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开宝马的女人,是卖X的

春节的活动无外乎走亲访友,吃吃喝喝。

陈琳不大喜欢走动,也怕亲友们问询,毕竟前夫一家在外放了那么多风声,说她要复婚啥的,她懒得解释。

她也不需要亲友们给她拿主意、做选择。

她有自己的主意。

她借着看店的由头,自己把拜年的礼品准备好,让她爸妈带着秧秧去亲戚家,她一个人在店里。

店里确实离不开人。

不过陈琳并不孤单,秦小羽一有时间就过来陪她。有顾客时,就招待顾客。没有顾客时,他们就在一起说话——总有说不完的话。

饿了,就随便煮点吃的。

不过秦小羽不在陈琳店里吃,他家亲友多,他到了饭点就回去吃饭,或者是在饭店,总有亲戚请客,他缺席不合适。

陈琳能理解。

那天是个正月初六,秦小羽在饭店吃午饭,原本说好吃完了就过来陪陈琳的,哪晓得到了下午三四点,还不见人影。

陈琳发消息问他,他匆匆回了两句:“马上过来,等我。”

陈琳便等他。

到了四点半,秦小羽来了,明显喝了点酒,还带着一点点酒气。

他凑到陈琳面前,冲她哈气:“你闻闻,还有酒气么?”陈琳笑着让开了。

秦小羽不依,借着酒劲,嘴巴追着陈琳,两个人哈哈地笑,孩子似的。


“怎么晚来了?”陈琳问。

“呃……”秦小羽犹豫了下,看着陈琳,眼神有些躲闪,欲言又止的样子。

随即,他又像打定主意似的,跟陈琳说实话:“那个……吃了午饭,又去我大舅的茶社喝茶,都是家里人。谁知道,突然来了几个人,有老有少,直接往我们这桌来了……”

“还有女的,对不对?”陈琳敏感地问。

秦小羽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又嚷起来:“我压根儿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还有人过来,我打死不去喝茶。没人告诉我这事儿。”

嗯?什么事?陈琳竖起了耳朵,想听个明白。

不过,她脑子灵光一闪,瞬间懂了,她脱口而出:“相亲?”

秦小羽一愣,又是点了点头:“我真不知道!真没人跟我说,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相亲了,人家都坐在我对面了,又是我大舅的朋友,我不好意思立刻站起来走人。就这么煎熬着,哎,难受死了。”

陈琳哈哈地乐,她知道秦小羽是真心不会去相亲的,她跟秦小羽开玩笑:“你感觉如何?人家相中你了吗?这事儿能成吗?”

秦小羽知道陈琳不怀好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好哇,这么快就不喜欢我了?把我往外推了?”

陈琳换成咯咯咯地笑:“姑娘好看吗?”

“我对天发誓,我真没看清姑娘长什么样儿,压根儿没看她。倒是她爸妈,正儿八经地问我几个问题,什么学历啊,兴趣爱好啊,妈呀,搞得像应聘似的。我大舅也跟着帮腔,替我回答,搞得我尴尬死了。”秦小羽说。

“她肯定比我年轻,比我漂亮。”陈琳看着秦小羽。

秦小羽也看着陈琳,突然捏了捏她的脸:“小姐姐,你今天说错好几句话哦,当心我惩罚你哦!”

陈琳蓦地想起了他们床上的事儿,知道秦小羽有所指,立马白了他一眼:“大白天的……想什么哪?不过,相亲这事儿,你爸妈肯定知道,也许就是他们拜托旁人介绍的……”

秦小羽也收起了玩笑的态度,认真地对陈琳说:“我说实话,你别生气。结束的时候,我大舅自作主张,让我加那个姑娘的微信,人家姑娘都把二维码杵在我面前了,我不能让她下不来台,我加了她的微信。”

“嗯?然后呢?”陈琳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秦小羽呵呵地笑。

“人家姑娘要是看上你呢?”陈琳说。

秦小羽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一边说:“本来呢,这事儿应该我自己解决,不过为了证明我的清白,告诉我家小姐姐我的真心,我就当着你的面解决。”

他打开那个姑娘的聊天对话框,果然界面上只有添加好友的信息,他们还没聊天。

姑娘也矜持。

秦小羽输入几行字:“你好,今天的相亲我事先不知情,其实我有女朋友,我家里人不知道,是我的错,没有跟家里人说清楚……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

发完之后,陈琳看着秦小羽:“人家姑娘确实无辜啊,会不会伤了人家?”

