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里的残肢

电影《亲爱的》里面失踪男孩的原型,终于找到了。

父母对于儿子的不懈寻找,确实令人感动。

但,还有很多孩子,失踪之后依然没有找到。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二十年前的一天,年仅5岁的杨松,失踪了。

他是在家门口玩耍时消失不见的,当时母亲本来陪着他在门口玩,看着蹦蹦跳跳的杨松,母亲李燕很开心,突然,她想起火上还做着热水,就回去查看。

可就在李燕再次回来的时候,儿子却不见了。

李燕住的地方,周围都是平房,房子小且老旧,她懵住了。

回过神来她急疯了,大声喊着儿子的名字,挨家挨户地寻找着。

她还给正在上班的丈夫杨建国打去了电话,那边杨建国也是眼前一黑,但还是安慰着妻子不要着急,他马上回了家。

两个人从白天找到黑夜,唯一的线索,就是一个卖早点的人提供的。

他说看到杨松一蹦一跳地朝东边去了,好像在追着一个什么人……

二十多年前,并没有现在发达的天网,想要找到一个失踪的孩子非常难。

杨建国报了警,花了钱在报纸上发了寻人启事,还和李燕一起到处贴广告,但,依然没有找到杨松。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他终于接到了一些关于儿子的消息,有人说在外地见到了长相相似的,还有人非常笃定说自己看到的就是失踪的杨松。

于是,杨建国就请了假和妻子一起去了外地。

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一次次的失败之后,他和妻子的矛盾也激化了。

杨建国怪罪妻子没有看好儿子,而妻子则说那是因为杨建国上班前做了水,忘了关……

在一次次争吵中,二人的隔阂越来越大,李燕甚至还患上了抑郁症。

终于在杨松失踪的第五年,李燕服药自杀了。

这个家,也彻底破碎了。

但杨建国并没有放弃寻找儿子,几乎找遍了大半个国家之后,杨建国回到了自己的小城市。

他不再外出,但还是花了钱将寻人启事贴在一些经常跑长途,需要去外地的大货车的车身上。

让他渐渐感到绝望的是,之后他接到的关于儿子线索的电话越来越少了。

在这段时间,他再婚了。

而再婚之后,杨建国原本平静的生活再掀起了一阵风暴。


杨建国的第二任妻子,叫胡玉静

关于胡玉静的各种流言蜚语,一下子多了起来。

有人说,这个胡玉静,就是一个狐狸精!不但名字像,人也像!尖嘴猴腮,面相不善,一定是小三上位,逼死了李燕!

这些话传到了胡玉静的耳朵里,弄得胡玉静出去经常被人指指点点。

杨建国便安慰胡玉静,说不要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结果,没多久杨建国就接到了前任岳父的电话,电话中前岳父对着杨建国就是一顿骂,说胡玉静破坏了杨建国的婚姻,骂胡玉静害了自己的女儿。

杨建国挂了电话,结果没几天,前岳父约了杨建国见面,两个人本来就是正常吃饭,但喝了几杯酒居然大打出手。

不过,挨打的是杨建国,他脑袋被前岳父用酒瓶子砸了,血流的跟不花钱似的。

杨建国住了院,但他并没有报警。

去世的李燕,是独生女,前岳父岳母都六十多了,以后肯定需要人来赡养,本来杨建国还想着尽一尽孝道,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离着老人家远点吧。

等到杨建国出院后,他期盼的平静生活,却并没有到来。

经历了杨建国被打之后,胡玉静受到了惊吓,之后更是出了一系列的“怪事”。

这些事情很多都是没办法解释的。

胡玉静和朋友在饭店吃饭,期间去了一次洗手间

就在胡玉静刚刚在马桶上坐下,她突然感觉到一阵奇怪的感觉……接着,她意识到,马桶里,有一只手在碰她!

胡玉静尖叫着跳了起来,裤子都顾不上提就跑了出去。

等到保安过去查看后,才发现,那是一只假手……

胡玉静都懵了,她明明记得在坐下之前,自己朝里面看过了,什么都没有啊,怎么好端端出来了一只假手呢?

