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了势利眼弟媳,她为了拆迁房跪着求饶

熊燕怎么可能想得到她前脚才和王子阳闹掰,王家立刻就要拆迁。

她不可思议,亲自过去看了,果然看到这一片真的要拆了。

熊母叹气,“你之前真的太不懂事了,子阳对你多好,你还跟他闹,婚礼简单点就简单点,五金没有也行,你要那么多干嘛?”

“是啊,现在想想,子阳也蛮好的,现在这个年代了,人品最重要。”

“子阳好像还是大学生吗?”

“大专。”

熊燕有些游神,她真就没听说过拆迁的事,按理说拆迁不是提前好久就要通知吗,她一点消息不知道。

“大专也算是大学了,子阳对你也不错,个子也高。”

“你跟子阳别闹了,好好过日子吧,你都二婚了,也不能那么挑剔。”

熊燕和父母想法一样,她肠子都会悔青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王子阳家里拆迁的事呢,她心想,家里事情都是于珍香管,搞不好于珍香早就知道了,故意瞒着她,故意说那些话逼她走。

好狠的老女人。

王子阳下班接到熊燕的电话,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敲门,熊燕将门打开,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裙。

天气已经有点冷了,她穿成这样,过于凉快了。

“进来吧,今天我要为我们的感情做个了断。”

王子阳本来不想进去的,听到她说要做了断,松了一口气。

熊燕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她农村出来的,但是对生活品质有很高的要求。


她如果在外面住的话,至少要住500块钱以上一晚的酒店,衣服,鞋子,化妆品,必须是有牌子的,吃饭也要吃连锁的餐厅,就连火锅,也是往好的地方走。

气氛有点尴尬,王子阳故意不去看她,但熊燕已经坐在了他的边上,“你为什么不看我?”

他抬头,看得出来她今晚精心打扮过,身上这条吊带裙将她的曲线衬得刚刚好。

“你这样不冷?”

这一问,倒把熊燕的刻意为之凸显了出来,“子阳,钱的事我想了办法了,但我真的没钱。”

“没钱你还约我出来?那就法庭上见吧。”

“结婚吧。”

熊燕突然道,“我发现我还是爱你。”

“你别说这些恶心的话了,我不会信。”

之前闹得太难看了,以至于王子阳现在对她没有任何好脸了,甚至不相信她说的话。

“子阳,那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

他虎躯一震。

她不是刚打胎做完月子出来,这才多久,就有了?

“不可能,你别骗我了。”

“我有必要骗你吗,如果不是真心爱你,我根本不会愿意妥协的,简单的婚礼……简单就简单点吧,我想明白了,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我们开心就好,不用在意外人的眼光,就算没有婚礼,我也可以接受。”

王子阳再次坐下,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难以想象这话是从熊燕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之前也跟她说过类似的话,熊燕说他理想主义,骂他做梦呢,没钱还想结婚。

熊燕深情的看着他,“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我愿意,愿意和你过一辈子。”

“你是不是知道我家要拆迁了?”

这事儿王子阳也是才知道的,他自然是高兴,但也质问过母亲于珍香,既然提前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于珍香道,“早点说了你就看不清熊燕的真面目,她是个狐狸精,也是个拜金女。”

他回想于珍香之前所作所为,后知后觉,但他不怪她了。

这确实是考验人的一种方式,如果没有于珍香这么一来,他一辈子都不会认清楚熊燕。

如果顺着这件事发展,熊燕知道家里房子拆迁,无论如何也不会走,会跟他结婚生子,等到以后遇到了什么事,家里有了困难,熊燕便会转头离开,孩子怎么办,他付出的一片真心又该怎么办。

所以他不怪于珍香,他还要感谢母亲。

“子阳,我只是考虑清楚了,我觉得我离不开你。”

“你别装了,你肯定知道我家拆迁了,不然你不会对我这样。”

“王子阳,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事实证明你就是这种女人,是我看错你了,我妈和我姐之前跟我说,我不信,我现在在看来,我恨自己有眼无珠。”

熊燕将他抱住,“子阳,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我这么说你算好的,你今天穿成这样是故意的吧,你别费心了,我看到你我现在都硬不起来。”


熊燕气得脸都白了,“王子阳,你妈故意的,她明知道你家房子拆迁故意不告诉我,故意激我。”

“那又如何,要是你真是过日子的人,不贪慕虚荣,她也拿你没办法。”

“她跟你姐合伙的,她们俩都是千年的狐狸万年的精,她们合伙算计我,我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

“不对啊。”

王子阳低头,熊燕愣了一下,“子阳,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既然不是她们的对手,你又何必求我复合,有什么必要?