秦小羽抓抓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办。

哪晓得,人家姑娘也干脆,回过来几个字:“我没看上你。”

秦小羽一愣,旁边的陈琳哈哈哈大笑。

“你笑我?你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秦小羽哈了哈手,冷不丁地把手伸进陈琳的衣领里,两个人又嬉闹起来。

“人家姑娘看不上我,我只能赖着你了。”秦小羽又靠在陈琳身上,腻歪得很。

殊不知,晚上回家,等待他的是狂风暴雨。


风雨来了!

也就是相亲风波的余震,媒人把秦小羽的话告诉了他舅舅,他舅舅又打电话怪罪秦小羽的爸妈:“小羽有对象,你们不说,还让我介绍,我还认真托人介绍,现在搞得这样,像是耍人家似的。”

秦妈当即就头晕起来了。

秦爸也是火冒三丈,在电话里告诉小舅子,秦小羽怎么不听话,怎么不争气,找了个离婚带娃的女人,还比他大6岁:“成何体统?所以我才托人介绍,希望小羽看到年轻姑娘,忘了那个离婚女人。”

舅舅一听,立马跟着着急起来:“这可不是小事啊?一定要让他悬崖勒马,咱们家族不能出笑话。那个离婚女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勾人本事,把小羽迷得七荤八素的?你们一定要把他拉回来,别上了离婚女人的当。”

秦爸叹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秦爸指着秦小羽的鼻子骂:“混账!糊涂!阳光道你不走,非要走独木桥!那个离婚女人有什么好?今天你舅舅给你介绍的这个姑娘,行政服务中心的,有编制,爸妈都是公务员,多好的家庭啊,你们要是成了,日子怎么不好过啊!你非要娶个离婚女人,当人家的后爹?我要被你气死了!”

秦爸骂的时候,秦妈躺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哀怨的神情给秦爸帮腔。

“初八是个好日子,初九也是好日子,媒人给你安排了两场相亲,都是不错的姑娘。你给我老实点,必须去,好好地去,好好地说,好好地跟人家姑娘相处。”秦爸布置任务。

这段时间,他和秦妈分头拜托媒人、红娘,给秦小羽介绍对象。

春节期间本来就是相亲的高峰期,秦爸秦妈想抓住这个旺季,解决儿子的婚恋问题。

“爸!我不去!”秦小羽果断拒绝!

“你敢不去?”秦爸瞪着眼,目眦尽裂。

秦小羽低下了头。

秦爸见状,换了一种语气:“你先去看看,瞅瞅,万一有对上眼的呢?一见钟情的呢?你跟人家姑娘好好谈,感情是慢慢处出来的,你会发现,姑娘就是比离婚女人好!你不知道外人怎么说那个离婚女人,说她一年赚上百万,说她开宝马,说她是X货,说是她卖X的,靠勾引男人赚钱,要不然怎么突然这么有钱了?那些男家长为什么去买她家的东西,还不是她勾引的?”

这些话,秦小羽从来没听过,也许是秦爸自己编的,也许是外人泼脏水的,假如真是泼脏水,外面有这样的流言,可见人心多么险恶——这是看到陈琳离婚后有钱了有年轻对象了日子好了,外人羡慕嫉妒恨了,才这么踩她。

话说,陈琳哪来的宝马?陈琳年收入哪有百万?这些话从哪里出来的?

这些话,千万不要传到陈琳耳朵里啊!

这是秦小羽唯一担心的。

他对秦爸说:“陈琳是个好女人,就冲她离婚之后坚决要把孩子带着,就说明她是个好女人。”

秦爸火起来了:“她带着孩子就是招夫养子吗?她要的孩子她自己养,凭什么要你养?”

说不通!秦小羽闷头上楼,回自己房间。


秦小羽告诉陈琳,他爸妈又给他安排了相亲。

陈琳自然知道,秦小羽告诉她这件事,不是为了要她同意,而是诚实。

不过,也确实棘手。

“要不,你就假意去相亲,做个样子,行吗?别让你爸妈急,你妈妈身体不好。”陈琳真心建议,并不是矫情。

“总不能一直哄着骗着他们啊,这个相亲成不了,下次还要安排相亲。”秦小羽否定了陈琳的建议。

“要不,我就说,我是同性恋,我喜欢男的,后来遇到我家陈老师,我立马转了性子。”秦小羽开玩笑。

“瞎说啥呢~这个时候还开玩笑。”陈琳嗔怪道,“不过,总要想个办法啊!”

“办法……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秦小羽说。

“什么办法?你快说。”陈琳急切地问。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甩了势利眼弟媳,她为了拆迁房跪着求饶

2022-9-12 19:08:12

情感故事

到底谁嫖谁?

2022-9-12 19:35: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