惊魂未定的胡玉静,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和朋友打了声招呼就回家了。

那段时间杨建国正在外面出差,胡玉静只能一个人住,为了作伴,她还养了一条小狗。

就是这个时候,她频繁在夜间接到电话。

接通之后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就是沙沙的杂音,接着就是一个女人低沉的声音。

“我死的……好惨啊……”

“我今晚要去找你啊……”

吓得胡玉静扔了好几个电话。

更可怕的是,几天后,早晨起来她呼唤小狗多次,没有反应。

在她推开门之后,赫然看到,自己的小狗死在门口,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胡玉静真的崩溃了。

她哭着求着杨建国赶紧回来,当她看到杨建国后,将发生在身上的一切统统告诉了丈夫。

可杨建国却说,这些不过是恶作剧罢了,让胡玉静不要乱想,还说这段时间会好好陪陪妻子……

虽然杨建国回来了,但胡玉静晚上开始做噩梦。

梦中总有一个全是是血的女人,来找她索命。

频繁做噩梦,让胡玉静痛苦不已,她在网上咨询了一阵之后,决定去找一个心理医生看看。

就在去往心理医生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

女人四十多岁,穿的很简朴,一直在盯着胡玉静看,看得胡玉静浑身发毛,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您好,您,有事吗?”

神秘女人瞪大眼睛,指着胡玉静一张口,差点把胡玉静吓晕。

“你,你没感觉到吗?在你后背上,好像有一团煞气……”


听到这句话,胡玉静脑袋一歪,直接晕在了马路牙子上。

女人对着她一通掐人中,总算把胡玉静给救了过来。

胡玉静身上的汗把衣服都湿透,她一把拉住了女人的手,自己还要去什么心理医生,这不就是高人吗?

胡玉静哆哆嗦嗦询问着身上的那个“煞气”,到底是什么样子?

女人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说出了煞气的模样,胡玉静一听,内心咯噔一下,这不就是死去的李燕吗?

折腾了半天,这不就是来找自己寻仇了吗?

她肯定是觉得她死了,我把她老公抢了,她冤魂不散啊!

这样一琢磨,之前在洗手间马桶里见到的残肢,晚上接到的那些鬼叫的电话,不就全都说得通了吗?

胡玉静对着女人就磕起了头,从包里掏出钱来塞给了女人,希望女人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救自己一命。

“先别急,救,自然是有办法可以救,但我必须要知道你和煞气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因果关系,你若是不能实话实说,我也爱莫能助。”

看着女人慈祥的面孔,胡玉静沉默了。

考虑再三,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将隐藏多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听完了胡玉静的“交代”,女人告诉胡玉静,想要彻底摆脱身上的“煞气”,只有一个办法……

当晚,凌晨12点,按照女人的要求,胡玉静独自一人来到了城东马路的一个拐角处。

此时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确认周围安全之后,胡玉静拿出了一叠纸钱,以及女人送给她的玉石

女人说了,让胡玉静晚上12点整,在阴气最重的时候,佩戴这枚护身玉石,点燃纸钱,诵读“咒语”,才可以让那团煞气永远地离开自己。

胡玉静本身就是一个迷信的人,现在女人说的话,对于她无异于“圣旨”,她看着时间来到12点,将纸钱点燃了……

看着火焰熊熊燃烧,胡玉静跪在地上,开始念起了女人交给她的“咒语”,越念,她觉得身上越轻松。

好像那团看不见的“煞气”,真的已经慢慢离开自己了!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胡玉静念完三遍咒语,睁开眼睛,一身轻松地站了起来,此刻她没有丝毫的困意,反而异常放松。

她知道,自己终于不用再做噩梦了!

胡玉静拿出手机想要打给杨建国,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轰鸣声,回头一看,耀眼的车灯让她睁不开眼……

接着,一声巨响,胡玉静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身边时一脸严肃的杨建国。

“建国,你……我这是怎么了?”

“小静,你别动,你受伤了,没事没事,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哎,我没事,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啊,我没事了!那个女鬼……已经升天了,嘿嘿嘿!”

胡玉静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异常虚弱,她的屁股有点痒,想要挪挪屁股,身体却很不协调。

“哎,我这是怎么了?”

胡玉静掀开了被子,看到让她震惊的一幕:

她的左腿膝盖以下,已经被截肢了。


胡玉静在残疾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尽管之前饱受噩梦之苦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颓废,但最起码还知道打扮。

可现在她彻底荒废了,从不洗脸打扮,每天将自己关在屋里,吃饭不仅吃的一脸都是,还会突然莫名地将饭碗砸在地上……

车祸的肇事司机经过检查,并没有酒驾,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真正犯错的人,是胡玉静。

她大晚上在机动车道上烧纸,就是最大的问题。

不过,肇事司机还是主动拿出了一部分赔偿款,处于道义交给了已经变得神经兮兮的胡玉静。

看望了一眼胡玉静,司机就走了,临走时,他还说了一句,真是够邪门的,之前他开车好好的,从未出过事故。

而当晚如果不是自己突然“失明”,也不会撞上胡玉静。

杨建国觉得奇怪,问他失明是什么意思?