你嫁给我岂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熊燕被他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甚至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是王子阳。

以前她说什么他就会信什么,只要她掉眼泪,他就会心疼的抱着她,她提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不会这么咄咄逼人。

“熊燕,收起你那套,我现在只想要钱,把钱还回来,你说你怀孕了,你有本事把单子给我看,否则我信你个鬼。”

王子阳推开她转身离开,熊燕还不肯罢手,第二天找了父母来王家说好话。

当年熊家老两口高傲的因为彩礼的事不妥协,逼得王军和于珍香危难之际,头发都薅秃了,自责是自己没用,没有多赚点钱,让儿子的婚事不能顺遂。

如今风水轮流转转回来了,熊家老两口求着王子阳娶了熊燕,和熊燕结婚。

王苗苗磕着瓜子,看于珍香大杀四方。

于珍香和江爱国两个老姐妹为了庆祝房子拆迁,特意去理发店烫了个卷发。


只见她坐在小卖部老板娘的位置上,一脸笑容,“你们有何贵干啊?”

“是这样的,子阳妈妈,熊燕之前在你们家呆了一段时间,我们很感谢。”

“不客气的,她既然好意思,我也没什么话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想伺候她,只是她没地方去,说家里没人管她,我看她实在是可怜。”

一句话直接内涵了熊父熊母关键时刻不出面,只会当缩头乌龟,亲生女儿也不管,还纵容女儿出轨后离婚打了胎住在别人家,晦气!

熊母脸色已然很难看了,但她还是绷着,“亲家母……”

“我可不是你亲家母,你亲家母在刘家!”

熊母又吃了个瘪,“子阳喜欢熊燕,熊燕也喜欢子阳,我跟熊燕他爸商量过了,这门亲事我们赞成,领个证就算了,婚礼可以不用办,我们两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其乐融融。”

“我们家子阳不同意啊,他不想跟你们家熊燕结婚。”

“怎么可能呢,子阳对熊燕,我们都知道。”

“今非昔比了,我们过去拿不出二十万彩礼,你们不肯嫁,现在你们出二十万倒贴,我们也不一定愿意娶,以前我觉得门当户对凑在一起没事,可现在门不当户不对了。”

于珍香笑得合不拢嘴,“熊燕爸,熊燕妈,你们能找到更合适的,找个富二代,找那个什么,王思什么……”

王苗苗清了清嗓子,“妈,王思葱。”

“对对对,我们家条件不好,配不上,你们去找真正的富二代,就那个我看行,面相也好。”


王军觉得于珍香做得有点过分了,想说上两句,但他脸上的笑藏不住,他怕自己一说话就会笑出声来,索性就憋着,交给于珍香去处理好了。

“之前我们家子阳替熊燕离婚出的十万块还回来就好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熊母想了想,“子阳妈妈,我们家熊燕为什么离婚,那也是因为子阳,怎么能说是帮我们家熊燕处理,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说是吧?”

“确实也是,苍蝇嘛不盯无缝的蛋,你们家熊燕把缝儿开大了,别说我们家子阳了,换个男人也不一定……臭蛋味道大。”

这句话把熊家老两口说得脸都没了,王苗苗也不知道于珍香竟然这么会开黄腔。

“没有我们家子阳,也有别人,那还是大着肚子的时候,要是肚子里没人,我都不敢想,怕是都嫌苍蝇不够,直接蛋打碎了地上,等着苍蝇来围着产卵了。”

“你……”

“这件事你们家传出去也丢人。”

“你去传吧,马上我们家就要拆了,趁早传吧,再不去传就晚了。”

熊父也说不出来话了,和熊母一起沉默。

“你们传了到时候打官司加个诽谤罪。”

于珍香也不懂,故意吓他们,王苗苗也不说话,继续嗑瓜子。

见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了,熊父熊母都有点迷茫,十万块啊,给的话心痛,不给的话熊燕以后嫁不出去,家里还得面临一场官司,到时候除了给钱,还得请律师。

“你们回去吧,给熊燕找个好人家,一定找个有钱的,必须有钱,她值得。”于珍香又补充了一句。

她知道自己赢了。

两人起身要走,王苗苗抓了把瓜子过去,“叔叔阿姨,吃点瓜子吧,事情解决了大家都高兴。”

熊家老两口灰溜溜的走了,才没走多久,于珍香从自己超市拿了圆鞭炮,点燃,噼里啪啦跟过年一样……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当我再见初恋时,她成风尘女子

2022-9-11 0:18:10

情感故事

那个开宝马的女人,是卖X的

2022-9-12 19:33: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