们几个问我的成绩,我把我成绩告诉他们,80多分,他们说那他们完了,高了十多分。

我总分第一录取。


9月去报到,我穿着Polo衫,西裤,皮鞋,体制内的人都这么穿。

我总算有了安全感,再也不用考虑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这辈子只要不违法乱纪,肯定是都有保障,不用惧怕任何东西。

这种稳定的感觉我没有体验过。

我现在不会想有那些机遇了,包括什么炒币这些东西,我都不想碰,就觉得稳稳淡淡的这辈子。

我的债可能还要五年左右还清,以后即使有点钱了,就再买套房子就行。

我肯定消费降级了,以前基本上没有太控制自己,买衣服1000多一件的,一买就买10件,那个店员都认识我了,现在还经常发短信叫我去买衣服,我说没钱了。

现在我买海澜之家100多块一件的Polo衫,一年就买3件。

我只敢在孩子身上花钱。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四年级,一个一年级,要上补习班,还要上什么篮球课、游泳课。

一个暑假一两万块钱就用出去了,给他们上这些课,报这些补习班,肯定是有压力的。

另外想着他们以后出去留学,起码要一个留100万,两个就要200万。

现在这样过完这一生,我不甘心,那也没办法。

以前我想的是,能够抓住机会的人才能赚钱。我们社会几十年的发展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比如说你哪个时候买房子,哪个时候炒股票。

互联网金融刚出来的时候,我信心满满,觉得我抓住机会了,应该就是这波享受时代红利的人。

投资上千万给我送了一堆纯金币和纯银币

投资上千万给我送了一堆纯金币和纯银币

出事以后,我没有那么自信满满了,我就是个小镇做题家。

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苦楚的,因为我们这种小镇做题家,除了做题这条路,可能也没有其他的出路。

不像别人,家里能够支持你留学、创业,给你留退路,或者给你铺好路。

我的文科很好,十岁之前就看完四大名著,历史突击看一两天也能拿到比较好的分数。(填志愿时)家里也没有人从事土木工程,就是道听途说好就业,我就学了。

我的理想是做个战地记者,挖掘一些真相,或者到西部去扶贫,帮助那些孩子什么的。

这辈子我是没什么希望实现理想了,目前更多的只为了生存。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是在某一天的晚上八点半,和何强第一次通话的。他说,自己下班了,在家,孩子也安排好了,现在很安静,可以开始了。

我非常羡慕他,铁饭碗、不加班、钱还不少。但节目录完之后,这种感觉淡了。

何强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不像我之前遇到的一些讲述者,充满激情,自带故事开关,他需要我经常启发。而他的塑料普通话,又往往令我反应半天。

那天聊完之后,我缓了好一会儿,慢慢感受到了何强故事里的后劲儿。

他是一个有清晰理想的人,知道做什么对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可是,他做不到,他只是一个做题家。

他曾经想摆脱做题家的身份,想赌一把,结果惨败而归。

而戏剧性的是,拯救他的,还是做题。他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何强。

深圳的“何强”是我为讲述者取的化名,这个名字的的真实身份属于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初三的时候我们同桌。

那时候我很浑,不爱学习,何强却不一样,他喜欢做题,会把盗版真题一册册用线缝起来,晚自习开始的时候,他会用手指划过每一册,像点将一样选一套题开始做。

他深信做题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我当时很傻逼,会捉弄他,把他的题藏起来。他只是轻蔑地冲我笑,跟我说:“我今后一定比你过得好。”

我的老师比我还傻逼。何强最努力,但成绩始终一般,他会偶尔调侃何强:“何强啊,你这名字就是个问句啊,你说你哪里强了?”

中考我考得一塌糊涂,进了一所普通高中。何强比我考得好,但也没好多少,也进了普通高中。

我不知道他高中他会摊上什么样的同桌,还爱不爱做题,我再也没见过他。

大三的时候,我在人人网的主页好友推荐里看到了何强,他的头像是一张自拍,正对着脸,黑乎乎的,像素不高。

我想起对他的那些无聊捉弄,老师和同学的嘲讽,我心里很慌,他过得好吗?

他主页的第一条动态说,勤工俭学好几年,终于买了自己第一辆车。

我好像解脱了,想马上私信他,告诉他当年他是班里最棒的同学,比我们强多了,你过得好是应该的,我们现在还在大学里混,不知道找什么工作。

我再翻下去,看见他考上了一所大专,已经快要毕业了。他的新车是一辆五菱,上完课他会去拉货赚钱。

我最终没有联系他,尽管我依然觉得他比我强,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比所有同学过得都辛苦。

深圳的何强在35岁的最后两个月,用一套题拯救了生活。

初三的何强,手指划过每一册题,都是一种选择。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河南连环鸡奸杀人案

2022-9-11 20:23:39

真实故事

跨越36年之久的连环杀人案(上集)

2022-9-12 19:18: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