司机解释说,当时胡玉静所在的位置是个路口拐弯处,本来司机拐过来可以正常看到,但不知道怎么的刚一转弯,司机眼前一亮,像是看到了太阳似的,眼睛顿时看不见了。

接着,车祸就发生了。

但司机接着说,他以为是有汽车再开远光灯,但车祸发生后,他下车查看时还朝着远处看了看,并没有汽车经过……

他担心是自己疲劳驾驶,眼花了,就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的车是全险,因此也没想着跑,正常理赔就是了。

结果,责任全在胡玉静身上……

杨建国将这些事情结合起来,自己也有点害怕了。

有煞气,有强光……

难道是死去的李燕,真的来寻仇?

连着几天失眠之后,杨建国决定“自救”,先在家里买了驱邪宝剑,还挂上了“阴阳镜”,“钟馗像”等等。

这些做完了,他还想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心情平和的方式。

放生

他从网上联系了一个组织,周末专门去公园放生。

这天周末他早早来到水产市场,花了200多元,买了一堆鱼,什么鲤鱼、鲫鱼、鮰鱼等等,装了一个大兜子,然后跟着组织来到了公园。

组织还有一个负责念经的,那个大哥叨叨叨念完,号召大家放生,功德无量,大家就七手八脚往公园的湖里倒东西。

有鱼有虾,还有螃蟹……

因为杨建国心事最重,他等在最后,当所有人都离开了,他才凑过来,蹲在湖边,冲着湖水说起了心里话。

“李燕,你在那边好好的,别再来骚扰我们了。”

“李燕,该过去的都过去了,何必还要执着呢?”

“李燕,你爸爸打我,我都没报警,差不多得了……”

忙忙叨叨说完一大堆,杨建国觉得差不多了,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扯开袋子,将鱼倒进湖中。

看着鱼在湖里乱蹦,杨建国别提心里多舒服了,突然,脚下一滑,他“噗通”一声,从岸边掉进了湖里!


杨建国会游泳,但诡异的是,他在水里根本抬不起头。

全身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了似的,有劲儿使不出。

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杨建国觉得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蛋了!

就在他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路过的几个大哥跳下湖,将他捞了上来。

一个大哥带着一嘴的口臭给他强行做了人工呼吸,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你没事吧?这水……也没多深啊……你咋还起不来呢?”

心有余悸的杨建国坐在地上,回头看着平静的湖面,自己也纳闷,刚才是怎么搞得,为什么起不来呢?

感谢完救自己的大哥,杨建国湿漉漉地走出了公园,站在路边等着坐车离开,突然看向对面,他怔住了。

对面马路牙子上,蹲着一个衣着褴褛的年轻人,看着应该是乞丐。

而他的脸,竟然和自己那个失踪二十年的儿子,杨松,极为相似!

尤其是那个眉眼,简直一模一样。

杨建国愣住了,他不自觉地想要过去,一辆公交车快速驶过,他只能等在原地。

当公交车开过去,那个年轻人,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吗?

心事重重的杨建国回家换好衣服,再次来到了公园附近,可找寻了很久,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年轻人。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既然那个年轻人是乞丐,而很多乞丐都是成组织的,别人也许会知道呢?

杨建国就将目光聚焦在了其他乞丐身上,询问附近的乞丐,但没有人说自己见过这么一个跟自己相似的人。

而因为他对于乞丐的穷追不舍,还遭到了其他乞丐的围攻,杨建国大病一场,等到他再次出院的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寻找那个年轻人了。

他看着残疾而神经兮兮的胡玉静,又看了看自己这个虚弱的身体,感觉到也许自己需要开始一个新的生活。

于是,他谁都没有通知,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行李,带着胡玉静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

就在杨建国和胡玉静离开的第二天一早,杨建国的前任岳父母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间,谁来找自己?

话说,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他们了。

当老人打开房门时,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老人有点愣,这是谁?

结果,年轻人来了一句,“姥爷,我是杨松,我回来了。”

两个老人都呆住了,当他们仔细辨认,看到眼前站着的,真的是他们失踪二十年的外孙时,三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杨松说出了自己失踪的真相


二十年前,杨松的失踪,和胡玉静有着直接关系。

正是胡玉静安排人,用一个棒棒糖拐走了杨松。

胡玉静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事实并非如此。

杨松曾经撞见过父亲和胡玉静厮混的场景。

有一次杨松在门口和邻居小朋友玩,胡玉静按捺不住寂寞,偷偷来到了杨建国的家中。

那天李燕去上班未回,杨建国和胡玉静趁着这个机会一番云雨。

结果,杨松临时回家拿吃的,在门口听到了屋内传来的不雅的声音。

小小年纪的杨松,记住了胡玉静略带辨识度的声音。

胡玉静因为常年抽烟,声音带着烟嗓,听着很有磁性。

之后,杨松问起了父亲,他和那个阿姨在干吗,这让杨建国又怕又恼,对着杨松就是一顿打,打的杨松不敢再说什么。

之后胡玉静又想去找杨建国鬼混,被杨建国拒绝了,听到是这个小子坏了事,让胡玉静心中不满。

另外,胡玉静一直再问杨建国,什么时候离婚?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嫁给他?

杨建国总是说,毕竟都有孩子了,离婚不是那么容易的。

多次用孩子来搪塞自己,让胡玉静将杨松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终于,她决定出手,既然你是拦路虎,我就干脆让你消失!

只是她失策了,在杨松被拐骗关起来之后,胡玉静曾经和那个诱骗的人见了一面。

当时胡玉静以为杨松睡着了,结果杨松却听到了她的烟嗓,认出了她。

在杨松小小的心灵中,胡玉静,终于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之后杨松被卖到了外地,只能隐忍,一旦有想要离开的念头,就会被痛打一顿,但他一直想着要回家。

在二十年后,他都已经结婚生子了,才回到这里,却意外得知母亲去世了。

杨松想要知道母亲去世的真相,觉得肯定和胡玉静有密切的关系。

于是,他伺机吓唬胡玉静,包括残肢、骚扰电话等,都是他在捣鬼。

而在胡玉静就要崩溃的时候,找了一个女大师和她见面,得到了当年的真相。

胡玉静说,李燕确实因为自己而得了抑郁症,最终服药自杀。

虽然母亲确实是自杀,但和胡玉静有着因果关系。

杨松想要报仇,让女大师安排胡玉静去烧纸,而之后汽车司机被强光照到眼睛,也是他安排的……

看着胡玉静倒在血泊中,他心满意足。

接下来,就是父亲,他觉得如果不是父亲和胡玉静勾搭在一起,母亲也就不会死!

他想要杀掉父亲,找机会将父亲推下了水,还在水中想要让父亲溺亡。

可看着水中痛苦挣扎的父亲,终究还是没有下得去手……

听了杨松的话,久久没有说话的姥爷眼泪流了下来。

“其实,其实我们也有错…..”

姥爷的话,让杨松震惊到了。

原来,杨建国和胡玉静,是青梅竹马的一对。

但在杨建国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女人闯入了他的生活。

这就是李燕。

李燕看上了杨建国,她知道自己的优势,就是金钱。

李燕各种送东西,都没有打动杨建国,但李燕没有放弃,她相信没人不喜欢钱。

果然,她的机会来了。

杨建国母亲身患重病,全家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李燕去了,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只要杨建国答应自己一个条件,这张卡随便花。

条件,便是让杨建国入赘给李燕。

当初在学校里,杨建国是怎么拒绝李燕的,李燕就要让杨建国加倍偿还!

为了给母亲治病,杨建国答应了。

他入赘李燕家,成了上门女婿,遭到了李家上上下下的歧视。

之后李燕怀孕了,李燕的父亲便说了,既然是赘婿,那么孩子自然要姓李!

但杨建国不愿意了。

他说自己是单传,能否给杨家留个根?

只要让孩子姓杨,自己做什么都行!

李燕父亲一拍大腿,“你站在马路上,给我磕一百个头,我就答应!”

本以为杨建国会拒绝,结果……

杨建国真的在马路上,给李燕父亲磕足了100个响头

但这也在内心,给杨建国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他和李燕没有爱情,更多的,则是相互复仇的快感……

现在杨松没有了母亲,老人没有了女儿,至于杨建国,也没有了自己幸福的生活。

当一个仇恨的种子种下之后,可能就会长出各种带有怨念的花朵。

有因就有果,如果我们及时将仇恨扼杀在摇篮中。

也许,他们的生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故事

敲门客

2022-9-11 21:00:16

短篇故事

六哥千辛万苦娶回来的六嫂,却被养成“瞎家雀”

2022-9-14 22:13: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